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爱妃王爷请自〕〔女法神的冒险物语〕〔殿下的团宝小青梅〕〔灵元灭世〕〔萌狐悍妻〕〔重生后正派大佬盯〕〔此生有缘我爱你〕〔我能看见状态栏〕〔遍地都是传送门〕〔至尊特工〕〔温少你老婆又作死〕〔姜小姐今天也不乖〕〔穿成亲爸死对头的〕〔空间农女种田忙〕〔不良青春期〕〔乡村透视仙医〕〔超自然事务管理局〕〔祖宗在上〕〔有系统就是任性〕〔诡秘世界之旅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打造超玄幻 第四百五十章 奉少主之命,以清算之名
    整片瀚海,鸦雀无声。

    陆番的话,没有很大声,也没有铿锵有力,热血沸腾。

    但是就是这样平淡的语气,却是听的在场的五凰修行人,内心深处似是有滚滚奔流在涌动似的。

    霸气!

    陆少主什么脾气,世人能不懂得?

    脾气之坏,心眼之小,世人皆知。

    所以,陆番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便意味着,血煞天和元磁天若是不赌,陆少主就不会在观望,定然会雷霆出手。

    陆番直起了肩膀,靠在椅子上,手掌搭着护手,整个人显得有几分放松。

    “本公子脾气好,他们聚集百万军攻伐五凰,欲要覆灭五凰,灭尽五凰生灵,欺辱本公子,但是,本公子以德报怨,给他们一个机会,否则,按照正常的流程,欺我五凰,欺本公子,定要杀的血流成河。”

    陆番道。

    “所以,按照天地大比的程序来解决恩怨,算本公子仁慈。”

    话语落下。

    许多人皆是面面相觑。

    古墓中。

    骨瘦如柴的顾茫然嘴角抽了抽。

    陆番的话语,他自然是能够听的到,他怎么都不曾想到,陆番居然会选择这样做。

    说的好听,实际上,在顾茫然看来,陆番其实就是看中了那些高武世界的本源道蕴。

    不过,很快,顾茫然眼眸中微微有光华闪烁。

    五凰想要升衍,就必须要获得足够的本源道蕴,若是按照世界本身的发展来诞生道蕴,需要漫长的岁月。

    而这种强盗般的方式,却是最快速的成长方式。

    当然,这种方式是不道德的。

    但是,血煞天和元磁天曾聚集百万大军攻打五凰,与五凰算是不死不休。

    五凰做出这样的事情,却又无可厚非。

    笑了笑。

    顾茫然不禁是有些期待。

    ……

    “你们,怕否?”

    陆番看着沐浴在本源气中,恢复心理创伤的诸众,徐徐问道。

    实际上,这同样是给他们的一场历练,所以,说是历练任务,的确不为过。

    “这个历练,我项少云接下了。”

    沐浴在本源气中的霸王抬起头,苍劲的发丝飞扬间,犀利的目光中,带着精芒。

    回溯时光,重新经历那一场令人绝望的战争,让霸王内心中憋着一股气。

    而且,之前的天地大比,五凰被各种欺辱。

    这仇怨,他都记得。

    如今,一切都是时候还回去了。

    怕?

    他只想杀个天翻地覆!

    陆番微微颔首。

    “本公子给过他们机会……平阳天的诸界亲自来赔罪,对于血煞天和元磁天,本公子也给了他们足够多的时间。”

    “可以说,本公子算是仁至义尽,可惜,他们不珍惜这个机会。”

    “所以,清算,该开始了。”

    陆番淡淡道。

    “你们之中,若有谁不想去,现在便可站出来……”

    陆番扫视秘境排行前十六名的修行人。

    所有人的呼吸都凝滞。

    一阵风吹拂而过。

    没有人动。

    显然,没有退缩。

    “我早已迫不及待了……”

    扭动了一下脖子,唐一墨从沐浴的本源气中起身,道。

    “这就当我等攻上九重天的预热吧。”

    霸王也站起身。

    司马青衫、孔南飞、聂长卿等人也皆是起身。

    轰轰轰!

