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四十章 查案追凶3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03
    众人微微一愣,随即又继续调笑着,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而已,又有什么好怕的呢?就在美人准备发火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谁敢在云霏楼闹事?都给我散开!”宁璇看着围住美人的众人喊道。

    众人见是宁璇,便都悻悻地退到一边去了,这可是云霏楼,花魁是无尘宫宫主,谁敢在云霏楼闹事?自从槿王成亲一事之后,莫夕颜是无尘宫宫主的身份便传遍了琉璃国。

    突然,一个火红的绝色身影从楼上跳了下来,红绸带飞舞着,莫夕颜的脚尖刚着地,便轻轻一个旋转,随即舞动了起来,脚步轻盈,身姿摇曳,画着梅花妆的莫夕颜笑意盈盈,青葱般白的素手不断地挥舞着红绸带,脚步也移动得越来越快,时而旋转,时而跳跃,美目流盼,红绸带轻扬而出,随即莫夕颜凌空飞到绸带之上,玉足轻点,翩翩而落,一舞终了,红绸带也飘然落地,红绸带末端金色的‘离婳’两字格外耀眼。全场寂静,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好!”这时便暴发了雷鸣般的掌声,久久不能平息。

    然而,莫夕颜对这一切却充耳不闻,眼里只有白衣美人,莫夕颜走向白衣美人,在离白衣美人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这一舞,只为你一人而舞。”莫夕颜看着白衣美人,带着笑意认真地说道。

    白衣美人嫣然一笑,这一笑,冰山为之融化瞬间春暖花开,下一秒,白衣美人抱住了莫夕颜,将头靠在莫夕颜的肩膀上,轻声道:“夕颜,我来找你了。”

    这一句话很轻很轻,但砸在莫夕颜的心上是那么那么地沉重,莫夕颜抱紧了白衣女子,眼泪就流了下来,莫夕颜用手指揩掉眼泪,牵着白衣女子,用轻功飞了出去,一路来到镜心湖。

    “离婳,你…你终于来找我了,我等了你好久,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不要我了。”莫夕颜一边说一边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哭成了一个泪人,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离婳不肯松手。

    离婳轻轻地拍着莫夕颜的背部,说道:“傻夕颜,我怎么可能会忘了你,我们可是从小便相识了的,我没有父母,从小和师父相依为命,你是唯一一个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人,对我来说,你是除师父以外最重要的人,我忘了谁都不会忘了你。”

    “那当然,你忘了谁都不可以忘了我,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莫夕颜抹掉眼泪,好奇地问道。

    离婳笑了笑,得意地说:“我啊,每到一个地方我就会问当地的人最美的女子是谁,如果答案不是莫夕颜,那么我就去下一个地方,最后到了京城附近,我问那些人,谁是最美的女子,那些人说:‘当然是以火凤凰拿下琉璃国第一美人之称的莫夕颜’,然后我就问:‘那她居住在何处?’人们说:‘这你都不知道啊,莫夕颜可是琉璃国第一花魁,云霏楼的花魁,花魁当然是住在京城里的云霏楼啊’,所以呢,我就找到你了。”

    “这都可以呀?离婳,不管怎样,只要你来找我了就好了!”莫夕颜笑嘻嘻地说,在离婳面前,夕颜总是天真得像一个小孩。

    而离婳,在夕颜面前,就卸下了冷若冰霜的面具,但离婳,只对师父和夕颜温柔,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父母的离婳,已经认定了自己是没有父母的孩子,师父说离婳是在一个山脚下捡到的,从此,师父便是离婳唯一的亲人了,5岁那年,离婳偷偷跑出去玩,遇到了一样偷偷跑出去玩玩的夕颜,又因为两人同岁,于是两人便熟识了,总是约好下一次见面的时间,隔三差五就跑出来一起玩一起练功,夕颜练火凤凰,离婳便在一边弹古筝,在离婳15岁那年,师父说要带着离婳去深造,要学会所有的武功方可自由。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离婳做不到违抗师父,便跟着师父走了,这一别,便是五年,如今重逢,怎能不高兴?

    “夕颜,都五年不见了,你还是一点都没变,你啊,总是长不大,没心没肺的,快跟我说说分开的这五年你都过得如何?”离婳问道。

    于是莫夕颜便把三年前遇见穆宇辰,然后爱上穆宇辰的事说了出来,以及穆宇辰成亲遇刺的事也说了出来,顺便把顾北琰也扯出来了。然后又想起了救了穆宇辰的高手是离婳,便赶紧问道:“离婳,你怎么会救了穆宇辰的?”

