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五章 突发状况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在净心湖睡了一夜的莫夕颜,一改落寞的模样,恢复了平时妩媚的模样,此刻正在烟雨楼悠闲地吃着宁雪准备的早餐,烟雨楼在云霏楼后面,是专属莫夕颜的。

    而顾北琰在莫夕颜醒来后便离开了净心湖,昨夜的一切,顾北琰不说,莫夕颜不会知道,对莫夕颜来说,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

    “宫主,司远在院子里等着了,说找你有事。”宁璇对着正在吃早餐的莫夕颜说道。

    司远怎么那么早跑过来了?难道有什么新情况?“知道了,我这就过去。”莫夕颜一刻也不敢耽误。

    司远一看到莫夕颜,便急忙说道:“宫主,昨天那队商人已经收购了琉璃国近五成的知母,按这局势发展下去,这是要将琉璃国的知母全都买断啊。”

    莫夕颜闻罢,略加思索,说:“既然如此,我当然不能让这队商人如愿以偿了,司远,你和司启去以无尘宫的名义,将剩下的知母全部收购,速度要快,我倒要看看这队商人要搞什么名堂!”

    “是,司远这就去办。”

    “宁璇,你和宁雪也去帮忙,兵分两路,尽可能将剩下的知母都收购完。”莫夕颜对着宁璇说。

    “好,宁璇这就去找宁雪。”

    此刻,偌大的院子里便只剩下莫夕颜一人,此刻的莫夕颜,心事重重。

    才两个时辰,宁璇便回来了,一见到莫夕颜就喊道:“宫主,不好了,有突发状况,司远他们和那队商人在济生堂碰头了,现在已经打起来了,对方人多,且都是高手,一开始双方谁都占不了便宜,但若是时间久了,怕是寡不敌众啊。”

    “竟有这种事? 走,宁璇,我倒要看看那队商人究竟是谁,竟然连无尘宫的人都敢打!”莫夕颜换了一身淡蓝色的衣服,顺便戴了淡蓝色的面纱,以及自己专用的鞭子,以防被人认出来是云霏楼的花魁,毕竟见过无尘宫宫主真人的人,除了无尘宫的人,实在不多,但见过云霏楼花魁的人,那可是数不胜数。

    当莫夕颜赶到济生堂的时候,双方已经打得不可开交,司远他们人少,已经略处下风了,莫夕颜那个气呀,都有人打架打到无尘宫的头上去了!

    莫夕颜跃身而起,一个鞭子便朝着攻击司远的人打去,由于没有防备,这一鞭子,结结实实地落在了对方身上,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莫夕颜又连续挥出几鞭,每一鞭都凌厉准狠。

    莫夕颜加入后,对方很快便处于劣势了,只一刻钟,便全部倒地,莫夕颜便做了个手势,示意司远他们停手。

    这时,那队商人中一个领头人挣扎地爬了起来,瞪着莫夕颜问:“你们究竟是何人,竟然敢打我们!”

    莫夕颜不屑地笑了笑,“何人?我们是无尘宫的人!我倒要问问你们,你们是何人?是谁给你们胆子的?竟然连无尘宫的人都敢打?”

    无尘宫?领头人皱了皱眉头,无尘宫可不是好惹的,还是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好,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领头人不动声色,依旧不卑不亢地对着莫夕颜说道:“我们是从白羽国过来的商人,在此收购知母,为何你们无尘宫的人非要和我们抢?我们只是一介商人,收购知母不过是为了谋生罢了,你们无尘宫何必苦苦相逼,竟连我们商人的一口饭都要抢。”

    呵呵,行啊,几句话便把无尘宫抹烟了,这话传出去了,在外人眼里,无尘宫的人不就成了欺凌弱小的人?更有甚者,怕是会以为无尘宫的人是利益熏心不顾他人死活的人。

    莫夕颜没有回答,反而是转向了司远,问:“司远,你来说说,当时的情况可是像他所说的一般?”

    司远答道:“不是,当时是属下先到济生堂收购知母的,收购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们才刚到济生堂,他们一进来,便说要将所有的知母买下,属下对他们说我们无尘宫已经收购了这里的知母,他们不听,反而得寸进尺,威胁掌柜将知母卖给他们,属下去阻拦他们,他们便对属下动手了,属下也是为了自卫逼不得已才反抗的。”

    莫夕颜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领头人说道:“你刚才都听见了吧?抢知母的人是你们,先动手的人也是你们,你怎么能说是无尘宫的错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无尘宫的人是恶霸呢,啧啧啧,你这心可真是有点烟啊,你们可是从白羽国过来的呢,你们这不是在毁白羽国的声誉吗?难道你是为了抹烟白羽国才这样做的?天哪,你竟然这么恶毒!”莫夕颜对着领头人便是噼里啪啦地一顿狂说。

    领头人开始不淡定了,没想到这女子竟然那么伶牙俐齿,“我们怎么可能毁白羽国的声誉呢?我们是白羽国的商人,我们这不是在拥护白羽国的威严嘛。”

    莫夕颜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你以为搬出白羽国来就没事了?想得倒是挺美的,“拥护白羽国威严?琉璃国和白羽国交往的原则可是互通友好、地位平等、互不干扰,琉璃国什么时候损害白羽国的威严了?你这是在污蔑琉璃国,这是在违反两国交往的原则!”

    领头人听了,便有点乱了,这污蔑琉璃国的罪名,岂是自己能担待得起的?便连连说道:“不敢,不敢,刚才是我话说重了,还请你见谅,大人不记小人过。”

    莫夕颜见目的已经达到,便说:“我们无尘宫的人也不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这事就算了,不过这知母……”

    “这知母就留着给你们无尘宫吧,算是赔个不是,方才的事,还请你们不要计较,我绝对没有要污蔑琉璃国的意思!”领头人哪还敢争知母啊,待会又给自己扣上一个污蔑琉璃国的罪名可怎么办!

    莫夕颜笑道:“既然如此,我们便不客气了,请。”莫夕颜对着门口做了一个请回去的手势。

    领头人虽然是心有不甘,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离开济生堂了,谁叫自己打不过无尘宫的人,又说不过无尘宫的人呢。

    待那队商人走后,司远便对着莫夕颜道:“多谢宫主救了属下,属下办事不力,让宫主受累了,还请宫主责罚。”

    莫夕颜摆了摆手,说:“无妨,你下次小心点便是了,说说知母收购的情况吧。”

    “我们兵分两路收购知母,济生堂已经是最后一家有卖知母的药铺了,所以我们便和宁璇她们在济生堂会合,没想到那队商人也赶来了济生堂,我们一共收购了琉璃国四成的知母,那队商人收购了六成。”司远把事情说了一遍。

    莫夕颜点了点头,说“把知母全都运到云霏楼的药库里去。”

    不错,还能收购到四成,不管怎样,自己手里起码多了一个筹码,不管发生什么状况,都能应付一二,莫夕颜越来越好奇那队商人的动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