刚刚更新: 〔绝代狂兵〕〔别歌帝后〕〔无极狂尊〕〔第一战妃:王爷清〕〔超维入侵〕〔大小姐在上:恶魔〕〔大美时代〕〔倾城剑帝〕〔夫君总在拖我后腿〕〔福晋有喜,爷又失〕〔极品全能保安〕〔我的契约老婆〕〔最强医圣〕〔荣耀的华娱〕〔都市最强仙尊〕〔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女总裁的全能高手〕〔女总裁的近战保镖〕〔武术巨星〕〔校花的暧昧保安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寒冬乍暖,你还在 第446章 陪我再睡会
    眼前的南初,就好似从来没这五年一样,还是那个对着自己跟前跟后的小女人。

    倒是南初,一直到程医生交代完,这才亲自送诚意到了公寓门口,而后,南初关了门,又急匆匆的跑了回来。

    陆骁仍然在床上躺着,睡衣放在一旁。

    “你怎么还不换?”南初奇怪的问了句。

    陆骁:“你帮我。”

    南初:“你又没断手断脚。”

    “换不动,疼。”陆骁直言不讳,“穿着衬衫西裤,很难受,我不喜欢这样在床上。”

    南初忍了忍,选择了无视,拿起水杯和药走到陆骁的面前:“你先把药吃了。”

    “我要换衣服。”

    “你没洗澡,换了衣服也是脏的。”

    “不换就不吃药。”

    “……”

    陆骁要耍起脾气,真的比一个难缠的孩子还可怕,南初怎么会不知道,何况,陆骁摆明了不配合,南初除了妥协没别的办法。

    她气的转身要走。

    但最终个,没忍住这样的情绪,任命的朝着陆骁的方向走回来。

    南初好声好气的哄着陆骁:“你先吃药,我给你换衣服。”

    “你没骗我?”陆骁微眯起眼。

    “你……”南初变了脸,“陆骁,你他妈的到底吃不吃药!初扬不肯好好吃药的臭毛病就是跟你学的!你能不能做个好榜样!”

    “吃。”陆骁淡淡的应了句,“你喂我。”

    南初:“……”

    但那水杯还是送到了陆骁的面前,陆骁吞了药,直接就着水杯口,拧眉就把药吃了下去,然后不吭声了。

    “换衣服。”陆骁仍然坚持。

    南初忍了忍,真的走进陆骁,心一横,不就是换一件衣服,又不是没做过,矫情什么鬼,何况,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不这个超脱的事情都做的不爱做了。

    她还真的闭着眼,纤细的手就这么快速的脱着陆骁的衬衫扣子,仿佛不想被这人影响到。

    结果,渐渐的,南初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因为陆骁竟然毫无反应挂了。

    起码在南初看来,回来后和陆骁这么多次过招里,陆骁不可能无动于衷,就算不动手动脚,也总会让自己不舒坦。

    这么安静的陆骁,南初真的没见过。

    是意识到这样的不对劲,南初睁眼,快速的看着陆骁,然后她愣住了。

    陆骁睡着了。

    她想起来了,程医生说过,陆骁的药里含了镇定的成分在,吃完后,可以帮助睡眠,让这人不至于这么难受。

    一时间,南初说不上来的感觉。

    而衬衫的扣子已经被南初解的七零八落的。

    肌理分明的胸膛暴露在空气中。

    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这一次,陆骁心脏口的手术疤痕越发的明显,**裸的出现在南初的面前。

    这样的疤痕,只要一眼,都可以感觉的到,那时候,陆骁有多痛。

    她有多恨。

    南初缓缓闭了闭眼,脑海里出现的却仍然是五年前极为残忍的那一幕,那一枪,打散了所有的爱恨情仇,也狠狠的打向了自己。

    南初没想到,自己会打出这一枪。

    枪响的时候,南初自己都呆住了。但是那样的环境下,却没太多的时间给南初反应。说不后悔是假的,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她根本无路可选。

    很久,南初才睁开眼。

    纤细的手,几乎是颤抖的抚摸着陆骁胸口的疤痕,随着五年的光阴,疤痕已经很淡,甚至没碰一下,南初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阵搅着疼。

    当年,她好几次是在梦魇里惊醒。

    如果陆骁在那一枪里死了,那会怎么办。

    一直到多年后,看见陆骁,很长时间来提调的心,才真的放松了下来。

    起码,陆骁还活着。

    南初的眼眶红了,氤氲着雾气,鼻头开始微微的泛酸,看着这个疤痕很长的时间,一直到空调的冷风不断的吹着,让南初起了鸡皮疙瘩,南初才回过神来。

    她小心翼翼的把陆骁的衬衫和西裤脱了下来,目不斜视的换了睡衣,在扣上最后一个睡衣扣子的时候,南初的手忽然被抓住了。

    南初吓了一大跳:“你……”

    结果,陆骁只是在呓语:“别走。”

    而后,南初的手又被松开了。

    南初怔在原地,不吭声。

    陆骁在睡梦里的眉头都紧着。

    许久,南初叹了口气:“陆骁,我真讨厌你。”