    离婳听完莫夕颜所说的事,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原来自己的无意之举救了夕颜的心上人,便说道:“我那天刚好经过,见是迎亲队伍被袭击了,我还以为是有人棒打鸳鸯来的,我看不过眼,便上去帮忙啦。”

    莫夕颜听了也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还以为是有高手认识穆宇辰才出手相救的,不过,离婳什么时候变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女了?莫夕颜充满怀疑地看着离婳,问道:“你是不是受刺激了?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换是以前的你,你肯定会袖手旁观的。”

    这时,离婳如雪般白的脸颊竟然浮起了两片绯红色的云朵,离婳甜蜜地说道:“那是因为我心里也住了一个人,我爱上了他,但是,只有几面之缘,我连他的姓名都不知道,他是一个谪仙般的男子,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到他。”

    这一次莫夕颜差点惊掉了下巴,天哪,离婳竟然会害羞?莫夕颜呆呆地问:“所以你就见不得棒打鸳鸯这种事?才见了几面你便爱上他了,离婳,这样值得吗?”

    离婳点了点头,反问道:“有什么不值得的?我爱他那是我的事情,我不需要他知道,我只要能静静地陪着他就好了。”

    面对离婳这个答案,莫夕颜也无话可反驳了,因为自己也是这样的人,明明穆宇辰已经有了叶楚柔,却还是想默默地守护着穆宇辰,心甘情愿。

    “好啦好啦,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是支持你的,对了,你可认得袭击穆宇辰的人?”莫夕颜赶紧问回正事。

    离婳微微低着头想了想,皱着眉头说:“不认得,但我可以肯定,那些人不是琉璃国的人,而是白羽国的人。”

    既然离婳都这么说了,便足以说明那两批死士真的不是琉璃国的人,那么,如果是白羽国的人,就只能交给顾北琰去调查了,毕竟幽冥殿是白羽国最大的组织,查那两批死士的身份应该不会太难,莫夕颜想道。

    “离婳,我先带你回烟雨楼休息,我现在得去找顾北琰,让他调查死士的身份,等我忙完了我就回来陪你。”莫夕颜说。

    离婳点了点头,毕竟事关穆宇辰,莫夕颜着急也是能理解的,何况,自己这一次找到了莫夕颜便不打算再离开了,来日方长。

    莫夕颜带离婳回了自己的房间后,便去了云霏楼对面——顾北琰之前在云霏楼对面买下的房子。自从买了房子之后,顾北琰便一直住在云霏楼对面,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能早日追到莫夕颜。

    莫夕颜不知道顾北琰具体在哪个房间住,便大喊了一声:“顾北琰!”

    话音刚落,依旧是一袭烟衣的顾北琰便站在了莫夕颜身后,俯身在莫夕颜耳边问道:“小颜儿你这么着急地找我,难道是想我了?”

    莫夕颜被吓了一跳,赶紧转过身,拍着自己的胸口骂道:“顾北琰!你是不是活腻了!竟然敢用瞬间移动来吓我!”这顾北琰,瞬间移动竟然如此熟练,我都没发觉。

    顾北琰对自己的恶作剧很是满意,心情大好地问道:“怎么了?小颜儿竟然胆子那么小,说吧,那么着急地找我,所为何事?”

    “是这样的,那两批死士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是白羽国的人了,所以,你能不能…能不能让幽冥殿去调查一下?那两批死士的右手全都纹着一个古代太阳形状的图案,大概是铜钱般大小。”莫夕颜说道,对于自己老是麻烦顾北琰,莫夕颜感到不好意思了。

    原来还是为了穆宇辰啊,顾北琰想道,但是却又立刻说道:“放心吧,这事交给我就好,这对幽冥殿来说,不算是难事,两天之内一定会给你答复。”

    莫夕颜听了,却有点开心不起来,顾北琰知道自己爱的是穆宇辰,而自己却又一次因为穆宇辰寻求顾北琰的帮助了,感觉这样,对顾北琰来说,是一种残忍,莫夕颜突然有点于心不忍了,其实顾北琰真的很好,如果自己的体内没有噬心毒的话,一定会考虑接受顾北琰。

    顾北琰见莫夕颜低着头不说话,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便赶紧说道:“夕颜,你若是觉得慢的话,我可以让幽冥殿加快速度调查的!”

    莫夕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啦,你愿意帮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好啦,我就先回去了,因为烟雨楼还有一位特殊的客人在等我。”莫夕颜说完,跟顾北琰告别后便回去了,莫夕颜也害怕,怕自己真的会动心爱上顾北琰,所以才想要逃离,躲避,怕再多停留一会便会有心动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