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二十一章 百花宴2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转眼间就到了元宵节,在元宵节这天早上,天才蒙蒙亮,天边刚露出一片淡淡的鱼肚白,宁璇宁雪就跑到莫夕颜房间叫莫夕颜起床了,今天可是百花宴,不得不重视,莫夕颜是万万不可迟到的,不然被视为对皇上不尊,可是要杀头的。

    “宫主,今天是宫里举行百花宴的日子,你要早一点起来梳洗打扮,不然就来不及了。”宁璇看着将被子裹成了粽子的莫夕颜,戳了戳被子,无奈地说道。

    一秒过去了,两秒、三秒过去了,直到一分钟过去了,被子里的人儿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睡得安稳。

    宁雪沉不住气了,自家主子根本就是叫不醒的,得动手,于是宁雪伸出手开始掀被子,被子刚掀开还没到三秒钟,莫夕颜就立刻将被子扯了回来,还不忘咕哝几声。

    莫夕颜拉回来了,宁雪又掀被子,之后莫夕颜又拉了回来,就这样僵持了一刻钟之后,宁雪实在被逼得忍无可忍了,于是对着蒙在被子里的莫夕颜大声说道:“宫主,你再不起床,我就跑去告诉顾北琰,让他来叫你起床!!”

    被子里的莫夕颜一激灵,猛地睁开眼睛,什么?让顾北琰来叫我起床?那可不行!可不能让顾北琰看到我这样,多毁形象啊,就他那张三寸不烂之舌,肯定会唠叨我,还有,我得在他来之前出发,才不要和他一起去呢。于是莫夕颜赶紧爬了起来,下床穿鞋子,去洗漱,然后坐在梳妆台前。整个过程速度之快让宁璇宁雪咋舌,这主子,平时都得磨半个时辰,今天竟然那么快,看来用殿主来吓主子真有用。

    “宁璇宁雪你们在干嘛呀,快来帮我梳妆,不然待会顾北琰要来了!被他看到那还得了!”莫夕颜看着在发呆的两姐妹喊道。

    宁璇宁雪赶紧跑了过去帮莫夕颜梳妆,宁璇还不忘问道:“宫主,你干嘛怕那殿主呀?”宁璇觉得奇怪,自家宫主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会怕那殿主呢?

    莫夕颜翻了个大白眼,说道:“我才不是怕他呢,我是不想和他一起去!”一想到那顾北琰老是粘着自己老是喜欢抱着自己的样子,再一想到今天是百花宴,参加的人众多,要是那顾北琰又抽风对自己搂搂抱抱的,到时候自己就众口难辨了。

    宁璇这才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哦”了一声,殿主好像特别喜欢黏着自家主子,算了算了,不想了。宁璇开始专心帮莫夕颜梳头发。

    “今天是百花宴,着装不可轻视,既不可以平淡无奇,又不可以过于隆重,毕竟是去皇宫,到时候皇后、妃子、公主都在,若是穿着比她们隆重,会惹是非,若是穿着平淡无奇,则会被认为是不识大体,不把皇宫放在眼里,这可是大忌。”莫夕颜细心地说道。

    “明白了。”宁璇答道,将那些隆重的首饰重新放回了紫颤木盒子,示意宁雪将盒子放回去,取另一个盒子出来。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宁璇依旧认真地帮着莫夕颜梳妆,那认真的神情,仿佛是在雕刻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自家主子去参加百花宴,一定要是最美的那一个,宁璇想道。一个多时辰后,宁璇放下手中的木梳,看着铜镜里的莫夕颜,满意地说;“好了。”

    莫夕颜站了起来,惊艳了宁雪,“天哪!宫主,你好美啊,宫主,你不梳妆打扮都已经是琉璃国第一美人了,但没想到梳妆打扮了竟然如此之美,宫主,我感觉我要爱上你了。”宁雪花痴地看着莫夕颜说道。

    莫夕颜微微笑了一下,“小贫嘴,净是会逗我开心。”宁雪听后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乌烟如泉的长发垂在腰间,一络络的头发在脑后盘成髻用玉钗松松簪起,再插上一枝蝴蝶钗,一双柳眉不描而黛,皮肤白腻如脂,嘴唇一抿,艳红如玫瑰,大红色罗裙着身,红丝带在腰间轻轻的一系,那袅娜的身段便一览无余。好一个惊艳的女子。

    莫夕颜对着铜镜里的自己,眉间却有一丝淡淡地惆怅,自古红颜多薄命,自己也逃不过,体内的噬心毒不知何时能解,现已是新年,十八岁了,只剩下两年时间。莫夕颜轻轻地叹了口气,又暗暗下定了决心,在噬心毒发作之前一定要报灭族之恨!

