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凡尘行之道尊〕〔凌天搅星河〕〔重生之总裁追妻路〕〔诛天之拳〕〔古神的自我修养〕〔天国情缘劫〕〔这个明星有些咸鱼〕〔天降我才必有用〕〔有你我的兄弟〕〔青眉煮酒〕〔阴影笼罩时〕〔都市之巅峰战神〕〔唯恋与你〕〔斗破苍穹神之炎帝〕〔我把BOSS公主抱了〕〔穿成将军的私奔前〕〔今天女主黑化了吗〕〔第一神婿〕〔最强赘婿奶爸〕〔天外来客之苏满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病弱公子x元气侍女11
    听不清是谁在一声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声嘶力竭。

    像是从远处传来,又像是就抵在她耳畔。

    白绾绾偶尔清醒睁开眼时只能看见地上茫茫大雪,鼻间嗅到清淡的中药味儿,她想抬头却像是被人扼住了呼吸一般又无力的闭上了眼。

    好冷啊,像是五脏六腑全部泡在冰渊里,连轻轻的喘息都会带动刺骨的冰刺。

    她做了一个短暂又绮丽的梦,虚无的宫殿,纯白的领域。还有一只通体漆黑的鸟儿,狭长上挑的红眸带着睥睨的姿态站在那方柱台上,掉落的漆黑羽毛皆化作了流动的黑色的河……

    白绾绾醒来时天色大抵是黄昏,她正躺在沈府自己那一方房间里。额头上还敷着一块尚还温热的帕子。嘴里全是苦涩的药味,屋子里燃着的暖炉温暖得让她在那一瞬间都怀疑这是不是梦境。

    房门被推开,进来的依旧是上次那个照顾她的婆婆,她看见白绾绾醒来,皱着的眉总算松开了:“小姑娘醒了?刚好药也热了,喝了再睡一会儿吧,你现在身体虚得厉害,要不是我家老头子下那剂猛药,恐怕人现在都到鬼门关头咯。”

    白绾绾自然知道这个阿婆口中的“老头子”就是常年给沈筠开药看病的李大夫。

    她现在浑身都软得厉害,头也昏昏沉沉的难受得不想说话,但还是开口问道:“我家公子呢?”

    李婆婆没想到她一醒来就是问这个,她端着药碗的手抖了抖,语气都开始有些不太自在:“沈公子在他自己房间养病呢,没事,咱先顾好自己。”

    许是她的语气太过叹婉,又或许是之前濒死的绝望让白绾绾意识太过清醒,她眼皮抬了抬又问道:“阿婆,我跟公子是谁救回来的?”

    她当时确实是淹了下去,是谁能在知道山上有人被困的情况下还能找到掉进湖里的她?

    “这个……”李婆婆有些踌躇,千言万语最后却只化作一声叹息:“先喝药吧,别乱想那么多,老婆子我去厨房看看沈公子的药怎么样了。”

    白绾绾没有应声,等房门被人关上之后才沉着脸唤出001。

    “当时发生了什么,你一定最清楚吧?”

    少女的嗓音带着沉睡多日久未开口的沙哑,而001眼下知道白绾绾心里情绪不对劲也不敢装死,只怂巴巴的凑上去讨好似的用自己最柔软的绒毛蹭了蹭白绾绾的手指:“人家总不可能看着宿主就这么死掉…刚好反派爸爸发现你不见了出来找你……”

    “所以?”

    “所以……”

    “所以你就想办法让他找到了落入湖中的我是吧。”

    她这声极冷,能明显听见不悦。001怂着尖耳朵不敢说话,只一个劲的往白绾绾怀里埋:“我当然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啊!可是…当时也就这一个办法。”

    白绾绾将001揪着耳朵放在摊开的手掌上细声问它:“你当初说过这份数据不对,让我好好对待反派,可如今坑他的却又是你自己。”

    001小声反驳:“反派爸爸当然很重要啊!!不过,“他”可以有很多个,宿主就这么一个,我我我……当然想优先救你。”

