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六十七章 莫夕颜献计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6
    “对啊,穆宇辰说了,明天皇上便会派人来宣你入宫了商议婚事了。”莫夕颜依旧拉着一张小脸不悦地说道。

    “琰,你可万万不能答应啊,这件事情很棘手,皇上召见的话,不去不行,可是,这婚事又万万不能答应。”白骨也苦着一张脸。

    顾北琰没说话,阴沉着一张脸,如星星般璀璨的眼眸此刻低垂着,看不清里面的情绪,“这事,是谁的主意?”顾北琰敛起脸上的阴霾,看着莫夕颜问道。

    “是莹公主的主意,皇上给太子指婚了,太子妃是尚书之嫡女——柳香香,莹公主便趁此机会,想皇上提出了自己的婚事,皇上便同意了。”莫夕颜说道,心里却在想,这莹公主,打谁的主意不好,非要打顾北琰的主意!

    顾北琰揉了揉眉心,缓解心里的烦躁,随即傲气地说:“明日我进宫便是,但我的婚事,只能由我自己决定,即使是皇上,也没有权力决定我的婚事,我会明确地拒绝皇上的指婚。”

    “可是…琰,你现在是在琉璃国,直接拒绝皇上,会不会让皇上对你心生不满?伴君如伴虎,而你又是白羽国的人,一不小心就会涉及到两国和平交往之事,你还是小心点好,我们可以从莹公主这里下手呀,让莹公主对你心生厌恶,便就会自己取消婚事了。”莫夕颜说道,眼眸闪闪发亮。

    顾北琰看着莫夕颜胸有成竹的模样,笑问道:“听你这么说,想必你已经有了应付的办法了对吧?不妨说来听听。”

    白骨也兴奋的看着莫夕颜,好奇莫夕颜想到的办法是什么办法。

    莫夕颜奸笑了几声,这才兴奋地说道:“我的办法就是,明日你进宫,跟皇上说你要考虑一段时间,只要争取到几天的时间便可以了,然后,在这几天里你天天把莹公主约出来,我有的是办法让莹公主对你死心!只要你把自己打扮得不修边幅,再加上一副凶巴巴的模样,再吃多点大蒜,说话的时候一个劲地对着莹公主吐气,把莹公主熏得晕头转向的,莹公主自然就会放弃了,这就是我的办法,怎样?”莫夕颜一脸得意地看着顾北琰和白骨,那表情就是在说我这主意很不错吧?

    白骨噗嗤地一声,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夕颜,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主意呢,原来是损招啊,哈哈。”白骨还在不停地笑,果然,不能相信夕颜的主意会是一些正常的主意啊。

    顾北琰也跟着笑了出来,这夕颜,可真够古灵精怪的。莫夕颜看着哈哈大笑的两人,喊道:“我可是认真的,这办法肯定有用,不然,你们说,还能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件事?”

    两人这才停了下来,白骨忍着笑意,努力摆出一副认真的神情,说道:“好像是没有比让莹公主主动放弃更好的办法了,一来,这样既不会招来皇上的不满,二来,又可以让莹公主彻底死心,的确是个一举两得的办法,虽然损是损了点,还有就是,苦了琰了。”白骨虽是这么说,却又一幅幸灾乐祸的模样看着顾北琰。

    顾北琰瞬间就愁眉苦脸了,这么自毁形象的做法,还真是,难以接受啊,“夕颜,要不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顾北琰看向莫夕颜,用商量的口吻说道。

    莫夕颜虽然也知道自己的办法确实是损了点,为难顾北琰了,可是眼下时间紧迫,也没有其它办法了呀,便心一横,说道:“不行!时间紧迫,没空再想其它办法了,反正明天进宫,你先别拒绝皇上,让皇上给几天时间你考虑考虑,实在不行你再拒绝皇上也不迟。”直接拒绝为下策,可自己的办法真的行不通的话,也只能这么做了。

    顾北琰知道莫夕颜是个倔强的人,已经决定的事很难再改变,而且,明天便要进宫了,的确没有时间多想其它的办法了,便也只好同意了。

    翌日一早,皇上果然将自己身边的红人杨公公派来了,而且没有给时间顾北琰拒绝,让顾北琰立即动身进宫。

    金黄色的龙椅上,刻着威武的金龙,而坐在龙椅上的人,不怒自威,眉眼间却又带着一股慈祥之气,深邃的双眸让人看不穿,紧抿着的双唇不语,一开口便能定人生死。

    寻常人在皇上眼前定是小心谨慎的模样,可顾北琰不然,顾北琰笑看着皇上,微微鞠了一躬,“见过皇上。”根据白羽国和琉璃国两国交往的选择,顾北琰是无需向皇上行下跪的大礼的。