    强横的气机,磅礴的元神分别涌动开,席卷在瀚海的每一处角落。

    “陆少主!”

    忽然,人群中,江漓开口了。

    这一次的秘境排行,江漓落选,他虽然得到了兵王传承,但是论及个人战力,他的确不算最优。

    “青鸟她还只是个孩子,可否让在下代替青鸟?”

    江漓面上满是忧色,看着陆番,躬身道。

    陆番目光横移,落在了白青鸟的身上。

    “不!”

    “江叔……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白青鸟却是摇了摇头。

    “你也不要在将我当成孩子。”

    “这一战,我必须去。”

    白青鸟瞳孔深处,似乎都有火芒在燃烧。

    江漓沉默了下来。

    “既然如此……本公子,便期待尔等凯旋而归。”

    陆番道。

    话语落下,陆番屈指一弹。

    下一刻。

    两艘弥漫着古老气机的青铜战船便横亘在海面上。

    战船之上,镌刻着玄奇的纹路,但是战船壁上,却是有一头腾飞的凤凰。

    这艘战场是陆番收掠了上界战船进行改良后的五凰战船。

    如今,作为五凰的出征战船。

    ……

    新的历练任务被天机鸽传遍了天下。

    几乎每一个修行人都得知了这个疯狂的历练任务。

    天元域中,武帝城、乾女宫、绝刀门等势力,得知他们的老祖居然要参与这样疯狂的历练任务,都是有些惴惴不安和担忧。

    但是在担忧之时,却也有热流在涌动。

    那是荣耀的热流,因为他们明白,参与这次历练任务之人是为何而战,他们都是为了五凰而战!

    虽然五凰大地,已经过去了十年时间,但是那一场战争的凶残和五凰被各方压迫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身为五凰修行人,岂能忘记那一战的压抑?

    人皇澹台贺听到了这消息,整个人坐不住了。

    他聚集了大军,乘船出海。

    欲要为以清算之名的出征者送行!

    ……

    陆番并没有立刻让历练者前往血煞天和元磁天。

    他留了三日时间,给他们一个道别的时间。

    南郡。

    唐一墨伫立在唐府的园林外。

    他的母亲没法修行,作为一个凡人,哪怕有丹药延续,却也一样老死在了时间长河中。

    而唐一墨的亲人,除了唐果,便只剩下了一个一直无法真正解开心结的唐显生。

    “公子。”

    唐一墨站在园林外,一位侍卫走出,正好看见,顿时低头。

    唐一墨微微颔首。

    下一刻,整了整身上的黑衫,踏入了园林内。

    唐显生依旧是那老迈的样子,白发苍苍,坐在摇椅上。

    “听说你要代表五凰出征……”

    唐显生道,声音有几分沙哑。

    唐一墨的步伐不停,来到了唐显生的身边。

    “保重好自己……”

    唐显生感慨道。

    “你我父子相处百年了,可是心结终究不曾解开……”唐显生浑浊的眼眸看着唐一墨,有几分柔和。

    唐一墨没有说什么。

    “活着回来。”

    “爹和唐果在五凰等你。”

    唐显生从摇椅上起身,佝偻的身躯,却只到唐一墨的胸膛前。

    唐显生笑了笑,踮起脚,拍了拍唐一墨的脑袋。

    ……

    西凉。

    霸王背负着斧盾,盘坐在东衍江。

    蜃龙在东衍江中翻涌着。

    霸王看的眼眸微微波动,他的身后,许楚、赵子旭等人皆是伫立着。

    许楚背负着两个生刺大铁球,眼眸波动剧烈。

    这一次的历练,很危险,前往血煞天和元磁天,面对两重天的顶级圣地,怎么可能不危险。

    可是,代表五凰前往清算,又是何等的荣耀。

    许楚在担忧的同时,又无比的骄傲。

    “我离开后,好好保护西凉……至于大玄神朝的事情,你们听茗桑的调遣,对于时局的判断,她比我强。”

