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三十一章 不为人知的秘密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莫夕颜坐了下来,津津有味地吃起了早餐,该吃的还是要吃的,反正他也不会下毒,要是想置自己于死地的话,昨晚早就下手了。说起来也自己警戒心太低了,一心情不好就会放松警戒,这才让无面得了手。

    莫夕颜手一顿,突然想起一件事来,等等,无面封锁了自己的内力,但冰魄决是用意念控制的,而不是用内力,说不定自己的冰魄决还能用呢。

    于是莫夕颜赶紧用意念让筷子结冰,筷子立刻想一瞬间结冰了,莫夕颜大为惊喜,还好,冰魄决还能用,这样一来,自己的安全便有了保障。不过,我得留下来看看,这无面究竟要做什么!

    莫夕颜已经失踪了一天了,顾北琰一夜未睡,不断地去无面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寻找无面的下落,浓浓的烟眼圈和无神的瞳孔让顾北琰看起来甚是憔悴。夜离带着影灵出去寻找夕颜也是一夜未归,没有任何消息。

    顾北琰只好无精打采地回到东院,却发现自己的书桌上竟然放着一封信,顾北琰赶紧走上去拿起信就拆了,信上写着 : 你要找的人在我手里,如果你想救她,就明天午时独自来虎峰找我,我们之间的恩怨是该有个了解了。切记,你只能独自前来,如果你敢带任何一个人来,我就立刻杀了她。无面留。

    “可恶!无面,你要是敢伤夕颜,我一定会杀了你!”顾北琰沉声道。

    顾北琰立刻通知夜离,让夜离火速赶回来,随即将信给夜离看。

    “殿主,这无面,分明是想跟您做个了断,恐怕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属下愿随殿主一同前去。”夜离说道,主子和无面之间的恩怨,自己是知道的。

    顾北琰却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去就好,待我去到后的半个时辰,你就在离虎峰三百米外的地方等着,一定要隐藏起来,以你的内力,要做到不让无面发现很简单,但你切记,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现,别插手我和无面的事,这是我跟他的私人恩怨,即使是不得已,你也不可插手,等我和无面交手的时候,你就把夕颜救出来,保护好夕颜,你明白吗?”

    无面的事,一直都是主子心里的一个结,解铃人还需系铃人,只是主子的安危…“是,夜离明白。”夜离应道。

    夕颜,你等着我,我明天便去救你。

    第二天一大早,顾北琰和夜离便按昨天计划好的那样,赶到了虎峰。

    顾北琰顺着无面留下的记号,很轻易便找到了那座精致的房子。

    而无面早已经等着了,顾北琰刚走近,无面便开口说话了:“久违了,顾北琰。”无面转过身,摘下了面具,面具下的右脸,是巴掌的一块疤痕,坑坑洼洼的,看起来很可怕。

    在无面的身后,有一张椅子,椅子上绑着晕倒了的莫夕颜,莫夕颜嘴里被塞了一块布。奇怪的是,除此之外,并没有布置任何机关,莫夕颜是安全的。

    “夕颜!”顾北琰一看到被绑在椅子上的莫夕颜,便赶紧飞上去。不料却被无面一掌打了回来。

    “你对夕颜做了什么!快把夕颜放了!”顾北琰看到晕倒了的莫夕颜,失去了理智。

    “我给她吃了我特制的毒药,如果你敢靠近她,我就把这唯一的解药给毁了!”无面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晃了晃,随即又放回了怀里。

    “可恶!那是我跟你之间的私人恩怨,与夕颜无关!”顾北琰说。

    无面觉得这话是这世上最好笑的话了,“哈哈!哈哈哈!顾北琰,知道我为什么劫持她吗?因为你很在乎她,怎么?那么快就变心了,那么快就忘了素秋吗?”无面讽刺地说。

    “我没忘!我怎么可能会忘,是你害死了素秋,这个仇,我非报不可!”顾北琰想起三年前无忧城的事,眼里充满了愤怒的怒火。

    三年前,顾北琰的幽冥殿正处于发展时期,无面带领的沙鹰帮,与幽冥殿势均力敌。那个时候,顾北琰身旁有着一个叫素秋的女孩,素秋人如其名,总是爱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罗裙,素净得如倒映着蓝天的湖面,却又带着秋季独有的淡淡的忧愁,就是这么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让顾北琰爱得无法自拔,素秋在幽冥殿最落魄的时候陪着顾北琰,不离不弃,即使是充满了危险,也不曾离开。

    可是红颜祸水,无面偶然遇见素秋之后,便深深地爱上了素秋,便开始接近素秋,势要将素秋从顾北琰身边夺走,于是无面一再向素秋表白自己的爱,可是无面却遭到了素秋的拒绝,被拒绝的次数多了之后,无面对素秋的爱便开始变得扭曲,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