    “好了,我要出门了,你们就待在云霏楼吧,别担心我。”莫夕颜对着宁璇宁雪说。这一次百花宴,恐怕不会那么简单,但莫夕颜不想让宁璇宁雪担心。

    宁璇宁雪点了点头,送莫夕颜出了云霏楼,扶着莫夕颜走上那豪华的马车后,目送莫夕颜乘坐的马车远去。

    马车不急不缓地行驶着,过了一会,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莫夕颜的心咯噔了下,立刻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该不会遇见顾北琰了吧?

    “你是什么人?”马夫问道。

    “幽冥殿殿主,顾北琰。”清冷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顾北琰冷着一张脸,这莫夕颜,竟然不等自己就走了,要不是在街上认得莫夕颜的马车,肯定想不到她竟然会走小路去。

    听到声音的莫夕颜暗暗地叹了口气,苍天呐,大地呐,你咋不打雷劈了这顾北琰呢?

    不理会马夫惊讶的目光,顾北琰直接从自己的马车上跃身而起,跳到莫夕颜的马车,随即拨开帘子走了进去,而等顾北琰进去之后马夫才反应过来,赶紧朝着车厢喊道:“宫主,属下…”

    “不用了,你继续赶车吧。”莫夕颜打断了马夫的话,说道。

    顾北琰进到车厢里,一抬头看到莫夕颜,立刻看呆了,精心打扮过的莫夕颜,竟然美得妖艳至极,红色的罗裙像是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曼珠沙华一般,妖娆而充满了神秘,夺人心魄。

    莫夕颜看着顾北琰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不自觉地脸红了,顾北琰的眼眸里有着一种奇怪的色彩,莫夕颜看得懂,那是心脏的悸动,是遇见喜爱的人才会有的眼神。

    “你看够了没有?”莫夕颜假装淡定地冷着脸说道,被顾北琰这样看着自己,好像被猎人盯上的猎物一般,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却又不想被顾北琰看穿自己的窘迫。

    顾北琰这才清醒过来,笑着拍马屁道:“夕颜,你今天真的是美若天仙,叫我怎么看得够呢?不愧是琉璃国第一美人。”

    莫夕颜不理会顾北琰的拍马屁,心里又在暗暗吐槽,又遇到了顾北琰,怎么就那么巧呢?通往皇宫的路不止一条,自己特意挑了一条小路,结果还是遇到了顾北琰。

    顾北琰突然想了什么,赶紧问莫夕颜:“对了,夕颜,你今天怎么不等我?”

    莫夕颜没说话,拿起旁边一个橘子,剥开皮,分成一瓣瓣的,优雅地放进嘴里。自己能直接告诉他是因为不想遇到他才自己先去皇宫的么?要是告诉他了的话,肯定会没完没了的。

    见莫夕颜不说话,顾北琰又开口问了一遍,“你为什么不等我,莫非,你是在躲着我?”

    莫夕颜拿着橘子的手顿了顿,这才随便胡诌了个理由,说道:“今天起得太晚,匆匆忙忙梳好妆便出门了,忘了要等你。”

    真的是这样么?顾北琰狐疑地看着莫夕颜完美的妆容,如果是匆匆忙忙,妆容怎么会化得如此精致?服装首饰搭配的如此之好?而且,夕颜怎么可能会忘记那么重要的百花宴。

    见顾北琰一副不信任的样子看着自己,莫夕颜又淡淡地说了句:“要是殿主不信夕颜,那夕颜也没办法了。”

    顾北琰赶紧答道:“没有,我怎么会不相信夕颜呢?不管夕颜说什么,我都相信,夕颜可是我未来的殿主夫人。”顾北琰深情地看着莫夕颜。

    这顾北琰又来了,莫夕颜低着头,暗暗地吞了下口水,赶紧默默地往软榻后挪了挪,生怕顾北琰待会又抱着自己。

    “夕颜,本殿主怎么感觉你好像很怕我?”顾北琰看着往后挪了挪的莫夕颜说道,往前走了几步。

    “没…没有啊,我只是觉得累了,想靠着马车坐一会而已。”说完,莫夕颜赶紧又往座椅里面挪了挪,莫夕颜的马车很大,可以容下十几个人,座椅是长长的软榻,此刻莫夕颜正缩在马车的角落里。

    顾北琰一边眯着眼看着莫夕颜,一边朝着莫夕颜走去,问道:“是吗?本殿主怎么感觉你很害怕?累了有必要坐到软榻的角落里去吗?”

    顾北琰走到莫夕颜面前,低下头看着莫夕颜,刚想再进一步,突然闷哼了一声,赶紧自己某个地方有刺痛感,随即发现自己不能动弹了。一根银针稳稳刺在顾北琰的穴位上,可恶,这莫夕颜,竟然用银针点了自己的穴。

    一旁的莫夕颜拍了拍胸口,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还好自己早有防备,随身带了银针,要知道,用银针点穴可是自己最拿手的招数,即使是在数米远的距离,依然可以点中对方的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