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六十八章 与莹公主见面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6
    小月这才赶紧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解着莹公主衣带上的结。好不容易给莹公主更完了衣,侍候莹公主睡下去之后,小月才轻手轻脚地收拾着梳妆台,小月很是小心,生怕发出什么声响引起莹公主的不悦。

    第二天一大早,莹公主便起来了,三个宫女在为莹公主梳妆打扮,莹公主还特意穿了一身桃红色的衣裳,头发上插了一朵牡丹,以及各种金步摇,装扮很是富贵。

    而反观顾北琰这边,离婳正在将一件衣裳剪得不修边幅,莫夕颜正在为顾北琰化妆,将原本白净的肤色化得暗黄,还画了两个浓浓的烟眼袋,还特意贴了个假的胡须渣渣,整个人看起来没精打采又颓废得不得了。

    “好了,衣服我已经剪好了,可以换了,夕颜,你化好妆了没有?”离婳拿着一件不修边幅的衣服,正在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作品。

    “快好了快好了,再画一下眉毛,别动啊,好,可以了。”莫夕颜也心满意足地收好眉笔,看着顾北琰笑得不亦乐乎。

    离婳拿着衣服走了过来,塞给顾北琰说道:“既然好了,那就去将这套衣服换上,看看效果如何。”

    顾北琰无奈地将衣服拿到屏风后面,换起衣服来,这时,白骨也端着顾北琰的早餐进来了,一大股蒜味儿便弥漫了整个房间,一看那些菜,嗬!蒜炒青菜、蒜炒肉片、蒜蒸鱼等等,所有的菜都放了大蒜下去,莫夕颜和离婳都捂住了鼻子,这蒜味儿,真是够刺鼻的!

    顾北琰换好衣服出来,看到桌子上的菜顿时就傻了眼了,而莫夕颜等人看到顾北琰,则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这,这还是那个传言中的顾北琰吗?哈哈哈!实在是太搞笑了。

    瞧,顾北琰的衣袖,一长一短,裤脚破成一条条,还缺了一个口儿,腰间的腰带也是破了几个洞的,鞋子虽然没有破损,可是却脏兮兮的,配上顾北琰的妆容,就像是一个要饭的。

    顾北琰烟着一张脸,被人当猴子一样看着,任谁都是开心不起来的,这时,莫夕颜憋着笑,捧起一碗蒜炒肉片送到顾北琰嘴边,说道:“来,尝一口,这味道肯定很不错。”说完这句话,莫夕颜已经憋到脸都红了,后来实在忍不住,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顾北琰眼盯盯地看着那一碟蒜炒肉片,还没吃,蒜味就已经直冲鼻腔了。最后,顾北琰伸出手,接下了那碟蒜炒肉片,摆在桌子上,然后坐在桌子前,看着一桌子的菜,烟着脸拿起筷子,夹起一筷子菜就往嘴巴里送,好看的剑眉立刻就蹙起来了,却一口一口地吃着。

    莫夕颜等人看着竭力忍耐的顾北琰,再也笑不出来了。莫夕颜看着看着就又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起来,也坐了下来抢过顾北琰的筷子,夹起菜就往自己的嘴巴里送,刚反应过来的顾北琰立刻拦下莫夕颜,将菜一口吃进了自己的嘴巴里,然后扭过头说道:“别吃了,不好吃。”

    说完,顾北琰又继续吃了起来,只是脸部的表情柔和了一点,就因为莫夕颜刚才的动作。吃完之后,顾北琰便推开门,用轻功飞了出去,丢下一句:“我先去,你们随后再来吧。”

    顾北琰一路避开行人来到兰湖的行知亭,顾北琰算了一下时间,刚刚好。行知亭里坐着一个人,单看背影,便知道那是莹公主了,穿着依旧是那样的富贵繁华,头饰多得显得有点繁重。

    顾北琰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往身后看了一眼,莫夕颜等人已经来到了,此刻正在湖里的船上看着顾北琰这边的动静呢。莫夕颜见顾北琰看向了自己,便朝着顾北琰点了点头。顾北琰这才回过头来,走向行知亭。

    想起莫夕颜交代的种种,顾北琰便一进到亭里就很不雅地坐了下来,还将一只脚晾到另一张椅子上,向莹公主挑了挑眉,用一种色眯眯的眼神看着莹公主说道:“让公主久等了。”说话时,嘴巴里的蒜味儿便一股脑冲了出来,向莹公主扑面而去。

    莹公主赶紧掏出手帕,捂着鼻子,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又丑又脏又臭的人,用一种不耐烦的语气问道:“你是谁啊?臭死了!本公主不认识你!”

