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二十九章 明争暗斗3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莫夕颜走了进去,直接走到顾北琰旁边,淡定地看着顾北琰,说道:“没错,就是我将柳佳人的手给扭脱臼了,茶也是我泼的。”

    莫夕颜说完,又转过身去看着两位梨花带雨的美人,继续说道:“两位佳人可是从一进来就侮辱我,说我没教养,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还要我跪下倒茶给你们赔不是,我莫夕颜,岂是你们可以随便侮辱的人?”

    顾北琰看着莫夕颜,嘴角扬起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我就知道,夕颜怎么可能是会吃亏的人,想必夕颜来了之后,这幽冥殿的后殿,可以安静下来了。不过,这柳漫歌和羋雪舞是越发放肆了,竟敢让夕颜跪下倒茶?!想到这,顾北琰的脸便沉了下来。

    “那是因为你不敬在先!”羋雪舞反驳道。

    “好了!柳漫歌,羋雪舞,你们若是再对夕颜不敬,我就不客气了。你们都给我出去,本殿主不想看到你们!夕颜留下。”顾北琰面无表情地说道。

    “哼!”羋雪舞狠狠地跺了跺脚,恨恨地看了眼莫夕颜,“姐姐!我们走!”

    待柳漫歌和羋雪舞走后,顾北琰便一改面无表情地模样,笑着对莫夕颜说:“小颜儿住得可还习惯?”

    莫夕颜白了一眼顾北琰,没看到柳漫歌和羋雪舞刚才告状么?“你说呢?”莫夕颜丢给顾北琰一个嫌弃的眼神。

    顾北琰自知理亏,便引开话题,“对了,来之前我说过会将巫柏灵交给你,人在密室关着,你现在要不要去看看?”

    “好,我这就去会会她。”莫夕颜答道。

    顾北琰带着莫夕颜来到东院后的一个池塘前,这里只有顾北琰和夜离可以来,其他人若是闯进来,一律杀无赦。

    顾北琰绕过池塘,走到一座普普通通的假山前,蹲了下来,将假山底下的一块大石头推开,按了下石头底下的开关,之后又将石头放回原位。

    这时,假山便从中间向两旁移开了半米,只是,为啥是一面光滑的墙壁?入口呢?

    顾北琰伸出手,朝着墙壁左上角的地方按了一下,那里便凹了下去,出现了一个圆月形带着龙纹的凹槽,顾北琰取下随身佩戴的圆月形龙纹玉佩,将玉佩放进凹槽里,用力一按,之后便取下玉佩,这时,这面墙壁便像扇石门一样往两边开了,出现了一条通往池塘底下的路。

    “顾北琰,别人的密室都是在卧室墙后或者卧室地下室,你的却是在池塘底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把密室设置在池塘底下的,不过,你这密室倒是挺隐秘的。”莫夕颜笑眯眯地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小崇拜,别说自己,没几个人能想到密室会在池塘底下的。

    顾北琰也笑了,“别忘了,我可是幽冥殿殿主。”

    顾北琰牵起莫夕颜的手,莫夕颜一怔,刚想挣脱,反而被牵得更紧,挣不开,便索性让顾北琰牵着了。

    进去之后,是一间地下室,地下室中间有一个人,一个被铁链吊起双手的人,那个人是巫柏灵,巫柏灵的双脚也被铁链捆绑着。

    看清楚来人后,巫柏灵嘲讽地说:“果然是你啊,冰族的余孽,呵呵。”

    莫夕颜倒也不气,答道:“余孽?很快你们巫族就会连余孽都不剩了!”

    “你休想!我哥哥会来救我的!你别得意得太久了!你会不得好死的!”巫柏灵发狂地吼着,被关了几天,巫柏灵越发暴躁了。

    “是么?那你就等着看吧。”丢下这一句轻飘飘的话,莫夕颜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颜儿,你就不打算问她些什么吗?”顾北琰好奇地问,巫柏灵已经抓到了,小颜儿怎么不问巫柏灵关于巫族的下落?

    “问了也问不出,巫柏灵不是那种严刑拷打就能逼问出结果的人,从她口中是得不出巫族的下落的。”莫夕颜答道。

    顾北琰沉思了会,觉得有道理,便说道:“既然如此,便只好放虎归山了,这样就能引巫族的人现身了,只是,这样一来,你的安全便会受到威胁。”

    “我也有这个打算,放了巫柏灵,巫柏灵已经知道了我的下落,便不会轻易放过我,这样一来,巫族的人便会现身了,我倒不担心我的安危,我还担心巫族的人不来找我呢。”莫夕颜答道,这灭族之仇,再不报的话,恐怕就报不了了。

    只剩下两年的时间了,而我至今都没有找到血莲,找不到血莲,我体内的噬心毒便无解,这灭族之仇,必须得尽快报,趁自己还活着。莫夕颜心想。

    “既然这样,我明天便让夜离将巫柏灵放了。”顾北琰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夕颜,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要记得,不管在什么时候,你都还有我。”