    霸王道。

    许楚和赵子旭等西凉修行人,皆是躬身应允。

    霸王长长吐出一口气,闭上眼。

    想起巨镜中的战争,五凰大地崩裂,血海尸山堆叠,彻底沦为死寂。

    那一幕,深深刺激着霸王。

    他要变强,他要打出属于五凰的气势。

    大帐内。

    洛茗月和洛茗桑讲完了话,两人行走而出。

    洛茗桑带着微笑,她表现的很平静,虽然要送两位至亲之人出征。

    可是她努力不将自己怯弱的一面表现出来,要让霸王和洛茗月能够无忧的踏上征途。

    “不用担心,有陆少主允诺,我等……不会有事。”

    霸王站起身,与洛茗桑同行。

    许久后。

    东衍江畔,两道光束冲霄,霸王和洛茗月化作流光冲向瀚海。

    洛茗桑单薄的身躯伫立在岸边,怔怔的望着,久久不曾离去。

    ……

    三日时间,十六人分别与五凰的诸多熟悉的人道别。

    此番出征,必定凶险,他们不愿留下遗憾。

    湖心岛,白玉京楼阁之上。

    聂长卿与聂双道别后,来到了楼阁上。

    凝昭在一边,夹起一粒青梅抛入炉中,酒液蒸腾起热气。

    陆番坐在椅子上,闭着眼。

    微风徐徐吹来,楼阁上竟是让人心神都沉淀了下来似的。

    原本的浮躁竟是彻底消失。

    聂长卿在楼阁上安静的盘坐着,凝昭煮完酒,也静静的站在陆番的身后。

    两艘巨大的战船在巨鲸旁安静的浮沉。

    瀚海的波浪拍打在战船上,像是引起冲天喧嚣似的。

    当海平面,一轮如蛋黄般的朝阳徐徐升腾而起。

    在海面上洒下无数揉碎的黄金的时候。

    朝阳中,有一道道黑影浮现。

    轰轰轰!

    一道道身影,划破天穹,化作黑色流光飞速逼近。

    “来了!”

    瀚海上。

    得到消息,飞速聚集而来的,密密麻麻的修行人,皆是凝眸。

    嘭!

    古老的战船一阵浮沉,似是要炸开惊天波涛。

    霸王落在古老的战船之上,魁梧的身躯,有雄浑气机缠绕着。

    他的眼眸中,有滚滚杀意沸腾着。

    咻咻咻!

    杜龙阳,叶守刀等人也齐齐落下。

    “公子,我们也去了。”

    聂长卿和凝昭一齐开口。

    闭目的陆番睁开了眼,微微一笑。

    “去吧。”

    聂长卿挎着斩龙,迈步而出,凝昭也飘然出岛,落在了战船上。

    陆九莲飘然而至。

    唐一墨也迸射而出。

    青铜战船浮沉,很快,甲板上便有十六道身影齐聚。

    ……

    炼器阁内。

    公输羽老迈不已,眼眸中满是柔和之色。

    他拍了拍背负着大弓的阿鲁:“去吧……”

    “为师没事,在你未曾归来之前,一定会努力活下去。”

    “为师还想看到你凯旋的那一天呢。”

    公输羽笑了笑,道。

    阿鲁眼眸闪烁的华光,攥紧了拳头。

    下一刻,阿鲁后退两步,跪在公输羽身前,磕了三个响头,方是起身,背负着五凰弓,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去。

    轰!

