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法神 第318章 谁的胜利?(下)
作者:余云飞的小说      更新:2017-10-18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卷 第318章 谁的胜利?(下)</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通过,祖鲁希德得以压制了阿莱克斯塔萨,并以她作为筹码,要挟了整个红龙族群。

    红龙们不得不屈服,因为红龙女王就是它们繁衍与强大的源泉。没有红龙女王的生命赐福,就不会有任何一条少年龙能成长为真正的巨龙。

    哪怕再愤怒!

    哪怕再不情愿!

    红龙还是一条接一条地飞入格瑞姆巴托要塞,被兽人当做驽马、粗鲁地带上一套马鞍似的骑具,成为兽人的坐骑。

    祖鲁希德非常清楚,袭击萨多尔大桥失败,那绝对是一个不可复制的意外。那种身手鬼魅的高等精灵游侠,恐怕找遍整个奎尔萨拉斯都找不出五个。偏偏就被他们碰上两个。

    更糟糕是那种不可思议的战斗方式,哪怕直到这一刻,祖鲁希德都觉得自己活在一场噩梦当中。

    这一次的失败已成定局。

    祖鲁希德认定,部落需要更多的红龙骑兵。他就不信,高速翱翔的红龙飞到哪里都能碰上那队诡异的组合。

    阿莱克斯塔萨尖声高叫着:“祖鲁希德,我会杀掉你的,我会杀光每一个绿皮兽人。我发誓!我一定会的。”

    一边冷笑着,一边看着的守护者把红龙女王的脸摁在冰冷的地面上,祖鲁希德纵声狂笑:“哈哈哈啊!或许真会有那么一天,不过在那天之前,你乖乖给部落当奴隶吧!来,呼唤他们,让我们的红色宝贝们回来。”

    祖鲁希德一扬手,他身后的耐克鲁斯就加大了对的力量输出。耐克鲁斯和阿莱克斯塔萨一起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可不是什么力量温和的好东西,支配它的代价就是自己的生命力。

    耐克鲁斯不在乎,他的命是捡回来的。跟德莱尼人的战斗中,他断了一条腿,他并没有像其他刚烈的兽人一般抱着一个敌人一起死,所以他被其他兽人瞧不起,在活下来之后也更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他把邪恶神器所能施加的最大痛苦送给了红龙女王。

    尔后,祖鲁希德得到的却是一阵冷澈的狂笑。

    “哈哈哈!他们解脱了,我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们不再被我束缚了!”红咯女王狂笑不止。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说!”

    在来自龙族力量本源的神器压制下。祖鲁希德得到了一个很不利的消息。那些跑掉的红龙回不来了,而且没有死。

    “不行,我必须报告大酋长。”

    祖鲁希德几乎是屁滚尿流地赶到奥格瑞姆那里,以罪人的态度解释了一切。

    “对不起,大酋长我搞砸了!既没有成功掩护运输舰队,也损失了大量的红龙……”

    奥格瑞姆龇了龇牙,仿佛在心痛,最终却没有降下雷霆之怒。

    “命运……”奥格瑞姆的声音低沉,他说话很慢:“祖鲁希德,你相信命运吗?你认为最厉害的萨满能窥探命运的走向吗?若是真能预知未来,必须付出怎样的代价?”

    奥格瑞姆一连三个貌似不着边际的问题,问得祖鲁希德有点发愣。但他很快就回答了:“命运的确存在。窥探命运走向的不止萨满。至于代价……基尔罗格操死眼就是很好的例子。”

    奥格瑞姆大手一拍胸膛:“兽人背离了萨满之道,命运已经不向兽人展露其流向了。相反,我们的敌人似乎很擅长这个。我曾以为,这是单纯的、超越了兽人智慧的计谋。可是当我发现我所有预先的谋划都被识破之后,我内心暗暗恐惧了很久。最后我醒悟了。”

    “醒悟了?”

    “对!我的对手那个杜克*马库斯很显然可以窥视命运长河的流向。所以唯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才能躲过这个可怕敌人的布置。”

    祖鲁希德暗暗吃惊,这无异于自家大酋长承认,人类的那个杜克是凌驾于先知的存在。

    奥格瑞姆带着祖鲁希德来到湿地东北部的一处悬崖,那里的场景惊呆了祖鲁希德。

    “兽人的简单直接,完成了这个奇迹。而我只是下令手下,无论如何都要找出一个过海的办法。”

    祖鲁希德看到了那个‘办法’:或许是因为大酋长说这话的时候刚好就站在分割南北大陆的悬崖附近。那些脑子不会转弯的家伙,竟然硬生生地用整整一个冬天,在几十米高、被冰雪覆盖的冷硬悬崖上开辟出一条斜坡,从高原一直延伸到海边。

    那是一条宽达50米的巨大斜坡,足以把最大号的运输舰从湿地抬到海滩上去。而这里离开那个该死的海峡,仅仅不到五公里。

    没错,就是这个大酋长自己都不大清楚实际情况的‘办法’,造就出一个更为深邃的连环计。

    无论是正面进攻南海镇的各个中小氏族,还是企图穿越海峡和萨多尔大桥的运输舰和红龙军团的围攻,还是即将在两天之后到达南流海岸的二十万部落大军的正面进攻,所有的所有,都成了这一支由奥格瑞姆亲自率领的部落精锐的幌子。

    在今晚,这五万精锐兽人将在一夜之间通过这个阻拦了部落超过半年的天堑。

    “大酋长,你果然是最强的!”祖鲁希德发自内心地赞美着。

    “我走之后,湿地的部落交给你了。你要对联盟维持足够的压力。特别是你的红龙骑兵,不要只攻打一个地方。那种程度的好手,联盟绝对不多。”似乎是回想起什么,奥格瑞姆补充道:“上次,好像也是这两个精灵对抗着地狱咆哮吧?那你想想,我们部落又有多少个格罗姆*地狱咆哮!?”

    听到这里,祖鲁希德的眸子里又有了澎湃的信心。

    奥格瑞姆一拳轰在祖鲁希德的胸口,祖鲁希德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是惊喜。因为这代表着大酋长的信任。

    一切交给你了。

    大酋长就是这个意思。

    看着奥格瑞姆扛着他那把威名在外的带着大军消失在海滩的夜色当中,祖鲁希德心头尽是一片火热。

    此时此刻,杜克被一大堆拥有黄金竖瞳的红龙包围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