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五十二章 往事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0
    “白骨神医,离婳这病呢,是无药可救的,但我现在已经好了。”离婳看着白骨笑着说道。

    白骨疑惑地看着离婳,问道:“无药可救,却又能自行好转,这世间竟有如此奇怪的病?”

    莫夕颜翻了个白眼,这白骨怎么就那么不解风情呢?也罢也罢,既然离婳喜欢,那就是离婳的事了,感情这事,别人也帮不了。

    离婳温柔地一笑,走上前,距离白骨一步之遥便停了下来,看着白骨柔声说道:“白骨,你看着我的眼睛,我这病,因我眼里这个人而起,也因我眼里这个人而愈。”

    白骨看着离婳一双清澈水灵的大眼睛,完全没有先前的冰冷,而是有点点笑意,好美的一双眼睛,眼里的人,不就是我么?白骨又觉得奇怪了,问道:“离婳姑娘,白骨也只见过你一次,可怎会害你病了呢?就算病了,可我又还没有诊治,你又怎么好了呢?”

    一旁的莫夕颜简直想把这木头一般的白骨给敲晕了,离婳都说得那么直接了,竟然还是一点儿都不懂!

    离婳笑意不减,凑上前去,问道:“你认真地看看我,你觉得我美吗?”

    “美…很美。”白骨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一个女子,而且还是如此美的女子,平日里只顾着对着各种草药各种病人,白骨开始紧张了,呼吸也被扰乱了。

    离婳见目的已达到,便退了回来,说道:“我的病是相思病,因你而起,两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你便已经得了相思病,我与你虽有数面之缘,可你从未注意到我,我找你找了两年,如今终于找到你了,我的相思病,便也就好了,你说我美,那么,你可有心动?”离婳说完,静静地看着白骨,等待白骨的回答。

    白骨看着离婳,这只是见了两面的女子,可刚刚对视的那一刻,自己的心跳的确乱了,这是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子而乱了心跳,白骨实话实说道:“刚刚与你对视的时候,有心动。”

    “这样啊,没关系,以后,你的心便会只为我而动,我找到了你,就不会再次让你从我眼前消失了。”离婳笑着说道。

    白骨的脸竟然也染上了红晕,面对离婳的攻势,白骨是毫无防守之力,只好看向莫夕颜转移话题道:“对了,夕颜,既然我已经过来这边了,不如今天就去采草药吧,明天就不用再去了。”

    莫夕颜点了点头,说道:“也好,那就出发吧,不过,离婳也要一起来哦。”莫夕颜笑眯眯地看着离婳,忽略了白骨不自然的神情,离婳哪有拒绝的道理,便答应了。

    于是白骨便回去背了个箩筐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了一点的箩筐,然后丢给莫夕颜,莫夕颜二话不说,就背起箩筐走了。

    倒是离婳跟了上去问道:“白骨,我的箩筐呢?”

    白骨头也不回地答道(其实是害羞):“离婳姑娘,你只需要跟着我们就好了,就当是游山玩水,什么都不用做。”

    “白骨,我看你就是心疼离婳吧,我这又是背箩筐又是拿小锄头的,你怎么就不体谅一下我呢?”莫夕颜打趣道。

    白骨淡淡地扫了一眼莫夕颜,说道:“是谁当初非要跟着我学草药的?想学草药就得按照我说的去做,离婳姑娘又不学草药,自然什么都不用做了。”

    莫夕颜撇了撇嘴,明明就是心疼离婳,算了算了,只要离婳幸福就好了。

    一行人又走了一会,白骨走到一株植物前面,指着植物问道:“夕颜,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植物?有何功效?”

    莫夕颜走上前去,仔细地看了看那株植物,便笑着答道:“此植物乃是龙爪叶,也被称为七叶莲,味苦,具有行气止痛,活血消肿,壮筋骨等功效。”

    白骨满意地点了点头,将龙爪叶挖了放进箩筐里,接着继续走,走到一丛灌木跟前,那丛灌木开满了紫色、泛滥紫色的花,花开得鲜艳,叶子却是并拢了的。

    “好美的花,可是,这花都开了,怎么叶子还是并拢着的?”离婳好奇地问。

    “离婳,这植物名为芫花,花比叶先开放,所以花开了叶子还是并拢着是正常的,芫花味苦,有毒性,花泻水逐饮,便有解毒杀虫之效,若是外用,便可治疥癣秃疮,冻疮,它的根与皮则具有消肿解毒,活血止痛之效。”莫夕颜笑着说道,离婳一脸吃惊的神情,没想到莫夕颜只是看了半个月的草药书,便对草药如此了解了。

    白骨也满意的笑了笑,拍了拍手,对着莫夕颜说道:“很不错,短短半个月,竟然能将草药记得如此之劳,的确有学医的天分,是个可塑之才。”

