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正派大佬盯〕〔绝品透视高手〕〔经年情深:苏律师〕〔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沧元图〕〔生存竞技场〕〔我能看到世界属性〕〔帝世无双〕〔祖宗在上〕〔我的超脑能建模〕〔绝世神皇〕〔感染者〕〔山村透视兵王〕〔妃常分裂:魔君宠〕〔爆宠萌妃:陛下你〕〔超级小神医〕〔返回2006〕〔英雄天路〕〔魔改大唐〕〔汉武挥鞭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打造超玄幻 第一百三十五章 要不,学生先?【第一更,求月票】
    白刃银芒撕裂了雨幕,气血炸响,将雨珠崩成了浓密水雾。

    这些穿着蓑衣,披着斗笠的刺客,一位位实力都极强。

    居然都有着宗师武人的水准!

    可怕的压迫力瞬间弥漫在整条帝京长街,宛若从天而降的雨水都被冲刷的歪歪扭扭。

    江漓手握银枪,感觉到了压力,这股压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道身影骤然拦在了他的身前。

    斗笠蓑衣,看不清面容。

    白刃扫过江漓,却是没有多少杀意,但是隐隐间却是让江漓汗毛炸立。

    长枪连续出手,与对方的白刃碰撞,双脚在地面上踩起了数尺高的水花。

    那斗笠蓑衣之人居然岿然不动,不弱下风。

    江漓被牵扯住了。

    一位位刺客冲向了唐显生。

    像是雨幕中的幽灵,带着死亡的气息。

    到底是谁?!

    江漓目光紧缩,银枪抽动如龙,像是一团团锦簇银花。

    世上希望唐显生死的人有很多。

    各郡太守,霸王、澹台玄、墨家等等都希望唐显生死,因为唐显生是南郡太守,一方霸主,掌控着庞大的势力,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猛虎。

    他一旦死,南郡积累的那股势就会瞬间崩塌,除非再有英明之人站出来引导,否则南郡无法继续在天下之争中有任何的作为。

    可唐显生怕死啊。

    从未出过南郡,他不像霸王,带着数百铁骑就敢离开西郡。

    唐显生躲在南郡,里三层,外三层,皆是护卫,哪怕是天下最顶尖的刺客,都未必能够走到唐显生的面前。

    而如今,唐显生离开了南郡,来到了帝京。

    这确实是一个机会。

    可是……

    江漓一枪横扫,击退斗笠人。

    他的眼眸深深的盯着斗笠人,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不应该……唐显生一踏入帝京,各方势力不可能再来刺杀唐显生,这时候还刺杀,那便等同于将唐显生彻底的与大周推到了一边。”

    “南郡和大周联手,不管是西郡,亦或者是北郡都不愿看到的。”

    江漓轻声呢喃。

    雨水顺着他的头盔淌过下巴,在下巴尖,不断的汇聚成丝滴落。

    这些刺客很强,像是训练有素的精兵。

    江漓可以一眼判断出,这些刺客并非来自墨家,墨家的刺客虽然出了名,但是……墨家刺客组织性颇为散乱,不可能存在这种纪律严明的感觉。

    而且,墨家也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于皇城内行凶,墨北客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因为这个决定,容错率太低。

    若是能杀了唐显生固然好,若是杀不掉,那便更加快速的促进南郡与大周的联手。

    这样的结果,墨北客定然不愿看到。

    攥住唐一墨手臂的唐显生被雨水淋透。

    但是他的眼眸中却没有多少恐惧,他怕死,但这种场面他见多了。

    “一墨,爹的命,靠你了。”

    唐显生道。

    雨水让唐一墨的发丝黏在了额头上。

    他瞥了唐显生一眼。

    尔后,一步踏出,身前的积水骤然炸开,惊起水花三尺。

    唐一墨开启了第一脉,淡红色的气流在他的身躯周围乱窜,暴雨似乎都无法接近他的周身。

    “修行人!”

    被斗笠人拦住的江漓,心中微微一惊。

    他没有想到,唐显生身边居然存在一位修行人,而且……看实力,似乎并不弱!

    唐一墨目光如炬,扫视周围的刺客。

    暴雨如柱,轰鸣阵阵。

    但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压抑和恐怖,却是让不少人心颤。

    膝盖微微弯曲。

    唐一墨的身躯如炮弹一般弹射而出。

    瞬间逼近了一位刺客。

    手肘压下,这位刺客手中的白刃抽起,直接被砸的爆碎。

    斗笠下的刺客,喷出一口血,砸飞出数米。

    周围的刺客见此,心头皆是一惊。

    下一刻,纷纷抽出了白刃,隐隐之间,白刃上居然有灵气在涌动……

    唐一墨一愣。

    这些刺客,居然都身具灵气?

    虽然不多……

    但是,这些刺客显然是训练有素,由修行人组成的队伍!

    唐一墨退到了唐显生的身边。

    他双手在空中虚画。

    从天穹之上洒落的雨水,纷纷在他手掌划动之间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水盾,水盾挡在他的身前。

    刺客们纷纷抽刀。

    蕴含灵气的刀气,呈半透明状,破开了满地的雨水,掀起一阵半弧形的锋锐。

    从四面八方逼近唐一墨和唐显生。

    唐一墨低吼。

    脖颈上青筋绷起。

    一拳打出。

    水盾沉重的砸落,半透明状的半弧形锋锐砸在水盾上,引起一阵波涛后,便纷纷消失了。

    远处。

    与江漓对峙的刺客,被这一幕一惊。

    一直使用长枪的江漓,目光顿时一凝,手抽在了身后的刀上,只是想了想,还是用手中的长枪挑起。

    撕拉一声。

    斗笠上的黑布被撕碎一半。

    惊鸿一瞥下。

    江漓似乎隐隐看到了斗笠下的面容。

    心头不由一怔。

    “撤!”

