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良人〕〔我只想享受人生〕〔饲养全人类〕〔影视世界当首富〕〔影帝,入戏太深〕〔游戏王之传说再临〕〔九零奋斗甜军嫂〕〔我真不是学神〕〔重生八零:家有媳〕〔大国基建〕〔我有个神级选择系〕〔美食从和面开始〕〔重生之弄潮逐浪〕〔妙医鸿途〕〔金枝夙孽〕〔都市无上仙尊〕〔我无敌了亿万年〕〔岂是心动〕〔重启修仙纪元〕〔重生在七零年代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念往事、心将碎
    冉盈抬头看着天边的明月,低低地说:“阿英曾经告诉过我,人死了,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一直看着活着的人。”

    宇文泰揉了揉她的头,轻声说:“阿盈啊,你可知么?你是个孤儿,我也早是个孤儿了。你想念你的阿兄,我也很想念我的阿兄们啊……”

    “我十五岁和父兄同出武川,大兄宇文顥为了救坠马的父亲,死在了武川南河。同一年,二兄宇文连战死在唐河。两年后阿父殳于定州左人城。三兄洛生同我关系最近,照顾我最多,却被尔朱荣所杀。因我在尔朱荣面前自陈家冤,又得贺拔岳力保,才勉强保住一条命。我家同贺拔氏有通家之好,我便从了贺拔岳入关。贺拔岳于我有恩,对我信任有加,委以重任,可他却被侯莫陈悦所害……从此这世间我再无可以交心之人。这十年,我是踏着他们的鲜血走过来的,我过得很艰难。可是阿盈,自从遇到你,我觉得很快活,很快活。”

    他喃喃低诉,娓娓道来。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心底某个隐秘角落里的斑驳伤痕忽的痊愈了。

    他想给她更多,比现在给的,再更多一点。

    他的内心,在这一刻,有了某种完全不一样的变化。

    几个侍卫远远地看着,默然不语,心里却都在感慨。他终于愿意同人说起这些令人心碎、却不得不深埋心底的往事——他同冉盈交心了。

    宇文泰的十二铁卫,人人皆知他们和他同出武川,个个以一当百,对他忠心不二,是鲜卑人中一等一的豪杰之士。可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中有人曾经是宇文顥的侍卫,曾经是宇文连的侍卫,是宇文洛生的侍卫。他们都曾受到宇文肱的教养,同兄弟四人情同手足。宇文肱父兄四人死后,他们便都围到了惟一幸存的宇文泰身边,誓死守护着他,不止一次地将他从危难濒死的边缘拯救出来。

    可是再忠心的良将对于主人的孤单也无能为力。他们都知道他的寂寞,这不光是一个上位者高处不胜寒冷的寂寞,也是一个孤儿孤身飘零乱世的寂寞。他的荣光人人皆要分享,他的苦闷却无人可以诉说,只能自己默默咽下。他们都期盼着有一个人将他的心从这种无边无际的寂寞中拯救出来。

    遥想当年,身为幼子、最受宠爱的他是多么爱笑多么神采飞扬的少年啊。

    他如今坐拥着无边的权力,也坐拥着无边的孤寒。

    扬鞭策马,运筹帷幄,出将入相,他都深谙其道。但他学会了藏,他不爱笑了。

    惟独见到阿盈的时候,双眼会发光。那是他们曾经很熟悉的,属于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的光。他们多希望阿冉能懂他的心,收下他的一颗心,好好的呵护和珍藏。

    冉盈愣愣的,他这是怎么了?

    “阿盈,你别再伤心了。很多事情是定数,他……他一定不愿见你这样。”说出这句话对宇文泰来说非常的艰难。他一直拒绝接受冉盈和于子卿的那段纯真的感情。

    可是进山以来的这些日子他想清楚了,他必须要相信和接受她经历过的,才能带着她踏上往前的路。

    惟有他接受,她才能放下。这是他必须要做到的事。

    他想和她继续往前。

    冉盈垂眸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月光笼在她的身上,如淡青色的薄纱。

    半晌,她说:“子卿他救过我的命……我却那样地令他失望。我没有机会再报答他了。”

    她从晋阳仓惶出逃,不敢在高欢的地盘上逗留,一路往西如惊弓之鸟。到达长安的时候正是大雪封城的寒冬腊月,她身无分文,饥寒交迫无处容身,终于倒在人烟稀少的街上不省人事。

    那日恰好是轻松书院放冬假的日子,回家的于子卿发现了倒在路边的那个奄奄一息的少女。他将她带到城中的客栈安身,又为她请了大夫诊治。他害怕此事被一向严厉的兄长知晓,每天都绞尽脑汁地扯谎出门去探望她,为她亲侍汤药,体贴周到。

    对于冉盈而言,在侥幸死里逃生之后,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这样一个温柔善良的如玉少年,心里的感动自不必说。一个出身高贵的少年,十指不曾沾过阳春水,却在病榻边细心地照顾她,这份情意,冉盈刻骨难忘。

    后来过了年,书院快要开学了,于子卿又扯了谎求于谨写了书信,将郎英推荐到书院去,使她得以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安身,慢慢计划将来的事情。

    他们在书院度过了一段非常单纯快乐的时光,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秉烛夜读。少年的情思悄悄地萌动着,却生涩不会表达。

    她心知肚明,不敢喜欢他,却又为他的爱慕悄悄地欢喜和难过。

    “在陛下赐婚之后,他曾经要我跟他一起逃到南方去。可是我没有答应他。我想,他那样的出身,不该为我沦为底层。我太自以为是了,我不了解他。子卿他想要的,恰恰是远远逃离他的出身。庶族还是士族,乱世还是盛世,在他的心里都没有半分差别。他想要做的是一只鸽子,自由地飞在天空中,俯瞰这锦绣瑰丽的山河。”

    冉盈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并不了解他的想法,我也很胆怯。我没想到他会用那样的方式来反抗和逃避这桩婚姻。他……”

    她说不下去了,泪簌簌地落下。

    宇文泰默默听着,脑海中浮现出那少年苍白忧愁的脸。此时他的心里也有暗暗的悔意,那少年于她有救命之恩,他却将他毁灭了。

    是他一时自私犯下的过错。

    这件事将成为埋藏在他心底深处最黑暗的一个秘密,也会成为他和她之间一个最危险的伏笔。在以后的无数个夜里,他都会不自觉地想起那个为了坚守爱情呕血而亡的白衣少年,并为自己做过的那件事情深深地不安。

    宇文泰沉声安慰她:“或许他的死,很多人都有责任,可惟独你无需自责。你没有任何错。”

    冉盈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苦苦地笑了一下:“或许很多人都该对他的死负责,但我却是唯一那个可以救他、却因为害怕而缩回了手的人。他救了我,我却将他推下了悬崖。我辜负了他……”

    在后来的后来,冥冥之中的某个力量,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对宇文泰的过错施以了最凶狠的惩罚。命运蹲守在阴暗积尘的角落里,等待着在某一个时刻,对这个造成了悲剧的凶手露出阴森的獠牙。

    而此时此刻,宇文泰和冉盈都对将来会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小乌鸦嘴他〕〔我有钞能力〕〔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狙中百星女神〕〔我家大神竟然是个〕〔我只是想败家啊〕〔脑核风暴〕〔新时代娱乐巨星〕〔战国万人敌〕〔科技垄断巨头〕〔都市之神级觉醒〕〔快穿攻略:男配滚〕〔重生大富翁〕〔我的房分你一半〕〔娱乐超级奶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