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十四章 遇刺3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司远听完,又屁颠屁颠地跑去拿了一个小瓷罐过来,双手递给莫夕颜。

    莫夕颜接过来之后,拿着小瓷罐在烟衣人眼前晃了晃,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这瓶东西叫腐蚀散,光是听名字你应该知道是怎样的了吧?没错,这瓶东西,可以腐蚀掉你的皮,你的肉和你的骨头,这滋味啊…可是比辣椒水要痛上千倍万倍的。”

    烟衣人听完,紧紧地盯着那个小瓷罐,嚣张的气焰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莫夕颜看着烟衣人眼里深深的恐惧,笑了笑,继续说道:“如果你说出是谁指使你来刺杀我的,我倒是可以放你一马,不然的话,你就只有尝尝这腐蚀散的滋味了。”

    烟衣人犹豫了一会,瞪着莫夕颜说道:“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只怕我说出来是谁指使我的,你就会杀了我吧?”

    莫夕颜轻蔑地笑了笑,说道:“对那些想要我命的人,我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只要你说出指使你的人是谁,我立刻放你走,我莫夕颜一向说到做到。”

    烟衣人也笑了,笑得很猖狂,“哈哈哈!你不敢杀我的!杀了我,你就永远不会知道指使我的人是谁!”

    莫夕颜眼神一冷,将小瓷罐丢给司远,然后对着烟衣人冷冷的说道:“我一向不喜欢别人挑战我的忍耐底线,更不喜欢别人威胁我!司远,让他尝尝腐蚀散的味道,就从右手手掌开始吧。”说完优雅地转过身,在一旁的椅子上坐着。

    司远打开小瓷罐,刺鼻的味道挑战着司远的嗅觉神经,司远略带同情的看了一眼烟衣人,你惹谁不好惹主子干嘛?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司远同情归同情,但对于想拿自己主子的命的人,也一样是不会手下留情,司远将小瓷罐里烟色的粉末撒在烟衣人的右手手掌,顿时烟衣人的右手手掌便冒出了白烟,疼得烟衣人龇牙咧嘴的。

    而一旁的莫夕颜却好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淡定地看着烟衣人的手掌冒白烟,之后从皮开始腐烂,粉末所到的地方,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掉皮肤,然后再开始腐蚀肉。

    “啊!!啊!!”烟衣人开始忍受不住,发出了一声声哀嚎。

    “怎么样?你是说呢?还是不说呢?”莫夕颜站了起来,带着笑意看着烟衣人。

    这时烟衣人右手手掌已经腐蚀掉了一半的肉,露出了森森白骨,“我…我说…”烟衣人虚弱地说,这腐蚀散实在是太厉害了。

    莫夕颜满意地看了一眼烟衣人,示意司远用清水冲掉残留在烟衣人手掌的腐蚀散,然后对着烟衣人说了句:“早点这样不就不用遭罪受了?说吧,指使你刺杀我的,到底是何人?”

    烟衣人踹着气,虚弱地说道:“是,是白…白羽国的孤狼帮的人指使我的,具体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孤狼帮的人。”

    莫夕颜点了点头,说道:“我莫夕颜说到做到,司远,带他走远一点,放了他。”

    “是。”司远听到后,便拿着烟布蒙住烟衣人的眼睛,扛起烟衣人走了出去,这地下室,只剩莫夕颜一人。

    这孤狼帮是继幽冥殿之后的第二大组织,可是自己与孤狼帮没有任何的交集,这孤狼帮怎么突然对自己下杀手呢?这其中,肯定有古怪。

    莫夕颜实在想不明白,只好去到听雨阁的后院等待司远回来复命。

    没等多久,司远便赶回来了,随即对着夕颜说道:“宫主,我已经在野外将他放走了,只是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万一他回去找孤狼帮了怎么办?万一他以后找宫主你报仇怎么办?”

    莫夕颜回答道:“放心吧,任务失败了的杀手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就算他找我报仇,那又怎么样?杀了他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司远想了想,觉得自己是有点杞人忧天了,以自家主子的实力,就算是有一百个烟衣人,也对主子构不成威胁。

    莫夕颜看着司远走神的样子,又对着司远说道:“快到春节了,这几天你和司启就别那么忙了,好好放松一下吧,对了,有空就多去找找宁璇吧,我看她啊,都快得相思病了。”

    司远听了耳朵一红,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了,“宫主,哪…哪有这回事啊,宁璇怎么可能会得相思病呢?宫主你就不要打趣我了。”

    莫夕颜看了一眼司远窘迫的样子,心情大好,故作认真地说道:“是吗?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得趁春节帮宁璇物色个好人家,宁璇长得那么甜美,又有那么多人喜欢,相信很快就可以嫁出去了。”

    司远一听,急了,刚想反对,但看着莫夕颜一脸笑意的样子,又说不出口,只好急得满脸通红,这宁璇要是嫁了,自己可就没有机会了。

    莫夕颜转过身抿着嘴偷偷地笑了笑,又转过来假装惋惜地说道:“这么好的姑娘,我还真舍不得她嫁人呢,可偏偏喜欢宁璇的人又那么多,不舍得也要舍得了,唉。”

    这下,司远更加急了,想也没想就脱口说道:“宫主,我…宫主,能不能别让宁璇嫁那么早啊?”

    莫夕颜挑了挑眉,看着司远问道:“怎么?宁璇嫁人你好像不太乐意?”

    司远又纠结了一会,最后猛地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了一样,说道:“宫主,我喜欢宁璇,喜欢她很久了。”

    莫夕颜终于满意地笑了出来,拍了拍司远的肩膀说道:“这才对嘛,喜欢她就要大声地说出来,去告诉她,让她知道你喜欢她。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最近和司启留意一下孤狼帮的动静,查查孤狼帮都和什么人往来。”

    “是,宫主,只是…宫主你可千万别把宁璇给嫁出去了啊。”司远纠结地说道。

    扑哧,莫夕颜没能忍住直接笑了出来,“哈哈哈,笑死我了,司远,没想到你是那么害羞的人啊,有空多去找宁璇,追到了宁璇,我就让娘亲将宁璇许配给你,好了,我走了,你好好想想怎么追宁璇吧。”说完,莫夕颜便运用轻功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茫茫的烟夜里。

    司远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脑海里全是莫夕颜那句话 : 喜欢她就要大声说出来。看来自己真的要找个时间告诉宁璇自己喜欢她了,不然等宁璇嫁了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