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间的神豪〕〔开局一条小渔船〕〔史上第一女婿〕〔无敌龙婿〕〔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家巴雀儿〕〔殿下,王妃又去赚〕〔丞相今天又不上朝〕〔拜清樽〕〔天生绝配:恶魔影〕〔报告总裁爹地,妈〕〔我和我姐一起穿越〕〔付你一片温情〕〔圣鹰崛起〕〔绝世神皇〕〔镇世仙尊〕〔抽卡锤爆诸天世界〕〔噬天狂尊〕〔龙婿大丈夫〕〔只会召唤术的魔法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四章
    这一年的冬天似乎有些冷,而在忙碌中,大家也迎来了新年,为了更好的迎接新年,地产开发商还在别墅区中间那条路上的花坛之中挂上了彩灯,那树上也被挂着红灯笼,相近的四个灯笼上也贴着新春快乐的贴纸。

    大年三十的时候,念念跟着回了王丽的老家,而作为邻居的宣萱一家就在自家里吃着年夜饭。

    两栋别墅楼,一栋亮堂堂,一栋黑漆漆。

    宣萱和易淮的外婆在厨房里准备饭菜,其他人就在大厅里面。

    易谦君就抱着穿的大红棉袄的易淮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张灯结彩,还有一些小孩子在那里放烟花,这可是让淮宝眼睛都看直了。

    趴在那里,一脸向往,小指头还指着那四溢的烟火,嘴里咿呀咿呀的叫着。

    经过一段时间的喂养,淮宝也是越往白白胖胖发展了,这才八个月左右,淮宝的体重直升二十八斤,快要突破三十斤大关了,这体重也让后来读小学的淮宝有些忧愁。

    外面的小孩放完烟火,就被自家的家长叫回去吃年夜饭了,而易淮在爸爸的怀里,两只小肉手趴在有些冰凉的窗玻璃上,嘴里吐出小小的热气,在玻璃上形成了水雾,小小的鼻子也贴在了上面,从外面看,这小孩就是只小猪猪,两颗大大的眼睛转转溜溜,就一直看着旁边念念家的花园,呆呆的样子看着让人看着心里发痒。

    这小家伙真的是可爱的要紧。

    易谦君朝着易淮的眼神看去,撇了撇嘴,这小子该不会是想念念了吧,毕竟两个小家伙可是每天都会见面,秋天天气好的时候,俩宝宝就会被两个不靠谱的妈妈放在草坪上玩。

    每次他回来的时候,俩娃嘴里已经被塞了一口的塑料草,有时候回来的早,看到的场景就是两个奶娃,使劲扯着地上的草朝着对方嘴里送。

    然后吃了这塑料草坪的淮宝和念念还一个劲儿的拍手傻笑,这让他真的又爱又恨,这犯傻的劲儿,让人忍俊不禁,最后他决定用dvd录下来,以后要是被自家儿子气到了,就来看这段视频。

    事实证明,有时候大人是真的有先见之明的。

    年过完了,念念一家也回来了,一大早,王丽就抱着穿的喜气洋洋的宝宝去给易淮他们送特产。

    门铃响的时候,淮宝正在玩爷爷给的益智小玩意儿,一听到门铃响了,他瞪大了双眼,就知道是念念来了,自个坐在那里拍着小手,然后最让人惊喜的一幕就出现了。

    大概八九个月的宝宝撑着沙发自己站起来了,他还沿着沙发走了两步。

    “呀!淮宝会走路了!”

