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三十六章 槿王成亲3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0-25
    莫夕颜嘴角浮起一丝微笑,看着太子说:“本宫主听说太子是一个热衷政事的人,怎么太子竟也对儿女私情感兴趣?本宫主与槿王一向是君子之交,而且,无尘宫素来与世无争,不参与朝廷政事,还希望太子可千万别想多才是。”莫夕颜一语双关地回答,恰到好处得将太子的话顶了回去。

    莫夕颜的话让众人了然了,太子一向热衷政事,而且野心也很大,一直都觑觎着皇位,太子刚才的言语,无非是想挑拨离间将矛头指向槿王罢了,而且想抹烟无尘宫,给无尘宫套上一个有心勾结槿王的罪名。

    太子也笑了,说道:“是本太子的不是,让宫主误会了,本太子就自罚一杯吧,宫主可不要怪本太子才是。”说完,太子举起一杯酒,向莫夕颜示意后便一饮而尽。看来是本太子小看这莫夕颜了,原以为莫夕颜不过是一介风尘女子,想不到竟然是个如此绝色又聪慧的女子,如果能得到莫夕颜的话,绝对对自己大有帮助!

    莫夕颜微笑着点了点头,答道:“无妨,既然如此,本宫主便也敬太子一杯。”说完也举起酒杯来一饮而尽。

    这一场无声的战争就这样结束了,只是,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于是大家便心照不宣地品茶,吃点心,顾北琰时不时地与莫夕颜小声地说话,其它人也时不时地与旁人说话,倒是没人与太子和莹公主说话,毕竟这两人是皇后嫡出,且都不是善类。大概是感到无聊乏味了,莹公主开始嘟囔道:“二皇兄(槿王穆宇辰)怎么还没回来呀?都去了好久了。”

    “迎亲哪有那么快,皇妹莫着急。”明王穆宇辉笑着答道。明王的笑让人有一种沐浴着春天的阳光的感觉,很温暖也很柔和,加上明王脸部的线条也是柔和的,让人有一种亲切感,不似顾北琰,顾北琰脸部地线条稍硬朗,轮廓分明,同时又带点冷峻的放荡不羁,让人有点不敢接近,偏偏又很吸引人。

    莹公主并不讨厌穆宇辉,但也说不上喜欢,因为这个皇兄对谁都是一样的,温暖得恰到好处。

    正无聊着,突然有个婢女冲进来了,对着大家喊道:“不好了不好了!”

    “什么事?慢点说,别急。”明王冷静地问道。

    “有…有死人!花园里的湖淹死了个人!好恐怖…好可怕!”婢女仍然惊魂未定地喊道,看得出来已经被吓坏了。众人又再次哗然了,这可是槿王的大喜日子,竟然死了人,这可是大忌!

    “什么?!竟有此事?快带本太子去看看!”太子站了起来,喝道。

    “是。”婢女应了一声,赶紧转身带路。于是大家便一起跟着去了。

    众人来到了湖边,湖边躺着一具尸体,被人用白布盖了起来,尸体旁边站着几个婢女和几个侍卫,那些婢女和侍卫刚要行礼,太子便摆了摆手,说道:“不必行礼,你们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个婢女站了出来,答道:“回太子,奴婢与他们准备去帮忙打点杂务,经过这里的时候,奴婢看见湖里浮着个东西,便走上前看,没想到…没想到竟是一具尸体,于是他们便取来竹竿和绳子,将尸体打捞了上来。”这个婢女还算镇定,虽然脸也被吓得惨白,却没有失了理智。

    太子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侍卫说道:“你,去将白布揭开,看看是谁。”

    “是!”侍卫虽然也被吓得不轻,但太子的命令不得不听,只好硬着头皮,蹑手蹑脚地走上前,用颤抖的手轻轻地将白布拿开了一点,露出尸体的头部,之后赶紧退了回去。尸体已经肿胀了,面部看起来肿得跟球一样。

    “你们可知道这是谁?”太子再次问道。

    又一个婢女站了出来,说道:“回太子,这是和奴婢同一个寝室的人,名为小翠,只是,自从前天起,小翠便一直都没有回寝室,奴婢以为她偷偷溜出去玩了,便也没多想,没想到…没想到她竟然死了。”

    前天?莫夕颜皱了下眉头,现在是春季,尸体一般不会肿胀地那么快,为何这小翠的尸体,竟然肿胀得如此厉害?看来这应该不是自杀,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想到这,莫夕颜对着那个婢女问道:“你可记清楚了?”