    阿鲁化作一道流光,砸落在了古老的战船之上。

    战船似乎都被压的凹陷入瀚海之中似的。

    “他为你们的替补。”

    陆番的声音传遍每个人的耳畔,让他们明白阿鲁的身份。

    阿鲁背负着大弓,伫立在船尾,固若磐石。

    每个人的目光落在他背负的大弓之上时,心头皆是一跳,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机在不断弥漫似的。

    两艘古老的战船上分别立有人影。

    一艘上众人为,霸王、唐一墨、凝昭为个人战,杜龙阳,叶守刀,倪春秋,洛茗月、西门仙芝为团体战,征伐清算血煞天。

    另一艘上众人为,陆九莲、景越、李三岁为个人战,聂长卿、白青鸟、司马青衫、孔南飞、墨六七为团体战,征伐清算元磁天。

    阿鲁背负五凰弓,立于霸王所在的古老战船。

    恐怖的气机,交织在了战船之上。

    两艘战船上的众人对视,下一刻皆是相视一笑。

    千刃椅徐徐行驶。

    陆番端坐其上,出现在湖畔。

    倪玉背着黑锅,头顶小应龙,眼圈红彤彤。

    “准备好了么?”

    陆番徐徐道。

    两艘战船上。

    每个人皆是用自身的气息回应了陆番。

    砰砰砰!

    一道道气机化作雄浑光束冲霄,似是将海面给炸开滔天波浪似的!

    陆番目光一亮,嘴角微微上挑。

    “那便……出发!”

    话语落下。

    陆番的眼眸瞳孔中,顿时有线条开始浮沉跳动。

    灵压棋盘浮现在了陆番的身前。

    嗡……

    两艘古老的战船之上,一道道纹路开始浮现而出,银灰色的光华在闪烁不断。

    那是空间奥义!

    嗡嗡嗡……

    随着空间力量越发的强盛。

    下一刻……

    两艘战船的前端,便被撕裂出了巨大的沟壑!

    砰砰砰!

    两艘战船上的修行人皆是释放强绝气机,控制着战船驶入了沟壑之中。

    海平面处。

    一艘艘木船扬帆而来。

    人皇澹台贺伫立船头。

    “送出征者!”

    他厉喝。

    “愿尔等凯旋而归!”

    “战!”

    每一艘木船上的铁骑,皆是伫立笔直,盯着冲入沟壑的两艘战船,厉吼出声。

    “战!”

    古墓之上。

    顾茫然骨瘦如柴,衣袍猎猎。

    他的目光微微闪烁,不禁是有几分感慨。

    当古墓第一次入驻五凰的时候,那时候的五凰无比的弱小,弱小到甚至不堪一击。

    而如今,五凰已经强大到拥有底气出征血煞天和元磁天。

    可以说,顾茫然是亲眼看着五凰一点一点的变强。

    身为虚无天远古时期的强者,可以见到虚无天中唯一的高武,渐渐绽放出往日的荣光,他身体中沉寂了无尽岁月的血液不禁沸腾。

    顾茫然真的很希望看到……

    他日,五凰能够君临上界,傲视九重天。

    ……

    平阳天。

    正在佛塔中静修的大尊,骤然睁开眼。

    不仅仅是大尊,几乎每一个平阳天高武圣地的圣主,皆是元神激荡。

    “嗯?五凰有动作了……”

    “两艘战船腾空去,一艘往血煞,一艘入元磁!”

    “五凰终于要开始清算了么?”

    一位位圣主伫立在各自圣地中,凝眸呢喃。

    欢喜尊者盘坐在大尊身侧。

    “两艘古老战船,共十七人……”

    “陆平安就打算用这样的阵容去清算两重天?他凭什么?”

    “陆平安……到底想做什么?!”

    大尊凝眸。

    欢喜尊者也一脸懵逼。

    他对陆番了解算是比较深刻,此人眦睚必报,绝对不可能做这种送人头的行为。

    肯定有什么他们猜测不透的地方。

    嗡……

    大尊拂手。

    金钵飞扬而起,投落下金色光华。

    下一刻,两艘在“行”字阵言的空间奥义穿行下,出现在血煞天和元磁天的战船,纷纷浮现在金光所形成的画面中。

    大尊也看到了战船船板上盘坐的一道道身影。

    他看到了在天地大比中,表现极其霸道,一斧斩杀渡劫尊者的霸王。

    也看到了连开六脉,险些打死一位圣主级强者的唐一墨。

    “都是五凰的精英……陆平安到底想做什么?”

