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二十八章 明争暗斗2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羋佳人见莫夕颜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便得意的笑了,说道:“你还不快点给柳姐姐倒茶跪下认错!”

    “是,我这就倒茶。”莫夕颜手忙脚乱地跑去倒茶,因为太过害怕,倒茶的时候茶水还洒出来不少。

    最后莫夕颜倒好了茶,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站在柳佳人的身前,恭恭敬敬地将茶递到柳佳人面前。

    柳佳人瞥了一眼莫夕颜小心翼翼的样子,笑得更得意了,“瞧妹妹这可怜兮兮的样子,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跟我柳漫歌做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只要妹妹你跪下磕头认错,姐姐我就放你一马。”

    莫夕颜一改可怜兮兮的模样,勾唇笑道:“你想得倒是挺美的!”话音刚落,莫夕颜便将手中的茶尽数泼在了柳漫歌脸上。

    周围一片惊呼声,婢女们都赶紧跑过去,手忙脚乱地用手帕擦着柳漫歌身上的茶水。

    “姐姐,你怎样了?没事吧?”羋雪舞站了起来,赶紧跑到柳漫歌身旁问道。

    柳漫歌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说不出半句话来。

    黎雅萱也站了起来,神情却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冷静地看着乱成一团的婢女和佳人。

    羋雪舞瞪着莫夕颜,喊道:“大胆!竟敢对姐姐不敬!”

    莫夕颜轻蔑地看了眼柳漫歌,说道:“想让我莫夕颜下跪道歉?你是吃了豹子胆呢?还是拔了老虎的胡须呢?我看你呀,是活腻了!”

    柳漫歌气到脸部都扭曲了,赶紧指着莫夕颜大喊道:“来人!快来人!把她拖下去!狠狠地打!打!”

    在门外守着的几个侍卫听到了,都急忙跑了进来,将莫夕颜团团围住。

    柳漫歌阴阴沉沉地笑着,低沉着声音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哼!莫夕颜,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几个能耐!还不快上去打她!”

    侍卫们全部都冲了上去,准备将莫夕颜制服。莫夕颜勾唇一笑,一个后旋踢踢飞了背后的侍卫,随即又打出两掌将两旁的侍卫打飞了,最后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将剩下的那个侍卫踢飞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柳漫歌和羋雪舞都大吃一惊,柳漫歌还没反应过来,莫夕颜的手已经掐在柳漫歌的脖子上了,雪白的玉颈瞬间变红。

    羋雪舞吓得赶紧退了几步,却又按捺着内心的害怕,用颤抖着手指着莫夕颜,喊道:“你,你你还不快点放开姐姐,你可知道姐姐是这殿后最得宠的人!殿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莫夕颜冷哼了一声,“不会放过我?是吗?我可不怕。”说完便加重了点力气,柳漫歌顿时呼吸困难,双手死死地抠着莫夕颜的手。

    羋雪舞惊恐地看着莫夕颜,随即对着一旁吓傻了的青荷喊道:“快!你快去叫殿主过来!快!快去!”

    青荷慌乱地点了点头,赶紧逃亡般跑了出去。莫夕颜见青荷这般,不禁觉得搞笑,先前那般不屑的姿态哪里去了?现在知道害怕了?莫夕颜松开手,一把将柳漫歌摔在了地上,右手抓着柳漫歌的左手,用力一扭,“嗒”的一声,柳漫歌的左手便脱臼了。

    “啊!!好痛!!”柳漫歌杀猪般的叫声如雷贯耳般,脸色苍白如纸,在幽冥殿被视为珍宝的柳漫歌何曾受过如此重的伤。

    莫夕颜漫不经心地整理了下衣裳,慢条斯理地说道:“这就是对我不敬的惩罚,再有下次,可就不只是脱臼了。”

    据昨晚收到司远传来的情报,这柳漫歌和羋雪舞,做的坏事也够多的,先前那十三位佳人的下场,可真不是一般的惨,死的死,残的残,卖的卖,对这样狠毒的人,莫夕颜是从来不会心软的。

    柳漫歌苍白的脸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无力反驳,一旁的羋雪舞赶紧过来扶起了柳漫歌,扶着柳漫歌坐下后,偷偷瞥了一眼莫夕颜,而后轻声安慰道:“姐姐别怕,待会等殿主来了,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莫夕颜还是听到了,却也不理会,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对着仍然楞在一旁的白莲说道:“我饿了,也渴了,去拿点心和茶过来!”

    “是,奴婢,奴婢这就去拿!”白莲赶紧应道,生怕莫夕颜会对自己动手。

    莫夕颜看了一眼坐在一旁一直都没有半点动静的黎雅萱,这黎雅萱,倒不像是个闹事的人,可是,倘若不是来闹事的,那这黎雅萱为何今天要跟着来西院?