    而后,南初认命的拿起陆骁换下来的衬衫和西裤,朝着房间外走去,她一样不喜欢房间里堆着脏衣服,她也知道,陆骁不会让佣人住在这里,只能定时清理。

    那是一种无意识的举动,表面的抗拒,却抵挡不过内心的执念。

    一直到清理完陆骁的衣服,把公寓彻底的收拾过,再仔仔细细的看着陆初扬小时候的照片。

    偌大的客厅就留了一盏灯,昏昏沉沉的。

    ……

    凌晨4点。

    陆骁从药效里醒过来,皱着眉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那眼神是有些嫌弃的,因为身上带着酒味。

    但一瞬间,陆骁就回过神,想起了之前的事情。

    抿着的薄唇危险,眉眼里星星点点的笑意跟着明显了起来。

    很快,这样的笑意不见了踪影,陆骁掀开被子直接下了床,锐利的眸光在屋内环视了一圈却没看见南初的人影。

    二话不说,陆骁快速的朝着屋外走去,下了楼梯,果不其然就在客厅找到了南初。

    纤细的身子就这么蜷缩在沙发上,手里还紧紧的抱着陆初扬的合照。

    均匀的呼吸声传来,精致的小脸上,烟眼圈显得格外的明显,陆骁半蹲在沙发边,很沉的看着南初,仿佛要把她的每一种模样都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再见南初,他们剩下的就是争锋相对,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心平气和。

    “南初,为什么回来。”陆骁的声音很低很低,仿佛在问着南初。

    南初回应陆骁的,就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你不回来,我都想好把你埋在心里,真的当你死了。偏偏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我怎么舍得收手呢?”

    陆骁的缱绻的看着南初,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落在南初细腻的肌肤上,一下下的摩挲着,仿佛像是极为珍视的珍宝。

    南初大概是真的累极了,不算陆骁怎么弄,南初都没能醒过来。

    甚至,陆骁的薄唇落在南初的脸颊上,南初也毫无反应。

    迥劲的大手,堪堪的包裹住了绵软,几乎是调戏的姿态,南初却仍然淡定自若的睡着。

    最终,陆骁被气笑了。

    他拦腰把南初抱了起来,南初也只是挣扎了下,找了一个合适的睡姿,就又睡了过去,一直到陆骁把南初放在床上,南初都浑然不觉的。

    陆骁看着南初很长的时间,而后才脱了衣服,快速的朝着浴室走去,一直到吧自己冲洗干净,陆骁才重新回到床上。

    南初的睡相不好,很快就占据了整个大床,陆骁忍不住笑出声,但是却没阻止南初,只是很自然地掀开被子,从容的躺了下去。

    大手,搂住了南初的腰身,把南初埋在自己的胸口。

    南初也只是下意识的蹭了蹭,也没阻止陆骁,任陆骁这么抱着自己,那腿已经无意识的缠上了这人精瘦的腰身,顺势找了一个最舒适的位置。

    全程,南初都没醒来。

    陆骁哭笑不得,再看着南初不时的蹭着,言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已经在瞬间席卷了全身,偏偏,陆骁却什么也不能做。

    他闭眼,脑子里却是南初姣好的身形。

    睁眼,看见的是南初甜美的睡眼。

    不长不短的时间,是彻彻底底的把陆骁折磨到疯,他明知自己要松开南初,才能彻底的冷静,但是那种感觉,却让陆骁始终贪恋的不愿意松手。

    最终,陆骁在这样一场折磨人的情绪里,一直到天空泛了鱼肚白,才沉沉的睡了过去,那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这是这么多年来,陆骁第一次睡的这么沉,甚至毫无知觉。

    ……

    清晨点分

    南初的生物钟让南初准时的醒了过来。

    那是片刻的迷茫,再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南初一个激灵,猛然的坐起身,但却很快被拦在腰间的大手给怔住了。

    那是陆骁。

    陆骁就算趴着,手却仍然霸道的锁着南初的腰身,完全让南初不能动弹。

    南初的动作变得小心翼翼的。

    她明明是在沙发上睡着了,什么时候回到了床上?是陆骁把自己抱回来的吗?南初的神经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原本还扣在南初腰间的大手忽然一紧。

    南初整个人的神经都跟着提调了起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陆骁带着沙哑的声音传来:“醒了?陪我再睡会。”

    南初:“……”

    “乖。”陆骁眼睛都没睁开,大掌的力道却越发的明显起来。

    许久,南初回过神:“你放开我,我要起来了。”

    说着,南初也跟着挣扎了起来,陆骁在这样的挣扎里,眸光越来越沉,扣着南初腰间的手紧了又紧,南初被掐的南初,差点惊呼出声。

    结果,陆骁一个用力,南初被彻底的压在了陆骁的身下:“想做?”

    南初的脸色瞬间爆红:“你胡说八道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笙歌落尽负流年〕〔恋爱吗竹马先生〕〔返回2006〕〔前妻,复婚吧〕〔顶级富二代〕〔影后重生之总裁住〕〔强势婚宠:重生国〕〔林艺姝段铖〕〔爹地,妈咪又跑了〕〔星际未来之寻妻指〕〔倾世梦回还〕〔竹梅鹃〕〔半妖天下:魔君大〕〔剑尊〕〔校园女仙超强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