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七十三章 夜访太子府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8
    “你难道就不怕我无尘宫收集了你的资料之后去给你捣乱吗?”莫夕颜好奇地问道,按理说资料外泄之后不是应该立刻杀人灭口吗?这顾北琰非但没有杀人灭口,反而还留着那三个眼线,这着实是奇怪得很哪!

    顾北琰听到莫夕颜这么问,笑了出来,刮了一下莫夕颜小巧挺立的鼻子,说道:“怎么可能没担心过呢?你无尘宫可是连我幽冥殿隐秘的资料都挖走了一部分,我就想啊,这无尘宫宫主会是何人呢?我准备查的时候,却得知无尘宫换新宫主了,一时半会查不到,没想到后来在云霏楼遇见了你,不久便发现你是无尘宫的宫主,夕颜,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早知道,我幽冥殿要查一个人,那可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偏偏调查无尘宫的新宫主花了一个月都没查出来,要不是后来遇见你了,我估计还得查一段时间。”顾北琰说完,宠溺地看着莫夕颜,这就是自己看上的女子,如此聪明,又调皮灵活,古灵精怪让人看不透,既是妩媚的花魁,又是纯真的女子,多么难能可贵。

    莫夕颜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问道:“所以你之所以会一直缠着我,是因为知道了我是无尘宫宫主的身份对吗?”

    “一开始的确是这样,我很好奇,你一介弱女子,云霏楼里的花魁,怎么会经营得了琉璃国第一大组织无尘宫,为了知道答案,我就开始缠着你,可是后来,答案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发现我爱上了你,所以后来,我不是在缠着你,我只是想默默地陪着你。”顾北琰依旧满脸宠溺地看着莫夕颜。

    莫夕颜看着顾北琰,也幸福地笑了,原来被一个人爱着,是这样的感觉,琰,我也会一直陪着你的,只要我能活下去,我一定会陪着你。

    离婳和白骨一直在一旁笑看着两人你侬我侬,白骨悄悄地伸出了手,与离婳十指相扣,离婳抬头,两人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顾北琰回去之后,立刻就给安插在太子府的眼线发暗号了,半个时辰内,就拿到了太子府暗守的安排情况,记熟了之后,便拿去给莫夕颜了。

    天刚亮,没多久,果然有公公来了,说皇上要宣顾北琰进宫,顾北琰依旧是不慌不忙,跟着公公便进宫了。

    龙椅之上的人依旧威严,这一次,却没有了上一次的慈祥,昨天莹公主跑回来,狼狈不堪地说不要成亲了,要与顾北琰退婚,并且一副惊恐的模样,宣太医诊断却找不到任何原因,只是说莹公主受了惊吓。

    “昨日,你可是约莹公主与你一同用午膳?”皇上严肃地问道,莹公主变成这样,多半是与这顾北琰脱不了关系。

    “是的,我昨日的确与莹公主一同共用午膳了,只是不知为何,莹公主突然跑了出去,嘴里还喊着不要与我成亲了,我实在不明,为何莹公主不愿与我成亲了?”顾北琰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这谎话说的比真话还真,冒着欺君之罪的罪名公然在皇上面前撒谎,这天底下有这胆量的,恐怕就属顾北琰和莫夕颜了。

    皇上不说话,静静地看着顾北琰,眼里复杂的神情让人猜不透,顾北琰依旧一脸淡定,坦然地看着皇上,若是换了其他人,早就被吓得心跳加速脸色发白额头冒汗了。

    过了好一会,皇上才开口道:“朕也不知为何,宫中的太医说莹公主受惊吓了,莹公主好好的,为何会受惊吓?”这话,明显就是在兴师问罪啊,你顾北琰约莹公主一同用午膳,莹公主却受了惊吓,这责任自然在顾北琰这。

    顾北琰又怎么会听不出皇上是在兴师问罪?顾北琰看着皇上,神色坦然,看不出任何的破绽,不卑不亢地答道:“北琰也不知,一开始莹公主还好好的,不知为何突然就冲了出去,边跑边大喊,我刚追出去,就看不到莹公主的身影了。”

    “莹公主告诉朕,你房里有另一个女子,且那女子打了莹公主,只是不知为何,太医并没有在莹公主身上找到任何伤口。”皇上又抛出了一个梗,这顾北琰要是回答不好的话,罪名可就大了,欺君,殴打莹公主,两项罪名加起来,可是要诛九族的。

    “莹公主所言差矣,当时北琰房里并没有其它女子,更不存在殴打莹公主一说,莹公主乃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北琰岂敢对莹公主有所不敬?”顾北琰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就连心跳都没有任何变化,反正皇上抓不到自己的把柄,只要死活都不承认不就可以了。

    皇上又静静地看了顾北琰好一会,仿佛想从顾北琰的脸上看出顾北琰所言是否属实,最后,慢慢开口道:“是朕多疑了,既然莹公主已经下决心要与你退婚了,那么,朕也只能退婚了,你可有意见?”

