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殿下,王妃又去赚〕〔陆少,你老婆又想〕〔穿成大佬的掌心宠〕〔他似糖如蜜〕〔重生梦联网〕〔前夫又想耍花样〕〔无敌龙婿〕〔无敌上门女婿〕〔超级兵王归来〕〔高调宠婚:薄总不〕〔火与剑之歌〕〔魔幻之争〕〔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不死奥义〕〔我有异界外挂〕〔重生后我太难了〕〔神魔之上〕〔魔迹仙踪〕〔冷铁寒心剑〕〔婚婚欲醉:顾少,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那一天的钢琴比赛结束以后,当天就出了结果,淮宝所在的琴行得了优胜,仅淮宝个人不用参加决赛而直接进入总决赛,所以接下来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是不用为比赛练习的,钢琴老师便推荐淮宝直接去考三级。

    考完三级,又到了过年的时候,2006年似乎比以往的春节都要冷一些,这一次过年,淮宝家里又来了一位客人,淮宝的表哥,也就是淮宝姑姑的儿子许银川。

    他们一家都是在国外生活,所以很少回来,这一次是因为淮宝姑姑与自己的外籍老公离婚的事,所以许银川也跟着回来了,以后都会在国内上学。

    过年那几天,姑姑还要去忙着去找关系送礼,所以许银川就被暂时留在了淮宝家。

    这不是俩兄弟第一次见面,在淮宝刚出生的时候,姑姑就带着刚满一岁的许银川回来过,那才是他俩第一次见面。

    来到淮宝家的第一天,许银川就一直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愿出来,宣萱只好把饭菜给他送到房间里去。

    他还算礼貌,接过来还知道说声谢谢,但是却吃的很少,家里人都觉得这孩子只是有点认生,刚来这里所以有些拘谨。

    可只有淮宝知道,这人就是嫌弃自己的家,他亲眼看到许银川将妈妈给的吃的倒进了门口的垃圾桶里,但他没说,谁也没说,就当他是认生吧。

    这一天,许银川也实在是待不住了,就跟着来了院子里,院子就只有念念一个人在堆积木。

    他先是将念念全身山下扫了一眼,然后看着她那双最喜欢的粉红小皮鞋冷哼一声,坐在了那把木椅上。

    念念听到声音,还以为是去上厕所的淮宝回来了,结果看到坐在椅子上的许银川正一脸鄙夷的看着她。

    那种表情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她只是觉得这个哥哥应该是想跟自己一起玩。

    所以她拍了拍自己的小手,看了看自己今天穿的粉裙子,不忍心把沙弄到衣服上,就只好两手摩擦。

    “你要玩秋千吗?我可以推你。”

    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好,念念指了指淮宝的秋千,看着他不知所措的说道。

    “Are you kidding me? That's the stupid swing?”(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就这个破秋千?)

    念念一下子蒙了,这可难到她了,她真的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就只好按自己的想法去做。

    她跑到秋千后面,两只小手拉着秋千上的绳子,转过头看着许银川。

    “你玩吗?”

    “Oh, come on !”(欧,得了吧。)

    念念还是没听懂,不过显然这个哥哥没有想要玩秋千的意思,她也不说话了,只好伸手挠了挠自己的眉头。然后又走回自己的原来的位置,继续蹲下来玩积木。

    许银川一看她不理自己了,又一副小傲娇的样子,却又有些想要加入的看着地上那些积木,这些东西他确实已经玩腻了,但是现在也太过无聊了,七岁的小朋友自然也想能有小朋友跟着一起玩,但是他又觉得自己是从国外回来的,而且念念和淮宝又比他小,所以他觉得他们不配跟自己一起玩。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淮宝终于回来了,他不好意思的扣了扣小脑袋,刚刚有点闹肚子,然后就抱着沙发上的平板电脑去了厕所,平常不被妈妈允许玩电脑,所以今天就偷偷在厕所里玩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被妈妈逮出来了。

    看到淮宝出来了,许银川立马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将先前那份小渴望又隐藏了起来,换了一个高傲不屑的表情坐在那里。

    他以为淮宝也会来跟自己搭话,然而淮宝从家里出来的时候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跑到了念念旁边去了。

    这让银川有些气急败坏了,像个小姑娘一样,他其实也想跟着一起玩,但是也是需要被邀请的,所以他就自己找些话题。

    “It's childish. How old are you still playing with building blocks.”(真幼稚,都多大了还在玩积木。)

    意料之外,淮宝依然没有理他,念念倒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因为还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又有些小害羞的低下头。

    “他在说什么?”

