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七十五章 仿造账本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30
    “只是可惜,没能找到信件,无法证明太子与巫族勾结,这些账本虽然能让太子坐实蓄谋夺位的罪名,却无法证实巫族与这件事情有关,所以巫族还是安全的,我现在完全找不到巫族的下落,巫族总是躲在暗处,而我处于明处。”莫夕颜叹了口气,托着下巴说道,这灭族之仇,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报?上次将巫柏灵放了回去,却没想到巫族的人并没有主动找自己算账,而是在太子生辰宴上暗算自己。

    离婳心疼地看着莫夕颜,也幽幽地叹了口气,看着自己多年的知己这样的忧愁,却不知道要如何去帮助她,白骨悄悄地握住了离婳的手,示意离婳开心一点。

    顾北琰却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儿,顾北琰才开口说道:“依我看,太子与太子妃成亲之时,巫族定会再次现身,而且,经过上次生辰宴一事,我看巫族极有可能会对夕颜再次下手,这一次,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我们要主动出击,将巫柏灵和巫柏越给绑了,之后再用巫柏越兄妹逼巫柏灵现身,不过,要是想绑巫柏越,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也只好放手一搏了,不然,不知等到何时才能等到巫族现身呢,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今夜大家都辛苦了。”莫夕颜松了一口气,笑着对大家说道,所幸最后的时光里遇见你们,我从不曾孤单一人。

    于是顾北琰便将账本带走了,想着拿回去让黎雅萱仿造一份账本,莫夕颜将众人送走之后,也累瘫在床上,莫夕颜睁大双眼,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只好侧过身,对着透进淡淡月光的窗户发呆。

    不知道爹爹现在怎样了,已经有快三年没见过爹爹了,想必爹爹还是在为血莲的事烦恼吧?体内的噬心毒不知何时才能解开,又或者,无解…娘亲呢?娘亲现在可又还好?是否也像我现在一样想念着对方?娘亲,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噬心毒仍旧未解,却爱上了顾北琰,若是今生有缘无份,我又该如何是好?莫夕颜最后闭上了眼睛,索性不去想这些事情了,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把你灭族之仇。

    莫夕颜想着想着便看着窗户出了神,此时已是凌晨时分,莫夕颜却仍是睡不着。睡不着的人,除了莫夕颜,还有另一人——顾北琰。

    云霏楼的镜心湖里,顾北琰正伫立在湖边,静静地看着一湖银星点点的湖水,出了神,虽已是凌晨,却毫无睡意,就在今天,顾北琰收到了一封来信,是那人的来信,那人啊,已是两年未见了吧?终究还是寻自己来了啊,还是要逼自己回去啊,恐怕这一次,是躲不过了的,也不能再躲了。顾北琰又微微地叹了口气,可是如今,叫我怎么放得下夕颜?怎么够在这个时候抛弃夕颜?我做不到…

    顾北琰看着镜心湖,又突然想起夕颜曾经为穆宇辰所做的一切,想着想着便有点烦躁,索性不再去想了,不管夕颜的过去如何,至少现在的夕颜,是属于自己的,至于那人的来信,便当做没看到便是,夕颜体内的噬心毒一日未解,我便一日不回去!纵使那人要亲自来寻自己!

    顾北琰看着远处的天际,渐渐泛白了,便也无心回去睡觉了,只好拿着账本,一路运用轻功赶回幽冥殿。终于,经过两个时辰的赶路,原本需要用马车需要走一天一夜的路程,被顾北琰用两个时辰的轻功便赶回来了。

    顾北琰回到幽冥殿之后,也没有歇息,直接让人把黎雅萱叫来了,顾北琰坐了下来,抿了一口茶,稍微放松了一下。没多久,着一身束身的烟色衣裳黎雅萱便走了进来,朝着顾北琰恭恭敬敬地抱拳点头,喊道:“殿主!”此时的黎雅萱,哪里是从前那个柔柔弱弱的黎佳人?这分明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

    “不必多礼。”顾北琰淡淡地说了句,继而从怀里拿出那四本账本,又继续说道:“这些账本,两天时间能仿造出来吗?”

    “完全可以!交给雅萱便是,两天后,雅萱一定会将仿造好的账本以及原来的账本一同交给殿主,还请殿主放心,殿主这次回来可还有事?”黎雅萱问道,平常若是无事,殿主是绝对不会回幽冥殿的,殿主的心…都在殿主夫人的身上,黎雅萱又想起了上次那个原本美若天仙,却将自己化得丑得不得了的殿主夫人。

    顾北琰抬眼看了一眼黎雅萱,答道:“我这次回来只为账本这一次,并无其它事,待会我会去琉璃国,两天后我再回来取账本,这两天,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为殿主效命,雅萱从不觉得辛苦。”黎雅萱害羞地笑了笑,答道,黎雅萱这条命,便是顾北琰救回来的,从那一天起,黎雅萱便爱上了顾北琰,只是这个秘密从来都被埋藏在心里,他可是殿主啊,我又怎么配得上他呢?