    “派这些人去送死么?!”

    大尊感到十分不解。

    血煞天和元磁天,论整体实力,比起平阳天要强。

    而且,这两重天可不仅仅有衍六级高武,更有衍五级高武!

    衍五,那可能有仙宿境坐镇!

    所以……

    大尊实在想不通陆番到底要什么。

    不过,他也不急,继续看下去吧。

    ……

    可怕的扭曲的力量逐渐消失。

    血煞天的无垠虚空中,一艘古老的战船悬浮着。

    霸王从战船上起身,徐徐迈步。

    他来到了战船的甲板前端,目光眯起,乌黑发丝飞扬,背负着斧盾,盯着前方。

    “血煞天……”

    “我项少云,来了。”

    轰!!!

    蓦地。

    一股恐怖的气机陡然从血煞天的深处爆发。

    “五凰之人……竟然真的敢来血煞天!”

    就近的一个高武世界中的圣地圣主,陡然出现虚空,衣衫猎猎。

    目光诡异的盯着战船上的霸王等人。

    “来找死吗?”

    这位圣主笑道。

    “奉陆少主之命,清算血煞天。”

    霸王道。

    他抬起脚,踩在了船头,身躯前俯,充斥着可怕的压迫。

    “放肆!”

    “区区五凰,也敢言清算!”

    这位圣主厉喝。

    霸王嘴角一撇。

    下一刻,周身滔天魔气汹涌,竟是从战船中一跃而出。

    无数的魔气纠缠在他的身躯周围,最后,仿佛一尊大魔。

    劈出一斧。

    劈向了那位圣主。

    恐怖的三等序列道意席卷,霸王这一斧,势大力沉。

    两者碰撞,掀起惊天波涛。

    可怕的能量炸开。

    很快,虚空中。

    霸王霸气凌立,一手持着那圣主的脑袋,那圣主的肉身爆碎,浓郁血雾弥漫虚空。

    其元神也被霸王霸道碾碎。

    一位圣主,当场被斩杀在虚空。

    轰轰轰!

    一道道恐怖的气机,从血煞天的各处释放而出,引起惊天波涛。

    嘎吱嘎吱!

    古老的战船似乎都要被这一道道蒸腾的气机给压爆。

    每一方世界上,皆有强者冰冷注视,释放强大气机压迫。

    霸王回到了战船上。

    杜龙阳,叶守刀,凝昭等人伫立其后,面对那恐怖的气机。

    此刻深陷血煞天中的他们,当真算的上是举世皆敌。

    可是,他们无惧,他们的面上没有丝毫的恐惧。

    因为,他们的身后,有人!

    五凰。

    白玉京楼阁。

    陆番白袍飞扬,目光中线条跳动。

    挽袖从棋盒中夹起一颗棋子。

    看着血煞天中一道道蒸腾而起的,汇聚一起压迫战船的诸多圣主气机。

    他笑了。

    棋子落下。

    啪!

    血煞天中。

    仿佛一颗棋子撕裂虚空而至。

    从天而降。

    噗嗤!

    刹那间。

    血煞天中,所有释放气机压迫战船的圣主们,皆是感觉心头有大恐怖降临。

    冲天而起的一道道强横的气机瞬间支离破碎。

    一位位圣主满目骇然,口中咳血,心中惶恐惊惧!

    五凰陆平安……

    当真来清算了!

    PS:求票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重生之神级豪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重生之网络争霸〕〔帝少溺宠小甜妻〕〔仙途遗祸〕〔从艺术家开始〕〔这个反派boss不好〕〔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隐婚厚爱:重生医〕〔爱与时光终年不变〕〔猫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