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三章 神秘的冰族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此时的莫夕颜不会知道,顾北琰已经派自己的心腹夜离将自己的身份打听得一清二楚了。

    “禀告殿主,我已将花魁的真实身份查出来了,花魁名为莫夕颜,是杜秋娘之女,也是琉璃国第一大组织无尘宫的现任宫主,无尘宫名下有云霏楼和听雨阁两个分支,都是用来搜集情报的。”夜离将自己辛辛苦苦搜集了一个晚上的情报全告诉了顾北琰。

    顾北琰满意地笑了笑,“很好,莫夕颜,本殿主果然小看你了,看来,你是逃回无尘宫了。” 莫夕颜,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命运之轮已经开始旋转,莫夕颜和顾北琰,注定一生纠缠,挣不脱,也逃不过。

    无尘宫后院的竹林里,莫夕颜正在舞动着红丝带,练习着火凤凰,在舞台上,火凤凰就是一支舞,但是,在这里,火凤凰不仅是一支舞,还是莫夕颜拿手的招数,红丝带带着火红色的微光,若是一不小心被打到,轻则重伤,重则身亡。

    “好,好,好!看来颜儿的火凤凰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杜秋娘笑着说。

    “哪有,让娘见笑了,颜儿的火凤凰都是娘传授的,娘的火凤凰才是真正的绝妙呢。”莫夕颜亲昵着挽着杜秋娘的手,又开始卖乖。

    杜秋娘无奈地笑了笑,接着问道“颜儿,你的冰魄决练得如何了?”

    莫夕颜不语,缓缓抬起手,用食指指了一下旁边的一棵竹子,瞬间这棵竹子便被冰封了,莫夕颜这才答道:“ 颜儿已经掌握了冰魄决,只需用意念,便可让心里所想的东西瞬间冰封。”

    杜秋娘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将目光转向了飘渺的远方,像是在沉思着什么,又像是在纠结着什么,最后还是决定,告诉莫夕颜她自己的身世。

    “ 颜儿,娘有些事要告诉你,我们是冰族的后人,冰魄决是我们冰族独有的,也只有我们冰族的人能够修炼冰魄决,只是,冰族的人,在上个世纪被巫族下了毒,幸存下来的,只有我和你爹,还有你,但你身体还有一种毒至今未解,这种毒是噬心,是巫族最狠毒的毒,如果在你二十岁之前未能解开此毒的话,你的心便会被此毒吞噬,你爹这些年一直在外寻找血莲,只有血莲能够引出噬心。”杜秋娘看着莫夕颜,继续说道:“你今年已经十七岁了,而且已经掌握了冰魄决,这也是我要将这些事告诉你的原因,我们只剩下三年时候寻找血莲,娘希望你去寻找血莲,但你要记住,千万要小心巫族的人,巫族是想将冰族消灭掉啊!”

    莫夕颜听了,感到非常吃惊,原来自己是冰族的后人,但为什么从没听世人提起过冰族呢?

    “娘,为何女儿从没听世人提起过冰族?”

    杜秋娘叹了叹气,“ 冰族自从被巫族下了毒之后,世人皆以为冰族已经灭族了,却不知道冰族还剩下我们三人。” 回想起巫族灭冰族的时候,杜秋娘依旧感到强烈的恨意,灭族之恨。

    莫夕颜本就是爱恨分明之人,这灭族之恨,莫夕颜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下了决定,要将巫族的人全部杀光,以消灭族之恨,为族人报仇!而且这该死的巫族,竟然还敢给自己下毒!可恶至极!

    “颜儿,明天你便带着宁雪出宫吧,去寻找血莲。”杜秋娘虽然是心里不舍,担心,但也只能让夕颜出去寻找血莲,自己留下来守着无尘宫,毕竟,无尘宫不可无主,让夕颜出去历练下,也是好的。

    “好,那颜儿明天出宫。”莫夕颜还有句话在心里没说出口 : 我不仅要找到血莲,我还要找到巫族,报这灭族之仇!   莫夕颜不敢说是怕杜秋娘担心。

    杜秋娘看着莫夕颜,有点担心,自己的女儿,自己再清楚不过,之所以在夕颜掌握冰魄决之时告诉夕颜冰族的事,就是知道夕颜肯定会去找巫族报仇,而掌握冰魄决,便让夕颜的安全多了份保障。

    莫夕颜和宁雪告别杜秋娘回到了云霏楼,凳子都还没坐热,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房门被打开了,又是那一袭绣着红色曼珠沙华的烟袍,这么张扬的着装,除了顾北琰,还能有谁?

    “莫夕颜,你终于回来了,让本殿主等了那么久,那夜的事,你是否该给本殿主一个解释?”顾北琰依旧挂着是那吊儿郎当欠揍到不行的笑容。

    莫夕颜在心里悱恻,这顾北琰,咋就那么难缠呢?莫夕颜瞄了一下顾北琰,“殿主~你想要我给你个什么解释呢?人家昨晚本来就是兑现了诺言的,只不过是殿主你太困了,以至于直接在走廊上睡着了,那夕颜只好作罢了。”

    “是么?本殿主当时可是没有感觉到困的,反而是你,竟然对本殿主用摄魂术!”

    “殿主,夕颜哪敢呐~夕颜一介风尘女子,不懂什么是摄魂术。” 竟然被看穿了,真是的,看来只好死活不承认了,看你能拿我怎样!

    顾北琰勾了嘴角,露出一个迷倒众生的微笑,一把抱住莫夕颜,暧昧地说:“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弥补一下那夜的缺憾呢?”

    莫夕颜也不闪躲,依旧是那妩媚的笑容,妩媚的眼神,眼眸越发地深邃,直视着顾北琰,“殿主希望夕颜怎么补偿你呢?”

    顾北琰也一样直视着莫夕颜,低下头,在离莫夕颜的嘴唇只剩下几厘米的时候停下,“自然是当我的殿主夫人了。”

    莫夕颜笑容只增不减,心里却在疑惑,怎么摄魂术对顾北琰不管用了呢?

    顾北琰看着莫夕颜越发深邃的眼眸,嘴唇擦过莫夕颜的耳边,轻声说:“你是不是在想摄魂术怎么没用了啊?本殿主上次会中招,完全是因为没有防备,但这次可不一样。”

    从耳边传来的湿热气息,让莫夕颜乱了心跳,但下一秒,用力推开了顾北琰,不去看顾北琰那轮廓分明的俊郎脸庞,“没错,我是对你用了摄魂术,那又怎么样?千年冰凌花已经不在我这里了,你找我算账也没用!”

    原来这妩媚的花魁竟然是带着利爪的小猫咪啊,这性格,我喜欢,“千年冰凌花对我来说,不重要,现在,我只要你,当我的殿主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