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面花魁不好追 第六十五章 没错,我爱他
作者:妖小娴的小说      更新:2017-11-20
    “所以说,你是不介意我去见穆宇辰的对吗?你也不会感到不开心对吗?”莫夕颜开心地问道,如果顾北琰不介意地话,那么自己就没有任何顾忌了。

    顾北琰看着莫夕颜,诚实地说道“说完全不介意的话那是不可能的,说完全不会感到不开心的话那也是不现实的,你要去见你曾经深爱过的人,我当然会有一点难过,也会有一点担心,担心你被他抢回去了怎么办,但是,我相信你,所以我会说服自己,别难过也别担心,要相信你。”爱一个人的时候才学会了什么是温柔,总想着让对方幸福。

    莫夕颜鼻子一酸,又被顾北琰感动了一把,给了顾北琰一个大大的拥抱之后,说道:“琰,谢谢你相信我,还有,谢谢你那么爱我。”对自己这么好的人除了珍惜还能怎么办呢?

    顾北琰笑了笑,说道:“谢什么?你我之间无需客气,吃点心吧,我记得你可是很喜欢吃食客楼的菜的。”说完便将点心的包装给拆开来了,拿出一块点心放到莫夕颜的嘴边。

    莫夕颜很是配合的咬了一口点心,之后说道:“我待会就要去找穆宇辰了,时间越来越紧迫,我必须要找到太子企图谋反的证据,以取得皇上的信任。”

    “好,你去吧,有需要我的地方告诉我一声,别自己一个人扛着。”顾北琰温柔地说道,然后也跟着吃了一口点心,一点也不介意那是莫夕颜吃过了的。

    两人把点心给吃完了之后,莫夕颜便决定去找穆宇辰了。

    莫夕颜见到穆宇辰后,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反而是一种逃坦然,一种如释重负的坦然,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果,穆宇辰,从今后,我对你,就只剩友情了,而我们,也只能朋友了。

    “夕颜,许久不见,你可过得还好?”穆宇辰笑着问道,但这也只是处于对朋友的关心,对于太子生辰宴一事,穆宇辰由于身上的伤还未完全好,便没有去参加太子的生辰宴,只是派人将礼品送了过去,所以对于莫夕颜被下了药的事并不知情,至于太子与宫女一事,穆宇辰是知道的,不过觉得这一件事情并不简单。

    莫夕颜微微一笑,“一切都很好,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向你调查一下太子之事,对了,楚柔呢?我怎么没有看见她?”莫夕颜问道。

    “柔儿她出去了,应该也快回来了,对了,你今天来找我是否有事?”穆宇辰问道,如果没有事,莫夕颜一般不会来找自己的。

    莫夕颜点了点头,应道:“确实是有很重要的事,太子最近蠢蠢欲动,我想要重新整顿无尘宫,将皇上和太子安插在无尘宫的眼线清理掉,但我要取得皇上的信任,这样才能清理皇上的眼线而不让皇上起疑心,只要能找到太子企图谋反的证据,我便有把握说服皇上相信我。”莫夕颜一五一十地说道,自从上次穆宇辰成亲之事起,槿王府的眼线已经被清理了,所以莫夕颜也不担心隔墙有耳。

    穆宇辰闻言,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为难地说道:“我一直都想找到太子企图谋反的证据,可是每次太子都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我也无能为力了,不过,据我所收集到的情报,太子他经常和巫族有书信来往,只要找到那些书信,就有证据了,不过,以太子狡猾的习性,说不定已经把书信给销毁了,但应该也会保存着重要的书信,比如说像是盟约之类的书信。”穆宇辰将自己所知道的事都告诉了莫夕颜,现在穆宇辰和莫夕颜,不仅仅是朋友,还是同一条战线上的战友。

    莫夕颜大为惊喜,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好,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去太子府找一找。”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能轻易放弃。

    穆宇辰点了点头,继而又问道:“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对了,太子和宫女成亲之事是不是你设计的?”以自己对太子的了解,太子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娶一个对自己的前途没有任何帮助的人,更何况是一个宫女!

    “是,太子竟然想让我当太子妃,从而在生辰宴上给我下了药,幸好离婳和白骨及时赶到,这才救了我,而宫女一事,那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太子成亲当日,迎亲队伍全军覆没一事,也是出自无尘宫的手笔。”莫夕颜坦白说到,这太子竟然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玷污自己,真是孰不可忍也!

    穆宇辰听了,感觉很震惊,太子竟然对莫夕颜下手了?穆宇辰愤怒地说道:“可恶!想不到太子竟然恶劣到如此地步!真是卑鄙小人!净做这等卑鄙下流之事!”