    只可惜顾北琰并没有看到黎雅萱的笑容,只是看着外面的景色,闻言便答道:“好,那我便先回去了,两日后我再回来。”说完,便又运用轻功飞了出去。

    黎雅萱抱起账本,看着顾北琰离开的方向发呆,殿主他,自从素秋去世之后,便从不肯在幽冥殿多停留,除非,殿主夫人来幽冥殿居住了,殿主夫人是那般的美丽,这天下,又有哪个女子像殿主夫人那般的美丽呢?黎雅萱难过地低下了头,也许只有像殿主夫人那样的女子,才适合殿主吧,而自己,只能将这一份感情藏在心里。

    顾北琰回到琉璃国的时候已是下午了,没来由地想莫夕颜了,便直接去了烟雨楼,刚想上去找夕颜,却被宁雪给拦了下来,“嘘!宫主她还在睡觉呢,她肯定是累坏了。”宁雪做了个“嘘”的手势,心疼地说道。

    顾北琰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头,睡觉?现在可是下午了,于是顾北琰笑着对宁雪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吵醒你家宫主的,我只是想进去看看她。”说完便越过了宁雪,心情大好的往莫夕颜的房间走去。

    轻轻地推开了门,之后再将门轻轻地合上、反锁,来到了莫夕颜的床前,顾北琰的脸上浮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看着床上恬静地睡着的莫夕颜,看着看着,突然感觉自己一夜未睡,又赶了四个时辰的路,现在累极了,也开始有困意了,便轻轻地爬上床,将莫夕颜轻轻地抱在怀里,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傍晚,莫夕颜终于醒了过来,习惯性地揉了揉双眼再眨巴几下眼睛,突然,那双好看的眼睛猛地睁大了,怎么,怎么有一双手抱着自己!还有,这气息…莫夕颜机械地低下头,瞄了瞄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果然,是顾北琰的手!

    莫夕颜刚想一把推开抱着自己的顾北琰,转过头的瞬间却愣住了,顾北琰的脸色看起来很是憔悴,都有淡淡的烟眼袋了,肯定是昨夜没睡好,于是莫夕颜心一软,便放弃了要将顾北琰推开的念头,而是任由顾北琰抱着,自己静静地看着顾北琰的睡颜。

    其实顾北琰真的很英俊,难怪会有那么多的女子倾心顾北琰呢,纵使顾北琰的臭名远播,什么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这些臭名,也未能阻止那些女子倾心顾北琰。睡着了的顾北琰,少了平时的吊儿郎当与放荡不羁,多了一分安静的感觉,禁闭的双眼,紧抿的双唇,让顾北琰看起来有点冷峻,看着看着,莫夕颜便入迷了,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人呢?莫夕颜想着想着,便凑了上去,在顾北琰的嘴唇上轻轻地印下了一个吻。

    突然,一只大手按住了莫夕颜的后脑勺,顾北琰霸气地吻上了莫夕颜还没来得及移开的嘴唇,过了好一会,顾北琰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快要喘不过气来的莫夕颜,一脸坏笑地问道:“怎么?花魁你可是爱上如此英俊的本殿主了?竟然高趁本殿主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吻本殿主。”

    被抓了的莫夕颜小脸一红,红得不得了,赶紧辩解道:“我,我哪有啊,你不要乱说,我明明,明明只是偷偷地看了看你而已,你肯定是没有睡醒,还在做梦呢。”莫夕颜理直气壮地说着,却没有勇气看向顾北琰的眼睛,生平做亏心事第一次被抓到了,莫夕颜羞得都想钻进地里去了。

    顾北琰扬了扬眉,挑起莫夕颜的下巴,逼莫夕颜看着自己的眼睛,说道:“是么?我可是在你醒来的时候就已经醒来了,怎么可能还在做梦呢?难道我嘴唇的感觉还能有假吗?”明明就是偷偷地吻了自己,却死活都不肯承认,唉,这固执的夕颜啊。

    对上顾北琰的双眼的莫夕颜,脸更是红得不得了,却还是反驳道:“这么说,你刚才一直在装睡对不对?其实你早就醒了对不对?”莫夕颜气鼓鼓地问道,这狡猾的顾北琰,明明就睡醒了,竟然还要装睡!害自己做亏心事被发现了!自己一世的英名都毁在顾北琰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