    婢女看了一眼莫夕颜,并不知道莫夕颜是无尘宫宫主,但看到莫夕颜与特别来宾一起,便知道不是一般人,于是恭恭敬敬地答道:“是,奴婢敢保证绝没有记错,前天早上小翠还和奴婢一起用早膳呢。”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尸体有蹊跷,首先,人死了两天却没人发现,其次,被发现的时间恰好是槿王成亲的日子,再次,现在是春天,按理说这尸体应该还没肿胀才对。”莫夕颜一一分析道。

    “没错,夕颜说得对,在夏季,被淹死的尸体一般2-3天就会肿胀起来了,而这与气温有关,春季远远没有夏季炎热,所以,尸体绝不会这么快就肿胀起来了,我看,这恐怕是有人故意为之。”顾北琰听了,也赞同莫夕颜的说法。

    众人听了,都露出了怀疑的神情,这婢女的死看来并不简单那。“这么说,是有人故意杀死她的?可是,这可是槿王府,怎敢有人胡来?”莹公主说道。

    顾北琰看了莹公主一眼,面无表情,眼里的嫌弃却不加掩饰,说好听点是天真,说难听点是愚蠢,以为在王府就是安全的了?皇宫里的人哪个是省油的灯?哪个不是培养了一堆杀手死士?

    见顾北琰嫌弃自己,而且又没有人回答自己,莹公主有点尴尬了。

    “传令下去,查,都给本太子去查,槿王府的人,统统不许走,另外,传仵作过来,仔细检查尸体!”太子对着侍卫说道。

    “是!”侍卫赶紧跑去传令了,槿王不在府里,太子便是最大的,太子的命令不得不听。

    随即,太子转过身,对众人说:“抱歉了,大家还是配合一下,回内室里等待吧。”众人听了,只好做罢,回内室里去了,只有莫夕颜、顾北琰、明王例外。

    “你们怎么不回去?”太子问道。

    “皇兄,我们都想留下来,等仵作过来检查后看看结果,皇兄不介意吧?”明王笑着问道。

    “当然不介意,此事非同小可,必须得严查才是。”太子说道。

    于是一行人就在那里干等着,过了一会,仵作终于急急忙忙地赶过来了,太子让仵作免礼,直接去检查尸体。

    仵作仔细过尸体后,又用银针在尸体各个部位都插了一遍,之后又仔细了一遍尸体,这才说:“回太子,亡者的确是溺水而亡,没有中毒现象,从肿胀程度来看,应该死了有七八天,但是,奇怪的是,尸体并未出现腐烂现象,这不像是死了七八天的尸体。”

    “好,本太子知道了,你下去吧。”太子对仵作罢了罢手,让仵作退了下去,随即,又叫侍卫来将尸体搬走了。于是,一行人就回到了内室。

    然而,众人刚坐下来不久,坏消息再一次传来。“不好了,槿王…槿王受重伤了!”冲进来的侍卫赶紧喊道。

    “什么?!槿王受重伤了?这怎么回事?快,快带我们去看看!”莫夕颜喊道。

    于是一行人又跟着侍卫来到了穆宇辰房里,穆宇辰浑身是血,虚弱的躺在床上,已经进入昏迷状态了床边是哭成了泪人的槿王妃——叶楚柔,以及穆宇辰的贴身侍卫——杨烈,不过杨烈也负伤了,只是没那么严重。

    顾北琰赶紧上前穆宇辰的情况,之后才对众人说:“槿王虽受重伤,但已稳定下来了,只要伤势不加重,便不会有生命危险。”莫夕颜听了这才稍微安了下心。

    “怎么会这样?是谁那么大胆!竟然敢伤了槿王?本太子一定不会放过他!”太子恨恨地说道。

    “杨烈,这是怎么回事?太医怎么还没有过来?”明王问道,脸上是浓浓的担忧之情,明王与槿王,从小便一起长大,虽不是亲兄弟,但也胜过亲兄弟。

    “回明王,太医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属下跟随槿王一同去迎亲,没想到回来的路上竟然遇到了两批死士,而且,那些死士的目标都是槿王,我们力量薄弱,槿王为了保护槿王妃,才受了重伤,属下无能,未能保护槿王,后来出现了一个高手,功力极高,擅用暗器,这才将死士给击退了,但侍卫婢女们已经死光了,只剩下我们三人,多亏了那个高手,不然的话,我们全部都活不了了,只是,打斗一结束,高手就不见了。”杨烈说道。

    “死士?是谁派来的?你可有看清高人的模样?”问话的人是太子。

    “回太子,那些死士从未见过,看身手体型,不太像是琉璃国的人,高手带着烟色面具,是一个女人,除此之外,属下一概不知。”杨烈仔细想了想,说道。

    这时,太医赶了过来,于是太子便赶紧让太医去检查穆宇辰的伤势了。

    顾北琰看了看一脸担心的莫夕颜,轻声说道:“别担心,槿王他会好起来的。”莫夕颜看了看顾北琰,点了点头,没说话,又将目光放到了穆宇辰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