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五十章 突如其来的吻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0
    天才蒙蒙亮,莫夕颜已经起来洗漱完毕,点好蜡烛,将书拿出来继续看了,难得的用功。

    待到天已经完全亮了的时候,宁雪端着早膳进来了,准备叫莫夕颜起床,没想到一推开门便看到莫夕颜捧着书在认真地看,桌子上的蜡烛还在燃烧着。

    “主子,你天还没亮就起来了呀?看书看得那么入迷,蜡烛都忘了熄了。”宁雪说道。

    莫夕颜心满意足地放下书,边吃早膳边笑着说道:“宁雪,我好像爱上草药了,从没想到书里的东西竟然可以如此有趣,我还以为书里全都是些古人云之类的呢。”

    “当然啦,就是主子你从来都不愿意看书才不知道得呢,小时候,你将字学完了之后,老宫主让你看书,你就偷偷地睡觉,要不然就偷偷地溜出无尘宫去,时间久了,老宫主便也不叫你看书了。”宁雪笑着说道。

    莫夕颜想到自己小时候调皮的模样,不禁笑了出来,谁又能想到从前那么不爱看书的自己,竟然会有爱上看书的这一天呢。

    正聊得开心,宁雪突然用了吸了吸鼻子,然后走到莫夕颜的梳妆台闻了闻,又走到衣柜那里闻了闻,又到床上闻了闻,之后走了回来,奇怪地问道:“主子,你是不是买了新的香料呀?你的房里怎么多了一股香味,很淡很淡的香味。”

    莫夕颜听了,也吸了吸鼻子,用力地闻了闻,答道:“没有啊,我怎么闻不到,我最近都没有买过香味,你是不是闻错了?”

    “不应该呀,我从小嗅觉就特别好,我只要闻一闻,就知道每一道菜都放了些什么材料,不会闻错的,主子,你的房间是多了股香味,很淡很淡,不仔细闻都闻不到,主子,你再仔细闻一下看看。”宁雪说道,自己的嗅觉天生异于常人,不会出错的。

    莫夕颜又努力地闻了闻,还特意跑到梳妆台、衣柜、床上闻了闻,这才回来,摇着头说:“真的没有,我什么都没闻到,宁雪,你嗅觉比我的好那么多,你闻得到的,我不一定能闻到,你确定你真的闻到了?那是一股什么样的香味?”

    宁雪又认真地闻了闻,答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香味,但这股香味很淡很淡,闻起来是一种清香,很舒服,只是我未曾闻过这种香味,所以不知道是什么。”

    莫夕颜松了一口气,说道:“既然闻起来是很舒服的香味,那应该不会对身体造成不好的影响,再说了,我这段时间也没有感觉到不适,好了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兴许是风带来的香味呢。”

    宁雪虽然还是觉得奇怪,但既然主子都说了没有事那应该就是没事。

    虽然发生了个小小的插曲,但丝毫都没有影响到莫夕颜看书的心情,宁雪走后,莫夕颜便又捧着那本书,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一连三天,都是如此,三本书,莫夕颜已经看完了一本。这三天,莫夕颜连房门口都没出,宁雪也没有来打扰莫夕颜,离婳也是过来看了几次便不再打扰莫夕颜。

    这天,莫夕颜依旧在看书,门被推开了,顾北琰走了进来,看到莫夕颜认真的模样,颇为意外地挑了挑眉头,打趣道:“小颜儿,看不出来你还挺认真的嘛。”

    见到来人是顾北琰,莫夕颜难得地放下了书,问道:“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太子的生日宴,没有邀请幽冥殿。”顾北琰神情凝重地说,这其中肯定不简单。

    莫夕颜也觉得很奇怪,站了起来说道:“太子既然邀请了无尘宫,那就不应该没邀请幽冥殿啊,幽冥殿可是比无尘宫还要强大。”

    “这个太子,行为如此反常,怕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太子没邀请幽冥殿,那我就无法陪你去参加太子的生辰宴了,你要自己去赴宴,所以,你要多加提防,到时候我在暗中保护你。”顾北琰看着莫夕颜,担忧地说道,太子与夕颜有过节,说不准会对夕颜下手。

    顾北琰这是在担心我么?莫夕颜心想。“只不过是个生辰宴,众目睽睽之下,太子是不敢对我怎样的,你大可放心。”莫夕颜笑着答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顾北琰关心自己,便会觉得开心。

    顾北琰却没有半点轻松的样子,还是神情严肃地说道:“不可轻敌,太子是诡计多端阴险毒辣之人,而且生辰宴是在太子府,到时候怕是有什么事太子都能做到不走漏半点风声。”

