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凡尘行之道尊〕〔凌天搅星河〕〔重生之总裁追妻路〕〔诛天之拳〕〔古神的自我修养〕〔天国情缘劫〕〔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天降我才必有用〕〔有你我的兄弟〕〔青眉煮酒〕〔阴影笼罩时〕〔都市之巅峰战神〕〔唯恋与你〕〔斗破苍穹神之炎帝〕〔我把BOSS公主抱了〕〔穿成将军的私奔前〕〔今天女主黑化了吗〕〔第一神婿〕〔最强赘婿奶爸〕〔天外来客之苏满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病弱公子x元气侍女5
    起先沈筠坚持唤她白姑娘的,白绾绾花了好大功夫让自己看上去没心没肺像个小孩子一样,沈筠才稍微不拿她当个“妙龄女子”看,开始唤她的名字。

    他声音因常年咳嗽而沙哑,倒也不是很难听,甚至带着淡淡的绵软。唤她名字的语调总轻柔得像是一团云一般。让人听了便觉得舒服。

    白绾绾凑过去,见沈筠从书桌的抽屉里抽出那本十分厚实的《石头记》摊开。

    “今日便不用去做杂物了,给我念念书吧。”

    沈筠将书递过去又示意她自己在旁边搬椅子随便坐,他的神色看上去很疲惫,眼眶都因为整夜咳嗽睡眠不足熬出血丝。

    白绾绾自然不会拒绝,自己麻溜洗了手便端坐在书桌另一端随便翻了一页,等看着沈筠乖乖的拾起汤勺开始喝汤,她才满意的收回“凶狠”目光。

    “那判官问:此间阴司泉路,你寿未终,何故至此??,贾宝玉:适闻有一故人已死,遂寻访至此。?,判官:故人是谁?”,贾宝玉:姑苏…林黛玉。”

    这一段,经典啊。白绾绾念得轻缓又抑扬顿挫,认真敛着眉目看书的模样着实能品出几分大家闺秀的娴静。

    沈筠放下汤勺又执起手帕试了试唇畔的残汁,等白绾绾一段念完这才望着她缓缓启唇:“你可知,贾宝玉同林黛玉是何渊源?”

    啊??现在撩反派还要文化水平高么。

    白绾绾开始绞尽脑汁:“宝玉前世是神瑛使者,黛玉前世是绛珠仙草,宝玉给黛玉浇过水,所以这世黛玉给宝玉还泪来了?”

    希望她十二年义务教育加四年大学没有白上,她还真不太习惯跟这种文化人聊天。

    沈筠闷咳了两声又抿起笑:“是了……虽因果所向,到底意难平。”

    意难平,这三个字从他的口中念来无端添了几分苦涩。

    他便是沈府那从小病弱娇惯着长大的公子,即便家破人亡一朝沦落至此,却也没有折去半分傲骨。重拾牌匾,再提笔墨,成为众人口中敬仰的“沈公子”他靠的全是自己的努力,然,拖着一具残破身躯,日日夜夜的被病痛辗转,活着对他来说真的会感觉快乐吗?

    善良确实是个善良人,然而他拒绝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恐怕最后为了女主去京城也是他此生做过最任性的事情吧。

    白绾绾不能感同身受,完全搞不懂这种复杂情绪,却还是故作天真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开口:“若是公子以后去了那阴曹地府,我便也去寻一寻你。”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跟咒人家早死一样……沈筠听了一愣,看着桌案对面挽着简单发髻的少女的目光也柔和了些:“恐怕到时候,相见不相识。”

    “怎么可能!”白绾绾假笑着强行扯开这个话题:“去什么阴曹地府啊,是糖葫芦不甜了还是绿豆糕不香了。”

    所以这个反派爸爸为什么这么悲观主义啊喂!!跟他尬聊很累。白绾绾努力鼓起笑:“天气好的时候公子可以多出门走走,反正我现在还没有找到活干…咱们可以一起去放风筝!!”

