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凡尘行之道尊〕〔凌天搅星河〕〔重生之总裁追妻路〕〔诛天之拳〕〔古神的自我修养〕〔天国情缘劫〕〔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天降我才必有用〕〔有你我的兄弟〕〔青眉煮酒〕〔阴影笼罩时〕〔都市之巅峰战神〕〔唯恋与你〕〔斗破苍穹神之炎帝〕〔我把BOSS公主抱了〕〔穿成将军的私奔前〕〔今天女主黑化了吗〕〔第一神婿〕〔最强赘婿奶爸〕〔天外来客之苏满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傲娇巫医x萝莉巫神4
    巫族的祈愿树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在巫族自小流传的故事里,它属于神雨木的分枝,所有挂在上头的愿望在每年的巫祭上都会有神仙选择一张帮人实现。

    然而白绾绾听见音希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把树上所有的祈愿绸条都扯下来,然后她写一百个“一夜暴富”挂上去,这样神仙无论取哪张她都能一夜暴富。

    巫医大人听了表示不想说话。

    轻灵在跟着乌长老学巫灵术,不过或许是因为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她总是一有空就过来找音希。那么小的孩子还不懂怎么运用力量,连传送法阵都打不开的她硬生生每天走上好久都要过来跟音希搭话。

    这确实是个坚韧的倔强女主了,要不是知道人家长大以后是个什么冷血恩将仇报的性子,白绾绾都会感觉有点感动。

    这不,白绾绾将跟001在附近日常溜达了一圈回来就看见轻灵凑在音希旁边像是在说着什么,小女孩甜甜的脸上挂着笑容。要说音希也确实是混得最差的反派,他不但是个社恐傲娇还完全不懂拒绝人,表面上看上去冷漠得一批,实则还莫名其妙有点圣父?001把这归为职业影响,人家身份毕竟是个医者嘛。

    白绾绾叹了口气,嘴里还叼着一根甜甜的柠檬草就往木屋走去。木屋前摆了一张很长的桌子,一般是音希拿来晒药的,而白绾绾来了之后就变成了吃饭的餐桌。此刻,音希正坐在桌前捧着一个小木碗用刻刀在上面雕琢着什么,兜帽下露出的半张认真的俊脸极其勾引人。而轻灵则凑上去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努力跟音希搭着话。

    白绾绾又叹气,害,小妹妹,强行跟社恐搭话是攻略不了的,你得像我这样。想罢,白绾绾扬起笑像只小狐狸一样快速爬上了桌子蹲坐在音希面前,刚好挡住他的光。

    “师父父,阿绾饿了。”

    白绾绾脸很圆,笑起来的时候看上去总是傻乎乎的,但是弯起的金瞳又带着几分狡黠。音希非常自然的上手揉了一把白绾绾蹭乱的发,这才停下手里的活计:“好,吃饭。”

    对于老巫医来讲,养徒弟在他心里跟养宠物也没什么区别了。一开始他看在她神职在身的份上还会稍微尊敬点,跟白绾绾混了个把月彻底摸清她尿性之后,巫医大人自闭了。

    这是他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徒弟——虽然他这辈子就这么一个。药草分不清,医书记不住,下针就致命,开药能毒死人。音希私以为白绾绾在制毒这方面更有天赋,只要是她随便去药柜里抓出来的,熬在一起一定能致死。

    旁边的轻灵拽着自己的碎花裙子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低下头:“巫医哥哥家吃饭了吗,灵儿也刚好有些饿呢…”

    年纪这么小就无师自通白莲花操作了吗?白绾绾被震撼,她还没回过神来人家就已经自己坐下等开饭了。本着自己善良神明人设不能崩,白绾绾绷着脸气鼓鼓的也坐好了。

    一开始音希家是没有多余的餐具的,白绾绾一直在用一个大盘子吃饭。可是现在音希却把那个大盘子端给了轻灵,白绾绾扁扁嘴开始酝酿眼泪。半天没见,她连吃饭的碗都不配拥有了吗?

    音希抬头瞥了白绾绾,很明显看出这丫头张嘴就是想哭。他忙抬手先塞了一块甜甜的甘草糖堵住她的嘴。

    白绾绾瞪大眼睛嚼着糖就看见音希把之前还在手里雕琢的那个木碗拿去洗了洗,摆在了她面前。特别可爱精致的小木碗,在外面还刻了一只活灵活现眯着眼睛笑的小狐狸。白绾绾瞬间就喜欢上了,连眼角的眼泪都憋了回去。

    “师父父最好了~~”

    撒娇这种事,白绾绾非常熟练。旁边的轻灵看上去很不高兴,脸上又是嫉妒又是怨恨的,毕竟小孩子还不懂怎么掩饰情绪。白绾绾笑着对她露出八颗大白牙:略略略。

    她大抵知道轻灵心里在想什么,她应该是觉得没有白绾绾的话,那么它就是巫医大人的弟子,也能被音希这么小心翼翼的捧着了吧。然而,不存在的。

    一顿饭吃得一点也不香,因为有外人在场,平时能扒两碗饭的白绾绾吃了半碗就揣着001回屋子躺尸去了。她倒也不怕轻灵跟音希这时候搭关系,毕竟傲娇巫医大人某种方面,还是一个宠徒狂魔……

    从一数到二十,房门被推开。音希板着脸端着一碗饭菜进来,尽管他想努力保持凶巴巴的为师之尊严,可放软的语气听上去却怎么都像哄小孩:“你要是半夜喊饿,吾可再也不会管你。”

    emmm白绾绾经常半夜喊饿,虽然不知道这个“巫神”是个什么构造,但是自从抱回来之后就开始需要进食,也可以理解为…需要长身体?