    宣萱惊讶的声音,让淮宝吓了一跳,他一双好奇宝宝的眼睛看了一眼自家妈妈,然后伸出自己一只肉肉的手指了指门口,然后顺便又一屁股坐在软软的垫子上,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王丽进了门之后,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宣萱,而怀里的念念此时也伸出一只小手手指着坐在那里的淮宝,俩宝宝互相指着对方,嘴里还哼哼唧唧的,明明是见到对方之后的开心在他俩之间就像是在吵架一样。

    “唔。”

    “呼。”

    “唔。”

    “呼。”

    这也让俩妈妈被萌坏了,索性,王丽就把念念丢过去,让他俩自己玩。

    一碰堆,念念就似乎迫不及待的要去摸摸哥哥似的,两只小手伸过去兜着哥哥脸上快要掉下来的肉肉,小小的手掌在淮宝的脸上来回摩擦着,然后自己还因为自己做了这事高兴的不得了。

    淮宝也咯咯的笑个不停,可能是还小,不知道念念是在“侮辱”自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来开春的时候,大家都换上了清凉的春装,然后又找了个俩爸爸有时间的日子,一家六口就准备去踏春了。

    五月的时候,滨海公园已经满是绿意,金色的阳光撒在草坪上,十分惬意。

    两个爸爸将餐布铺好,又将吃的东西摆好之后,再去看那两个女人,才发现她们自己跑去骑自行车了,最重要的是,本来两人商量好去一边的网球场打网球的,然后他俩你看看我,我看看坐在一旁又开始啃草的俩娃。

    无奈扶额,看来只能看娃了。

    快一岁的淮宝已经很爱动了,所以他不安分的动着胖胖的小身子,爬着去了旁边一棵大树下,就因为那树下有一朵小黄花,他伸出肉肉的小手把它揪了下来,然后将它举起来,找到念念的位置,给她看。

    “fa,fa。”

    意料之中,念念很快便被那小花花吸引,也跟着爬过去,后来可能是嫌爬着太慢了,自己跟着也站了起来,爬都还没学会,就想着跑的某念很快就摔了一跤,这让一旁的念念爸从欣喜中又跌倒担忧之中。

    念念的哭声引起的不止是大人们的心疼,同时也让有了一定行走基础的某淮也站了起来,他踉踉跄跄的走过去,低了低小身子,伸出一只小肉手将自己的小花花递给念念,一边还帮她擦眼泪,虽然越擦越脏,但也成功的让念念停止了哭泣。

    “看来你家小子很上道啊,这么小就知道送花讨女孩欢心。”

    尚文轩调侃道。

    “你更应该关心的是,为啥我儿子已经学会走路了,然而念念还会摔跤。”

    好吧,日常小较量,俩爸爸可不想认输,所以一下午,他俩完全将打网球的事情抛之脑后,一人带着一娃开始教他们走路。

    两个宝宝当然不明白爸爸们之间的小九九,易淮走累了说什么也不再走了,念念更是早早就一屁股坐下了,又开始了他们引以为傲的喂养事业。

    后来妈妈们骑自行车也终于骑累了,就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一看到妈妈来了,念念两只小手一撑,站了起来朝着自己的妈妈走去。

    “mama。”

    小宝贝虽然走的很慢,但是也就这样学会了人生第二大技巧。

    “哇,念念好棒啊!这么小就会走路,以后肯定也会很聪明哦。”

    宣萱笑着给念念拍手鼓劲。

    王丽看着自家宝宝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也等不住她慢慢朝着自己走过来了,所以自己朝前面走了几步,张开双臂,抱住了念念小小的身子。

    惊喜之余,她也是满满的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她根本不求什么,她不求宝宝多么惊人天人,她只想孩子能平淡的长大,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而坐在一旁看着自己妈妈夸着其他孩子的淮宝,小眉毛一皱觉得事情不简单,所以像是赌气似的也站了起来,朝着妈妈走去。

    由于也很怕宝宝摔倒,宣萱也上去接住他,她没有说什么,但是眼里已经有点小泪花了,要说上一次站起来还是那次念念在外婆家过完年回来的时候,后来说什么他也不站起来,也站不起来。

    而一旁两个卯足了劲儿才让宝宝走了一段路的两个成功男人也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不公平了。

    这也说明看着且伴着一个小生命的成长,是个多么有意义的事情,生活可以是平淡的,但是成长伴随着的又怎会甘于平淡呢?

