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秘帝少,欺上瘾〕〔我继承了神龙家族〕〔神级修士混迹香江〕〔倾国策之西方有佳〕〔超级仙帝重生都市〕〔一胎二宝:闪婚萌〕〔最强仙尊重生都市〕〔四爷心尖宠:神医〕〔无限流之动漫电影〕〔一代狂婿〕〔随身带着个葫芦娃〕〔山村诡妻〕〔超级教师〕〔进击的赘婿〕〔农家小福女〕〔都市修仙之傲世战〕〔我真的长生不老〕〔武术巨星〕〔重生之完美未来〕〔绝品豪婿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医路坦途 196 安全措施的重要性!(多谢大佬:志村鸟)
    站着走进来,不能跪着出去,张凡靠着硬肝,硬生生的啃下来一本,本不该转科医生去学习的书籍。你有实力才能让人尊敬,你能刻苦才能让人对你产生提携之心。

    技术单位相对的简单,虽然一些人的脾气臭不可闻,可技术强悍,别人也不会刻意的去针对他,如果换个以意识形态为主的单位试试,分分钟的让你夹尾巴做人,分分钟的有人会站出来给你教做人!

    冬季,大雪飞舞的日子里,张凡出科了,内分泌转完了,内科已经转了三个大科室,心内的紧张,一个夜班下来让萌新的张凡正真的领会到了什么叫风火相煽,一个接着一个,生命的脆弱在心内科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且也体会到了一个医生的辛苦。

    呼吸内的憋闷,咳!咳!咳!精瘦的老头,憋成青紫色的脸庞,无休无止的吐痰,贪婪的呼吸着进入肺部的一丝氧气。一个流感,如同秋收的收割机一般,成片成片的收割无法渡过寒冬的老人。

    消化,负责最多器官的一个内科,也是一个可以见证华国生活变迁的科室,病毒性的肝硬化慢慢的过渡到到酒精性的肝硬化。各行各业奋进的精英就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不注意,最终倒在消化科。

    接下来的这一站,是比较特别的科室,icu。icu的汉语意思就是重症加强护理科室,这是一个护理费用能和药费持平的一个科室,你可以想象到这个科室医生护士的辛苦。

    市医院,icu连通着手术室,如果有大手术或者危重病人几乎都会送往这里,这也是一个最现代化的科室,这个学科虽然才发展了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可上升速度非常明显,集合现代化的先进仪器再结合专人的治疗与护理对一些特殊病人真的有起死回生的作用,那么相对的另外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费用!这个科室也是费用超高的科室。

    一进科室,各种二十四小时的监护设备,一对一的针对性护理,直接让费用如同流水一般,一个病人在icu一天花费了一万多元,这在icu都算是症状较轻的病人。

    icu的科室医生不多,而且老医生不多,因为这个科室在医院建立的时间算是最短的一个科室,缺乏底蕴,很多很多的技术开展不起来。

    主任林龙,非常霸气的名字,其实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矮个子中年男人,脾气好,话不多。经常站在科室的中央对着医生和护士轻声慢语的说:“一定要小心,一定要用心,这个科室是医院的最后的阵地了,我们要是守不住,病人也就没有希望了!”

    因为科室病人的特殊性,医生们并不单独管理病人,所有的病人统一管理,统一处理。比如你今天值二十四小时,那么今天你就是所有病人的主管医生。

    这个主管医生什么意思呢,就是今天所有病人的病历或者死亡记录,出院入院都归你,运气不好的医生,一天碰上三个死亡,两三个出院两三个入院,那么可以恭喜你了,中奖了,这个二十四小时不要想着睡觉了!要是再碰到危重需要抢救的病号,那么可以贺喜了,二十四小时下班后,你还需要再来一个八小时。

    劳动法、工会?不,在医院这种地方,这些组织都是国外的,听说过没见过,工会最大的责任就是护士节给护士发双耐穿的平地白皮鞋,过年的时候发点油和面,还有就是医院医生护士结婚的时候,工会主席代表医院去祝福新人!这就是它全部的职责。要加班费?反了你了!要人权?爱干干不爱干滚,每年毕业的年轻研究生排着队等位置呢!