    “我也没想到,太子竟然会对我下手,不过,我一向是有仇必报之人,我是不会放过太子的。”莫夕颜淡淡地说道。

    穆宇辰刚要说话,槿王妃叶楚柔便回来了,走了进来笑看着莫夕颜说道:“刚进门便听管家说你来了,可真是好久不见了,夕颜,以后有空可得多来看看我才是,对了,你们在聊什么呢?聊得这般激动。”

    于是穆宇辰便把事情的经过都仔细地告诉了叶楚柔,叶楚柔本是习武的女子,自有一身正义之气,一听太子竟然这般对莫夕颜,便感到很是气愤,说道:“大丈夫从不做小人之事,这太子,实在算不得是大丈夫!夕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和辰一定会帮你的!”

    莫夕颜笑了出来,这楚柔反倒比自己还要气愤,说道:“好好好,我知道了,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不会跟你们客气,你放心好了。”

    “对了,今天我出去买东西,碰到了我娘,我娘说,皇上最近好像有给太子娶太子正妃的决定,而且,这莹公主,竟然也趁此机会,向皇上表示已有意中人,想要纳那个意中人为驸马,意中人是谁来的,我想想,对了!没错,就是幽冥殿殿主,顾北琰!”叶楚柔激动的说,可总算想起来了,这莹公主还真是大胆。

    莫夕颜猛地站了起来,惊讶地说道:“什么?公主想要的驸马是顾北琰?你确定吗?”天呀,这莹公主和这太子还真是有得比啊,竟然把主意给打到顾北琰身上来了,可恶!

    “我当然确定,这可都是我听我娘说的,而且皇上已经答应了,说明天便会邀请这顾北琰进宫,商议婚事,而这太子正妃的人选,是尚书之嫡女——柳香香。”叶楚柔说道。

    莫夕颜坐了下来,气呼呼地不说话,心里暗暗地想,这太子,打自己的主意也就算了,可是这太子妹妹莹公主,竟然还想打顾北琰的主意,这兄妹怎么都那么可恶呢!

    “夕颜,你还好吧?我怎么觉得你…听到莹公主要纳顾北琰为驸马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叶楚柔问道,接着又安慰道:“你不用生气啦,我可都听说了,这顾北琰啊,也是一个狠角色,冷酷无情,而且还好美色,几年前啊,无忧城事件不仅轰动了白羽国,还轰动了琉璃国,这莹公主嫁给他,肯定不会幸福的,说不定啊,连命都没了,夕颜,虽然你和那顾北琰有点交情,不过,这等危险人物,还是离他远一点好。”叶楚柔用一副为了莫夕颜好的语气说道,说完了还特别豪爽地拍了拍莫夕颜的肩膀以示安慰。

    莫夕颜的嘴角抽了抽,狠角色?冷酷无情?好美色?顾北琰啊顾北琰,你这名声真是有够臭的,莫夕颜心想。不过,叶楚柔并不知道莫夕颜已经是顾北琰的人了,连穆宇辰也不知道。

    一旁的穆宇辰倒是疑惑了,说道:“可我怎么感觉这顾北琰和传言中的不太一样?顾北琰来琉璃国也有两年了,可从没见他随便杀人放火啊,虽然殿后的佳丽是挺多的,但最近我听说,顾北琰把佳丽给清了,据说,这是为了夕颜才这么做的,而且,还宣布了幽冥殿的殿主夫人就是夕颜,夕颜,这是真的吗?”穆宇辰侧过头来,问道。

    叶楚柔听了,也将目光放到了莫夕颜身上,正在等着莫夕颜的回答。

    莫夕颜被两人这么一看,瞬时脸就红了起来,可是又做不到说谎,于是说道:“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没错,顾北琰的确是宣布了他的殿主夫人就是我,而我,我…我发现顾北琰和我,挺合适的…”莫夕颜红着脸,难得的展现了女子娇羞的一面。

    叶楚柔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说道:“不是吧?夕颜,你可别告诉我你爱上了那个顾北琰,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这太令人震惊了!”

    莫夕颜呼了一口气,干脆地说道:“没错,我的确是爱上顾北琰了,他对我很好,好到无法想象,而且他并不像传言的那般冷酷无情,相反,他是一个用情至深的的人,关于无忧城事件,人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人们所知道的,是表面现象,而不是真相,至于殿后的佳丽,那只不过是顾北琰用来混淆世人的视听罢了,其实顾北琰,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只不过是他无所谓世人如何看他,所以从来不做任何的解释。”

    莫夕颜严肃地说完,为顾北琰做辩护,每每看见世人这么误解顾北琰,莫夕颜便感到心疼,究竟这些年来,顾北琰背负了多少骂名,而那无所谓的面具下,该是怎样复杂难言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