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法神 第989章 野心家的摇篮
作者:余云飞的小说      更新:2017-10-18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正文卷 第989章 野心家的摇篮</h1>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人生没有第二次,何况我对现在的人生还是挺满意的,只要能让我的国民,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过上好生活,我就心满意足了。为了青春而放弃我的过去,这个选项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连十分感动然后拒绝都没有,卡莉娅不出所料地果断拒绝了杜克的赠礼。

    “是啊!如果有个我深爱的男人为了拒绝我的爱慕,而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偿还我的青春,我也不干。这可是身为一个淑女最后的矜持。当然,如果我们可以最终在一起,然后我爱的人又愿意送给我青春,那就另当别论了。”可恶的吉安娜还补刀了。

    杜克狠狠地剜了吉安娜一眼——你丫的,回头我一定打烂你的屁股。

    吉安娜偷偷吐了吐舌头,然后别过头去,对杜克视而不见。

    整个晚宴,杜某人如坐针毡,虽然卡莉娅几个都仿佛聊家常一样叙旧,但杜克真心不好发作啊!

    幸好,晚宴并没有持续太久,卡莉娅抛过来一个略微哀怨的眼神之后,很有礼貌地退场了。

    剩下的,都是自家女人了。

    奥蕾莉亚很优雅地用餐巾抿了抿嘴角上不存在的酱汁,叹气了:“杜克,我们不是禁止你再为我们增添姐妹,只是希望你能有所节制,然后,如果是命运的安排,那么我们没有意见。”

    希尔瓦娜斯接口:“明年你就要去任务了。有把握吗?”

    “八成吧。”

    温雷莎开口:“如果你希望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今晚陪你,那没问题,但请你在确保自己明天的体力的状况下……”

    吉安娜和伊露希亚没有说话,静静地用充满爱意的目光凝视着杜克。

    最终杜克选择了抱着奥蕾莉亚入睡,没有激情,只有一份名为家人的静谧。在轻声诉说着过往的点点滴滴当中,杜克安然入梦。

    早上,回到过去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通过传送门,这次要回去的六人齐集艾尔文森林与赤脊山的交界处一块荒地上。

    看着格罗姆和布洛克斯,又看看罗宁、凡妮莎,杜克最后对克拉苏斯点点头。

    “开始吧!”虚空中突然传来了诺兹多姆宏大的声音。

    更多的情报开始潮水般从虚空中直接涌入每一个穿越者的脑海,除了杜克之外,另外五人真正明白了,这一次回到过去的意义——上古之战!

    那是诺兹多姆力量所能达到的尽头,那是整个艾泽拉斯世界的基石,乃至于整个世界万年时光的基石,如果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中燃烧军团获得了最终的胜利,那么整个时间线将会被彻底颠覆,那才是对杜克这个穿越者所做的一切努力的最大侵犯与亵渎!

    六人同时感到周遭一阵恍惚迷离,一种可怕的感觉包裹住自己全身,自己仿佛被一个看不见的巨大玻璃罩子罩住,然后瞬间往里面打入大量的空气。

    视觉所无法捕捉的澎湃空气浪潮狠命地挤压着每一个人的身躯,那是一种根本喘不过气来的可怕感觉。周围的世界在不停变换着,艾尔文森林里已有冬意的树木突然间变大。

    “主人!?”凡妮莎惊叫了一声,可惜杜克根本无法回应,连脸上想堆出一个微笑,估计凡妮莎看到都是扭曲的。

    下一刻,他们发现参与任务的队员都仿佛变成了面条一样颀长狭窄的‘面条人’。

    来不及发出任何的惊呼声,这个异样扭曲的时间幻境开始吞噬每一个人。

    每个人都如同陷在大海旋涡里的一叶扁舟,被顺时针带动高速旋转着,越来越快,越来越眩晕,无数光怪迷离的声音和画面袭来。这个信息量是如此恐怖,怪不得诺兹多姆要提前进行意志测试。

    感觉上远在数百米开外的树木都被旋涡吸进来,从杜克身边经过,钻进了时间的漩涡中。

    很快,已经不止是凡物了,大大小小的东西也开始飞过来,甚至天上的陨落,以及赤红色的山峰都断裂开来,呼啸而过,消失在漩涡里。

    这股精神冲击是如此狂暴,杜克身边几个队友都很快地失去了意识,唯有杜克在系统精灵对信息高速分类处理和精神海分区防护下,保持了清醒。

    杜克霎时间穿越了时空,看到了一条盘桓在虚空中的巨大‘银河’!

    那是由数不清的历史片段组成的历史长河,系统精灵以八成负载贪婪地吸取着所有能收集的信息,直到杜克给一股巨力送到‘银河’的遥远彼端……

    在艾泽拉斯,大地被冰霜覆盖,严寒的冬季来了,不知不觉迈入了黑暗之门十六年。

    走在废墟一般的洛丹伦城里,曾经的太阳王阿纳斯特里安很阴郁,当然任何一个巫妖在旁观者看起来都是无比阴冷邪恶的,不论他们是否尽可能保留在生时的样貌,亦或是直接把自己的头只余下一个骷髅头。

    作为‘自愿’投靠天灾军团身份地位最高的投效者,太阳王一直被允许保留着自己的意志和所有的手下,乃至于天灾军团所屠戮的每一个高等精灵的尸体,都会在变成不死者之后划入他的麾下。

    阿纳斯特里安得到了他比较想要的不死,却总认为自己失去了更多的东西。

    对!

    就是地位!

    曾经的他,是无人可以指挥和命令的王。高高在上的王。

    在投靠天灾军团之后,哪怕他还能保有一大批手下,他依然觉得自己是个该死的奴隶!

    阿尔萨斯可以命令他,巫妖王可以命令他,连那些天杀的恐惧魔王也把他当成狗一样呼呼喝喝。

    在他那双燃烧着蓝色冰焰的幽冷眸子里,尽是不甘的怒火。

    不过,转机快到了。

    阿克蒙德……一个强大到可以只用一个咒语便摧毁了伟大的魔法城市达拉然的恶魔统帅,结果却死在了他专程来毁灭的世界,葬身于那些被他瞧不起的‘蝼蚁’手上。

    而他的死亡,就成了野心的催化剂。

    更有趣的是,阿纳斯特里安注意到,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存在把阿克蒙德战死的消息通知那几位恐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