    张凡出了内分泌,医务处早早就打来电话商量接下来的转科的事情,随着张凡地位的不断升高,现在一些关于如转科这种小事情,医务处管理转科的副主任都要和张凡商量一下。

    因为张凡的情况太特殊了,医院多少年来都没有碰到过,某一个科室因为缺人打报告需要转科医生,这种时刻就不能派张凡去了,因为张凡说不定那天就被拉去外科上手术了。而且现在一般的医生也不敢带张凡。

    张凡在内分泌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直接就在内科树立了旗帜,能在一帮学霸面前讲课两小时,哪可想而知张凡的水平得有多高,所以现在只有张凡挑科室,而不是科室挑张凡。

    张凡无所谓那个科室,都要转,都要学习,谁前谁后都一样,反正都要进去。医务处选择了半天,终于选择了一个目前转科医生相对多一点的科室。

    icu真的算是一个永远在光明下的科室,病房内的灯光永远是亮着的,科室内加主任一共七个固定的医生。二十多个护士。一个赛一个的年轻,这个科室的护士,一过三十岁就真的干不动了,家庭孩子老人,然后再来熬夜,真的不容易。所以这哥科室的护士也是流失最多的,干到一定年纪又换不了科室的时候,只能黯然失色的离开,静悄悄的如同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

    虽说目前是同工同酬,其实有编制没编制真的差别非常的巨大,早年间医院还会每年都放出一些编制给护士,现在编制越来越金贵,好几年都不会放出一个给护理。长此以往这个行业的吸引力将越来越低,如同美国一般,做护理的几乎都是非裔、亚裔!或者等科技发达了,用机器人来代替。

    张凡进科前,休息了三天,因为最近事情太多了,首先王勇勇的复查就要费很多的时间,这个张凡一定要自己亲自去检查,运动员的身体太特殊了,这算是运动医学的第一手资料。

    还要把周边县城的手术清一清,现在市区的外科主任们都不和张凡争夺了,划不来。张凡已经把走穴的市场给毁掉了。以前的走穴是拼名气,现在的走穴首先要拼的过张凡的分成,张凡年轻,休息的时候一天就能做五六台手术,而这些成名的主任却不行,而且手术一结束,张凡立马就现场分红,县里的医生能不高兴吗。

    就算有系统,紧绷的神经也要休息一下,不然真的受不住,太累了。不停的手术,不停的学习看书,就算是机器人也要停电重启,何况是一个肉体之躯呢。

    放假三天再加个周末,张凡前两天忙完一些事情后,彻底的睡了一个懒觉,两年了,张凡第一次睡了一个长达十个多小时懒觉。

    周末邵华也休息,邵华建议去滑雪。茶素市有很多天然的雪场,据说稍稍一修整就可以达到国际赛事的标准。这边的积雪不是内地哪种人造的,边疆的积雪特别是在山区,一个冬天填满一个小山坳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去滑雪人少没意思,邵华约上了贾苏越、王亚男,张凡带上了李亮,而且最近贾苏越心情不好,她最终还是和乐杰分手了,情绪很低落,邵华也想带着她去散散心。

    王亚男目前在骨一科还可以,可骨科这个天生就是半体力的科室,让王亚男有点吃不消了,她和李亮现在也是不远不近的样子。

    雪场离市区有点距离,张凡开车带着几人出发了,上路以后,几个女人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聊天,让本来情绪低落的贾苏越也暂时的忘记了失恋之痛。