    “那是那是,我可是堂堂无尘宫的宫主,岂是一般人?”莫夕颜笑着说道,也只有在熟人眼前莫夕颜才会偶尔开开玩笑。

    “那可不是,我家夕颜啊,可是琉璃国第一美人,美貌与智慧并存,哪个男子要是取了我家夕颜,那可是上辈子积的福气,不过,我看这普天之下,还真没哪个男子可以配得上夕颜的。”离婳也在一旁跟着说道。

    白骨摇了摇头,说道:“此言差矣,这普天之下,我师兄顾北琰,堂堂幽冥殿殿主,相貌不凡,不论是武还是文,都足以配得上夕颜了。”

    离婳一听是顾北琰,立刻反驳道:“那可不一定,我听说这顾北琰啊,不仅生性残忍,而且喜好美色,殿后佳丽曾达十六个之多,个个是绝色女子,这顾北琰拥有那么多女子,怎么就不见他有花柳病呢?”离婳毒舌地说,一点面子都不给白骨,谁叫这顾北琰一天到晚想着跟自己抢夕颜呢。

    莫夕颜的嘴角抽了抽,这离婳,嘴也太毒了吧,还诅咒顾北琰得花柳病,要是顾北琰在这儿,肯定得活活被气死。

    白骨一听,气的不打一处来,自家师兄被人诅咒得花柳病,这能不气么?便一脸严肃地纠正道:“离婳姑娘,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都说人言可畏,我家师兄并非生性残忍之人,世人认为他生性残忍不过是因为三年前无忧城事件罢了,但这无忧城事件背后的原因世人却不知道,因此才误解了我师兄,而且,我师兄从未碰过殿后的佳丽,因为夕颜,师兄已经把后殿清空了。”

    莫夕颜好奇了起来,无忧城事件是有逼不得已的原因的么?便问道:“三年前是因为什么才会发生无忧城事件?可否告诉我?”

    白骨想了想,终究还是决定告诉顾北琰,实在是不想师兄再背负着骂名了,特别是不希望夕颜对师兄有着不好的印象,便说道:“师兄曾经有一个深爱着的女子,名为素秋,后来沙鹰帮的无面也爱上了素秋。”

    白骨顿了顿,接着说道:“三年前,幽冥殿正处于发展时期动荡不安,无面便趁这个时机将素秋劫走并占有了,师兄赶到的时候太晚了,素秋觉得无颜见师兄,便自尽了,师兄大为愤怒,失去了理智,强行冲破师父留下的封印,释放出了体内那股隐藏着的巨大力量,杀了沙鹰帮为素秋报仇,但也因此生命垂危,无面便趁乱逃走了,师父为了将师兄从鬼门关拉回来耗尽了精力而身亡,从此后,师兄便像是换了个人,其实只是为了混淆世人的视线,麻木自己,这一直是师兄心底的痛,从未跟人提及。”

    离婳惊讶了,除了惊讶再无其他。而莫夕颜听了,很是心酸,很是心疼,原来顾北琰有着这样悲惨的过去,原来顾北琰也曾那么那么爱过一个女子。“那么,无面上次将我劫走是因为顾北琰对吗?”莫夕颜轻声问道。

    “是的,无面从柳漫歌和羋雪舞身上得知你是师兄亲自告知幽冥殿的殿主夫人,便将你劫走以威胁师兄,无面的功力远在师兄之下,劫走了你便多了分胜算,其实,夕颜,师兄他真的很爱你。”白骨回答道,师兄,这么多年来你承受了那么多,没有人比我更懂你了。

    莫夕颜突然明白了,为何无面会将自己劫走,为何无面与顾北琰有如此不共戴天之仇,顾北琰,真正的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你?你到底承担了多少痛苦,背负着那么多世人的骂名,你累吗?我没看错你,你与世人眼里的那个人,完全不同。莫夕颜的心,有个特别柔软的地方,感到了疼痛,那是心疼,心疼顾北琰一个人默默承受了如此多的不幸。

    “看来,是我误解了顾北琰了,我不该因为他跟我抢夕颜,就听信世人的一面之词,认为顾北琰是一个生性残忍、喜好美色之人,既然这样,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允许顾北琰接近夕颜了。”离婳内疚地说道,以前对顾北琰的厌恶全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敬佩,敬佩顾北琰竟然可以在世人的偏见下做到无动于衷。

    “无妨,不知者无罪,我只是不希望夕颜误解师兄的为人,师兄是很爱夕颜的,师兄是那种一旦爱上一个人便再也不会爱其它女子的人,而且,师兄为夕颜所做的事,我想夕颜也都明白。”说完,白骨便看向了夕颜,向夕颜寻求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