    皇上满意地点点头,流露出赞许的目光,笑着说道:“想必朕今日宣你进宫所为何事,杨公公已经跟你说了吧?”对于顾北琰,皇上还是有好感的,毕竟幽冥殿可是最强大的组织。

    “是的,承蒙皇上厚爱,只是,北琰想要缓几天,好与公主先互相了解了解,如此,相处起来才更加自然。”顾北琰笑着说道,只是这笑容又让皇上误会了,以为顾北琰也是喜欢着莹公主的。

    于是皇上的眼睛都迷成一条缝儿了,说道:“好好,朕便应了你了,那就给你五天时间,让你和莹儿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谢皇上。”顾北琰微微顿首,笑着应道。接下来,就看莫夕颜的办法管不管用了。

    是夜,顾北琰的房里又热闹起来了,莫夕颜、离婳、白骨等人都聚在了顾北琰房里,商量着具体该怎么做。

    “今天从皇宫离开的时候,我已经将信送给莹公主了,见面时间是明天的巳时,地点在兰湖旁的知行亭里。”顾北琰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

    莫夕颜乐了,想必看到信得莹公主此刻已经开心得不得了吧?莫夕颜拍了拍顾北琰的肩膀,安慰道:“接下来,全看你的了,明天我和离婳会一大早过来帮你好好打扮打扮,记住,看到莹公主的时候,要表现出一副色眯眯的模样,同时又要凶巴巴的,知道吗?”

    顾北琰斜着眼看了一眼乐呵呵的莫夕颜,无奈道:“知道了,要不是为了你,我才懒得去见她,这莹公主,我可不想再见她第二次了。”自从上次百花宴起,顾北琰就对莹公主趋之若鹜了,如此刁蛮不懂礼数,实在难以让人心生好感。

    “琰,你最好了,为了我们的幸福,你只好牺牲一下自己的形象啦。”莫夕颜调皮地说道。

    “明天我们都会去,暗中观察着你们,但是,你还是要小心一点,毕竟这莹公主刁蛮成性。”离婳的语气虽然是淡淡的,可脸上却也流露出了隐隐的担忧,不知为何,第一次见到顾北琰时,离婳便觉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虽然曾一度阻挠顾北琰和莫夕颜在一起,但那只是耍小家子脾气,并非是真的厌恶顾北琰。

    顾北琰也察觉到了离婳话里地担忧,便笑着点点头应道:“放心,我可以应付的。”顾北琰也感到奇怪,离婳曾百般阻挠自己和莫夕颜在一起,可自己就是无法生气,也无法讨厌离婳,甚至,有点隐隐的开心。

    一旁的莫夕颜并没察觉出两人小小的互动,只当这是朋友之间的关心,可白骨却不这么想了,未曾看到离婳除了对莫夕颜之外得人露出半点柔情,于是有点吃醋了,可对方是自家师兄,便只好闷闷的却也没说话。

    几人又继续商量了一些细节,之后才各自回去了。

    此刻,在莹公主的闺房里,莹公主正对着镜子梳头发,脸上漾着开心的笑,“小月,你说,本公主该怎么打扮好呢?明天就要去见殿主了。”

    一旁弯着腰恭恭敬敬地站着的宫女听了,便赶紧笑着应道:“公主天生丽质,自然是怎样梳妆打扮都好看。”

    莹公主听了,得意的看了一眼宫女小月,说道:“那是自然,算你会说话,本公主一定会让顾北琰成为我的驸马的!这次,可是他约我出去的呢。”说完又得意地笑了,似乎嫁给顾北琰已经成了铁板钉钉的事一样。

    一旁的宫女听了也只能陪着笑,这宫里谁不知道莹公主是不好惹的主,不知道多少宫女太监就是死在了莹公主的手里,所以,莹公主的宫女是每年都会换好几次的,这个名为小月的宫女已经侍候莹公主一年了,还能活得好好的,实在算是幸运了。

    “好了,本公主乏了,你来侍候本公主就寝吧,将这些东西都给我收拾好。”莹公主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小月说道。

    “是。”小月急忙应道,马上会意,给莹公主更衣。

    莹公主有个习惯,睡觉前必须更衣,换上一套特制的蚕丝里衣,这蚕丝里衣柔软至极。小月小心翼翼地帮莹公主更衣,然而在结衣带的时候,不小心拉错了方向,原本是解开结的,结果打了个死结,小月赶紧急急忙忙地将结解开。

    然而,莹公主还是生气了,扇了小月一巴掌,小月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红印,莹公主骂道:“小心点!弄坏了本公主的衣服,就要你的命!”

    小月赶紧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道:“是,奴婢知错,公主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敢了,奴婢知道错了。”

    这时莹公主才消了一点气,喊道:“起来吧,要是再有下次,就要了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