    “哥,马老板是不是要对医院有什么大动作?”李亮问道,他非常清楚张凡和马老板的关系。

    “你倒是有心人!医院准备填充一些科室人员,然后慢慢的成为正规军,马老板的心很大啊。”有些事情,张凡也不好对李亮说。

    “张凡,你什么时候定科,这次的执业成绩快出来了,我估计想进骨科的人有好多,而且好几个研究生也一天围着主任打转,你自己要多上点心,别到时候进不来了,毕竟科室就那么点名额。”王亚男对着张凡说道。

    “好的,我会上心的。”张凡一点都不在意这个事情,不过人家姑娘是好心。

    一路的欢声笑语,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山区内部的滑雪场,边疆小城的滑雪场很简单,就是在一个积雪较厚的山坡上建一个运输游客的电动卷扬机,然后周边划分一些区域,招聘一些藏在冬窝子里过冬的牧民充当教练和员工,然后在山脚下撑起一个大帐篷,三百一个大盘鸡,一个冬天也能发笔小财。

    这种投资不大,收益可观,而且因为在山区,还能躲过一些政府单位的监管,这种生意做小了永远没人来管,只要做大了就有各种监管单位来监管,好与坏不好说,可最起码这种监管单位能让这种机构设施更完善更安全。

    边疆人,只要年轻一点的,几乎都是滑雪高手,天然雪场太多了,而且一到冬天各种冰刀、爬犁大行其道。从小就在雪窝子里长大的他们,对这种运动得心应手。

    而张凡就不行,虽然生长在大西北,可他老家没这么大的雪,滑雪还是第一次,他没敢像其他几个人一样上到山顶,风驰电掣的滑下去。张凡选择了半山腰,慢慢滑动。

    看着很容易很潇洒的运动,自己上手就不一样了,从半山腰张凡算是连摔带滚的下来了,然后换掉雪橇再也不去滑了,太丢人了。好多刚上小学的小姑娘都比他滑的好。

    索性张凡就当起了摄影师,给几个人照相。邵华看张凡不滑了,她也换掉雪橇陪着张凡,“你去玩吧,我对这个无爱,好不容易出来了别因为我让你玩不高兴。”

    “没有啊,陪在你身边我就很高兴。”这话一说,张凡情不自禁的把姑娘搂在了怀里。

    “快放开我,别人看到了!讨厌!”邵华冻得通红的脸蛋的,张凡真的想咬一口!

    人很多,好几百人。高手特别多,小孩子也不少,很多小孩子坐着汽车轮胎从山上滑下来,高兴的大声尖叫。张凡目前的水平也就只能玩这个,可滑轮胎的都是小娃娃,他拉不下脸去玩!

    就在这个时候,运行的卷扬机“砰!”的一声停止了,站在上面的好多人都被摔倒了,冬天穿的多,而且又是穿着雪橇,一时半会的也起不来,一时间哭喊四起。

    这个坡度不小,而且卷扬机的宽度又不大,想去救援都不好救援,而且卷扬机边上的机房里面一个女人,哭喊着跑了出来:“救命啊!救命啊!巴音被电打了!快来人啊!”

    巴音是这个场地的临时电工,因为没经过专业的培训,结果因为操作不当,导致被电击,张凡一听赶忙的去了机房,卷扬机上的人群中也有一些年轻的人已经慢慢起身了,陆续的扶起了身边的人。

    “电源在哪?总电源在哪?快断电!”张凡一边跑一边喊。

    每年电击的患者不少,这种救援第一时间应该先把电源切断,或者用绝缘的物体把被救人员脱离电场,不然说不定人没救到,自己也被电击了。

    这个电击伤害特别的复杂,损伤程度和电压的高低、电流的类型、电流强度、频率高低、触电的时间长短、电流通过的途径和所在环境气象条件都有密切的关系。一般家庭的低频交流电特别容易引起心室颤动,危害性极大,所以一定要管理好电源。

    每年电力系统都会组织专业的人员对系统内部的人员进行定期的救急培训。多年的积累,让电力系统在电击急救上终于超越了医院。因为在医院也只有急诊科等相关科室才能专业而迅速并正确的去抢救。

    这个抢救不单指对人体的抢救,而是要根据环境场所有针对性的抢救,所以特别是在有人被电击后,如果不能确定是否还有电的情况下,没有正规培训的人员坚决不要去贸然施救!