    踏春过后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又差不多到了念念和淮宝的生日,这也是俩奶娃正式满岁的日子。

    两家人也没想怎么大办,毕竟就只是个孩子的生日,没必要那么浪费,所以也就只是几个至亲来家里一起吃个饭,本想着要热闹些,所以王丽和宣萱都赞成将餐桌搬到外面的小花园,两家人对着吃,这样便热闹些。

    王丽和王母还有念念的奶奶在里面做饭,三个人之间气氛虽说也有少些微妙,但是说到底都是一家人,即使是封建的思想,人的心也是肉长的。

    淮宝家里也是一样的场景,宣萱和自己的妈妈还有奶奶在家里做饭,她们之间倒没有那些问题,所以很多时候都是融洽的,宣萱父母家里是书香世家,而作为院长的夫人虽说记性不好了,倒也识大体温柔细致。

    而老院长还有易淮的爷爷便在外面的椅子上坐着,晒晒太阳磕磕瓜子什么的。

    六月也已经开始要入夏了,在外面没待多久,念念和淮宝的背后已经渗出薄汗。

    由于淮宝被自家爷爷抱着,念念也被自己的爷爷抱着,所以两个小宝宝就不能碰堆了,只能在自家爷爷怀里对着隔壁的小伙伴挥手咿呀。

    不是吹,这两个宝宝还真的婴语六级水平啊,他俩你一句我一句,谁也没听懂,但是两个宝贝都一副你说什么我都懂的样子,哼哼唧唧的,还真有那么一回事。

    这一下午,也成功的逗得几个老爷子乐开怀了。

    后来两个爸爸也终于从外面回来了,跟着一起回来的还有几个工人,说是要在两家小花园里各种一棵树。

    种树的原因就是,念念爷爷抱着念念经过别墅区的小公园时,小宝贝一直看着大孩子们玩的秋千,宝宝也想要玩那个,那家伙,老爷子说什么也要给自家软软糯糯的小孙女安一个。

    只是真要在外面去搬两棵树回来那可真不现实,所以两个爸爸就找了两个工人来定木桩,这秋千今儿是不做也得做,做了还得做。

    不过工人一进门,两个男人就被几个老爷子给批了,说是几个大男人还需要花那钱来找人定桩,说他俩有几个钱了,不知道给自己老婆买衣服,给孩子买奶粉,花在这些上面,就是脑袋有猫饼。

    最后两人又委屈殃殃将两个工人送了出去,最后还是给了点小费。

    就这样,两个院子,三个老爷子和两个爸爸就开始这个不算大的工程。

    老院长不会这些,也就只能抱着淮宝在一旁看看哪里歪了,哪里需要加固一下,而怀里的宝宝也有样学样,对着几个大人指指点点,啊啊哦哦的。

    本来想着只做一个秋千就行了,也可以换着换着玩,但是老爷子们又觉得,好东西宝宝们都要有,等长大些,都想玩,抢来抢去怎么办?

    所以一个下午加晚上的时间,两个只相隔两个低栏加一米草坪距离的秋千就做好了,为了试试安全性,尚文轩和易谦君便成了这秋千的第一位使用者,易谦君本是极不情愿的,尚文轩就不一样了,坐上面就不愿下来了,而且越玩到后面他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看着爸爸玩的那么开心,这也把宝宝馋坏了,念念也特别想玩,一个劲儿的要爸爸抱,而就在尚文轩准备接过宝宝的时候,秋千的绳子断了……断了……

    直到后来,易淮问为什么念念的秋千是买来的,自己的秋千是做的,念念只是悠闲的坐在秋千椅上,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转。

    “那还得感谢你轩叔我那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门祸害〕〔最佳赘婿〕〔娱乐圈奇葩攻略〕〔我就是超级警察〕〔我竟然是白骨精〕〔穿书后,胖喵儿在〕〔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九龙之戟震异界〕〔仙途遗祸〕〔重生九零之麻辣小〕〔这个反派boss不好〕〔虚空升级系统〕〔天道萧遥〕〔蓝色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