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任性小妞恋上你〕〔逆天九小姐:帝尊〕〔追妻有道:总裁的〕〔首富们,该还钱了〕〔重生之登仙路〕〔妙手药王〕〔长生五千年〕〔无限气运主宰〕〔女总裁的特种保镖〕〔春妆〕〔一念倾狂〕〔我的挚爱仇敌〕〔封少宠妻,超甜哒〕〔攻略傲娇姐妹的日〕〔妙医鸿途〕〔夫君不要带球跑〕〔妈咪好甜:爹地诱〕〔我的绝美前妻〕〔婚婚欲恋:我的老〕〔超级国王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卿本为后:巨星甜妻万万岁 第129章 你来到了我身边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的意思是,要我辞退老王?”

    对于胡自强的话苏云卿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道:“我只是说我不愿意再跟他共事,所以我不进组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如果是在今天之前,胡自强也会同意苏云卿的看法,但是现在她身后站着一个可以在几分钟之内买下一间酒店的顾家,胡自强和伍鹰就不得不慎重。

    王哥是伍鹰的亲戚,而伍鹰和胡自强又是多年搭档兼老友,所以王哥在胡自强的团队里工作了那么多年,虽然有时候会贪图一些蝇头小利,在新人面前狐假虎威,胡自强都看子在他跟自己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有伍鹰的面子上对这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包括这次的事情也是。

    如果不是意外扯出了苏云卿身后的庞然大物,不然说实话像她这种小透明,赶了也就赶了,最多就是胡自强打个电话跟霍镇川,薛稳解释一下,或者是下次介绍她给别的导演,制片人认识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亲自带人上门道歉,让王哥站在这里被公开处刑。

    这表面上是在讨伐姓王的,但其实真正打的是他和伍鹰的脸。

    再说到王哥,他当然是不想失去自己现在这份工作的,又有面子工资也不低,偶尔还能撩撩有明星梦的粉丝,或者是像昨天那样收点好处挣点外快。所以那边苏云卿的话音刚落,这边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去看伍鹰。

    伍鹰不说话。

    不但不说话,还有意无意的回避了他的视线,低头假装喝茶。

    看到他这个样子,王哥心里就打了个突。

    就在此时,平日里总是对他颇有微词的胡自强开口了。

    “小苏,这个事情确实是老王做的太过分,很不妥当,昨天我也已经狠狠的教训过他了,今天也是特地带他过来给你道歉的。不过老王他平时工作还算勤恳,剧组很多地方暂时都离不开他,尤其是现在《玲珑》刚开拍,有许多杂事和琐事都想要人手。”

    胡自强沉吟了一下,说道:“不如这样,我扣他三个月的工资和今年的全部奖金,然后再提一个人上来协助负责后勤工作,负责专门跟你的助理对接,你的事情也不让老王沾手了,你看怎么样?”

    胡自强说完这番话之后,苏云卿的反应如何在且不论,王哥心里自然是感激不尽的,就连伍鹰都一脸复杂的看着他。

    苏云卿说:“胡导刚才话里的意思我听明白了,你是想让我把这件事情就此揭过,当没事发生,最好也不要再不依不饶的要求惩罚,而且以后不管是不是还会再遇见王先生,都不要再追究,再提起,对吗?”

    她把话挑的太明白,这让胡自强有点尴尬。

    “这……老王都道歉了……”

    “是,他道歉了,我也接受了,但是不代表我就愿意原谅他。”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王哥终于忍不住了。他觉得他今天上午一上午就跟个猴儿似的被人耍了半天,姿态也放低了,歉也道了,可对方却还不满意。

    他眼睛小心的在顾言之盖着毛毯的腿上停留了片刻,充满恶意的想到:不就是跟了个瘸子吗?还真把自己当什么公主千金了。

    苏云卿注意到他的视线,目光登时一寒。

    她坐直身体,手则放在了顾言之的手背上,然后被他反手握住。

    “胡导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得理不饶人?”

    苏云卿的问题来的很突然,胡自强愣了一下,也是没想到对方会问的那么直白。

    不过就算他是这么想的,现在也不能就这么说出来。

    因此他回答的很快,也很官方:“当然不是。事情错在我们,你觉得生气,不愿意见到他那都是应该的,正常的。”

    听了他的回答苏云卿只是笑,有些话她本来不想说,但是刚才王哥的那种目光却让她动了真怒。

    苏云卿说:“其实就算你会这么认为,我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就现在的情形来看,确实像是我们在以多欺少。但是胡导,请你换位思考一下,假如昨天晚上不是彭总经理及时赶到,或者假如今天我身边坐着的人不姓顾,那你们又会不会想到,我和赵英英两个女孩子半夜流落街头,会有多可怜多危险呢?你们又会不会想到我们昨天在面对他们三个人的逼迫时,又有多么无助和愤怒呢?今天你觉得站在这里被我指责,被我刁难的王哥很可怜,觉得我不依不饶,但是就在十几个小时之前,在他们肆意的屈辱,践踏我们的自尊时,你们又有谁来可怜过我们?”

