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以妖格担保〕〔恶食之门〕〔星辰之主〕〔超神灵兽〕〔我是万道之主〕〔体内藏着一条龙〕〔七界天府〕〔打造超玄幻〕〔碧罗海〕〔吞天噬万灵〕〔英雄联盟之符文师〕〔许君世世共韶华〕〔剑破星极〕〔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无敌基因进化系统〕〔我养的宠物都超神〕〔狂暴逆袭〕〔龙神斗尊〕〔无敌懒人系统〕〔我只想安静地打游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病弱公子x元气侍女13
    “有什么可以再见他一面的道具么?多少积分都可以。”

    这是沈筠死后,白绾绾对001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001感知到白绾绾低落的情绪,也不敢皮,只乖乖的认真趴在她腿上回复:“有确实是有,不过又贵又没什么用……”

    白绾绾抿起唇:“这个无妨。”

    “这个世界由于宿主还未离开而反派已经先死,暂时还无法崩塌。在这段时间里反派会像是正常位面的轮回一般去往阴曹地府等待转世。宿主可以花1000积分去购买一颗还阴丹,寻到他,做最后一次道别。”

    “我一共还有多少分?”

    “1150。”

    白绾绾自嘲的轻笑出声:“可还行,这回真的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宿主?”

    “走吧。”白绾绾抱着001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带我去寻他。”

    原是以前开玩笑的话,现在竟全部变成了真。她说过,等他走了便也去地府寻一寻他,怎能食言?

    她望了望院子里的桃树,失望的叹了口气。终究的等不到它开花了。

    人间的地府同小说里的并无什么太大差别。等她眼前一花,再站稳的时候,人就已经站在了一条焦黑的奇怪小路上。

    天幕是深邃的黑暗,在远处挂着一轮血色的残月,像是某种沾了血的钩子一般叫人不寒而栗。

    小路的两旁流动着鲜红的河,河里每隔几步便栽种着几株传说中的彼岸花。而来来往往的幽魂像是看不见她一般皆是直接穿过,似乎没有给她这个不该存在于这里的活人一点目光。

    系统出品的道具自然不可能劣质,如今白绾绾站在这里的身份自然在鬼差与幽魂眼里都是合理的。

    不同于想象中的幽冷,这个只有死气的地方反而滚烫得像是建筑在岩浆之上一般。白绾绾没心情看风景也不敢耽搁,一路提着裙摆便往小路尽头跑去。

    在那边,便是传说中的奈何桥。

    桥身通体乌黑,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倒像是年久失修,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短,倒长得像是另一段路一般。桥下流动的忘川水像是沸腾的熔岩,汩汩的往外冒着鲜红。而在河中那一堆阴森森的白骨之间竟然流动着许许多多的小红灯。

    每一盏灯,盛的都是死去之人生前的执念与记忆。走过奈何桥之后,那些忘却的前世便化作一盏小灯,顺着蔓延无尽的忘川之水流往无处可寻之地。而被取走记忆的魂魄,也会按照生前的功德业障前往轮回镜投胎,开始新的一世。

    尽管她撞不到那些游魂,但她还是尽量避开“鬼群”,在桥上那一列长长的队伍里寻找着沈筠的身影,等她从最后一个找到第一个都没有看见那张熟悉的脸的时候,这才丧气的垂下了头。

    他或许是早就走了?白绾绾沉默着蹲在桥头看着河中的灯在血液中沉浮。难道,连最后一眼也见不到了吗。

    “姑娘为何蹲在此处?”

    身后传来青年温润的嗓音,白绾绾心里一惊差点重心不稳直接一头栽进河里去,幸亏身后那人伸手捞了她一把。

    “小心!”这是男子后怕的低呼。

    一瞬间白绾绾便认出来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尽管他现在声音已经褪去了她听惯的沙哑,因为已无病痛,所以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是神采奕奕毫无现实中半分的颓丧。

    “公子?”她轻声唤他,却见那青袍男子疑惑的蹙起眉。

    果然,已经不记得了呀。白绾绾望向那千万盏不知飘往何处的灯,里面有一盏,承载着他所有的记忆。

    “姑娘来此处寻人?可告知在下,虽然在下再过不久便也要离开此处,但说不定能帮上忙。”即便是记忆全无,沈筠也依旧是那幅翩翩公子光风霁月的模样。

    白绾绾望着他清亮的眸,心里既是苦涩又是复杂,第一次见到他健康的模样,竟然是在这种场景……她勉强牵起唇:“并无可寻之人,公子可否陪我叙叙?”