    一道压低的嗓子响起,周围的刺客纷纷退走,一跃上了屋顶,消失在了朦胧天地的雨幕中。

    唐一墨没有追,他怕对方是调虎离山,所以安静的站立在雨幕中。

    江漓看着这些刺客离去的身影,脸上的表情逐渐消失。

    难怪他怎么觉得这么熟悉。

    扭头看向了紫金宫方向,江漓深吸一口气。

    唐显生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脸上的笑容让人看不出意味。

    很快,江漓便命人收拾四周,带着唐显生入了皇城。

    ……

    书阁。

    窗外雨朦胧。

    国师孔修伫立窗前,安静的望着雨幕。

    窗外的芭蕉被雨水抽打的不断弯腰,积水从叶上不断的滴淌而下。

    莫天语入了屋,取了一件鹤氅给国师披上。

    “夫子,下雨了,天冷。”

    莫天语道。

    夫子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帝京的血腥味太浓,这场雨倒是很及时,能够洗干净那散不去的死亡的味道。”

    “但是,却也成了掩盖死亡的帮凶。”

    莫天语听得似懂非懂。

    他倒了一杯热茶,碧绿的茶水中,有茶叶残渣在打着圈。

    他将茶水递给了夫子。

    “夫子,唐显生遇刺了,就在皇城外的长街上。”

    “那些刺客……都身具灵气。”

    莫天语道。

    “八大龙门洞开,改变了天下格局,有灵气的修行人……虽然仍旧稀缺,但已经不会再如之前那般稀少了。”

    “天语,你觉得此次唐显生遭受刺杀,是谁人指使?”

    国师吹了吹茶水上的热气,道。

    莫天语一怔,“要不,学生先算一卦?”

    夫子脸一黑。

    “算什么卦,你就说说你的猜测和理解。”

    “那我猜不透,因为谁都有可能刺杀,但是谁又都没有可能刺杀。”

    莫天语道。

    “不过,硬要说一人……”

    夫子看向了莫天语,喝了一口热茶,示意他继续说。

    “学生觉得很有可能是紫金宫中那位。”

    莫天语叠着手,徐徐道。

    声音平淡,窗外雨幕轰鸣。

    夫子喝茶的动作一滞,眼眸落在了莫天语身上。

    ……

    北洛,湖心岛。

    陆番倚靠着轮椅。

    对于帝京中发生的事情,他隐隐有察觉,但是却并不在意。

    唐显生是死是活,与他也无关。

    清晨的风吹拂而来,但是吹来的却是浓郁的厚重云层,隐隐有积累雨水在其中酝酿。

    终于。

    当第一滴冰冷从云层中飞速冲下,滴溅在地上的时候。

    北洛湖的湖面,顿时叮咚声响彻不停,涟漪逐渐泛起。

    大雨滂沱而下。

    凝昭撑伞替陆番遮住了雨水,推着轮椅进入了白玉京楼阁内。

    檀香点燃,悠悠馨香弥漫在屋内。

    凝昭收了伞,用热壶给陆番煮酒,夹了颗妹子放入了其中,清冽的酒液散发的微微的热气。

    陆番端坐千刃椅,身前摆着灵压棋盘,搭在千刃椅上。

    陆番持子黑白,摆局山河势。

    摆了一局后,陆番便将棋盘收起,凝昭端着盛满了酒液的青铜酒杯递了过来。

    “公子,雨天湿气重,喝杯热酒,暖暖身子。”

    凝昭笑道。

    陆番倒是没有拒绝,接过了酒,饮了一口。

    温润酒液顺着喉头涌入体内,仿佛冲散了大雨带来的憋仄感。

    陆番拎着青铜酒杯,倚靠在轮椅上,微微闭目。

    看到陆番闭目,凝昭便没有打扰。

    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楼阁房间。

    屋内馨香徐徐升腾,有少年坐椅小憩,画面颇为恬雅。

    然而……

    实际上。

    陆番并不是在小憩。

    他的心神涌动,开始感应灵气投放的范围。

    一瞬间,跨越了大山和大河。

    灵气所能投放的范围一下子扩大了许多,甚至,他继续蔓延,穿过大周极北的天函关。

    之前陆番感知的极限便是天函关,再往外,就无法做到了。

    天函关往外。

    在陆番的感应中,遍地是枯骨,黄沙漫漫……

    无趣的陆番便收回了心神。

    不过他没有睁眼,因为,他发现系统面板弹出,【权限】栏内的【传道台】在闪烁着晦明不定的提示光芒。

    陆番一愣,饶有兴致。

    手指在千刃椅的凤翎护手上轻轻点着。

    下一刻,心神涌入【传道台】。

    嗡……

    骤然,熟悉的感觉涌动。

    一行又一行的提示性文字在他的眼前弹跃而出,不断滚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重生之神级豪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重生之网络争霸〕〔帝少溺宠小甜妻〕〔仙途遗祸〕〔从艺术家开始〕〔这个反派boss不好〕〔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隐婚厚爱:重生医〕〔爱与时光终年不变〕〔猫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