    “至于刚才王先生认为他已经道过歉了,这件事情就该结束了,可是难道他道歉了我就必须要原谅他?这是个什么道理?”

    “如果说做任何事情,只要在事后道歉就行,而不需要得到任何处罚的话,那岂不是人人都可以犯罪,不管是杀人放火还是烧伤抢掠,只要说一句对不起,只要跪下来向受害人磕头,说自己也很可怜,然后受害人就必须原谅对方,这一切恩怨就可以烟消云散,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世上什么时候有过这种道理?”

    苏云卿每说一句话,胡自强和伍鹰,王哥三个人的脸色就难看一分,等她最后说完,胡自强已完全沉默了。

    今日他看起来像是弱势,但不过就是因为今日情势不同而已。若是真像苏云卿所言,昨天晚上不是顾言之让彭总经理及时赶过来的话,那么今天受苦受难的就是苏云卿了。

    现在他们觉得王哥可怜,觉得他不该因为这种‘小事’而丢了工作,可难道昨日的苏云卿和赵英英就不可怜吗?

    顾言之原本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安静的做一个称职的,具有威慑力的布景板,此时听苏云卿说起昨天的事情,心尖又泛起微痛,忍不住握紧了苏云卿的手,捏在手心细细安慰。

    苏云卿冲他一笑,主动张开手指与他十指交叉,掌心贴着掌心,像是自此以后在再不分离。

    苏云卿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才又开口道:“而且,先撩者贱,这句话胡导你总该是听说过的。”

    胡自强叹了一口气,知道事情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他抬起头刚想要说什么,就被伍鹰打断了话头:“是不是只要我把老王炒了,小苏你就愿意重新接下宁妃这个角色?”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尤其是王哥更加是一脸难以置信。

    论关系他跟伍鹰才是最近的,可是对方从刚才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替他说过,反而是胡自强在一直帮他开脱。

    这些也就算了,现在伍鹰一开口就是说要以他的工作来换苏云卿的进组,从而博得顾言之的支持和资金,这让王哥怎么能够不愤怒?

    “伍鹰!你……!”

    “我觉得小苏刚才说的很对。”伍鹰一脸沉重的摇摇头,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王哥。

    “你做了这种糊涂事,我们确实要给她一个交代。”

    最重要的是,在包龙泰和顾家之间,傻子都知道应该去争取哪一边的支持。

    比起胡自强,伍鹰明显是要现实的多,重利的多。

    他就像个十足十的商人,弃卒保车,只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益的那一面。

    不过他的这个打算在苏云卿这里是行不通的。

    “我跟王先生的恩怨是一回事,换角又是一回事。”

    苏云卿说着端起茶喝了一口,然后神色淡淡道:“诸位,不好意思,我有点累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伍鹰明显是不甘心的还想要说什么,叶闪已经大步走到门口拉开大门,微欠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送各位出去,诸位,这边请。”

    胡自强知道今天的事情也只能到这里了,他站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苏云卿。

    “小苏,这次的事情我很抱歉,还有……”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剩下的话给说了。

    “之前我曾经说过你是很有天赋的人,这句话我是真心的。希望以后我们还能够有机会合作。”

    苏云卿含笑点点头,“谢谢胡导,跟组的这半个月,我受益匪浅。”

    在三个人当中,她对胡自强是最有好感的。

    不单单因为在她跟组的时候对方就对她诸多照顾,提点,也因为在刚才从始至终都只有胡自强一个人替王哥说话。

    虽然他说的话有失偏颇,但是也算得上是有情有义,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作为领导,他都尽力了。

    苏云卿目送几个人离开了会客厅,轻吁一口气,决定不再想这件事了,让这件事情真正的到此为止。

    而顾言之则专注的看着她,眼神有淡淡的温柔。

    薛稳和赵英英两个人面面相觑,决定不做大瓦电灯泡。于是一个借口接电话跑到外面去了,而另外一个则说自己昨天没睡好,又回了房间,客厅里很快就只剩下苏云卿和顾言之两个人,苏云卿冲着顾言之一笑,像往常一样蹲在他身前,手搭放在他膝盖上,仰着脸看他。

    “顾大哥,陪我去露台上坐一会儿吧,好吗?”

    ++

    门外,王哥已经对着伍鹰骂上了,无非是骂他不顾自己人死活,想利用自己人去抱别人大腿,结果别人还不乐意给他抱,他活该之类的话。

    胡自强则远远的跟在后面,满心烦躁。

    就在此时,原本以为已经回去了的叶闪从身后追了过来,叫住了正准备坐电梯下楼的胡自强。

    “胡导,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做一笔交易?”