    白绾绾这下听明白了,001是担心她所以才出此下策。她心里觉得温暖自然不舍得再怪它,眼下恨也只能恨自己不争气。

    一口气端起桌上的药碗灌下,白绾绾连披肩外套的功夫都不舍得就直直的去了沈筠的房间。途中路过院子,却见院中桃树因为寒冬原故看上去也有些干枯。

    她现在没心思管树,推开沈筠房门的那一瞬间鼻腔几乎被猛烈的药草味熏得喘不过气。

    房间里没有点灯,即便是天还没黑看上去也是昏沉一片。白绾绾反手关上门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各种瓷碗碎片往里走,那些应当都是药碗的痕迹……他不肯喝药?

    “公子?”

    少女刻意压轻的声音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越往里走中药的苦涩味越浓,她刚一掀开内室的帘子就看见沈筠如同往常一般依靠着床头静静的坐在那里。

    白绾绾松了一口气,语气也轻快了些,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便上前半跪在他床榻前握住了他放在被褥外面的那只修长的手。

    不过她的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青年的体温依旧冷得像冰,只是以往还带着生气的肢体此刻看上去却像是一具早已死去多年的尸体一般。

    “……公子?”她的语气带着自己都难察觉的轻颤。

    沈筠一直睁着眼,却像是刚察觉到她过来了一般,连扭头看她的姿势都显得十分僵硬。他乌黑色的唇瓣启合,却没有任何声音从喉间发出,但白绾绾看清了他的口型,他在唤她的名字,一如往常温柔。

    …他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么光风霁月的公子,此刻却像是失去灵魂的活死人一般,浑身上下都缠绕着死气。

    鼻腔蔓延着酸涩,她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压下那无用的眼泪。

    “公子…”

    她不知道现在要说些什么,只是麻木的轻轻唤着他。

    而青年低敛着眉眼,虽然以往清亮的眸此时覆盖着浑浊的死气,但舒展的弧度依旧温润得不可思议。

    他向来对她每次呼唤报以的都是最温柔的姿态。

    白绾绾强迫自己抿起唇看上去不那么悲哀,她将自己温热的脸紧紧的贴着沈筠冰冷的手,仿佛是一只撒娇的小狐狸一般一下下的蹭着他:“公子,我在。”

    青年指间动了动,指腹轻柔的拂过她的侧脸,也拭去她不知何时滑落的一滴泪。在白绾绾看不见的时候。他的神情那么悲戚,蹙起的眉像是含着化不开的浓愁,如怨似叹。

    喉间又涌上熟悉的铁锈味,沈筠不顾一切的想爬起来,匆忙抽出的手甚至来不及摸到床头的手帕便抑制不住的咳了出来。

    泛着乌黑的鲜红在那一瞬间便喷溅在白色的床幔上,青年强忍不住的咳嗽声沙哑得叫人听得整颗心都揪在一起。白绾绾无措的起身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而他只是低头呛出一口一口的血,直到再也没有力气才停下。

    白绾绾心里又惊又怕,看着沈筠愈发毫无生气的脸,此刻心里的惊恐空前绝后的到了极致。

    她记起来了……那日沈筠被001指引着找到浮在冰面上的她,明明那么畏寒的公子硬是忍着严寒毫不犹豫的淌水下去将她抱了上来。

    她当时昏迷不醒浑身都冷得厉害,她家公子便背着她继续寻着下山的路。

    那雪那么深,风那么大……

    白绾绾不敢回忆细节,耳畔却清晰的想起了当时沈筠背着她一步一踉跄时,边忍下咳嗽边对她轻声的呼唤。

    绾绾,莫怕。

    他是怎样拖着那幅病重的残躯背着她下山被人救下的?此过程之艰难,连她自己都不敢想象。。

    到底是她来拯救他,还是他一直在救赎着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桃源修真〕〔我只想安静地做神〕〔完美老公养成日记〕〔富豪从西班牙开始〕〔我煮青梅等你来〕〔穿越长姐的田园生〕〔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豪门强宠:湛少,〕〔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江山一瞥〕〔岁月芳华〕〔战天道〕〔我在封神诡界做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