    沈筠一撩袍摆,索性就在桥边同白绾绾一起坐下了。在这肃穆森严的鬼蜮里,他俩这幅“茶馆闲谈”的姿态确实看上去诡异了些。

    “公子…是新死的鬼么?”

    沈筠没想到白绾绾一开口就是这种奇怪问题,他脸色一怔,还是认真开口回应:“大抵是吧,记不清了。姑娘看上去不像是鬼,为何也在此地?”

    白绾绾弯了弯眉:“是为了赴一场故人之约。”

    虽然很好奇是怎样的约定,能让这个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悲意的女子一路寻到这阴曹地府来,可读书人的礼貌还是让沈筠没有问出口。

    白绾绾也没有再解释这句话,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只是捏着桥岸用力到指节发白的手透露出她内心的紧张与不安。

    “姑娘?”

    白绾绾扭头望他:“公子可知,这忘川河里漂浮着的纸灯是从何而来?我见着觉有几分意思,倒也想一试。”

    沈筠先是一愣,继而清俊的脸也温雅的泛起笑意:“这有何难,在桥尽头出便有纸灯与笔,自取便是了。”

    说罢,他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轻声“啊”了一声,继而从自己袖中掏出一只叠成兔子状的纸灯,青年耳垂微微泛着红:“方才见姑娘神色异常所以过来打扰,一时间都忘了在下本就是打算过来放灯的。若是姑娘喜欢,便送于你罢。”

    平平无奇的一盏纸灯,偏偏顶上的罩儿被人刻意折成乖巧的小兔子状,看着就让人心生喜欢。白绾绾眼眶一热,强忍着心底的难过接过灯和笔:“我本不属于此处,并无前世今生可写,便提笔续一个愿望吧。”

    少女执着笔提着兔儿灯的画面在沈筠眼里却涌起莫名的熟悉感,他似乎以前在哪里,也见过此番场景……只是细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甩了甩头抛却那些杂念轻声开口问:“姑娘想许何愿?”

    白绾绾却背过身去故意不给他看,沈筠无奈失笑,他自然不会做出强行窥探其他秘密这种无规矩之举。可是转身过去的白绾绾背却微微耸着,竟像是在哭一般。

    “姑娘?”沈筠心里莫名一紧,也顾不得那些礼法,起身便去看白绾绾。她刚好写完愿望重新塞回灯内,少女面上表情依旧冷淡,只是发红的眼眶看着便叫人心软。

    沈筠也不知道自己心底为何会突然如此难过,他想伸手抱抱她,却又不敢,只是哑着嗓子低声安慰:“你莫哭,你一哭,我便乱了神了。”

    光风霁月的沈公子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对着一个陌生人说出如此登徒子一般轻佻的言论,可他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

    白绾绾将纸灯推入河中,继而站起身来拍了拍衣上莫须有的灰尘,像是整个人都换了一种心境一般冲沈筠弯眸笑了笑:“你可识得这一盏?”

    她的笑含着太多复杂情绪,沈筠脑子里莫名其妙浮现了一副奇怪的图景。

    正是花灯佳节,人潮拥挤,千万人中,牵着他的少女仰着头笑得甜得像一块糖轻轻开口道:“公子,我好喜欢你啊。”

    明明周遭那么喧闹那么吵,可他就是恰好听见了,面上却假装没听见。心里又是柔软又是无奈,耳尖也烫得厉害,只装作若无其事的任由那小姑娘在心底偷乐。

    他听见自己也混着人群嬉闹声,在那小姑娘转过身去的一瞬间轻轻回应。

    我也喜欢你呀。

    白绾绾消失的桥尽头,那盏河灯混进其他的红灯里面汇成一片灯海,在鲜红的河上像是繁星一般明亮。

    那盏小巧可爱的兔儿灯里,依稀可辨少女稚嫩却认真的字迹。。

    “愿君岁岁安康,纵然生生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只想安静地做神〕〔重生之桃源修真〕〔富豪从西班牙开始〕〔穿越长姐的田园生〕〔我煮青梅等你来〕〔完美老公养成日记〕〔舞女苏雪〕〔我把三个小舅子逼〕〔小哥哥,说好的不〕〔怀抱你想念你〕〔豪门强宠:湛少,〕〔江山一瞥〕〔都市全能医皇〕〔逆武通天〕〔电子厂里开始的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