    沈筠淡笑:“只有孩童才会玩这些小玩意吧。”

    白绾绾便腆着脸装嫩:“我也还小啊。”

    “要放纸鸢的话,以南郊外的山上倒是景致不错,我在上面有一方院落。”

    ???你管这叫家道中落,为啥他这么多房产。

    持续装死的001:“剧情里边女主就是受了伤跑到那个院子里被反派爹救下的。虽然剧情还没走到那里,但是宿主可以先去踩踩点。”

    踩踩点……呸!什么辣鸡词,听上去不太正经。

    沈筠见白绾绾“走神”,又从抽屉里取出一盒瓷白瓶子递了过来:“上次周大夫过来,便让他配了些祛痕膏。女孩子总是漂亮些好。”

    白绾绾歪着头看他:“公子意思是觉得我难看?”问题是她疤也没长脸上啊。

    沈筠咳了咳:“自然不是这个意思……”

    “好啦好啦我懂。”白绾绾将那个小瓷瓶塞回袖子里冲着沈筠眯眼笑:“现在外面阳光正好,公子出去晒晒太阳?”

    因着身体缘故,不需要上课的日子里,沈筠若无什么事并不怎么出房门。像是现在这种坐在院子里傻晒太阳的事,他委实有些不太习惯。

    白绾绾给他盖了块毯子,这才又哼着歌悠哉悠哉的浇起了院子里的花。原本院里的花没人照料早就枯死一片,生活玩家白绾绾一时兴起就把死掉的全拔了,还能活的便好好的栽起来天天浇水松土什么的。

    她第一天来沈府那天,这座宅邸简直跟沈筠这个主人一样毫无生气,甚至没什么色彩,远远看上去跟鬼宅似的。她把这些漂漂亮亮的花里胡哨的花打理起来了这才看上去不那么压抑。

    “公子,以后在院子里种棵树吧,你这院子光秃秃的连鸟儿都不愿意过来。”

    “嗯?种何。”

    “桃树啊!那种风花雪月的话本里,主人公不都喜欢坐在什么桃花之下品茶弹琴什么的。”

    “你会弹琴?”

    ??白绾绾哪会这种高雅乐器,她扯着自己袖子认真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开口:“我会吹唢呐。”

    她以前为了赚钱供自己上大学什么兼职没做过,后面混进一个红白喜事团还免费学了门乐器,虽然听上去不太吉利就是了。

    她想了想,漫天桃花飞舞,墨发白衣的清俊公子坐在树下看书,而她站在一旁吹起唢呐……场面实属有点窒息。

    沈筠显然也脑补到了什么,表情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会有人家教自己女儿学唢呐么?”

    “……这个并不重要。”白绾绾假笑:“反正好看就完事了。”

    沈筠没细问,轻声应了。等白绾绾将所有花的枯叶都折了一遍再回头的时候却看见沈筠已经在躺椅上睡熟过去。

    他很少能睡安稳觉,咳到半夜是经常的事。白绾绾也没打扰他,给他毯子角又掖了掖这才去忙活晚饭。

    她真的,好闲啊!!!

    第一次遇见这种,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生命危险的神奇副本,不光是她,连001最近都懒得一批出来的时间越来越少。等她四处瞎溜达回来看见沈筠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望着月亮走神。

    “公子?”

    “不知为何,看见月亮的时候总是能想起一个人。却又记不起是谁。”青年的语气浅淡,娓娓道来时眼底洒落的月光像是掬着一捧水一般温润。。

    白绾绾想搭话却又莫名哽住,她每次看见月亮……也总是会想起一个模糊的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桃源修真〕〔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完美老公养成日记〕〔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我煮青梅等你来〕〔穿越长姐的田园生〕〔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豪门强宠:湛少,〕〔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江山一瞥〕〔岁月芳华〕〔战天道〕〔我在封神诡界做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