    张凡一边跑,一边喊,远处可能是雪场负责的人也再大声喊叫:“已经断电了!已经断电了!”

    张凡朝着机房跑,邵华也紧跟着张凡。她不放心张凡,虽然她不懂这个急救,可一个本科生怎么可能不知道漏电的危害性,张凡已经都跑了,拉都拉不住。人毕竟是自私的!下意识的去保护自己的心上人是无可厚非的。

    可张凡的职业不能让他退缩,今天如果张凡不是医生,可以不去救援,绝对能说的过去。可作为一个医生,患者危在旦夕,需要专业的急救,这个时候如果不站出来,那么医生这个称号真的不配拥有。

    是,现在社会对于医生有很大的非议,可这毕竟是占很小的一本分,医生毕竟还是受到尊敬的,不能因为一部分人而且否定大部分人。

    张凡努力的奔跑,雪地跑动真的费事,一脚深一脚浅短短两百米的距离,张凡摔倒了好几次,已经顾不上了,他已经看到了女人抓着电工在哭泣了。

    树枝扎破了双手,积雪进入了靴子,张凡连滚带爬、狼狈不堪的跑到了患者的身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对女人说道:“快!快放平他!”

    “嗯!”女人还在伤心中没反应过来。

    “放平!我要抢救他,我是医生。”

    “哦!医生,医生啊快救救他啊!”放平男人后的女人泪眼迷蒙可怜的望着张凡哭喊道。

    “闭嘴!”张凡着急的要死,哪有时间来给她解释。

    远处的李亮和王亚男看到张凡跑向机房后,两人也赶紧追赶着来帮忙。李亮毕竟是男人,一会儿的功夫就把王亚男抛在了身后,救人就是争取流失的时间,哪能顾得上其他。

    这种急救一定要把病人放置在平坦的地面或者器械上,因为这个心肺复苏的幅度特别的大,上下要有五厘米左右的起伏,这种救援经常会压断肋骨,把病人不放置平坦,一个不慎肋骨刺入肺部,本来危重的病人这一下就是雪上加霜。

    “快打电话。”张凡跪在病人的身边一边做心外按压,一边对远处跑来的邵华喊道。

    张凡语气非常的急促,连带着邵华也紧张的不行,这就是爱人,因爱而连,虽然邵华不懂这个病人有多危险,可她能听出张凡语气的焦急。

    “没信号!”邵华连带着哭音的对张凡喊道。

    “我去!”张凡都奔溃了。

    这个人右手触电,右手已经发黑,特别是右手的中指已经有碳化的样子,在这个地方只能做简单的心肺复苏了,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国家制定的安全规定不是儿戏!

    “怎么样?”李亮超越了邵华,跑到了张凡身边,他也是气喘吁吁。

    “先心肺复苏,三十比一,我先按,然后我们换着来!”张凡快速的按压着。

    心肺复苏真的是一个非常耗费体力的活动,要保持速度还要保持深度,还必须保持一定的频率,这种事情一般的小年轻是做不下来的,小年轻一般是急急吼吼的上去,歘!歘!歘!三下,没劲了。

    所以正规的培训还是应该的,如果每年对一些年轻人进行常规的心肺复苏的培训,应该能抢救好多好多的本该有希望活下去的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愿无来生〕〔杂牌探险队〕〔[足坛]多特蒙德之〕〔重生之草根大亨〕〔原始种田蜜蜜甜:〕〔我能修改天赋〕〔直播手术室〕〔男神要黑化:女配〕〔缱绻情深:宁少的〕〔萌宝认亲:爹地你〕〔恶女临门:妖夫扑〕〔侯门嫡女之阮妻在〕〔韩娱之我为搞笑狂〕〔话农家〕〔先婚后爱:陆少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