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羽何家荣江颜〕〔一代兵王秦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简然秦越〕〔阴阳医仙林煜〕〔妙手圣医叶皓轩〕〔元卿凌宇文皓〕〔火影神树之果在异〕〔都市仙尊洛尘〕〔平凡小医仙林奇〕〔顾老三许意暖〕〔萌宝来袭:总裁爹〕〔摇曳花瓣爱落泪〕〔唐诗薄夜〕〔小妻爱你如初〕〔农家傻女〕〔爱与时光终年不变〕〔枕上名门:腹黑总〕〔嫁入豪门77天后〕〔修真狂少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打造超玄幻 第七十七章 阴阳家……让我很失望
    夜,寂静的让人发慌。

    子落棋盘的声音很清晰,肉体炸裂,血液喷薄的声音……也很清晰。

    倪玉瑟瑟发抖,大眼睛中满是恐惧。

    公子……发脾气了!

    “倪玉,进来。”

    陆番不起波澜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喏。”

    倪玉赶忙爬起来,转身往屋内小跑而去,顺便看了一眼掉在地上被血染红的冷馒头,莫名心痛。

    嘎吱嘎吱。

    木轮转动,倾轧地面。

    倪玉推着轮椅,亦步亦趋。

    陆番淡淡的看着那伫立在屋顶顶端的人影。

    “收拢天下修行人,你们也配?”

    陆番倚靠在轮椅上,把玩着棋子,淡淡道。

    看着一瞬间,便炸成血雾的诸多黑袍人和压成一团废铁的机关兽,屋顶上的斗笠人,倒是表现的很平静。

    “有点意思,传闻得仙缘的陆少主可以释放强大的压迫性力量,哪怕是宗师武人都扛不住,今日一见,果然如神鬼手段。”

    垂幕斗笠的人影,徐徐道。

    他的话音诡异,听不出男女。

    “修行人果然如诸子所说的那般棘手。”

    斗笠人笑了起来。

    “不过,早就知道陆少主这手段,岂会没有准备?”

    金属短笛再度抬起,抵在了嘴唇,徐徐吹奏,笛音萦绕小院。

    把玩着棋子的陆番眉宇微微一挑。

    “诸子百家……阴阳家。”

    陆番呢喃。

    阴阳家是诸子百家中比较神秘的一个流派,擅长奇门诡道,称方士,擅于制造幻境、蛊毒、咒印等等……

    陆番曾着重了解过阴阳家,因为他觉得这个门派有点东西,在武力达到瓶颈的情况下,阴阳家以奇门诡术拓展了诸多的手段,直逼低武世界的极限。

    墨家游侠、阴阳家方士、机关家的机关兽……

    这些都是诸子百家中的实干派。

    陆番也是没有料到,这三家居然会同时出现。

    月光撕裂了云层,照耀在陆番的脸上,让陆番的白衣,散发着莹莹光辉。

    天穹上有萤火虫飞来,像是星河一般,配合上屋顶斗笠人的笛声,美丽而迷人。

    倪玉推着轮椅,看着那些飞来的萤火虫,大眼睛亮晶晶。

    “好漂亮啊。”

    倪玉道。

    “越是漂亮的东西越危险。”

    陆番道。

    倪玉一愣。

    倏地。

    斗笠人的笛音骤然急促。

    却见,漂浮在空中的萤火虫加速,仿佛飞流直下的瀑布,朝着陆番冲击而来。

    院子中,化作废铁的机关蜘蛛四周流淌的血液开始蠕动。

    居然化作了密密麻麻蠕动的血色细虫,顺着地面朝着陆番爬来。

    倪玉看着染血的馒头被血虫瞬间吞没融化,脸色变得煞白……

    那些被陆番落子炸碎的人影,居然是装满了血虫的傀儡。

    陆番面色波澜不惊。

    却见那飞驰的萤火虫纷纷炸开,化作了朦胧的浓雾。

    浓雾在狂风的吹拂下,瞬间便吞没了陆番以及倪玉的身躯。

    屋顶上。

    卫雨斗笠后的面容流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继续吹奏金属笛。

    看着被浓雾包裹的陆番,看着爬入屋内的血虫,一抹不屑涌现。

    “修行人……不过如此。”

    卫雨心中想到。

    血虫一旦爬满了身躯,会一寸寸的吞噬血肉,到时候……这唇红齿白的陆少主,就会化作一滩血水。

    就是可惜了这俊俏的少年郎。

    “没意思……”

    “除了玩虫子,就没有点其他的手段了么?”

    “阴阳家……让我很失望。”

    忽然。

    浓雾内,有淡淡的声音传来。

    卫雨一怔,蓦地感觉到一股庞大的压迫力。

    仿佛有人徐徐吹一口气,吹散满屋的浓雾。

    月光再度洒下,照耀着白衣胜雪的坐轮椅少年。

    “怎么可能?!”

    “阴阳萤火所携带的浓雾……哪怕是九转宗师都扛不住!”

    “你为什么不受影响?!”

    屋顶上,卫雨大惊失色。

    然而,更让她震惊的是,白衣胜雪的少年郎,居然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站……站起来了?!

