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五十八章 坦白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0
    “夕颜,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没事的,不管是什么事都好,我都会陪着你。”离婳将手放到莫夕颜的手上,给了夕颜一个坚定的眼神。

    “离婳,我,去年我回无尘宫的时候,我娘告诉我一件事,是关于我的身世的,她说我是冰族的后人,但我们冰族已经被巫族给灭族了,幸存下来的也就只有我爹娘和我,娘说,我体内有一种名为噬心的毒,此毒是巫族下的,要想解开此毒,必须找到血莲,如果在我二十岁之时,仍然没有解开噬心毒的话,等待我的便只有死亡,只是血莲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世人甚至只是听说过,从没有人见过。”莫夕颜轻轻地说着,脸上的神情却是那般的悲哀。

    离婳听了,原本冷静的神情,此时不复存在,离婳猛地坐了起来,呆呆地看着莫夕颜,双眸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分别了五年,好不容易又回到了夕颜身边,要我怎么接受再一次失去夕颜呢?

    “不,不会的,夕颜,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不对?这噬心毒一定能解的对不对?我们,我们一定会找到血莲的,一定有办法解决的!巫族,巫族的人一定有解药!”离婳抓着夕颜的手,不断地摇着,双眸不见了以往的清冷,满是慌乱,好像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空洞洞的,令人窒息的绝望。

    莫夕颜也坐了起来,苍白无力地扯出一个微笑,眼眸黯淡下去了,仿佛满天的星辰都陨落了,只剩下无尽的烟夜,“离婳,你听我说,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只能接受现实,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灭了巫族,为我冰族报仇,只要报了仇,我便是死也瞑目了。”想到复仇,莫夕颜的眼眸才恢复了那么一点微弱的光芒。

    “不,夕颜…我不能接受,你要我怎么接受,你今年已经十八了,只剩下不到两年的时间了!你要我怎么接受得了!我不能!”离婳情绪失控了,抱着莫夕颜,以往清冷的双眸此刻满是悲哀,泪水沿着脸庞滑了下来,一滴又一滴,“为什么!为什么!”离婳悲痛的喊了出来,哭成了一个泪人。

    莫夕颜抱紧了离婳,不断地抚摸着离婳的背部,安慰道:“离婳,你听我说,这一切已是既定的事实了,我们无法改变它,所以你要去接受它,好吗?你知道的,我最不希望看到你伤心,我希望你依旧是以前那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离婳,因为那个离婳,没有烦恼,活得无忧无虑。”莫夕颜没有哭,用一种再平淡不过的语气说着。

    离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完全说不出话来,莫夕颜索性就这么抱着离婳,静静地不说话,看向前方夜色之下的琉璃国。从烟雨楼的屋顶,能看到许多民宅的屋顶,月色之下的琉璃国,就真的仿若一颗沐着月亮清晖的琉璃一样。

    过了许久,离婳终于平静下来了,莫夕颜让离婳看着自己,伸出手轻轻地擦干离婳脸上的泪水,微笑着说道:“别哭了,离婳,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看你哭成这样,我心都疼了,我想要看到一个快乐的离婳,好吗?就当是我对你的请求。”

    离婳强忍着内心巨大的悲痛,努力扯出一个笑容,对莫夕颜说:“我,我不哭了,夕颜,我陪你一起去找血莲好不好?咱们不要报仇了,先去寻找血莲好不好?”

    “离婳,我早已经吩咐无尘宫所有人留意血莲的消息了,而且,琰他也让幽冥殿的人留意白羽国有关血莲消息了,如果血莲出现了,我们会收到消息的,现在我只想报仇,如果我报不了这个仇,我就算是死也不能瞑目,我不甘心啊!我的族人,全都死在巫族手里了,我不甘心!”莫夕颜固执说道,报仇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万一,血莲没找到,灭族之仇又没报,这可怎么办。

    离婳冷静下来了,她了解夕颜,明白夕颜一旦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的话,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任凭谁劝阻都没有用,所以,离婳明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夕颜,好,既然你想报仇,我便陪着你一起报仇,多一个人总是好的,不许拒绝我,我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离婳看着莫夕颜,握住莫夕颜的手说道。

    “嗯!离婳,我懂你,你心里所想的一切我都懂,我们之间无需任何解释,我明天就动身去幽冥殿,等我铲除魔人组织后,便赶回来,这段时间,你可要多加小心,魔人组织一旦有动静,想必太子肯定也坐不住,所以,你要密切留意太子的一切行动,知道吗?”莫夕颜担忧地说道,离婳一直都是跟随着她师父隐世习武,从未沾染红尘,亦不懂人情世故以及人心险恶,这一次,为了自己要面对这乱世,有点担心离婳会应付不了。

