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五十九章 宠着她1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0
    “顾北琰!你还要不要脸了?我都还没有成亲,哪来的亲夫?破坏我的大好气氛,还敢冤枉我,我看你就是活腻了!”莫夕颜跳了下来,站在顾北琰的面前双手叉腰地骂道,音量之大,简直是河东狮吼。离婳也跟着跳了下来。

    顾北琰笑眯眯地看着莫夕颜,说道:“我不就是你的亲夫么?我们那晚可是…行了房事的,小颜儿,你该不会忘记了吧?”说着往前一凑,顾北琰的脸便在莫夕颜的眼里放大了。

    莫夕颜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该死的顾北琰!离婳还在这里呢,竟然直接提起了那晚的事!

    “我…我…顾北琰!看我不打死你!”莫夕颜恼羞成怒了,抬起手就是一掌。

    顾北琰往后一退,轻轻一闪,便躲过去了,“小颜儿,你可别气坏了身子,我会心疼的。”顾北琰嬉皮笑脸地说道。

    莫夕颜气得脸都鼓起来了,赶紧一跃而起,朝着顾北琰劈出第二掌,顾北琰又是轻轻一闪便躲过去了。离婳在一旁双手环着胸,用一种看好戏的姿态看着打闹着两人。

    莫夕颜一连劈出好几掌,速度也越来越快,顾北琰赶紧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认真闪躲了起来,看着莫夕颜毫不含糊地攻击着,顾北琰赶紧喊道:“小颜儿,你来真的呀!你要想清楚了!打死了我你可就得活守寡了,要三思啊!”

    听到这话的莫夕颜更加气了,“三思?哼!死了你一个顾北琰,我身后还有千千万万个顾北琰!怎么会活守寡呢!”莫夕颜生气地说道,随即又继续攻击,招数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

    顾北琰不敢怠慢,接下了莫夕颜一招又一招,却只是防守而不进攻。这小颜儿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竟然都用到了七成的功力!不行,再这样下去,可就得累坏小颜儿了,明天还要赶路呢,顾北琰想。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于是顾北琰便化被动为主动,在接了莫夕颜一招之后,赶紧击出一掌,趁着莫夕颜接下自己这一掌的时候一跃而起,飞到了莫夕颜的背后,大手一伸,便将莫夕颜抱在了怀里。

    “好了,小颜儿,你别气了,我错了,我错了啊,都是我的错,气坏了身子可咋办。”顾北琰紧紧地抱着挣扎着的莫夕颜,用哄小孩子的语气哄道。

    “要你管!顾北琰!你快放开我,咱们的账还没有算完!放开我!”莫夕颜气鼓鼓地说道,同时拼命地想挣脱紧紧抱着自己的双手,奈何双方力量悬殊,不管怎么挣扎,就是动不了。

    顾北琰低着头闻着莫夕颜的发香,看着莫夕颜气鼓鼓的小脸,竟然多了几分小女人的可爱,心情大好,便耍赖一般地说道:“我不放,放手了你可就要跑了,你要是跑了,我的幽冥殿便没有女主人了,我便要孤独终老了。”

    “不要脸!我才不要当你幽冥殿的女主人呢!我是花魁!云霏楼的花魁!离婳,你快来打他呀!快来帮帮我!”莫夕颜见自己实在挣脱不了,便向一旁看好戏的离婳求救。

    谁知道离婳听了,非但不理会,还赶紧将视线一转,看向了夜空,悠闲自得地说道:“唉!今晚的夜色可真好呀,最适合谈情说爱了,我呀,只羡鸳鸯不羡仙哟,罢了罢了,此番良辰美景,我怎能打扰?我就先走一步了!”说罢,还把手反背在身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离婳!离婳!你别走啊!回来啊!你怎么能够抛下我呢!”莫夕颜见离婳走了,赶紧大喊道,然而离婳的脚步却没有停下来,还是那样大摇大摆,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顾北琰见了,笑得更欢了,“哈哈哈!小颜儿,这下可就没人能帮你了。”说完便将莫夕颜抱得更紧了。

    “顾北琰,你给我放开手,别以为离婳不帮我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你可别忘了,我有冰魄决,信不信我把你给冰起来!”莫夕颜斜睨着顾北琰,冷声说道。

    “我可不怕,我现在抱着你,你要是把我给冰起来了,你也走不了,还是在我的怀里。”顾北琰轻笑着说,夕颜不会对自己运用冰魄决的。

    莫夕颜这下彻底没辙了,这顾北琰算准了自己不敢对他运用冰魄决,打又打不过,力气又没有他大,这下还能怎么办?于是莫夕颜只好任顾北琰抱着生闷气了。

    感觉自己怀里的小猫咪渐渐安静了下来,顾北琰这才松开手,牵着莫夕颜的手,转身便往莫夕颜的房里的方向走去,“走吧,已经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要赶一天的哭路呢。”顾北琰柔声说道。

