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六十三章 反击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0
    “好,那…主子,你的计划是什么?”司远问道,脑里却还想着主子刚才那一番话,主子爱上殿主了,以后便是幽冥殿的女主人了,无尘宫便可以天下无敌了!倘若莫夕颜知道司远是这么想的,肯定得被气得吐血。

    莫夕颜看向了顾北琰,问道:“琰,关于这件事,你怎么想?”

    “全听你的,你做主便是了,我幽冥殿早已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发话了。”顾北琰说道,这句话也是在告诉莫夕颜,幽冥殿所有的人都会听她调遣。

    莫夕颜低头稍加思索,便说道:“明天准备,后天拿下魔人组织,如果可以,活捉魔人组织的首领,我倒想看看这魔人组织的首领是谁。”趁太子忙着成亲没有空理会魔人组织,那就先下手为强,越快越好。

    “好,那我今晚便回去交代幽冥殿的人。”顾北琰说道。

    司远也赶紧应道:“零组织已经准备好了,随时等主子的命令。”

    就这样,一场来自于莫夕颜的反击,便悄悄地拉开了序幕,这绝对是送给太子最好的成亲礼物。魔人组织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而且快成为盘中餐了。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两天后的白羽国,到处都在流传着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那就是:白羽国内仅次于幽冥殿的第二大组织——魔人组织,竟然一天之间便被人铲除了,连根拔起,除了首领因为没有现身而幸免于难之外,魔人组织,全军覆没,而铲除魔人组织的竟然是一个小组织,名为零组织,但也有不少人说幽冥殿也助了零组织一臂之力。

    消息流传得很快,传到了白羽国的皇帝——白帝的耳里,龙椅之上,一金袍的英俊少年听闻了这个消息,轻轻地笑了,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道:“琰,你可总算是铲除了这魔人了,白羽国又少了一个祸害,很快我就会和你再次见面了。”

    消息继续蔓延着,在太子成亲前的那个夜晚,消息刚好传到了太子的耳里,听到是幽冥殿协助零组织铲除魔人组织之后,太子愤怒地将桌子上的物品一扫而落,咬牙切齿地说道:“顾、北、琰!莫、夕、颜!我终究还是太小看你们了!等我成亲之后,绝不会让你们活着,我要把你们这些阻碍通通解决掉!解决掉!”

    只可惜,事情远远比太子想的要糟糕得多,因为离婳已经准备好了,要在太子的成亲的这一天,给太子送上一份特别的礼物。

    同样听到了从白羽国那边传来的消息的离婳,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看来夕颜那边进展得很顺利,过不了多久,夕颜就会回来了,接下来,就看我的了,太子啊,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招惹谁不好,非要来招惹我的夕颜!离婳心想,眼神又恢复了那般清冷。

    第二天,太子府里一阵喜气洋洋,不过这成亲的排场,却与寻常大户人家成亲的排场差不多,毕竟只是迎娶一个宫女当侧妃,而且这又是不光彩的事,太子便将婚事举行的十分低调,可是,太子想要低调,离婳偏偏不让太子低调!

    迎亲的队伍接到了新娘子之后,回到半路,戏剧性的事情出现了,太子怎么也想不到,当初让巫柏越在穆宇辰迎亲归来的路上刺杀穆宇辰,今天和穆宇辰一样的遭遇便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只见路中间站着一男一女,皆穿着烟衣,用烟布将脸给包了个结结实实的,只露出眼睛,这一男一女就这么站在路中间,将迎亲队伍给拦了下来,能有这么大的胆子的人,除了离婳和白骨再没有别人了。

    “你们是何人?”太子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凌冽,明知是太子的迎亲队伍,竟然还敢拦下来,看来这两个人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离婳没说话,反而是拍了拍手,掌声一落,便从路边跃出两队杀手,与此同时,离婳和白骨也一跃而起,冲着太子而去。

    太子忙着应付离婳和白骨的招式,无暇顾及死士,于是在与离婳和白骨周旋的时候,迎亲的人便都被杀手给杀了,只留下马车里不断喊叫求饶的新娘,迎亲的人都被杀了之后,杀手又将所有的马匹都给牵走了,离婳和白骨见杀手已经带着马匹走远了,便一起击出一掌,之后也用轻功逃走了,而太子顾着应付这一掌,又受了点伤,便没来得及追。

    太子看着躺了一地的尸体,连自己的心腹都未能幸免,活着的人只剩下自己和马车里的新娘,刚才交手的时候,太子便认出来了,烟衣人是白骨和离婳,上次在生辰宴也交过手,便认得一些招式,太子气极了,眼眸都变成了血红色,仰头冲着天大喊道:“顾北琰!莫夕颜!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啊!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第二天,琉璃国也到处传播着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只不过,这个消息,是个天大的笑话,那就是:太子成亲之日,去迎亲回来,遇到了土匪,便将所有的东西都劫走了,而且带去的人都无一幸免,最后太子只好带着新娘走路回来,这可是闻所未闻的事,太子迎亲竟然直接带着新娘走路回来!连一匹马都没有得坐!这大概是最失败的婚事了!

