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一章 云霏楼之遇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云霏楼内,香雾缠绕,美人如画,云霏楼虽是青楼,但这云霏楼内的美人,皆是卖艺不卖身,若看中了哪个美人,便要迎娶美人,美人愿以身相许之后,才是真正地得到了美人。

    要说美人,放眼琉璃国,便是这云霏楼的花魁——莫夕颜,最为绝色。莫夕颜极其妩媚,舞艺更是了得,当年便是以火凤凰这一舞,稳占了琉璃国第一美人的位置。

    舞台之上,一身红衣的莫夕颜舞动着红丝带,旋转跳跃,脚尖轻点地面,动作之柔如蜻蜓点水般,手上的红丝带更是灵活,好像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尽情飞舞,宛若绽放着的妖冶红玫瑰,一舞终了,莫夕颜缓缓降落在舞池中央。

    “好!好!好!!!”舞台下的众人欢呼着,雀跃着。

    “ 花魁!花魁!花魁!!” 众人带着各种意味不明的笑,呼喊声一声盖过一声。

    紫色的薄纱盖住了莫夕颜的半边脸,只看见秋水流转既纯真又妩媚的双眸,浅浅地带着笑意,纵使只看见双眸,却也让人震撼,灵魂不由自主地被吸引。

    众人的热情沸腾到了极点,呼声也越来越高涨。

    “花魁!我愿意花千金博美人一笑。”

    “美人,此生见你一面石榴裙下做鬼也风流!”

    “花魁!跟爷走,银票任你花!爷有大把大把的银票!!”

    “花魁!花魁!你是我的!”

    莫夕颜看着众人,轻轻一笑,夕颜可不缺银票,夕颜缺的是千年冰凌花。

    “若谁能赠我千年冰凌花,我夕颜,今夜便是你的人。”

    众人一听,便都泄了气,这千年冰凌花,岂是众人能拥有的东西?冰凌花生长在极寒之地,且是可遇不可求之物,为世间所稀有。

    正在众人为难之时,一袭绣着血红的曼珠沙华的烟袍以极快的速度飞过众人头顶,最后落在莫夕颜身前,来者是幽冥殿殿主顾北琰。

    顾北琰将手上的锦盒打开,里面正是冰凌花,云霏楼顿时响起了各种抽气声。

    “ 冰凌花!千年的冰凌花!”

    “天哪!我竟然亲眼看到了千年冰凌花!”

    “ 那是谁?他怎么会拥有千年冰凌花!”

    不理会众人的惊讶,顾北琰勾起了嘴角,用手指挑起了莫夕颜的下巴,眼神暧昧地看着莫夕颜,“ 如何?千年冰凌花,我带来了,花魁你今夜是否该兑现许诺?

    莫夕颜勾起了唇角,笑靥如花,看着顾北琰,“我莫夕颜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堂堂幽冥殿殿主的青睐?”

    “放眼天下,哪有人不爱美人?更何况是琉璃国第一美人夕颜。”顾北琰低下头,嘴唇擦过莫夕颜的耳边,轻声说“我要你成为我幽冥殿的女主人。”

    琉璃国第一美人?呵呵,那又如何,还不是得不到他的心,穆宇辰,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夕颜轻轻别过脸,将落寞藏在眼底,不理会心底那一抹忧伤,依旧带着迷倒众生的笑容。

    “幽冥殿女主人?夕颜可不敢当,夕颜刚才许的诺自会兑现,还请殿主放心。”说完便转过身,示意随从将千年冰凌花收下。

    “那么,本殿主今夜便在烟雨楼等着夕颜你了。”

    未等夕颜回答,顾北琰已经转身走了。

    是夜,那一袭绣着曼珠沙华的烟袍飞进了烟雨楼内的走廊,随即包围着那一抹正站在走廊看风景的红色的身影。

    “夕颜,你该兑现许诺了,你今晚是我的人。”顾北琰嗅着怀里莫夕颜的发香,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

