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龙婿〕〔荆棘玫瑰与异界骑〕〔仲夏夜的秘密〕〔太子千岁〕〔快穿之宿主又逆袭〕〔帝少宠妻别上瘾〕〔郓城法医打包走〕〔娘子又被系统欺负〕〔黑莲花她不想洗白〕〔男主的钱都给我花〕〔地球最后一条龙〕〔穿越之农家小媳妇〕〔宋锦〕〔喜欢你,本性难移〕〔和首富老公离婚后〕〔自带锦鲤穿六零〕〔女主有个鉴渣系统〕〔捡个校霸带回家〕〔重生之农门小财迷〕〔金粉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傲娇巫医x萝莉巫神5
    要说巫族有什么跟过年一样热闹的节日,那就得提名一年一度的巫祭了。每年的七月半族内上下都会去祈愿树上挂取愿望,每家每户都会在屋檐角上系上一个亲手剪的剪纸,讨个好兆头。而对于族里研习各种术类的孩子们来说,巫祭也相当于一次实力考试。

    白绾绾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本摸鱼半年了,什么头绪都没摸出,自己倒是被音希喂养得不食人间烟火。她一直偷偷关注的轻灵那边,那孩子还是靠着自己血脉天赋以及讨人喜的柔弱性格在族里混得如鱼得水。不过这是人家的人格魅力,白绾绾也没什么好管的。

    此刻她咕噜咕噜的在嘴里含着一口水坐在屋门口的台阶上望着远方发呆。音希跪坐在她身后手里执着一柄木梳轻轻的顺着她的银发,他的动作显然已经极其熟练,不一会儿功夫便用红色的绸带给她绑了两个小包子,垂下的发带上束着小铃铛,她只消一动便叮叮当当的响,极为可爱。

    白绾绾把漱口水吐干净仰躺倚在音希怀里长长的叹了口气:“师父,为什么今天一定要早起。我感觉我的脑子里还是一团糯米糊糊。”

    音希调整了一下姿势将怀里懒懒的一团抱起回应道:“今儿个巫祭,有的事情是你要忙的。”

    他将白绾绾搁置在干净的蒲团上,这才回屋去取了昨夜剪好的剪纸。鲜红的朱纸上,一只纸雕的小狐狸笑得眉眼弯弯。他不知想起了何,嘴角抿起浅淡笑意,将它小心翼翼的挂在了檐角之下。

    白绾绾托着腮仰头眼巴巴的望着那个在微风里被吹得左摇右晃的纸狐狸认真的肯定道:“师父,像我诶!”

    音希没有说话,伸手揉了揉她的软发。本就是按着这缠人的小狐狸的模子捏的。

    用过早饭之后又换了正式的白底黑纹神袍,师徒二人这才往族内广场走去。巫族人数并不多基本控制在两百人左右,不过巫祭这种重大日子往往会邀请其他族类的人前来观礼,因此看上去也是浩浩荡荡的几百余人。白绾绾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原作里面的男主——羽族的小少主羽岚。此时他方八九岁大,穿着一身精致的青色冠袍,面容也是一等一的出众俊俏。虽然年纪小却也能看得出几分日后的风华。

    他这次应该是跟着自己父亲一起过来的,毕竟这时候巫族跟羽族还没有结仇,甚至称得上是友好联盟。而男主这段剧情里应该是跟着狼族在习武。这一年的巫祭在原作里占了很大一个转折点,轻灵跟羽岚凭着天赋一战成名成了不世天才,而资质平平的女配绾绾则在众人怀疑的眼神里草草落败。对于两人身份的怀疑,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在所有人心里埋下种子的。

    白绾绾眯着眼打量了一下,女主跟男主此刻隔着看台遥遥对望,估计现在应该已经搭上线了,不过两个孩子年纪小还不懂什么叫感情。

    经过一系列繁琐的开场,昏昏欲睡的白绾绾终于被推上了高台。在戴着面具身着巫袍吟唱着古老歌谣的一堆女子中间,银发金瞳的小人儿穿着黑白色的巫神圣袍,发上系着铃铛,手里执着一把长长的带着水袖的折扇。每在台上挥动一次,便有铃铛叮当作响,水墨色的扇袖随风而起。在诡异又异常抓耳的乐曲中,白绾绾执着扇,眉目深敛。一本正经的模样确实能看出历代巫神的风华。

    台下巫族众人欢呼跪拜,挂满了铃铛与灯笼的广场一片热闹喧嚣。白绾绾舞完最后一支同族长一起祈愿风调雨顺之后便坐上了主位。不远处站着的黑袍青年平日清冷的白瞳里此刻含着淡淡笑意。望着台上那只张扬又优雅的小狐狸的身姿,他的心里不由还是有几分骄傲。

    羽族那边派来的人同族长乌长老他们在白绾绾面前虚情假意的互相恭维了几句,白绾绾懒得听他们商业互吹正打算一会儿偷偷溜走找个凉快地方“挂机”,原本安静下来的看台又是一阵锣鼓震天响,原是族内比试已经开始。

    接下来就是非常无聊的看女主秀翻全场的时间了,白绾绾一脸困倦的单手撑着头坐在主位上看着他们打斗。轻灵其人,无论是血统还是悟性都属实惊人,况且人家女主光环在身幸运值MAX半年来得到了不少宝贝。她跟着乌长老习巫灵之术方半年,已经可以熟练掌握初中级巫术打败比自己高三级的师兄师姐。这要是换在小说里面,就是爽文主角成长记了。不过没有受到过挫折的人永远不知道天高地厚,果不其然,在众人的惊叹声以及吹嘘里,轻灵飘飘然逐渐记不清自己是谁,挂着自信的笑朝白绾绾走来。

    “巫神大人,可愿指教?”