    不一会儿,白莲就捧着点心和茶上来了,莫夕颜拿起一块点心,慢慢地品尝着,不得不说,这幽冥殿的点心还挺不错,软软的,甜而不腻。这顾北琰,怎么还不来呀?我都快把西院给掀了。莫夕颜想道。

    “白莲,去给黎佳人倒杯茶,客人来了那么久,连杯茶都不倒,这也太不懂礼数了。”莫夕颜责备了几句,又笑着对黎雅萱说,“黎佳人,还请别见怪。”

    黎雅萱轻柔一笑,柔声答道:“无妨。”说完便接过茶,轻轻地抿了一口,又笑着答道:“这茶很不错,清香中带着细微的甘甜,妹妹有心了。”

    莫夕颜也回之一笑,说:“黎佳人喜欢便好。”

    莫夕颜垂下眼眸,看着手中杯子里的茶,越发好奇黎雅萱来西院的目的,黎雅萱从进西院开始,就一直和柳漫歌羋雪舞没有半点互动,刚才的动静那么大,黎雅萱却连表情都不曾变化,由此可知,黎雅萱平常应是独来独往,不与柳漫歌她们为伍的,而且,这黎雅萱,对自己,并没有半点敌意。

    莫夕颜抬头望了一眼柳漫歌和羋雪舞,发现这两人正在盯着黎雅萱,眼中的厌恶之情,一览无余。看来这黎雅萱,是柳漫歌和羋雪舞的眼中钉肉中刺呀。

    莫夕颜笑了笑,喝了一口茶,看来这幽冥殿并不太平。

    又过了一会,才见青荷赶了回来,却不见顾北琰的踪影。

    “殿主呢?殿主他怎么没来?”柳漫歌着急地问道。

    “柳佳人,殿主说,说…”青荷看着柳漫歌,一脸难为情的样子。

    “殿主说什么呀?你快点说啊。”羋雪舞催促道。

    “殿主说他没空,让柳佳人您自己处理,还,还说殿后的事让您别去烦他…”青荷又看了一眼柳漫歌,小心翼翼地说。

    “什么?!”羋雪舞站着的身体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殿主竟然不管?莫夕颜将姐姐伤成这样,殿主竟然不管,不,不可能,殿主,殿主怎么可能不管。

    “不,不会的,殿主他不会不管我的!我要去找殿主!我要去找殿主!”柳漫歌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站了起来就急忙走了出去。

    羋雪舞也赶紧跟着走了出去,青荷和白莲见状,也想跟着走出去,却被莫夕颜一个箭步拦住了。

    “别忘了,你们现在可是服侍我的奴婢,你们该不会连自家主子是谁都不清楚吧?”莫夕颜笑着问,这两个奴婢,看来不给点颜色她们瞧瞧,还真是不学乖呢。

    青荷和白莲低着头,不敢说话,生怕自己会落得和柳漫歌一样的下场。

    黎雅萱站了起来,笑着对莫夕颜说:“我就不打扰妹妹了,有空再叙。”说完便走了。戏看完了,人也就不必留下来了。

    黎雅萱一走,莫夕颜便开始训斥青荷和白莲:“你们听好了,既然殿主让你们过来服侍我,那么,我莫夕颜,便是你们的主子,我非常讨厌那些不听主子的话、背叛主子的人,如果你们胆敢背叛我,我便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的话,你们可明白?”

    “是,奴婢知道了,我们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地服侍主子。”青荷和白莲说道。

    莫夕颜背着手,一边慢慢围绕着青荷和白莲踱着步,一边说道:“今日之事,你们可是令我大失所望啊!要怎么惩罚你们好呢?这样好了,你们两个,给我去院子里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起来!”

    “是。”青荷和白莲虽然心有不满,却也只敢怒不敢言。只好不甘地走到院子里,跪了下来。

    莫夕颜并不担心青荷和白莲会偷懒站起来,因为刚才的事,自己已经给了青荷和白莲一个下马威。

    莫夕颜又喝了半杯茶,这才站了起来,往顾北琰居住的东院走去,不出所料的话,柳漫歌和羋雪舞已经到了东院,并且在告自己的状呢,这正是莫夕颜所希望看到的,怎么能错过这一场好戏呢?

    莫夕颜刚走到院子里,就已经听到了前厅里柳漫歌和羋雪舞的哭诉声。

    “殿主,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你看我这手,被莫夕颜伤成这样了,好痛,漫歌好痛。”柳漫歌一把鼻涕一把泪,那样子,好不凄惨。

    “是啊,殿主,那莫夕颜可没教养了,一进门招呼都不打,还用茶水泼姐姐,还打了姐姐。”羋雪舞火上浇油,不分烟白的。

    莫夕颜听完,心里更加鄙视柳漫歌和羋雪舞了,虽然泼茶和打人是事实,可那也是因为她们对自己不敬、恶语相向在先,这会竟然恶人先告状,不过这样也好,闹得越大越好,这样对自己就越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