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凡尘行之道尊〕〔凌天搅星河〕〔重生之总裁追妻路〕〔诛天之拳〕〔古神的自我修养〕〔天国情缘劫〕〔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天降我才必有用〕〔有你我的兄弟〕〔青眉煮酒〕〔阴影笼罩时〕〔都市之巅峰战神〕〔唯恋与你〕〔斗破苍穹神之炎帝〕〔我把BOSS公主抱了〕〔穿成将军的私奔前〕〔今天女主黑化了吗〕〔第一神婿〕〔最强赘婿奶爸〕〔天外来客之苏满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电竞孤鹅x打野爸爸6
    抱着各自的心思,怎么说白绾绾也算是玩得还挺高兴的。毕竟她来这个世界之后也没有走这么远的出来看过,等到了晚上九十点钟她也有些困顿的时候,兰淮便说送她回家。

    他今日不住她隔壁那套房子,于是便只送她到了楼下,原本说看着她进房间的,然而白绾绾觉得没有必要让别人上楼来白跑这么一趟。

    她跟兰淮在楼底下道别,又熟练的爬上四楼打算摸黑掏钥匙的时候,背后突然伸过来一只大手死死的勒住白绾绾的脖子。她叫喊不出声只能扒着那人的手努力喘口气,连挣扎的手脚都被人死死的按住。除了黑暗里的一点躁动,似乎并没有什么能引起人注意的东西。

    001!!!这货谁啊。

    001软趴趴的跑出来:“啊,是一个觊觎原主美色的中年老男人,就住你家隔壁的隔壁的隔壁。”

    你都知道了你还不救我!!明天我肾就没了。

    “哎呀,都说了是觊觎美色,怎么可能会挖你的肾呢。”

    这个更严重好不好!!白绾绾想想都快吐了,但是被人死命的捂住嘴她又叫不出声,身体也因为缺氧渐渐使不上力气逐渐虚弱,她在意识模糊的前一秒脑子里最后的想法是:早知道就让反派爸爸送她上楼了。

    世事难料啊。

    而楼下的兰淮说是说走了,可到底还是不放心。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四楼的楼道灯亮起来,正奇怪着却突然发现有一户人家亮了灯,却不是白绾绾家。

    兰淮半眯着眼打量了那户人家一眼,一头栽进了漆黑的楼道里。

    “真好看的小姑娘啊,怎么以前都不出门呢?”

    中年男人油腻又带着恶心的声音在耳侧响起,白绾绾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张丑陋的老脸。她心里一惊,脑子瞬间清醒了,可是被胶布贴住的嘴依旧无法发出声音。

    001我要没了啊啊啊啊!!你他娘的能不能靠点谱!!

    001装死中……

    眼见着那中年男人还在自顾自的诉说着恶心的爱意,白绾绾快速的打量了一会儿周围环境。

    “没关系,过了今天晚上你就永远离不开我了。”男人发出猥琐的笑声:“就算是坐牢,老子这辈子也值了。”

    你是值了,我血亏啊兄弟。在那男人还没有伸手过来的时候白绾绾猛地起身用额头撞上旁边的灯开关瞬间屋子内陷入一片漆黑,她同那个男人谁也看不见谁。

    “还想跑?这样的挣扎是没有意义的,只会让我更兴奋。”

    去你喵的吧!白绾绾闭上眼睛思索着刚才进门的位置,再睁开时脑子里已经有了方向感,先出大门再往左跑就是楼道……

    “小姑娘,这附近可没什么人,你就是跑出去了,我也能在大街上把你抓回来信不信。”

    嘿这人屁话怎么那么多?白绾绾沉下心,现在她嘴被胶带封住,双手也被绳子绑在身后,完全没办法自己开门,要么就得先趁那个男人看不见她去把绳子弄断。

    可是,可是……现在周遭环境对她来说也是一片漆黑,而且她对这个人的屋子并不熟明显占了劣势方。果不其然,在白绾绾刚跑到门口之时头发就被身后一股大力拽了过去她被扯得生疼,刚转过头去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白绾绾傻了,她还没有挨过这种侮辱性的打呢!我反派爸爸都没有打过我你算什么垃圾!!!白绾绾越想越委屈,正打算直接往门上撞的时候,那扇门却突然被打开了。

