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三十三章 一切为了她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殿主,人带来了。”侍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知道了。”顾北琰应了一声,收起脸上的情绪走了出去。

    被侍卫强行带过来的柳漫歌和羋雪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在对侍卫感到不满。

    “你们干什么呀,快放开我,弄疼了我,有你们受的!”羋雪舞厌恶地说,还拼命挣扎,想挣脱架着自己双手的侍卫。

    “殿主,漫歌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漫歌,呜呜呜,漫歌的手还没好呢,他们弄疼漫歌了,殿主,你快让他们放开漫歌!”柳漫歌可不会像羋雪舞一样粗鲁自毁形象,便哭得梨花带雨地想激发顾北琰的怜悯。

    顾北琰冷笑一声,敢打夕颜的主意?简直是不知死活!“做错了什么?哼,你们做了什么好事难道自己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吗?”顾北琰不屑地问。

    难道殿主知道我们的事了?不,不会的,以往都没发现,这次肯定也没发现,不管怎样,绝不能承认,柳漫歌这么一想,更加卖力地哭了起来,抽噎地说:“殿主,您…您可就,可就冤枉漫歌了呀,漫歌自从受伤以来,便一直在养伤,不曾出门半步,漫歌,漫歌实在不知道做错了什么。”

    羋雪舞见状,便赶紧附和,生怕顾北琰会怀疑自己,“对啊,殿主,雪舞最近也一直都细心照顾着姐姐,平日里都是姐姐唱歌,雪舞练舞,实在没有做别的事情呀!”

    顾北琰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柳漫歌和羋雪舞,眼神不带任何温度。

    柳漫歌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要是表现出半点异样的话,肯定会引起顾北琰的疑心,所以柳漫歌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掉眼泪。

    羋雪舞生性浮躁,就没有柳漫歌那么淡定了,开始紧张地拉扯着衣袖,不敢看着顾北琰,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见二人并不打算承认,顾北琰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倒是挺厉害的,竟然聘用无面来劫走夕颜,企图毁了夕颜,以前那十三佳人,我之所以不闻不问,是因为她们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外人罢了,你们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羋雪舞一听,急了,赶紧解释道:“殿主,不是这样的,雪舞没有!殿主你要相信雪舞!雪舞之前对待那些佳人就像亲姐妹一般,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呢,殿主,雪舞对您,绝对是真心的啊!”

    “不知死活的东西,到最后都还在狡辩,来人,将她拖出去,重大二十大板,扔到贫民窟里面去,不得再踏进幽冥殿半步!否则,死!”顾北琰沉声说道。

    于是那些侍卫便架起羋雪舞,羋雪舞这下真的是怕了,慌了,身子无力的瘫了下来,撕心裂肺地喊道:“殿主!我错了!我错了!殿主放过雪舞吧!雪舞知道错了,都是柳佳人指使的!都是她,是她聘的无面!雪舞是冤枉的!”

    然而,顾北琰却没有理会,任凭着侍卫将羋雪舞拖了下去,这下,羋雪舞的下场是什么,可想而知。柳漫歌见事情已经暴露了,也知道顾北琰绝对不会怜香惜玉,于是便暗暗地想办法为自己开脱罪名。

    柳漫歌依旧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泪眼朦胧地看着顾北琰说道:“殿主,漫歌是有苦衷的,殿主可千万不要听信羋雪舞一派胡言啊,其实,其实漫歌这么做,是因为黎佳人,是黎佳人要我去聘无面对付夕颜妹妹的,黎佳人她找人威胁我,说要是我不按照黎佳人的意思去做的话,黎佳人就,就要杀了漫歌啊!漫歌没有办法,只好,只好对不起夕颜妹妹了。”

    顾北琰的眼眸顿时暗了下来,这柳漫歌,竟然还在狡辩,企图蒙骗自己,黎雅萱是影灵的一员,而且是自己以黎佳人的身份安排在殿后,监视殿后的一切动静以及收集外面的情报的,在事发当天,黎雅萱可是跟随着夜离去执行任务了的!再说了,自己的属下是什么人难道还不了解吗?

    顾北琰揉了揉眉头,让自己稍微平静了之后,对身边的侍卫说:“叫黎佳人过来,记住,是叫,不得无礼!”

    柳漫歌一开始听到顾北琰要叫黎雅萱过来,刚想要开心,结果听到后半句话,顿时开心不起来了,殿主既然吩咐侍卫不得无礼,那就是说殿主并不相信自己的话。

    柳漫歌刚想说点什么为自己辩解,却被顾北琰抢先开口了:“柳漫歌,没想到你人长得不错,脑袋却是简单得很,既然这样,留着你这个脑袋又有什么用呢?不如,砍了喂狗如何?”