    “一切听皇上的安排。”顾北琰表面上恭恭敬敬地说道,心里却在想着:终于摆脱这烦人的莹公主了,这下就不用和莹公主成亲了。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皇上并不会因为莹公主而过多的追究顾北琰的责任,毕竟顾北琰的身份摆在那里,皇上并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相信莹公主受了惊吓会与顾北琰没有关系?只不过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罢了。

    顾北琰心情大好,回去之后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莫夕颜了,莫夕颜也乐得合不拢嘴,于是两人便商讨晚上潜进太子府的事,商讨完之后,顾北琰便回去了,为晚上的行动做准备。

    又是夜,只有依稀几片白云飘在夜空上,弯月悄悄地挂在天边。

    四个鬼魅般的身影穿梭在夜半无人空荡荡的大街小巷上,来到太子府附近,白骨便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先去给太子府制造一些乱子,而莫夕颜三人,则在一旁伺机等待。

    白骨按照顾北琰所提供的情报,灵活的躲过了所有的明守和暗守,来到了太子府得仓库,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点燃,之后一把投进了仓库里,顿时,火光滔天,而白骨立刻躲在一边了。

    “不好啦!着火啦!快来人啊!快救火!”一行巡逻的守卫看到火光之后,赶紧大喊道,便喊便慌慌忙忙地跑去找水桶救火,这么一来,大多数守卫都赶紧集中到这边灭火来了。

    莫夕颜等人看到火光之后,静静地等了一会,等到守卫都走得差不多了之后,便赶紧溜到太子的书房里去了。

    白骨见火快被扑灭了,便赶紧跑到太子府的西院去了,挑了一间没有住着婢女的房间,往里面扔了个火折子,顿时,火便大了起来,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发火,婢女们都被惊醒了,慌乱地叫喊着,这下子,太子府彻底乱成一团了,而听到叫喊声的太子也赶紧走了出来情况,白骨满意地笑了。

    莫夕颜和离婳此时正在太子的书房里翻来翻去,而顾北琰则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隐蔽起来了,为莫夕颜和离婳盯梢。

    “怎么找不到信件之类的啊?太子都放哪去了?”莫夕颜一边快速地翻找着,一边咕哝道。而离婳也是一脸专注地找着,没有表现出半点的不满。

    而此时,更为烦躁的人,便是太子了,仓库刚被人放火了,好不容易将火扑灭了,结果西院竟然也起火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太子越想越愤怒,竟然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打太子府的主意?“搜!给我搜!将府里一切可疑的人给我搜出来!!”太子怒吼道。

    太子一脚将旁边的木桶给踢飞了,是谁?究竟是谁在府里闹事?难道说,是莫夕颜和顾北琰?没错!一定是!可恶!等我找到你们,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太子府大乱,而此时,莫夕颜和离婳却依旧在书房里忙着找证据,只是,快将书房给翻了一遍,依旧找不到,莫夕颜丧气地瘫坐在地上,“这证据到底在哪儿呀?都快将书房给掀了,还是找不到。”

    离婳也坐了下来,看着这么多的书,明明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难道说,证据并不在书房?而是在其它地方?”离婳问道。

    “说不定,太子这么狡猾,与巫族来往的信件肯定会放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暗格!书房里肯定有暗格,我们快点去找暗格!”莫夕颜突然灵光一闪,说道,怎么就没有早点想到呢!太子如此狡猾,肯定会设置暗格,别说太子,就连自己,还有穆宇辰,顾北琰等人都会设置暗格,这是很常见的事。

    莫夕颜赶紧爬了起来,沿着墙壁细细地摸了起来,离婳则是学着莫夕颜的模样,也在另一边的墙壁仔细地摸了起来。

    白骨制造完麻烦后,便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守卫的动静,好及时给顾北琰报信,经过守卫和婢女的努力,终于把西院的火也给扑灭了。

    发现守卫正往书房的方向赶之后,白骨便运用轻功,也往书房的方向赶,给顾北琰通风报信,顾北琰便和白骨一起潜进书房,告诉仍在摸墙壁的莫夕颜和离婳,莫夕颜不甘地看了一眼书房,也只能跟着顾北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