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电竞之时拿九稳〕〔他比蜜糖还甜〕〔美食直播:吃货总〕〔青梅,你的竹马求〕〔倾恋女武神〕〔西风醉花阴〕〔氪金魔主〕〔殿堂欢〕〔1胎2宝:墨少,别〕〔世界因你而甜〕〔空间嫡女:纨绔王〕〔顾总别凶,萌妻认〕〔给未完的青春做个〕〔快穿偏执反派求喂〕〔我被男神克死后〕〔我的青春一百分〕〔贵女重生:侯府下〕〔我是勤行第一人〕〔都市最强废物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傲娇巫医x萝莉巫神9
    音希走了。

    白绾绾隐约听着其他人谈论他又去了西密林。

    年轻的巫医大人背着药囊将昏迷中的白绾绾慎重的托付给族长的妻子千叮呤万嘱托的,又在白绾绾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这才决然的转身离去。

    他必定要找到医治阿绾的药,否则,他便也不想度过以后无趣的漫长岁月了。

    白绾绾自那次疼晕过去之后便一直浑浑噩噩的在半昏迷状态,昏睡的时间比起清醒的时间要长上许多。在音希走的第七天,她甚至再也睁不开眼睛。

    白绾绾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身旁似乎有许许多多的人在争吵,可她却辨别不清。最后是001尖细的声音,她脑子里才清明了片刻。

    “宿主?宿主醒醒,现在情况不太好,你得赶紧逃离这个族落保住自己的性命!!!宿主?!”

    抱歉啊001…可是我真的没有一点儿力气。

    “啊啊啊啊宿主你命没了,他们知道你是冒牌货了,那棵破树托梦给族长说要直接烧死你。你再不跑人就凉了!!”

    白绾绾努力抬起眼皮,却又很快不由自主的闭上。

    “等等不对…是他们之前给宿主喂的饭菜下了东西,卧槽我居然没有看出来!!!嘤嘤嘤宿主,人家对不起你,你赶紧起来咱们逃命去了。”

    尖锐的电子音一直在脑子里反复回响,白绾绾终于找回一点神识凝结起来。她睁开眼,却只能看见轻灵于围在身侧一大群人模糊的剪影。

    “巫神大人那么厉害竟然是假的……”

    “嘘,你还敢这样叫她?神树亲自托梦岂能有假。”

    “唉,这叫啥事啊…不过小轻灵从小看着就天赋极好聪明伶俐的,她才是巫神似乎也合情合理。”

    “那…她就要被拖去烧死了么?”

    “……”

    长久的寂静。

    迷蒙间,白绾绾又听见乌长老犹豫的声音:“阿绾这孩子也是个好孩子,这件事原本她自己也不知道啊…怎么能全怪她?”

    “可是我就这么被她压着欺负了这么久,我就不委屈吗?”轻灵不赞同的开口:“如果不是她抢了我的身份,如今拜在巫医大人门下的便是我了!”

    又是一片沉默。白绾绾听不清更多的东西,大脑里的意识又渐渐溃散。001爬在白绾绾的衣襟里兔脸悲愤:“放心吧宿主,这次是我的差池,就算你在这个世界死掉了我001也会保你不被抹杀的!”

    白绾绾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见她坐在屋檐下,檐角上挂着的小狐狸被风吹的哗啦啦的响。音希坐在她身后以指代梳缓缓地顺着她的银发。

    “小阿绾啊,是最好看的巫神。”

    屋檐下的小姑娘不悦的拧起细眉:“那如果我不是巫神呢?”

    音希的动作顿了顿,很快又恢复轻柔,青年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像是吟诵着什么情诗一般:“那又如何,好看的是吾的小阿绾,与其他无关。”

    一如她曾眨着明明如昔的眸子笑着对他讲:“我喜欢的不是医书是师父啊。”

    白绾绾正高兴的想回头抱住他时,梦里音希却整个人从袍摆开始燃烧起来,衣上发上均是炽热的火焰。他静静的坐在原地,望着她的目光是那样的无奈悲凉。

    “师父?”白绾绾有些犹豫,可是任凭火焰都从那人身上燎到了她的脸上她都没有退后一步。等看见音希朝她伸开双手时,她没有丝毫犹豫的笑着扑了进去。

    像是烈焰从骨缝里开始灼烧一般,无论是身上的哪里都疼得喘不上气。明明烈火从那个人身上而起,可是白绾绾却怎么也不舍得松开他。

    她被浓烟呛得咳嗽了起来,梦里那个温柔的师父便轻轻拍着她的背。白绾绾紧紧攥着他的衣襟抬眸看他:“师父,我好疼啊。”