    气消了的莫夕颜任由着顾北琰牵着走,嘴角却扬起了一丝笑意,被爱的感觉真好,任由自己再怎么无厘头地发脾气也会被包容着。

    顾北琰一路牵着莫夕颜,熟悉地来到了莫夕颜房门前,推开门走了进去,然后自然而然地将门给反锁了,一点都没有要走的意思。

    莫夕颜神情古怪地看着顾北琰,这是在干什么呢?“顾北琰,你反锁我的房门作甚?你可别告诉我你今晚不打算回去。”莫夕颜问道。

    顾北琰笑看着莫夕颜,一步一步朝着莫夕颜靠近,莫夕颜被逼得一步一步地往后退,最后无路可退,整个人被逼到了墙边,“停!别再过来了,你给我回去!”莫夕颜感觉到了不寻常,赶紧喊道。

    顾北琰直接忽略了莫夕颜的话,丝毫没有打算就此罢休,仍然在靠近,逼得莫夕颜整个后背都贴到了墙上,莫夕颜赶紧往旁边一挪,想逃跑,被顾北琰一个大手给拉了回来,最后干脆将双手撑到墙上,围住了莫夕颜,不给莫夕颜半点逃跑的机会。

    “怎么?小颜儿这是想去哪儿?我今晚,还真不打算回去,我就在这儿睡,有美人如画,我怎舍得让美人独守空房呢?”顾北琰说着,又恢复了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勾唇轻笑看着莫夕颜。

    莫夕颜的脸再一次不争气的红了起来,两人靠得太近,顾北琰的气息紧紧包围着莫夕颜,让莫夕颜的心跳也乱了。“你…你可别忘了,我还是个未出嫁的女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我还怎么见人?”莫夕颜顿时就可怜兮兮地看着顾北琰,硬的不行,便来软的。

    “只要你嫁给我不就行了?这一切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况且,你与我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成亲那也是迟早的事儿。”顾北琰俯下首,贴着莫夕颜的耳朵说道,湿热的气息吹拂着莫夕颜的耳朵。

    莫夕颜整个人都不自然了起来,慌了,实在不习惯这太过亲密的举止,便赶紧运用冰魄决,将顾北琰给冰了起来,只留下个头部,随即赶紧逃出顾北琰的包围。

    “夕颜,你又谋杀亲夫了,好冰好冷,你好狠的心啊,竟然对我运用冰魄决。”顾北琰哭丧着一张脸说道。

    被冰住的顾北琰仍然保持着双手撑墙、俯首说话的姿态,看起来甚是滑稽,莫夕颜看着看着便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哈哈哈,顾北琰,你这个样子好好笑,像个泼猴似的,哈哈!笑死我了。”莫夕颜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直接笑到肚子都痛了。

    “小颜儿,你真的打算一直这样冰着我么?再不解开的话,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顾北琰收起哭丧着的脸,换了一种看似认真的表情说道。

    莫夕颜依然笑得开心得不得了,丝毫没有察觉到顾北琰的不对劲,而是想都不想地答道:“哈哈哈,我就这样冰着你,你能拿我怎样?想在这里睡是吧?那你今晚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睡好了,哈哈哈!”

    “是么?唉,小颜儿,你太小看我了,我可是堂堂的幽冥殿殿主,怎么可能会被你的冰魄决给困住呢?”顾北琰的话音刚落,便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地上顿时出现了一堆碎冰,而顾北琰,已经闪到莫夕颜的身后将莫夕颜抱着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莫夕颜还没来得及收起脸上的笑,便感觉到自己被一大块冰冰凉凉的东西给抱着了,猛地回头一看,原来是顾北琰!这下莫夕颜的表情便比哭还难看了,顾北琰不仅轻松的破了冰魄决,还用瞬间移位闪到自己的后面来了,这实力的差距之大,让莫夕颜悔青了肠子。

    “殿…殿主大人,你听我说,我刚才只是跟你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你可千万别当真哦!”莫夕颜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狗腿地说道。

    顾北琰把玩着莫夕颜的柔发,漫不经心地说道:“是么?我可不这么觉得啊,怎么办呢?不如,你今晚就以身相许好了,将功补过。”说完,便直接将莫夕颜抱了起来,走到床前,将莫夕颜放了在床上,而顾北琰便半撑着身子,一脸不怀好意地笑看着莫夕颜。

    莫夕颜想坐起来,结果被顾北琰一把按了下去,再坐起来,再次被安了下去,如此反复了不下十次之后,莫夕颜终于放弃了挣扎,不再坐起来直接躺着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