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法神 第971章 论ORZ姿势下的魔力流动
作者:余云飞的小说      更新:2017-10-18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 第971章 论orz姿势下的魔力流动</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杜克真心蛋疼了。更新最快

    这事还真怪不了凡妮莎,物理系职业者最依赖武器了。一个拿着神器在手的菜鸟,和一个拿着一把白板逗逼武器的老鸟,谁的攻击高?

    忽略作死因素的话,单纯攻击力上看,菜鸟完爆老鸟一百遍啊!

    况且,早年杜克清理卡拉赞的时候,装备都给了她老爸埃德温*范克里夫了。艾泽拉斯的史诗装备虽然不需要当场分配,问题是但凡升级到史诗级,就会有灵魂绑定这码事,根本不可能转让。

    考虑到对付阿克蒙德,近战太多会因为太容易把都祸害到老牛凯恩,杜克根本没让埃德温来。

    这真是有点戏剧性了。

    杜克叹气:“好了,你起来吧!这事我就没打算过要怪你什么的。”

    凡妮莎利索地起来了,脸上挂着胜利者的微笑:“好了,我敬爱的主人。从今天起,我可以是你的任何人你最忠诚的女仆,你放在黑暗中的匕首……”

    说到这里的时候,凡妮莎忽然话锋一转:“又或者是你最清晰的耳目,哦,我去开门。应该是你的战利品送货上门了。”

    战利品?

    送货上门?

    艾泽拉斯也有顺风快递吗?

    杜克是一面懵逼的。

    凡妮莎上身不动,下身却恍如开了一样,整个人高速‘飘’了出去房间外。

    这是什么鬼?

    周遭忽地寂静了下来。

    法师塔不单是法师的老巢,也是法师做实验的地方,隔音魔法是必须的。得益于法师塔良好的隔音,外面彻夜的喧闹丝毫无法影响到这里。

    杜克发现自己也累了。

    今天跟阿克蒙德拼了大半个白天,然后自己中招,外加醒来之后调整身体,接着又是分赃大会,不知不觉,已经搞到大半夜了。

    应该休息了。

    看着空洞洞,除了一个柜子、一面落地镜、一张小桌和一张床之外,再没多余家私的简洁房间,杜克忽然觉得这间客房有够糟糕的。

    “嘛!算了,睡吧。”

    杜克刚睡下就感觉到魔法传送的波动,直接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

    这又是什么鬼?

    一秒后,一个窈窕的女影出现在杜克面前。

    “吉安娜!?”

    为什么?

    吉安娜半夜三更穿着一套类似的粉红色睡袍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床前……

    穿过透明度超过50%,衣不遮体的连体纱衣睡裙,凝视着那具若隐若现的诱人娇躯,杜克眼睛都直了,有种唇干舌燥的感觉。

    杜克有点傻乎乎地问道:“你为什么在这?”

    “为什么?”吉安娜发出一声悦耳的轻笑:“杜克,这是我的法师塔,这是我的卧室,我出现在这里,还需要特别的理由?”

    杜克一拍自己脑门天啊,最近左手‘制杖’太多,自己真成智障了。法师塔这玩意,简直是寸金尺土,没扩大一分空间,在防御和功能方面引起的追加投入就是天文数字。

    特别是塞拉摩新建,在杜克生命垂危下,法师塔里根本不可能有刚好空出来,既安全又能保证不影响到外面的多余客房。

    唯有吉安娜的卧室才能有这个级别啊!

    但……哪怕是简约为美,身为库尔提拉斯女王的吉安娜也太朴素了吧?

    聪慧的吉安娜轻易看出杜克的疑问:“怎么,我记得你好像一直不喜欢奢华。难道我卧室这么简单,有问题?”

    “没……没问题。”

    看见杜克目光有点闪烁,连忙下床,吉安娜也当仁不让地拿起杜克刚刚盖过的被子,直接盖好被子,侧卧下去,背对着杜克睡下了。

    杜克有点懵逼,他不知道吉安娜是闹哪样。

    空气陷入了异样的沉默。

    忽地,昏暗的房间传来了吉安娜幽幽的叹息:“唉”

    这声音是如此哀怨,让杜克有种肝肠为之寸断的恍惚感。

    吉安娜清越而柔美的声音响起:“十三年前,曾经有个小公主,被她的父王告知她将要嫁给一个当世最伟大的英雄,不过暂时只能以他弟子的名义呆在英雄的身边。她怀着憧憬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学习着她自认为应该学习的一切。”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公主一天天长大。她很快发现,那个应该成为他夫婿的男人并不爱他,甚至有种隐隐的厌恶和避忌,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然而她认为,既然这就是她不可改变的命运,只要她不想下半生在悲剧中度过,她就要学会改变自己,让自己变成他所喜欢的那个她。”

    “小公主的努力始终没有效果,每一次见面,她都感觉到自己跟那个理论上会成为他丈夫的男人之间,有一层看不见的墙壁。她只能对着无形的墙壁一日又一日地叹息。”

    “忽然有一天,那个英雄为了保护这个世界,消失在世人的面前。而开始长大的公主却成了他名义上的寡妇。”

    “十年过去了,他又在世界陷入灭亡危机之时出现了。他率领一众英雄打倒了邪恶的恶魔统帅,不光替她报了复仇,而且又一次成为了世人眼里的英雄。但年华不再的公主,已经连站在他身边的资格都没了。或许是因为,他真的讨厌她。又或许是因为人类的女性,永远不可能像拥有上万年寿命的精灵一样,数千年如一日地保持着美貌。”

    说到这里,吉安娜悲怆的声音戛然而止。

    空气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吉安娜换换转过身来,在摇曳的火光下,有着清晰的泪痕:“杜克,我不知道我最近跟你关系的好转,是否我的错觉。如果是,请你告诉我,你恨我的原因,然后国宾馆就在法师塔出门左转100码的地方。如果不是……”

    吉安娜还没说完,嘴巴已经被封住。

    数秒后,杜克笑了,这是对他,也是对吉安娜。

    命运已经彻底改变了,愣是以上一世那个糟糕的吉安娜强套到这一世甘愿为他陪葬的吉安娜身上,简直是脑残加亵渎。

    看着高兴得几乎疯掉的吉安娜,杜克露出一个坏笑:“来,让杜老师教你,在orz姿势下的魔力流动是什么样子的!”(未完待续。)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