    她真的好疼啊,像是快要死去了一般,连呼吸都刺痛得大脑一片空白。而搂着她的人依旧只是温柔的拍着她的背复述着她的话:“吾的小阿绾好疼啊。”

    “师父?”白绾绾眼眶通红,眼泪没有落下来之前就已经被炙烤得蒸发。而那个梦里的音希却笑了起来,原本抱着她的手此刻将她死死的禁锢在怀里。

    巨大的疼痛让白绾绾已经开始麻木失去意识,可是她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却只看见了那人皎皎如明月的眸子。

    被捆缚在桅杆上经着烈焰炙烤的小姑娘,身影渐渐消失在了火光里。空气中传来她梦呓一般低低的带着哭腔的虚弱呼唤。

    “月亮……”

    终归于安静。

    等火光燃尽后,只留下一堆辨别不清的木炭而已。

    对于巫族众人来说,他们只不过是处理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而已,等做完之后一切都会重新走回正轨。可当音希带着浑身鲜血淋漓的伤从那座密林走出来时,再也没有人敢正脸面对他。

    音希出来那日,大漠起了风。风吹动着他挂在檐角的小狐狸剪纸在风里摇摇晃晃的,最后线也断开落在尘埃里,他瞥了一眼有些心疼,不过想着晚上再同阿绾剪一只便也没有在意了。

    他推开门并没有看见白绾绾,去另一间屋子找了也是。恍惚间他想起自己已经把她托付给族长妻子照顾了,应该是在族里吧。音希洗了把脸,自从昨夜开始心脏就一直阵痛,到最后几乎令人承受不住。此刻他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休息了一会儿,将白绾绾乱翻的书籍药草整理整齐,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在镜子前反复的照来照去确定看不出伤痕这才抿起笑关好门出门。

    音希难得的心情好,迫不及待的传送到族内打算去接小阿绾时,从第一个看见他的人开始,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不自然的表情,像是在掩饰什么又像是在逃避。

    音希有些莫名其妙,难道小阿绾又闯了什么祸?走至那棵祈愿树下时,微风吹动树上的红绸将最顶上那支给吹落了下来,恰好蒙在音希的眼睛上。

    他摘下来一看,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同师父永远在一起!(顺便暴富)”的字迹正是阿绾的。只是这系的紧紧的绸带为何会掉?将绸带收回怀里,他没空多想,满心只想早点接她回去。

    青年的步伐十分快速,带着难以掩盖的愉悦。可等他走至族长家时,老族长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连那个照顾阿绾的女人也像见了鬼一样十分心虚又害怕的躲开了。

    音希嘴角噙着笑:“阿绾呢,吾来接她回家了。”

    无人应声。

    从门后传来脚步声,他转身,却只看见身着巫神长袍的轻灵一脸欣喜的开口:“巫医大人,您回来啦。”

    音希想,这衣服穿在她身上着实没有小阿绾十分之一好看。青年保持着优雅与礼貌,再次开口:“阿绾人呢?”

    轻灵面色也白了白,想起自己高贵的身份这才鼓起勇气开口:“那丫头根本不是什么巫神,她只是神树额外造出来的残次品而已。巫医大人你被她骗了,其实我才是……”

    “所以,吾的阿绾呢?”

    音希冷声打断轻灵的话语,此刻他嘴角依旧噙着笑,雪色的眸子却冷得像是寒霜一般。

    “音希……”乌长老有些悲叹的开口:“那孩子……已经没有了。”

    什么叫做没有了?音希不明白,他走之前交给他们的那个银发金瞳的小娇娇,为什么会没有了。青年上前一步,黑袍下的手指攥得骨节发白:“她又跑出去玩了?无妨,吾去找她。”

    “巫医大人,她已经死掉了!”轻灵忍不住开口不服的喊道:“因为她占了我的身份,所以被神树带走了。”

    “呵。”音希像是听见什么极其好笑的事情一般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嗤笑,他垂着眸望着轻灵时眼神都是带着不屑的怜悯的:“你是个什么东西?她占了你的身份,嗯?”

    “音希!这是树神的旨意。”族长严声开口,对于音希亵渎巫神这件事显得极其不满。

    “吾不管是谁的旨意。”音希沉声开口,他摘下兜帽,雪色的眸子眯成危险的弧度:“吾走之前好好的交给你们的人,现在再好好的还给吾,很难吗?”

    一时间,众人沉默。乌长老无奈的又叹了口气,支支吾吾的这才开口:“去广场后面找找吧。”

    或许那孩子的魂灵,还没有走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重生之桃源修真〕〔富豪从西班牙开始〕〔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完美老公养成日记〕〔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豪门强宠:湛少,〕〔江山一瞥〕〔都市全能医皇〕〔逆武通天〕〔电子厂里开始的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