    站在门外一身霜雪的少年轻轻喘着气,楼道灯没有开,只能在黯淡的月光下看见他足有一米九的怪物般高大的影子。白绾绾傻了,那个中年男人也傻了。还没反应过来白绾绾就被门口的人伸手捞进了怀里,他在她身前蹲下尽量与她平视,冰冷修长的手轻轻碰了碰她脸上红肿的那一块,白绾绾被这么乍一摸,又冰又痛,生理泪水就涌出来了。

    门口的男人松开她,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她围上,这才站起身在黑暗里一步步走进那间恐怖的屋子。白绾绾在走廊里抱着膝盖蹲着,又冷又害怕的连脑子都一片空白。

    “你要干什么!关你屁事臭小子,打人是违法的!!”

    屋子里传来那个猥琐中年男人的尖叫声,最后又在一阵碎响里变成求饶声。

    “你尽管叫,这一片人很少,我不介意去大街上再把你拉回来打死。”男子清冷蕴着怒意的声音在黑暗里颇为咬牙切齿,白绾绾猛地一颤,是,是兰淮?虽然她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可是也能辨别出兰淮是下了死手,到了最后那个中年男人连求饶的声音都发不出……白绾绾怕出事,在门口低低的唤了一声兰淮的名字,屋内的动静才停下。

    不知道在门口蹲了多久,等她再抬起头时却是兰淮拿手机报了警这才牵着她像牵着一个小孩子一般沉默着进了自己家门。

    回的是兰淮那个家。兰淮家里没什么生活气息,简约风的家具,干净大方的装修。他开了灯又把白绾绾安抚在沙发上,这才去取了药箱。

    白绾绾现在脑子里都是懵的,眼泪珠儿还挂在眼眶里欲落不落的,被围巾裹着的半张白嫩嫩的脸上浮着一片红肿。拿着药箱出来的兰淮心里莫名一刺痛,他强行忍下心底的不适感努力平缓着情绪同她讲话:“你看,我就说送你上来吧。”

    白绾绾没有答话,盯着自己的鞋尖走神。兰淮也知道她被吓坏了,伸手抚了抚她的头,看见她脸上愈发明显的红痕时他眸底一暗:“趁警察还没来,我再去打他一顿给你出气,如何?”

    白绾绾摇摇头,现在待在反派爸爸身边让她有种十足的安心感。她不敢再去回想刚才那种茫然无助了。

    小心翼翼给她脸上涂了伤药又揉了揉她被绳子绑过的手腕上的红痕,暖黄色的温暖灯光下,兰淮的眉眼极其温柔,与他方才上挑着狭长的眼走进那间屋子的危险表情完全看不出是同一个人。白绾绾眼泪无意识的滑落在脸上,她其实并不想哭,但是刚才太疼了只要她一眨眼,泪珠儿就会自己掉出来。

    眼泪砸在兰淮替她上药的那只手的手心,兰淮身子一僵,细长的远山眉也拧了起来。白绾绾刚扬着假笑想说没关系,整个人却突然被摁在沙发上。

    俯身在她上方的男子身上还带着屋外淡淡的冷意,白绾绾就这样怔怔的看着他一副一头雾水的可爱表情。想说点什么的兰淮喉咙一痒,也忘了自己要做什么。男子白皙的耳垂几不可闻的浮上几分绯红色。

    “咳……我以后便正式搬来这里同你做邻居吧。这么好一上单,万一被人偷走了我还真不知道去哪里找了。”兰淮清清嗓子,自己坐好在白绾绾身侧开口道。

    白绾绾“嗯”了一声,也没有多说话。

    “你…还害怕么?”兰淮轻声开口。

    白绾绾扭头去看他时,整个人便被他缩紧的双手直直的带进了怀里。即便是隔着厚厚的羽绒服,她依旧可以听见兰淮胸腔震动的心跳声。

    “不用怕了。”兰淮抚着她的背,声音低沉柔和得不可思议:“没有人能欺负小阿绾。”

    当他抬起头时,脸上的表情竟与那大漠里的那位巫医…重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桃源修真〕〔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完美老公养成日记〕〔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我煮青梅等你来〕〔穿越长姐的田园生〕〔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豪门强宠:湛少,〕〔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江山一瞥〕〔岁月芳华〕〔战天道〕〔我在封神诡界做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