    无面的野心一再膨胀,趁着幽冥殿正处于发展时期,动荡不安,便趁乱将素秋劫走了,并且将素秋囚禁了起来,强行占有了素秋,待顾北琰赶到的时候,素秋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那天的情景,顾北琰永远不会忘记。

    那天顾北琰赶到沙鹰帮,却还是来晚了,只是来晚了一天,素秋便已经被无面占有了,素秋身上全是无面蹂躏时留下的痕迹,青的青,紫的紫,素秋自己觉得没脸再面对顾北琰,便当场夺走顾北琰的佩刀自尽了,鲜血顺着素秋的嘴角流了下来,与苍白的脸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伤口不断涌出的血,染红了一身素裳。

    顾北琰仍然还记得素秋临终时说的话:“琰,对不起,素秋,素秋已经脏了,不再纯洁了,无颜再陪着你了,素秋好爱你,对不起,素秋要走了。”

    愤怒的顾北琰,强行冲破了师父在自己体内结下的封印,顾北琰体内有一股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虽然强大,但顾北琰还控制不了那股力量,顾北琰的师父便结下封印将那股力量封印起来了。

    冲破封印后的顾北琰,内力在短期内大大提升,一人便将沙鹰帮五百多人全杀了,只是不幸让无面逃走了。之后,顾北琰也因为强行冲破封印而身受重伤,差点身亡,最后被师父救了回来,师父却因为耗尽精力而死了。

    素秋的死,师父的死,是顾北琰心里无法言喻的痛,今天无面却将顾北琰的伤疤硬生生地揭开了。

    “呵呵,倘若不是你,素秋也不会死,素秋是属于我的!倘若不是你,我又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沙鹰帮又怎么会全军覆没!我的脸又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切都是你害的!”无面吼道,眼里也全是恨意。

    “素秋爱的是我,从始至终都是!你对素秋的爱,是畸形的,你只是想占有素秋,并不是真的爱她!你害死了素秋,我灭了你的沙鹰帮也不为过!”顾北琰说道。

    “那今天,便来做一个了结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无面便抽出随身佩戴的剑。

    不等顾北琰有所动作,便握着剑冲了上去,直指顾北琰的心脏,顾北琰一个侧身躲开了,随即便开始反击。

    顾北琰招招狠厉,带着恨,毫不留情,无面也是一样,用尽全力,不死不休。而夜离,也趁这个时候,悄悄地接近了,准备带走莫夕颜。

    “没想到三年不见,你的武功竟然变强了那么多!”无面吃力地应付着顾北琰的进攻。

    顾北琰不理会无面,进攻得更狠,更迅速。

    就在夜离即将解开绑着莫夕颜的绳子的时候,却被无面发现了,“不许动!”

    无面这一分心,剑被顾北琰的内力震碎了,而无面也中了顾北琰一掌,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无面挣扎地爬了起来,吐了一口鲜血,面目狰狞地说:“你要是敢让他带你的夕颜走,我就把解药毁了!”

    顾北琰赶紧示意夜离放下夕颜,问道:“你究竟想怎样?”

    “很简单,我要你体会我的痛苦,我要你把自己的武功给废了!”无面说道。

    “不!殿主!不可以!”夜离一听,赶紧大喊道,废了武功,那可就是个普通人了!

    就在这时,被夜离的声音吵到的莫夕颜,眉头皱了一下,却没有人发现。

    “哼,怎么?你不是很爱她吗?难道她的命,竟然还比不上你的武功重要?”无面嘲讽地说,嘴上说着很爱,这会儿却犹豫了。

    莫夕颜的手指动了动,眼睛却睁不开,头好晕,什么人在说话,好吵,怎么好像听到顾北琰的声音了?

    “你先把解药给我。”顾北琰眉头紧皱,倒不是舍不得自己的武功,而是怕自己废了武功之后,无面会将解药毁了。

    “那可不行,万一我把解药给你了,你却杀了我怎么办?你觉得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顾北琰,我数三下,你要是再不废了你的武功,我就把解药给毁了,死也要拉着你最爱的人死!”无面狠狠地说道。

    一旁的夜离心都揪起来了,注意力全在顾北琰和无面的身上,没有发现旁边的莫夕颜紧皱着的眉头。

    什么?顾北琰要废了自己的武功,不,不行,我不能连累了顾北琰,头好晕,我要醒来,快点醒来!

    “三!”无面已经开始点数了。

    顾北琰握紧了拳头,可恶!我到底要怎么办才能护莫夕颜周全!一旁的夜离也握紧了拳头,却也只能干着急,帮不上忙。

    “二!”无面得意地喊道,很快就可以报仇了,只要顾北琰废了武功,就别想活着出去!

    不,顾北琰,你可别废武功啊!莫夕颜心里着急,偏偏头晕晕沉沉的,醒不过来。

    “一!”无面面无表情地喊出最后一个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