    莫夕颜何尝不知道太子是一个怎样的人,可又能怎样呢,是福是祸都躲不过,该来的迟早回来的,除了面对别无他法。莫夕颜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何尝不知道呢?只是躲不了,即使太子府是个虎穴,我也要闯一闯了。”

    “放心,我会暗中保护你的,不管他有什么阴谋诡计都好,我都不怕。”顾北琰握住莫夕颜的肩膀轻声说道,试图安慰莫夕颜那淡淡的不安。

    “顾北琰,你能不能…不要对我那么好,我怕哪一天真的会爱上你。”夕颜用手推开了顾北琰的手,说道。

    “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呢,等你爱上我了,你就是我的殿主夫人了,就算要等很久很久,就算要用尽我今生的运数,我也愿意换你这一辈子的相依。”顾北琰说道,缘分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遇见了就不舍得离开,千方百计要留下来。

    莫夕颜怔怔地看着顾北琰,不知该如何作答,也许一开始遇见的人,不一定是对的,就好像穆宇辰,也许后来来晚了的人,刚好是要陪自己共度余生的人。只是…“顾北琰,你终究还是来得太迟了,我现在没有选择命运的权利。”莫夕颜说道。

    “不迟,不早不晚,我没有错过你,刚好,即使你只剩下短短两年都不到的时间,这两年也足够让我用一辈子来珍藏了,我会找到血莲的,等解决了太子这件事之后,我就亲自去寻找血莲,哪怕将这个世界都走一遍,我也要找到血莲!”顾北琰斩钉截铁地说道。

    莫夕颜抬头静静地看着顾北琰的眼眸,是那般的坚决,那般的毫不犹豫,莫夕颜的心跳快了起来,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是感动,而是有点不忍有点心疼。

    顾北琰也静静地看着莫夕颜的眼眸,是那般的无助,那般的迷茫,就好像是站在暗烟得无边无际的空间里,而自己什么都看不到的那一种无助的迷茫,看得顾北琰心疼。

    这一次,顾北琰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顾忌,只想将自己心里压抑已久的情绪释放出来,顾北琰伸出手,抬起了莫夕颜的下巴,低下头轻轻地吻上了莫夕颜粉嫩的双唇。

    这一个吻来得太突然,让莫夕颜猝不及防,一时间竟然就这样呆呆地愣住了。顾北琰又轻轻地吻了几下,这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莫夕颜的双唇。

    莫夕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顾北琰吻了,是该生气还是该骂人呢?莫夕颜又迷茫了,自己明明被顾北琰强吻了,可是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气愤,也没有讨厌,反而是有一点点的开心?不对,怎么会呢?自己怎么会因为顾北琰吻了自己而开心呢?可是,的确没有气愤也没有讨厌啊,莫夕颜的心乱了,思绪也乱了。

    “夕颜?你怎么了?”顾北琰见莫夕颜没有一丁点地反应,便伸出手在莫夕颜的眼前摆了摆。

    莫夕颜这才回过神来,自己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你刚才干嘛要吻我?”莫夕颜不悦地问道,不是因为讨厌,而是因为觉得自己被占便宜了吃亏了。

    顾北琰微微感到吃惊,夕颜竟然没有生气也没有骂自己,反而是在问吻她的原因?顾北琰突然很开心,便笑着说道:“古人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忍不住,所以就…”

    什么?就这样占了自己的便宜?这时莫夕颜傲娇起来了,怎么能白白让人给占便宜了呢?于是莫夕颜伸出手,勾住顾北琰的脖子,踮起脚尖,吻上了顾北琰薄薄的双唇,相比顾北琰刚才地温柔,莫夕颜的吻多了几分霸道。

    吻完之后,莫夕颜松开顾北琰的脖子,像个没事人一样,说道:“好了,现在扯平了,只有我莫夕颜可以占别人的便宜,任何人都不许占我莫夕颜的便宜。”

    顾北琰笑了,夕颜吻了自己,这是不是说明夕颜心里是有自己的?于是顾北琰一把将莫夕颜抱进怀里,问道:“夕颜,你实话告诉我,你的心里是不是有我的一席之地?”

    莫夕颜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从前莫夕颜想的全都是关于穆宇辰的,现在被顾北琰这么一问,莫夕颜便开始想这个问题,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顾北琰的存在,习惯了顾北琰偶尔的耍赖,习惯了顾北琰的关心,习惯了顾北琰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爱上你了,但我知道,我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这是我现在唯一能给你的答案。”莫夕颜任由顾北琰抱着自己,轻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