    而这一消息的始作俑者,便是离婳,离婳将真实的事情给遮盖了起来,将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了土匪,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离婳并不担心太子会将这些事情说出来,因为并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而且也没有办法证明杀手是无尘宫的,虽然交手的时候太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太子刚失去了魔人组织,力量减小了,而且,因为生辰宴之事,皇上已经对太子感到了失望,为了保持自己在皇上心里的地位,太子万万是不敢再生任何事端的。所以这次,太子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离婳心情大好,很是满意自己的劳动成果,期待着莫夕颜回来之后夸奖自己。

    果不其然,没过几天,莫夕颜便赶了回来了,一进门便给了离婳一个大大的拥抱,笑着说道:“我从一进城门,便听到了许多人在讨论太子成亲之事,太子这会啊,已经是琉璃国的笑柄了,这可真是让我感到大快人心,哈哈!离婳,你怎么那么懂我,竟然在太子成亲之时捣乱,跟我想到一块去了!”

    离婳也笑了,调皮地说道:“小时候闯祸,都是咱俩一起的,我能不懂你么?不过,太子已经知道了这是我和白骨搞的鬼,但我并不担心,现在的太子四面楚歌,就算想报复,他也只能忍着,对了,白羽国传过来的消息,我也听到了,夕颜,做得好!”离婳毫不掩饰地夸奖道。

    “其实,这都是琰的功劳,要是没有琰帮忙的话,以零组织的能力,根本就拿不下魔人组织,只有去送死的份,不过,遗憾的是,未能抓到魔人组织的首领,那天魔人组织都没有现身,魔人组织的首领,至今都是一个谜,只要知道了魔人组织的首领是谁,就可以知道太子与谁勾结了,到时候还可以给太子冠上一个谋反的罪名。”莫夕颜惆怅地说道,这魔人组织的首领,竟然没有人见过,这保密工作,可谓是非常的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离婳也跟着惆怅了,这太子,怎么就那么狡猾呢,每次都快抓到狐狸尾巴了,可偏偏又一次次地逃走了,“夕颜,你说,我们接下来要做一些什么呢?就这样放过太子,还是太便宜了点。”离婳说道,上次害得夕颜失去了清白之身,这只是让太子偿还了一点,在离婳看来,这是远远不够的。

    “下一步吗?我也不知道,暂时没有打算,反正太子近期也不会有所动作的,我想调查一下魔人组织的首领,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莫夕颜说道,这魔人组织的首领,必然是一个狠角色,眼睁睁看着魔人组织被铲除,竟然还是能够想到要保全自己,而选择了不现身。

    离婳点了点头,也认同莫夕颜的想法,因为所有的事情到了这里已经告了一段落了,暂时也不需要再闹出什么动静,不然的话对无尘宫是有害的,想到这里,离婳又想起了夕颜体内的噬心毒,便担忧地说道:“夕颜,我们要不要趁这段时间去找一下血莲?毕竟,毕竟噬心毒一日不解,便代表着你的时间一天比一天少。”

    莫夕颜摇了摇头,说道:“不要,灭族之仇一日不报,我便一日不去找血莲,我要亲手灭了巫族,我才能安心,说起这个,我倒是想娘亲了,出来了那么久还不曾回无尘宫看过娘亲。”莫夕颜说着说着便开始恋家了,不知道娘亲现在怎样了。

    “既然想家了,那就回去吧,反正这几天有空。”离婳安慰道,自己从小便没有爹娘,也不知道想娘亲了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不料莫夕颜还是摇了摇头,固执地说道:“不回,灭族之仇还没报,我不能回去,我要趁这几天,好好整顿一下无尘宫才行,天下就快大乱了,我想太子他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吧。”太子是阴险毒辣之人,又极其地高傲,怎忍受得了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拔老虎的胡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