    轻灵生得莹莹弱弱,性格却刚直。本来就十分讨喜,如今做出这等不符礼法的请求众人也只当她是可爱调皮。

    白绾绾又打了个哈欠,朝着不远处蹙起眉的音希眨了眨眼示意他安心,这才慢吞吞的站了起来。

    半年来,白绾绾已经努力长高了。可是在高她半个头的轻灵面前还是显得小小一团。

    “好啊,那便提点你一回吧。”白绾绾缓缓开口,语气矜贵得像是多么垂怜轻灵才愿意答应她的请求一般。这等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姿态放在巫神身上自然是没问题。

    金发小姑娘气得咬紧了牙。在她的心里,白绾绾任何方面都比不得她,明明只是一个吃了睡睡了吃只会赖着巫医大人贪图享乐的蛀虫,凭什么能用神的身份站在她头上?

    白绾绾也懒得跟她客套,执起先前拿去跳祈福舞的扇子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银发的小萝莉白白软软的一团,一本正经的做出这动作的时候又莫名其妙的显得格外可爱。

    001,白绾绾在心里喊道。

    001从她裙子里钻出来一脸“包在我身上”的表情:“宿主我懂,武学高手来一发是吧?”

    白绾绾冷漠脸:“武学高手个锤子。要用魔法打败魔法,给我整个花里胡哨点的。”

    随着扣除积分的提示响起,白绾绾扬起恶趣味的笑。外挂玩家无所畏惧。

    等轻灵执着法杖开始闭眼吟唱咒语的时候,白绾绾依旧保持站在另一端保持捧着扇子一动不动的姿态冷静的看着对方“读条”。

    巫术这玩意强是强,就是读条时间太长,到了真刀实枪的时候,真的会有憨憨还等你念完咒语再揍你?

    台下众人对白绾绾站在原地不作为的行为有些窃窃私语,而白绾绾一直感觉有什么炽热的气流朝面上涌过来这才动了动执扇的手指。

    好啊,打人不打脸。轻灵那条看上去十分炫酷的火龙分明就是冲着白绾绾的眼睛来的。她金色的瞳子里映着那条笔直朝她扑过来的火龙,内心毫无波动。

    台下的喧哗声更大了。白绾绾也不管他们在讲什么,等那条火龙几乎燎到她头发之时才怠惰的举起手。她甚至连唇瓣都未启,只是将手里原本合上的扇子撑开,那条气势汹汹的火龙便如同被人掐死了脖子一般在半空中挣扎着化作了一地的带着寒气的冰渣。

    这一手平平无奇的招式在其他人眼里简直蒂花之秀。使用巫灵术需要先念咒语是一个死规矩,就算是放在以前,在其他族类的神体系里面也没有不需要吟唱便能使用术灵这种说法。

    对面的轻灵也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像是不甘心一般将学到的所有攻击技能全部朝白绾绾砸了过来。天才少女又怎么会甘心自己的所有努力都敌不过一个自己看不起的人呢?

    白绾绾在面前筑起一堵冰墙,脚尖点地跃起。众人只看见她长长的广袖在半空中舞出一道墨色的虹。彼时白绾绾将手里的扇子抛上空中,步伐明明从容缓慢却又像是看不清的碎影一般,飘逸而不沾微尘。只一瞬便来到了轻灵的身后。银发在气流中飞舞,像是一朵绽开的雪莲。白绾绾眯起金色的瞳贴着轻灵的耳畔笑得极其狡黠:“下次再看见你缠着我师父,我就剜了你的眼睛哦。”

    这句话带了些咬牙切齿的威胁意味,寒意扑面而来,轻灵感觉自己连手里的法杖都快拿不稳。

    白绾绾的声音很小。台下的人只能看见她甜甜笑着对着轻灵说了什么,而轻灵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下来。

    输赢已经不言而喻,年幼的巫神大人踩着之前抛在空中的折扇又飞回了主位上:“还行,继续努力。”

    这话她说得着实像一个严谨的长者一般从容严肃。而台下那个一直紧皱着眉的青年也终于舒展了眉目。在其他人眼里孤傲又清冷的巫医大人,此刻衣袍下的修长手指因为紧张在掌心掐出了几个红印。

    有人开始呼拜巫神大人,一呼百应。其他族类来观礼的人显然也被巫族供奉的巫神一代力量所震撼,一时间他们的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是在打着什么鬼主意。白绾绾没有功夫跟他们应酬,看着失魂落魄的女主跌跌撞撞的朝后院跑去,这才趁着人群不注意跟着溜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重生之桃源修真〕〔富豪从西班牙开始〕〔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完美老公养成日记〕〔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豪门强宠:湛少,〕〔江山一瞥〕〔都市全能医皇〕〔逆武通天〕〔电子厂里开始的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