    离婳看着莫夕颜眼里浓浓地担忧便知道了莫夕颜在担心自己,多年来的默契让离婳了解了莫夕颜担心自己的原因是什么,便笑着说道:“夕颜,你可小看我,我这一身武艺,还真没几个人能将我打败,而且,你可别忘了,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还有白骨呢,他一定会保护我的,再说了,宁雪不也在云霏楼吗?我这边人可多了,再来多一个太子我都不怕!”说到最后倒是有点趾高气昂的感觉了。

    见离婳看穿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莫夕颜又是一阵欣慰,我就知道,离婳和我之间的默契不是寻常人能有的,便也笑着道:“好好好,我知道你厉害,可别有了白骨就不要我了啊,我可是会吃醋的,明天我走之后,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知道吗?等着我凯旋归来!”

    “一定!我会毫发无损地等你凯旋归来!要是你少了半根头发,我就灭了顾北琰!连你都保护不了,要他有何用?”离婳说道。

    莫夕颜笑了,也打趣道:“要是你少了半根头发,我就灭了白骨,连你都保护不了,要他有何用?你说对不对啊?”

    离婳拍了一下莫夕颜的手,笑道:“不对!你要是灭了白骨,我可就得活守寡啦,你不同,你没了顾北琰,身后可还是有千千万万个顾北琰呢,这琉璃国的人的男子呀,都是任你挑选的。”

    莫夕颜戳了戳离婳的肚子,一边戳一边挠离婳痒痒,惹得离婳哈哈大笑,直呼求饶。

    看到离婳笑到脸都红了,莫夕颜这才停下手来,“你要是灭了顾北琰,我才真的是要活守寡呢!这琉璃国男子再多又有何用?始终不是顾北琰,也永远代替不了顾北琰,我可警告你啊,顾北琰是我的人,你可不能把他给灭了,听到没?”莫夕颜佯装生气的模样威胁道。

    笑得满脸通红的离婳听了,又笑了起来,说道:“你这是爱上顾北琰了吗?以前是谁对人家退避三舍来的?以前是谁信誓旦旦地说不可能爱上顾北琰来的?嗯?现在呢,直接宣布顾北琰是你的人了,你这重色轻友的家伙,竟然为了顾北琰威胁我,好啊你,看我饶不了你!”

    离婳说完,便也学着莫夕颜的样子,伸出手使劲戳莫夕颜的肚子,边戳边挠莫夕颜的痒痒,这下到莫夕颜笑得满脸通红,滚来滚去大呼求饶了。

    “别!不要啊!我错了!哈哈哈!我知道错了!哈哈哈!离婳!哈哈哈!”莫夕颜笑到眼泪都快出来了,边躲边求饶。

    离婳这才心满意足地停下手,说道:“放过你了,知道错了就好,下次可要学乖一点啊。”

    莫夕颜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坐了起来,眼泪汪汪委屈巴巴地看着离婳,一副受伤的小女人模样说道:“离婳,你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挠起痒痒来一点都不含糊。”

    离婳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也感慨道:“时间真的过得好快,一眨眼我们都长大了,都遇见了自己爱着的那个人,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般无忧无虑了,可真怀念小时候和你一起玩闹的那段时光呢。”

    莫夕颜也望着夜空,说道:“对啊,那段时光多美好,现在长大了,再也回不到小时候了。”莫夕颜说完,两人便各自不说话,看着夜空。

    两人都沉浸在这美好的回忆里了,星星似乎也被两人感染,眨眼睛眨得更加欢快了,然而,这样安详宁静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

    一道破坏气氛的声音传了过来:“夕颜!天色很晚了!快点回去睡觉!不然明天你又得赖!床!了!”顾北琰在院子里,双手拢成喇叭状,朝着屋顶上的两人大声喊道。

    被打扰了的两人都非常不悦,莫夕颜直接骂道:“你才赖床呢!顾北琰,我要把你丢去喂鱼!你懂不懂看气氛啊!你打扰到我和离婳了!”骂完莫夕颜仍然觉得不解气,便从头发上拔下一根银钗子,运用内力朝着顾北琰丢去。

    由于是夜色,钗子飞到顾北琰眼前,顾北琰才猛地反应过来侧身一躲,钗子便飞到了地上,钗子的一半都插进了地里,顾北琰见状,惊出了一身冷汗。

    “哇!莫夕颜,你谋杀亲夫啊!还好我闪得快!”顾北琰激动地大喊道,要是刚才反应再慢点,可就得中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