    夕颜轻轻推开顾北琰,“怎么?殿主竟是如此心急之人吗?夜…还长着呢。”夕颜明目送秋波,眉眼含笑看着顾北琰。

    顾北琰不禁被深深地吸引了,看着夕颜那动人心魄的眼眸,情不自禁地俯身,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夕颜的眼眸也越发深邃,顾北琰就此沦陷,看着看着便失了神,最后倒在了地上。

    夕颜笑得愈发妖娆了,“殿主,我告诉你个秘密哦~我莫夕颜不稀罕当幽冥殿的女主人,你今晚…就睡地板吧你!”说完便推开房门进去了,不理会倒在房门外走廊的顾北琰。

    丁宁雪看见自家主子用摄魂术把堂堂幽冥殿殿主顾北琰给放倒了,不禁觉得头疼,却又无可奈何,“宫主,这样做真的好么?他可是幽冥殿殿主,只怕日后会增添许多麻烦。”

    夕颜听了却罢罢手,一边喝着茶一边不以为然地答道:“不然还能怎样?难不成要你家主子真的以身相许?本宫主我可是有意中人的。”

    “宫主,为了槿王穆宇辰做那么多真的值得吗?而且,那槿王…宁雪看得出,槿王的心不在宫主这里…”丁宁雪虽然是于心不忍,却还是将事实*裸的摆在夕颜眼前,这也是为了自家主子好。

    夕颜沉默了,这事实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不愿意放弃,这一次,更是以身试险。

    穆宇辰需要千年冰凌花疗伤,而顾北琰便是拥有千年冰凌花的人,琉璃国的人都知道顾北琰十分喜好女色,殿后佳丽都是绝色佳人,夕颜便以自己为诱饵,引诱顾北琰拿千年冰凌花换自己一夜。

    “好啦好啦,你先下去吧,我累了,想睡觉了,至于走廊的顾北琰,你不用管他,我自有办法应付。”夕颜边推着宁雪边说道。

    宁雪只好一步三回头地回去了,唉,自家主子就是这样,别看她表面妖媚看似轻浮,其实她就是个固执的人。

    夕颜不是不知道宁雪担心她,但夕颜不想让宁雪担心,夕颜虽是宁雪的主子,但是夕颜从小就和宁雪一起长大,还有宁雪的妹妹丁宁璇,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房内莫夕颜正在托着下巴,苦着一张脸,唉,要怎么解决幽冥殿殿主这个大麻烦好呢?算了算了,不想了,还是先把千年冰凌花送去给穆宇辰先吧,免得夜长梦多。

    槿王府后的竹林里,一银衣男子正在吹着玉笛,笛声悠扬,飘荡在竹林里,时而低沉,时而婉转。

    忽然,银衣男子把玉笛一收,将手背负在身后,“你来了。”银衣男子回过头,看着笑意盈盈的夕颜,问道,“这么晚了还发信号找我,有什么事吗?”

    莫夕颜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跟之前妩媚的人儿完全不同,“没事就不能找你啦?好歹我们也认识三年了,我可还记得三年前是我从狼群里把你救出来的哦。”

    穆宇辰无奈的扶了扶额头,每次见面都要把三年前自己只身前往幻失森林身受重伤被狼群围攻的事说一遍,“好啦,没事你是不会这么晚找我的,说吧,有什么大事?”

    夕颜很是大气地扔给穆宇辰一个木盒子,“呐,这是千年冰凌花,我知道你的内伤没有千年冰凌花是好不了的,这次,我可是又救了你一次哦!”

    穆宇辰惊讶地看着莫夕颜,赶紧打开了木盒子,里面果然是千年冰凌花,只是,这千年冰凌花,应该在幽冥殿殿主手里才对啊,怎么这回到了夕颜手里?

    “夕颜,你是怎么拿到的这千年冰凌花?”穆宇辰不解地问。

    莫夕颜摸了摸鼻子,有点心虚地说“反正不是偷也不是抢,我可是光明正大地拿到的,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啦,安心养伤,我要回去了,不然待会被宁雪发现我偷偷跑出来就完啦。”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穆宇辰虽然很疑惑,却也没多想,反正夕颜这么古灵精怪,自己是猜不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