    陆少主……不是有腿疾么?

    传言有误!

    陆番淡淡的瞥了一眼卫雨。

    “为什么不受影响,你心里没点数么?”

    “都说我是……修行人啊。”

    满地血虫在距离陆番三米的时候,便不敢蠕动了,仿佛嗅到了什么大恐怖。

    陆番说完,便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掌,轻轻打了个响指。

    所有的血虫冰消雪融。

    屋顶上,卫雨斗笠下的面孔苍白如雪,身躯微微抖动。

    她没有再吹奏短笛,因为没有意义了,笛音控制血虫,可,血虫……死光了。

    她转身便要逃。

    然而……

    仿佛有莫大的恐怖席卷,让她浑身僵硬,连迈腿的勇气都消失。

    屋顶上,白色衣袂飘飘。

    白衣胜雪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什么时候?

    卫雨瞳孔紧缩。

    少年抬手,轻轻的揭开了她的垂幕斗笠……

    卫雨那精致而美艳的面容暴露在空气中,她是阴阳家诸子的首徒,她精通诸多方术。

    哪怕是面对西郡霸王,她都无所畏惧。

    然而……

    如今面对这看似体虚的少年,她居然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动弹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还是个美人。”

    陆番轻笑。

    卫雨美艳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陆……陆少主,可饶奴家一命?奴家愿……”

    噗嗤。

    然而,卫雨话语还没有说完。

    便发现少年身上涌现出了黑色气流,气流如刀,快若黑色闪电,抹过她的脖颈。

    卫雨便发现眼前画面变幻,她看到了自己的无头的娇躯僵立在屋顶。

    血飞溅了三尺。

    然而,陆番身前魔气自成壁障,挡住了所有的血液。

    坐为仙,立成魔。

    陆番一旦起身,便是不灭凶魔。

    取过卫雨尸体手中握着的金属短笛,其上还残留着女人的余温。

    陆番身影骤然消失,回到了轮椅上。

    瞥了眼倒在地上打呼的倪玉。

    陆番控制一缕灵气化作巴掌,在倪玉肉嘟嘟的脸上拍了拍。

    啪……啪……作响。

    倪玉顿时如惊弓之鸟一般坐起,下意识的抹了抹口水。

    “醒了?那便推公子出去吧。”

    陆番一手把玩着金属短笛,另一手捏了捏倪玉肉嘟嘟的脸颊,笑道。

    倪玉有点懵,她看到了院子中的狼藉,看到了屋顶上的无头尸体。

    果然……

    发脾气的公子,莫名的让人安心。

    倪玉背着棋盘,推着轮椅出了房间,恋恋不舍的回首看了眼被血虫吃掉的馒头位置。

    推着轮椅缓缓穿过陆府,陆府中的所有士卒全部晕厥。

    陆番看到了罗成。

    挎着刀,垂着脑袋,打着鼾。

    “公子……不叫醒他们么?”

    倪玉问道。

    “让他们睡吧,我们去客栈。”

    陆番徐徐道。

    倪玉抿了抿嘴……其实,她也很想睡。

    出了陆府。

    长街上。

    陆长空踉踉跄跄,强忍着睡意行走。

    忽然,一缕灵气从天而降,犹如醍醐灌顶,让体内阴阳萤火的药性瞬间消散。

    月华照耀下,陆番坐轮椅,在倪玉的推动下,徐徐而来。

    “爹。”

    陆番看着陆长空。

    “没事就好。”

    陆长空拍了拍自己的脸,心微微一松。

    “这阴阳萤火是阴阳家失传的方术,此刻全城都堕入了睡梦中……”

    陆长空脸色有些难看。

    “让人在睡梦中不知不觉的死亡,这便是阴阳家的恐怖之处。”

    “不碍事。”陆番把玩着短笛,轻道,“小把戏罢了。”

    “去见见这位墨家巨子吧。”

    ……

    客栈二楼。

    墨北客负手伫立在窗前。

    忽然,他厚重的眼袋微微一动,眼眸眯起。

    望向了十里长街,长街尽头,月光拂洒,有一婢女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白衣胜雪的少年,陆长空跟在少年侧方。

    “北洛陆少主……”

    墨北客看着陆番,眉宇一凝。

    他的身后。

    有数道黑影浮现而出。

    “卫雨……失手了。”

    “有点意思,可以让一个病秧子变得这么强……这陆少主所得的仙缘,远超我等想象。”墨北客苍老的声音响彻。

    尔后,墨北客轻轻挥手。

    客栈外。

    轰鸣炸响。

    有两头庞大的机关兽,冲破客栈,落在了长街地面,阴阳家方士则纷纷头戴斗笠,立于屋顶,衣袂飘飘。

    墨北客立于客栈二楼窗前,看着陆番。

    陆番也看到了墨北客,只不过……

    脸上的表情,却是有些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重生之神级豪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重生之网络争霸〕〔帝少溺宠小甜妻〕〔仙途遗祸〕〔从艺术家开始〕〔这个反派boss不好〕〔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隐婚厚爱:重生医〕〔爱与时光终年不变〕〔猫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