    白绾绾在软床上咸鱼翻身:“反正师父父不喜欢我了。”

    音希将小碗放在她房间的小木桌上这才在她床榻上坐下:“怎么了?又闹脾气。”

    青年每次无奈时都会蹙着那对细长的银眉,雪色的眸子看上去如同极北冰川一样深邃:“你要是不愿意同别人一起用饭,那吾下次便不让她来了。”

    听到这句话,白绾绾手脚并用爬起来,她将脑袋支在音希腿上这才眨巴着故作乖巧:“突然超级想吃饭,要师父喂!!”

    音希显然这一个多月了已经被白绾绾调教得极其熟练了,修长的手执起小一号的勺子便舀了一勺看上去十分可口的饭菜送到白绾绾唇边,白绾绾又作又娇的“嗷呜”一口咬下这才又恢复懒懒的模样一边嚼着嘴里的饭菜一边枕着音希的腿思考人生。

    音希显然是个生活玩家,因为常年自己独居,无论是缝纫手工烹饪还是什么方面,均熟练得令人心疼。而她在整个巫族绕了好几圈,什么传说跟背景故事都打听过了,关于这个生活玩家突然暴怒毁灭世界的理由还是找不到苗头。

    音希将她半抱起来扶正这才舒展开蹙着的眉:“躺着吃饭对身体不好。”

    这是白绾绾第七十九次感觉音希更像是自己的老父亲,不过她还是乖乖坐直了。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窗外那个偷偷站在门口窥视的小小身影,白绾绾一笑,当场戏精上身。

    “师父父,你以后还会收师弟师妹吗?”

    追着小孩喂饭的巫医大人陷入沉思:“……只要你一个。”

    一个白绾绾养着他都感觉自己时常突然对人生绝望,若是再来一个他干脆自己服毒自尽来得干脆。

    余光瞥着门口那抹身影突然跑了,白绾绾才舒适的开始认真吃饭。

    音希哪里看不出小丫头的幼稚把戏,虽然他不太清楚阿绾为什么这么排斥跟她同根而生的轻灵,不过他假装不知道顺着她的意就是了。

    师徒俩的日常是无聊的,一般用过晚饭用水咒清洁一下身子便可以安寝了。大漠天黑早,一转眼便是星幕低垂。今夜白绾绾吵着非要音希讲故事哄着睡,音希被吵得脑仁都在疼只好哄着答应。

    音希的房间比起白绾绾的也没有多多少东西,一张木床,一方桌子,还有几个摆着各种干药的架子。不过他的床正对着窗口,躺在上面可以将景色一览无余。而此刻白绾绾穿着睡袍高兴的爬上音希的床整个人拱上去,音希怕她着凉,将她搂在臂弯里又小心翼翼的折好被角这才从床底下摸出那本上回逛集市白绾绾吵着要买的图画书。

    刚翻开第一页,幼稚到智障的故事情节就让沉稳又成熟的巫医大人黑了脸。

    “从前有一只小狐狸…”

    青年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哑涩,无论什么样的词汇从那张薄唇里溢出都像是在吟诵咒语一般——对于白绾绾的影响就是十分催眠。

    年轻的巫医大人捧着书本,怀里依偎着一个小小的白团子,他便将下巴抵在她头顶的软发上。窗外皎月辉光洒落一室,画面怎么看怎么温馨,白绾绾一边打着哈欠还一边同音希对故事情节指指点点。当音希讲完第一个的时候,白绾绾早就垂着小脑袋把眼睛闭上了。

    音希无奈,嘴角却忍不住的上扬了一个温柔的弧度。虽然自从白绾绾来了之后他便感觉整个世界都吵闹了起来,这丫头作起来简直比五百只鸭子还要聒噪。明明在医术当面一点天赋都没有,却总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拽着他的衣袖撒娇萌混过关。

    音希平时都不敢说话重了,在他的心底觉得那双小时候在荒漠里没能抓住的小狐狸一般的眸子就应该永远盛着笑意。

    那双太阳一样散发着曦光的眸子啊,他不许任何人将它变得黯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桃源修真〕〔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完美老公养成日记〕〔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我煮青梅等你来〕〔穿越长姐的田园生〕〔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豪门强宠:湛少,〕〔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江山一瞥〕〔岁月芳华〕〔战天道〕〔我在封神诡界做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