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四章 不见便不会想念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殿主夫人是什么东西?夕颜不喜欢,也不稀罕,还请殿主打消这个念头吧。”夕颜想也不想直接答道,她想当穆宇辰的槿王妃,而不是什么殿主夫人。

    顾北琰听到莫夕颜的拒绝,没有半点沮丧,反而将莫夕颜拉进了怀里,勾起了莫夕颜的下巴,逼莫夕颜直视自己的眼睛,“莫夕颜,你听好了,殿主夫人非你不可,我顾北琰,誓要娶你为妻!”

    莫夕颜近距离看着顾北琰,第一次发现,原来顾北琰真的很好看,轮廓分明的脸庞,性感的嘴唇,双眸仿佛比星空还要璀璨,执拗又带着认真,心跳竟然不自觉的加速了。

    莫夕颜微微挣扎,挣开了钳制着自己下巴的手,随后深呼吸,让自己的心跳不再那么乱,一改平时妩媚的模样,认真地看着顾北琰,说道:“ 夕颜已经有意中人了,我想幽冥殿殿主不是那种强人所难的人吧?”

    顾北琰的反应却让莫夕颜出乎意料,顾北琰仿佛没听见,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说道“你有意中人,那又如何?你未嫁,我就有机会,说不定哪一天,你真的爱上我了呢?”

    “呵呵,顾北琰,你放心吧,我要嫁,也不会嫁给一个殿后佳丽如此多的人,我娘说了,我要嫁的人,他心里只能有我。”莫夕颜所向往的爱情,便是爹和娘的爱情,彼此心中只有彼此,一生相守。

    殿后佳丽多不是很正常么?自古以来,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我心里,有谁?顾北琰开始不确定,殿后佳丽如此多,竟发现没有一个人走进自己心里,自己好像是因为那夜被放鸽子不甘心,才想要得到莫夕颜。

    莫夕颜看了看顾北琰,看穿了他的犹豫,不禁觉得讽刺,“怎么?殿主一向如此多情吗?一颗心竟然能装下如此多人?”

    顾北琰的眼眸暗了暗,没有说话,转身走出了云霏楼,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想想,自己对莫夕颜的感觉,与其它人不同,总是会不自觉地接近莫夕颜,刚才听到莫夕颜讽刺的话语,竟然有点难过。

    莫夕颜站在原地,脸上妩媚的笑容被落寞所取代,难道,爹和娘的爱情,自己真的无法拥有吗?穆宇辰,你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明白我的心,而我,还能等多久。

    “宫主,宁璇有事要说。”宁璇突然出现,打断了正在胡思乱想的莫夕颜。

    莫夕颜一怔,随即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问道:“什么事?”

    自家主子好像有心事了?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主子心不在焉的,宁璇担忧地看了一眼莫夕颜,说道“宫主,你没事吧?宁璇刚才看宫主好像有心事。”

    莫夕颜笑了笑,努力装出轻松的模样,用手指点了点宁璇的头,说道:“你家宫主能有什么事,你呀,就是爱胡思乱想,好了好了,快说说有什么事吧。”

    宁璇这才放心了,说“宫主,据听雨阁传来的消息,最近来了一队人马,全部是商人,但看起来好像不是本国人,反而像是白羽国的人。”

    从白羽国过来的商人如此多,这队人马却能引起听雨阁的注意,想必不简单,“宁璇,你去叫司远和司启过来。”

    听雨阁和云霏楼一样,都是莫夕颜开的,目的依然是为了收集来自四面八方的消息或情报,而司远、司启兄弟二人便是听雨阁的阁主。

    “好的,宫主,我这就去叫他们过来。”宁璇说完就乐呵呵地屁颠屁颠地走了。

    倒是莫夕颜,笑开了花,这宁璇,从小就暗恋司远,那司远,明明也喜欢宁璇,却偏偏在感情上是个榆木疙瘩,不懂表达,看来得找个时间,跟娘说一声,让娘做主把宁璇许配给司远才行。

    没过多久,司远和司启便过来了,“宫主,有何吩咐?”

    “司远,你且说说,那队经商的人马,有何奇怪之处?”莫夕颜问。

    “宫主,司远已经查实了那队人马的确来自白羽国,那队人马虽是经商的,但却个个身手不凡,实力并不是一般商人能比的,而且,那队商人一直在购买药铺里一种名为知母的草药,现在已经有多家药铺的知母被买光了。”司远神情凝重,可见这队人马的确不简单。

    知母?这知母并无特别之处,大量购买知母,这倒是有古怪,不管怎样,还是小心点好,“司远,你继续盯着这队人马,静候其变,随时将新情况告诉我,司启,你去将此事告知槿王穆宇辰,让他多加注意。”

    “是!”司远和司启异口同声道,说完便各自去执行任务了。

    莫夕颜担心会出事,从而影响了穆宇辰的声誉,毕竟皇上一向重视穆宇辰,穆宇辰自然不能出任何差错。

    “宫主,为何你不亲自去告诉槿王?”宁璇知道莫夕颜喜欢槿王,很是疑惑莫夕颜让司启去告知槿王。

    “穆宇辰心不在我这,我始终是一厢情愿,见了他,只会让我更加在乎他,不见,便不会想念。好了,你先回去吧,我想去练武。”莫夕颜背过身,不让宁璇看见自己落寞的模样。

    宁璇虽是心疼自家主子,却也帮不上忙,感情这事,终究是解铃人还需系铃人,“那宁璇先告退了。”

    宁璇走后,莫夕颜便去云霏楼后面的净心湖,净心湖这名字,是莫夕颜起的,是为了告知云霏楼所有的女子,她们虽然是在青楼,但只卖艺不卖身,心像湖水一般干净,透明。

    莫夕颜看着净心湖,跃身而起,飞到湖中央,脚尖轻触湖面,开始用意念控制冰魄决,湖水便以莫夕颜为中心冰封,并向四周扩散,眨眼之间,整个净心湖便全部冰封了。

    这冰魄决,不仅能让所有的东西瞬间结冰,还能控制结冰的程度,这一切,全凭莫夕颜控制,但是,如果使用的程度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自己便也会被殃及从而冰封自己。

    莫夕颜躺在了湖面上,湖面不断冒着寒气,刺骨的寒冷不断入侵莫夕颜的身体,莫夕颜早已习惯了,每当自己想念穆宇辰的时候,就会像现在这样,睡在湖面,只有这刺骨的寒冷,才能让自己安静,不去想穆宇辰。

    躲在湖边树上的顾北琰,目睹了这一切,自己当初摸清了云霏楼的线路后,便发现了这个净心湖,今天被莫夕颜拒绝心乱了,便一直待在净心湖。

    顾北琰看着湖心那一抹红色的身影,看着莫夕颜依旧美得不食人间烟火,此刻被落寞包围的模样,看着莫夕颜睡在湖面,神情是那么地不安详,刺骨的寒冷,让躲在树上的自己,都感觉到了冷意,夕颜怎么受得了呢?

    究竟是什么?让夕颜那么伤心,顾北琰忽然心疼了,心疼夕颜的倔强,无助。

    顾北琰刚想起身,飞去莫夕颜身边,想去拥抱着她,赶走她的落寞,却又犹豫了,担心莫夕颜会推开自己,会讨厌自己,最后还是决定在树上待着,就这样陪着莫夕颜也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