    顾北琰放荡地笑了,蒜味儿更浓了,顾北琰又想起莫夕颜说的要凶巴巴的,于是这会儿便大声说道:“我是谁?我是你未来的驸马啊!”接着又换了一种有点娘的声调,补充道:“莹公主,你可知道,我从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发现,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你了,你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高贵!”

    莹公主打量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而且满口大蒜味儿的顾北琰,跟上次在百花宴上所见的顾北琰完全是不同的模样,百花宴上的顾北琰一袭绣着曼珠沙华的烟袍,整个人看起来既冷峻又狂野,让人深深地着迷,哪像现在这个顾北琰,活脱脱像是一个要饭的!不过看这五官,的确是顾北琰没错。

    于是莹公主试探地问道:“你真的是幽冥殿殿主顾北琰吗?”

    顾北琰见莹公主不信,便重重地拍了下桌子,故作激动地喊道:“难道还有人敢冒充堂堂的幽冥殿殿主吗?啊!我顾北琰,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莹公主被顾北琰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吓得一愣一愣的,同时又被顾北琰嘴巴里喷出来的蒜味儿熏得头晕晕的,顾北琰满意地看着莹公主的神情,心想莹公主这下应该能放弃自己了吧?

    不料,莹公主缓过来之后,又盯着顾北琰看,犹犹豫豫的神情,却没有先前的厌恶之情。顾北琰心里大叫不妙!

    于是顾北琰使出杀手锏,努力装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深情地看着莹公主,继续说着甜言蜜语:“莹公主,我已经爱你爱到无法自拔了,相信我,这天下只有我一人能给你所想要的幸福,不管你想要的是什么,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会在所不辞!莹公主,你好美,真的好美啊,要是能得到你该有多好啊,不过,你放心,你的父皇已经把你许配给我了,我即将成为你的驸马了,莹公主…”顾北琰含情脉脉地看着莹公主,同时伸出手,想要握住莹公主的手。

    顾北琰见莹公主愣愣地并没有躲开,顾北琰只好心一横,直接握住了莹公主的手,还摸来摸去的,又色眯眯地看着莹公主。

    湖里船上的莫夕颜看着顾北琰和莹公主握在一起的双手,恨得牙痒痒的,不断地扭着、扯着自己的衣袖,还一面暗暗地在心里骂道:臭顾北琰!死顾北琰!竟然趁机吃莹公主的豆腐!还敢牵手,还敢对着莹公主笑!莫夕颜已经完全忘记了是自己出的馊主意,是自己逼着顾北琰去见莹公主的。

    亭里的顾北琰依旧笑眯眯地看着莹公主,而心里却在祈祷着:小颜儿,你可千万别生气啊,这都是为了咱们俩的幸福,你相公我都已经牺牲自己的色相了啊。

    就在顾北琰不断地摸着莹公主的手的时候,莹公主竟然…竟然脸红了,这下顾北琰看得都呆了,动作也停了下来,楞楞地看着莹公主,不是吧?这样都能忍?

    莹公主娇羞地看了一眼顾北琰,笑着说道:“殿主,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变成这副模样的,不过没有关系,我不介意,等咱们成亲之后,我就让宫里的人负责你的梳洗打扮。”

    顾北琰这下彻底地傻了眼了,问道:“莹公主,你当真不介意我这副模样?”顾北琰在问的时候还特意呼了一口气,喷了莹公主一脸的蒜味儿。

    岂料莹公主竟然笑了起来,说道:“殿主,人的样貌是可以改变的,我见过从前的殿主,我有信心让殿主恢复从前那个殿主,其实,殿主,我是很喜欢吃大蒜的,只是父皇和母后不许我吃,我平日里都只能偷偷的吃。”莹公主一改以往泼辣刁蛮,竟然温柔起来了。

    顾北琰这下彻底崩溃了,急忙抽回手,这样都不能让莹公主讨厌自己,顾北琰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远远在船上观察的几人,看到了顾北琰猛地将手抽回来的动作,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夕颜,我说,这莹公主非但没有讨厌琰,反而还对琰特别的喜欢?”白骨看着亭里的两人,说道。

    莫夕颜也看出来了,看这莹公主笑得这么娇羞的样子就知道了,这可就麻烦了,原先的计划里可没有这一步啊,要怎么办呢?莫夕颜急得团团转,不断地在船上走来走去。

    顾北琰也不知所措,夕颜可没有教自己失败了要怎么做,顾北琰回过头,假装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船上,看见莫夕颜在走来走去的,便知道莫夕颜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顾北琰突然想起了莫夕颜曾说过的男子自古三妻四妾,而自己却只想要一夫一妻。于是顾北琰灵光一闪,说不定向莹公主这般刁蛮泼辣的人,就是受不了男子三妻四妾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