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倾城皇妃别太坏〕〔辣妻来袭:少帅别〕〔神魂丹帝〕〔我继承了神龙家族〕〔长在春风里〕〔穿越之兽世种田记〕〔重生那些事儿〕〔穷女婿继承千亿遗〕〔阴倌法医〕〔家有悍妻怎么破〕〔生死地狱子〕〔医品太子妃〕〔玄元立道〕〔都市狂少〕〔重生之先声夺人〕〔绝色废女:暗王,〕〔影帝,你老婆又闹〕〔仙道霸主在都市〕〔末日重启〕〔重生媳妇有点甜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放开那个娘子 第295章 花府被拒
    谨记:小說20丨6  :Хīaoshυo2o丨6.cом 以免丢失

    两人快步疾走,备了礼物,一路不再耽搁,直奔花府。

    到了花府门口,两人抬头一看,只见花府果然气派,独门独院,占地面积颇大,朱红色的厚重大门面前,不仅有两樽石狮子镇宅,另还有两个活人手拿着长枪镇守。

    “有请二位通传一声,就说天王堂掌柜武直、李忠有事拜访……”武直冲门前守卫道。

    “……”那两个守卫听了武直报的名头,理都懒得理,只拿手中枪头朝门口旁边一个木牌子指一指。

    武直一看,只见那木牌子上面写着一行红字:

    闲杂人等,自行远离!

    武直心想,我们二人穿得也不算差呀,怎么就闲杂人等了?

    他却不知道,原来常在这花府出入的大多是官宦人家,进进出出的,一个二个的着装大多是官服,而且有车马接送,哪有自行走路的、脏了鞋袜的道理?

    所以,一看便知道武直和李忠两个人只是普通的人家。就算手中提着礼物那又怎么样,那更加说明了,还不是有求于花老爷的小人物。

    再者,花府的门人也不是谁都做得的,他们需要把经常出入的达官贵人给认个门儿清,谁来谁往,让谁进、不让谁进,都是心里有数的,所以,大部分时间根本就用不着通传。

    至少有头有脸的主儿,是不会被阻拦在大门这一个关口的。都是先请进厅里招待着,再才去通报。

    凡需要大门口处就要通传的,没有个响当当的名目,府中有令,都是只需木牌子上面一句话就随便打发的,这样一来,便自然而然的把那八九成来路不明的造访者给阻拦在府门外,理所当然的拒而远之。

    上位者,哪有那么轻轻松松就能够见到的?

    想都不要想。

    武直又请一声,那两人这回干脆把他当作是不识字的文盲一样,拿枪头指着那木牌子,念出上面的文字道:

    “看见没有?不认得字?听清楚了,闲杂人等,自行远离!”

    武直以为他们是想要好处,为了李忠,只得掏出二两银子,给他们两人递过去,没想到两名守门却把武直的手一推,银子落到了门口的阶梯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还作势把两人往阶梯下面赶。

    武直忍了,以为钱少,幸亏出门时备的弹药有够足,于是再掏出二十两银子来,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样,两名守卫看到了白花花的银子居然就像是看见了鬼一样,立刻退后了几步,一左一右的高高站立在台阶前,将手中两把枪一撞,向前斜斜摆成了x字,指向武直和李忠的胸膛。

    “速速离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两名守卫的态度虽然冷漠,但是做法却也不算太过分。

    只是武直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收银子,这下子想见花老爷和李瓶儿那就困难了,看来只能寄希望于实话实说单刀直入了:

    “两位大哥,这位李忠李大爷,是花老爷的侄媳妇李瓶儿的亲哥哥,今天特来拜访他妹妹,并且和花老爷有要事相商,你们要是通报迟了,误了花老爷的大事,恐怕二位就算是拼了脖子上这个榆木脑袋,也没办法承担……”

    这句话果然立刻就起作用了,一是攀亲,二是恐吓,两名守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比之前的冷漠,口气又缓和了不少,其中一人道: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通传。”

    那人说着,拉着门环敲了几敲,并朝着里面叫一声赵大哥,很快门便被打开,那人进去,门重新被关上。

    武直和李忠等得正着急,那守卫出来了,看了看武直和李忠两人一眼后,又冲自己的同伴对了一个眼,然后两人居然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像两樽雕塑一般。

    “大哥,你通传得怎么样?花老爷他怎么说?”

    “快走快走,花老爷他不在府中……”

    “那找花子虚花公子也可以……”

    “花二爷也不在府中。”

    “那么,我的妹妹李瓶儿呢?”李忠急了,问道。

    “二少奶奶也不在府中。”

    “什么?居然全都不在府中?”

    “……”两个守卫闭了嘴,再也不肯多说一句了。

    总之,就是懒得理你,也不打骂你,你想要进门却没门。看他们那训练有素的模样,武直知道,再和他们多作纠缠也是无益的了,果然这花府与那张府相较起来,又有巨大的差别了,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从守卫的素质就可见一般……

    张府随便给一点打赏,就能够从里面叫出人物来,而这里呢,任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没半点用,进不去就是进不去。

    自己没什么名头就不用说了,花公公不感兴趣也是正常的,但是照理说,花公公听了他的侄媳妇李瓶儿的亲哥哥前来拜访,至少应该见一个面的,为什么也是同样无动于衷呢?

    这当中怕是有蹊跷,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却根本说不好。

    不知道那个守卫进门后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出门后一言不吭,你问他他才答一句,看样子他答的那些话怕是十有八九在撒谎,那么,也就“很好。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对了,你们派去张府谈条件的人要用心找,婆子我没有什么推荐,不过,牙人我这边倒认识一个好的,叫赵七……”

    “没问题。这件事情我立刻就按你说的话去做,婆子我想好了,就请薛嫂,另外再有巨大的差找一个牙人做伴,就用你说的赵七……”

    双方议定。

    李忠取了新做好的衣裳穿戴上身,要付余款,老潘说什么都不肯收,于是作罢,两人从后门出了绸缎庄。

    后门出口在另一条巷子里。是说,花老爷和李瓶儿等人明明正在府中……

    那么,又是为什么要避而不见,冷漠拒绝呢?

    难道这中间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情?!!!

    武直右拳击左掌,一边沉思一边有些懊恼,哎呀,早知道这个事情背后有这么复杂的话,刚才求见的时候,该直接让守卫去通传李瓶儿多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像花府这样的大户人家,想要绕过家中的男人,直接见到他们的女眷,也几乎是不可能……

    毕竟越是大户人家,家规就越是极严!

    很多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重男轻女、桎梏女性的做法其实最开始都是从达官贵人、皇宫内院这些地方传播开来的……

    两人只好往回走。

    搜【完本小说網】秒记:wanЬen.МΕ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愿无来生〕〔杂牌探险队〕〔[足坛]多特蒙德之〕〔重生之草根大亨〕〔我能修改天赋〕〔原始种田蜜蜜甜:〕〔直播手术室〕〔侯门嫡女之阮妻在〕〔男神要黑化:女配〕〔缱绻情深:宁少的〕〔萌宝认亲:爹地你〕〔恶女临门:妖夫扑〕〔韩娱之我为搞笑狂〕〔先婚后爱:陆少漫〕〔话农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