    ++

    酒店的露台是做成了空中花园的样子,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双人秋千摇椅,正好供两个成年人坐。

    房间在七楼,位置和视野又都是酒店最好的,站在露台上就可以俯瞰大半个影视城。

    苏云卿先扶着顾言之坐在摇椅上之后,自己随之也舒舒服服的窝了进去。顾言之伸着手,正好把她抱了个满怀。

    十一月的龙腾影视城还没有京市这么冷,但是毕竟也已经入冬,这半个月来一直都是天气萧索寒风阵阵,今天却意外的是个大青天,冬日里太阳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时间久了就让人昏昏欲睡。

    苏云卿一开始窝在顾言之怀里时还有些拘谨,像是不适应跟一个人这么亲密,但是慢慢的,她的四肢就像是被冬日暖阳给晒软了一样,开始完全放松的被顾言之抱着,小声的打着呵欠。

    顾言之倒是从一开始就很自在的,他一手抱着苏云卿的腰,另一只手则把她的手抓在手里把玩,偶尔还会亲亲她的指尖,惹的苏云卿红着脸只是笑。

    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就在苏云卿半梦半醒之间,朦朦胧胧听到顾言之问她:“为什么不愿意回剧组?”

    彼时顾言之正将嘴唇贴在她的额角,唇瓣的每一次开启合拢都像是一个吻。

    苏云卿想了一下,说道:“顾大哥觉得我应该回去?”

    顾言之说:“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只分为两种,那就是你想做,和你不想做。”

    他看着她,语气很淡,却郑重的像是承诺。

    “没有任何人可以逼你。”

    苏云卿像是迷失在了他的目光里,她摸着他的脸,问他:“也包括顾大哥你吗?”

    顾言之回答毫不犹豫。

    “也包括我。”

    苏云卿没有再说话,只是趴在他怀里,任他暖暖,紧紧的环着自己,眼睛则看着远处像是在发呆。

    顾言之也没有开口,安静的享受这段亲昵而放松的两人时光。

    时间还不算很晚,龙腾影视城已经完全的展示出了它惊人的热情和活力。触目所及全是成群结队地保姆车,剧组专用的大巴车或者是摄影车。不管是在大路上还是小巷中,在大清朝的后宫一角又或是苏州园林的诗意小径,身穿各个时代戏服的大小演员们,群演们,还有总是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行人来往穿梭,热闹非凡。

    苏云卿盯着这些看了许久,突然开口说道:“顾大哥,刚开始的时候,我是真的很开心。”

    顾言之收紧自己的怀抱,伴随着“嗯”的还有一个落在她眼角的温柔的吻。

    “不管是第一次拍戏,还是第一次拿到戏份比重那么大的角色,我真的都很开心。我很想做好我的工作,很想让自己变得更有用,让自己在这里找到继续坚持下去的目标。进组的这半个月我过的也很开心,很充实,我很努力,同时也很渴望可以得到肯定。”

    苏云卿的声音渐小,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

    “这种渴望和以前渴望得到父亲的夸奖跟喜爱不同,我不是为了通过讨好谁来获得我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也不用担心如果我做的不够好会让母亲脸上无关,会让其他姨娘看轻我们母子,会让父亲更加不喜欢我。我只需要努力,然后取悦我自己。”

    “我是为了我自己的开心,为了我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我在这里真的……曾经很高兴。”

    这是苏云卿第一次在跟顾言之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提到她的过去,提到她的家人,但是这些却让顾言之更加迷惑了。

    他原本以为苏云卿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女儿,所以才被教养的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唯独和现代社会严重脱节,可现在听起来又似乎不太像。

    这些想法只在顾言之脑中转了一圈,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苏云卿的下一句话给拉走了。

    “可是经过昨天晚上之后我突然就在想,我到现在为止都做了什么呢?我好像什么都没做,每次遇到困难也都是你在我身边帮我解决。就像是今天,如果你不在,我就什么都不是。”

    顾言之摸摸她的脸,吻从她的眼角一路蜿蜒而下,停留在唇角,也停留在她的眼底,心里。

    “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够了,而这件事,你已经做完了。”

    顾言之看着她说。

    “你来到了我身边。”

    你来到了我身边,这就是最棒的事。

    我已足够感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宠妻108式:韩少,〕〔重生修仙狂婿〕〔你豪女婿〕〔再见,我心头的朱〕〔城市的逃亡者〕〔逆天狂婿〕〔你的对手是超人〕〔韩城恋〕〔三生桃花簪〕〔她有空间他有位面〕〔漫花记〕〔飞到城市另一边〕〔带着工业革命系统〕〔重生大富翁〕〔木叶之莫生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