    听到这句话的莫夕颜停下了脚步,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莫夕颜知道,顾北琰是真的爱上了自己,只是这份爱,莫夕颜无法回应,且不说自己爱的是槿王穆宇辰,再者自己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

    莫夕颜幽幽地叹了口气,背对着顾北琰,没有回头,狠下心说道:“顾北琰,你知道的,我爱的人是穆宇辰,不是你,你就断了这念想吧。”

    “不!即使你爱的人是穆宇辰,我也不会放弃,总有一天,你会爱上我的,就算不能让你爱上我,至少能让你记得我。”顾北琰坚决地说。莫夕颜,我已经爱上你了,怎么可能放弃得了?

    莫夕颜没有回头,而是运用轻功走了,显然是不想让顾北琰追上来。

    回到房里的莫夕颜,稍微冷静了之后,还是决定振作起来,不去想那些扰乱人心的事。莫夕颜看了看时辰,觉得青荷和白莲跪得也差不多了,便吩咐下去让青荷和白莲不用跪了。

    之后莫夕颜又开始忙活了,早就为三位佳丽准备好的礼物,现在也该送出去了,莫夕颜将那三份礼物拿了出来,再往没份礼物都塞进一条自己早已写好的字条。

    到了夜晚,莫夕颜便接着夜色的掩护,偷偷地将礼物放进了每一位佳人的房里,接下来,自己只要等着第二天去顾北琰那里看戏就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莫夕颜便去到了顾北琰那里。顾北琰看着心情格外好的莫夕颜,心里隐约有些不详的预感,这小颜儿今天好像不太对劲呀。

    “小颜儿,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啊?”顾北琰问。

    “唉,没办法啦,西院的早膳太难吃了,只好过来这儿蹭吃蹭喝了。”莫夕颜嬉皮笑脸地说道。

    “是么?”顾北琰满脑子疑问,早膳不好吃怎么还笑得那么开心,平时也没见你会笑得那么开心啊。

    吃早膳吃到一半时,看着柳漫歌走了进来,就证明了顾北琰的直觉没有错,小颜儿今天果然不对劲。

    “殿主,漫歌来陪您用早膳了。”柳漫歌笑着说完,便坐了下来,还用手扶了扶插头发上的金步摇,自动忽略了坐在一旁的莫夕颜。

    柳漫歌刚坐下没多久,羋雪舞就来了,“殿主,雪舞来陪您用早膳了,那么巧,柳姐姐也在这里呀?”羋雪舞也是一副眉飞色舞的模样,没等顾北琰吱声便自行坐了下来。

    待羋雪舞坐下来后,柳漫歌才发现羋雪舞插在头发上的金步摇和自己头发上的金步摇是一模一样的。

    “咦?妹妹,你头上的金步摇…去哪里买的?怎么和我的一样?”柳漫歌疑惑地问。

    “真的是呢,姐姐,你的金步摇怎么和殿主送给我的金步摇是一样的?”羋雪舞也一头雾水地问道。

    “什么?殿主送给你的?不可能呀,我的金步摇才是殿主送的,而且殿主还说了只送给我一个人,你看,我这手镯都是殿主送的呢,而且殿主还让我今天早上陪他用早膳呢!”柳漫歌赶紧说道。

    柳漫歌今天一大早起来,便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包裹,包裹里是金步摇,还有些首饰,包裹里有张纸条,写着:仅送吾妻,希望你可以戴着这些首饰来陪我用早膳,希望看到你美丽的脸庞,爱你,琰。

    “不对呀,我也有这个手镯,你看。”羋雪舞说着便挽起衣袖,露出手镯给柳漫歌看,“殿主说了,这些东西只送给我一个人的!”

    待柳漫歌细细问过之后,才明白,原来羋雪舞收到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首饰还有纸条。

    坐在一旁的顾北琰一言不发,脸已经烟得不能再烟了,果然,小颜儿一大早就跑过来,说什么要吃早膳,准没好事,那些礼物字条,十有八九是小颜儿搞的鬼。

    看着顾北琰烟得跟锅底一样的脸,以及那双喷火的眼睛,莫夕颜只好干笑了几声,掩饰自己被看穿了的尴尬,随即转过头,不再去看快要崩溃了的顾北琰。

    “殿主,这是怎么回事呀?你不是说只送给漫歌么?你不是说只爱漫歌么?”柳漫歌拉着顾北琰的衣袖,用嗲声嗲气又带着浓浓的醋意的声音问道。

    羋雪舞也不甘示弱,赶紧走上前,挽着顾北琰的另一只手,撒娇道:“才不是这样的呢,殿主最爱雪舞了,对不对嘛?”

    顾北琰的脸又烟了几分,气到脸部的肌肉都在微微颤动,莫夕颜见状,赶紧溜了出去,再不溜小命可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