    看着顾北琰似笑非笑的表情,便知道无面的事情十有八九殿主已经知道了,于是柳漫歌赶紧跪下求饶道:“殿主,漫歌知道错了,漫歌承认无面是漫歌和羋雪舞一起聘用的,还请殿主饶了漫歌这一次,漫歌不敢了。”

    “不敢了?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来人,将柳漫歌拖出去!扔进妓院里,每天不接够一百个客人不得休息!”顾北琰冷声道,既然你这么想毁了夕颜的名声,那我便毁了你,要你生不如死!

    “不要!不要!莫夕颜我恨你!莫夕颜你不得好死的!哈哈哈!莫夕颜,你会不得好死的!”被侍卫架起来的柳漫歌怕了,愤怒了,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活路了,便疯狂的咒骂莫夕颜。

    顾北琰闻言,怒气就上来了,对着侍卫喊道:“等下!先把柳漫歌的舌头给我割了喂狗!之后再扔进妓院!让她接客接到死为止!”

    之后侍卫便一边捂着柳漫歌的嘴一边将柳漫歌拖了出去,柳漫歌只能恨恨地看着顾北琰,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这下,东院便平静下来了,内室看完戏的白骨走了出来,调笑道:“琰,你可真舍得,竟将幽冥殿的美人都给清了,琰,我怎么不知道你的审美观变差了那么多啊?夕颜这个未来的殿主夫人,长得还真是‘不一般’呢。”

    普天之下,除了莫夕颜,也就只有白骨敢这么直白地跟顾北琰说话了,顾北琰也不恼,丢了一个白眼给白骨,说道:“待会你就知道是谁看走眼了。”

    又过了一会儿,黎雅萱到了,“拜见殿主,殿主找雅萱可是有事?”此时的黎雅萱已不是众人面前柔柔弱弱的模样,而是一个刚柔并济的女侠模样。

    “从今日起,你便回归影灵,继续训练,对了,你去给殿主夫人洗下脸吧,我是说,把她的假脸皮撕掉,然后把她那些妆洗掉,要轻一点别弄疼了她。”顾北琰说道。

    “是!”黎雅萱虽然一头雾水,却还是听令了,难道殿主夫人那张脸是假的?

    等黎雅萱帮莫夕颜洗干净脸之后,才知道为何殿主会如此钟情莫夕颜,黎雅萱越看越入迷,这脸,别说是男人,恐怕脸女人都抵挡不了这脸的美。

    又过了一会,黎雅萱回来复命说已经帮殿主夫人洗好脸了,于是顾北琰便让黎雅萱回影灵去,之后带着白骨来到莫夕颜床前。

    床上的人儿哪还是之前那个面黄肌瘦一脸斑点还长着一难看的痣的人啊,这分明是一个瓷娃娃,如凝脂般的白嫩的皮肤,一双好看的柳叶眉下是紧闭的双眼,长而微翘的眼睫毛,小巧却挺立的鼻子,樱桃色小而丰润的双唇,宛若一位睡美人,不难想象睁开眼之后是何等的绝色!

    顾北琰痴痴地望着莫夕颜,一旁的白骨也是看呆了,想不到真人竟是如此美丽,也难怪顾北琰痴心不改,这莫夕颜和之前的殿后佳丽相比,简直是天与地的差别!

    顾北琰转头看着一旁呆呆的白骨,不满的拍了白骨一下,有点不悦地说:“她是我的殿主夫人,你别打她主意!”

    白骨闻言,轻笑了一声,说道:“你我情同手足,我当然不会打她的主意。”

    顾北琰这才恢复了原来放松的模样,也开始打趣白骨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伴了。”

    白骨却摇了摇头,说:“缘分,可遇不可求,我一心只想着研究医药,只想着治病救人,只想着解决各种疑难杂症,从没想过要找一个人相伴终生,一身轻。倒是你,天下人皆传幽冥殿殿主心狠手辣,又喜爱美色,殿后佳丽个个是美人,名声这么烂,怎么跟你的殿主夫人解释?”

    顾北琰微微皱起了眉头,夕颜以前就骂过自己殿后佳丽多,是个花花公子,这要怎么跟夕颜解释呢?自己虽然殿后佳丽多,但却未曾碰过她们。

    白骨看着顾北琰皱眉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自从素秋死后,你就不断地给自己的后殿增添佳丽,佳丽一度达到十六个之多,虽后来变为了三个,但你喜好美色的名声已经是天下皆知的了,我明白你是想借此忘掉素秋,借此掩埋心里的痛苦,其实这又何苦呢?不过,现在看来,素秋的位置已经被夕颜取代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跟你的殿主夫人解释吧,我就不奉陪了,两天后再过来夕颜的情况,顺便为你把脉,我刚才开的药记得按时服用,我先走了。”白骨说完,拍了拍顾北琰的肩膀,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