    她只好小声小气的问淮宝,可淮宝自然也听不懂。他只是摇摇头,胖胖的身子蹲累了,就只好一屁股坐下来,可依然没有理许银川的想法。

    “Why don't you talk to me? Little fatty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小胖子。)

    “Shut Up !”(闭嘴。)

    全场震惊。

    淮宝头也没回,就说了一句英文,这不仅让许银川有些惊讶,连念念也被吓到了,为什么淮宝也会说这种话。

    而当事人就只是摆弄着手里的积木,仿佛刚刚那句话不是他说的,这与他无关似的。

    后来,许银川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就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淮宝说,可淮宝给他的就只有一句shut up。

    说起来,他就会这么一句,其实他根本听不懂许银川在跟他说什么,只是上一次在家里看动画片的时候,里面的人物就说了这句,他就记住了,自此后来,每次许银川来烦他的时候,他就只说一句shut up。

    过完年,许银川就被姑姑接走了,后面那几天,也是把宣萱搞懵了,好不容易这许银川愿意下楼玩,而自己的儿子似乎也学会了说英语,但是结果总是令人啼笑。

    “遥控器在哪儿?”

    “闭嘴!”

    “你能拿一下擦一下你的嘴角吗?还留着面包屑,是要留着明天吃吗?”

    “闭嘴!”

    “你妈妈叫你去旁边小女孩家……”

    “闭嘴!”

    “我……”

    “闭嘴。”

    这些对话几乎每天都要上演几次,最开始她还教训了淮宝几次,到后来她才发现淮宝自己也不知道那句shut up是什么意思,而且这许银川小朋友一天被骂几次,却还是喜欢找淮宝说话,有时候还会偷偷的笑,宣萱觉得这也是一种相处模式,也就随他们去了。

    许银川走的那天,宣萱和姑姑在外面说话,许银川自己拖着小箱子下来,路过客厅的时候,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淮宝正在看电视,他走过去站在了淮宝的面前。

    “You must be saying shut up again 。”(你肯定又要说闭嘴了。)

    本以为淮宝会再说的,可惜,许银川猜错了,淮宝不仅没有说,反而从身后拿出了几颗糖递给了他。

    许银川很诧异,接过淮宝给的糖放在手上,那是他在国外最喜欢的吃的一款糖,那也是淮宝从夏烨丞那里拿到的糖,他自己没舍得吃。

    后来,许银川还问过淮宝。

    “你那次为什么要给我糖,而且还是我最喜欢的一款糖。”

    “我以后那是你第一次来也是最后一次,如果我知道你后来经常开烦我,我打死不给你糖,我可能会给你一巴掌。”

    “……”

    最后,淮宝也被妈妈叫了出去,姑姑过来亲了胖胖的淮宝一口,然后就跟着许银川离开了。

    在车上的时候,易瑶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喜欢弟弟吗?”

    “不知道。”

    “那下次还让你来他家玩?”

    “……”

    许银川不说话,但是看向窗外的时候,他抿嘴笑了一下,似乎很期待。

    “跟弟弟少说英语,弟弟还太小还没学英语。”

    “他也会说英语呀,我觉得他好聪明的,比外国的那些孩子聪明多了。”

    易瑶这还是第一次听自己儿子夸别人,她再次摸了摸儿子的头。

    对于许银川她是充满歉意的,他还只有七岁,就让他没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同时她也是庆幸自己还有这个儿子,跟他爸爸的婚姻虽然是短暂的,但是从小生活在国外的许银川也比同龄的孩子成熟的多,他知道强求来的不是幸福,所以他同意他们离婚,也愿意跟着易瑶,想要跟着妈妈回中国,因为他从小就想要来中国,对着这个有着五角星国旗的国家有着一种向往……

    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自此以后,许银川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去一次淮宝家里,新学期开始,他就开始在国内的小学上一年级,就改成了两个星期去一次,也不是许银川非要去,只是对于自己这个不爱跟其他小朋友玩的儿子,易瑶只好把他送到自己哥哥那里,让他跟淮宝玩。

    六月六号的时候,又到了念念和淮宝生日的日子,这一年,他们已经六岁了,这代表着明年,宝宝们将从幼儿园里毕业去上小学了。

    这一次回国的姑姑一家自然也会来。

    上午的时候,许银川就一个人先到了淮宝家,他一进淮宝家,就跟在淮宝后面。

    “你怎么又来啦?”

    本来许银川专门躲在他的背后,就是为了等一下让他惊讶,在他的想法中就是以下情况:

    淮宝惊喜的转过头,然后许银川一脸得意的看着她,然后他俩友好的攀着对方的小肩膀,然后俩兄弟就上楼去分享趣事。

    然而真实情况只是淮宝头都没回,但他知道是许银川在身后站着,就淡淡的说了那一句话。

    最近淮宝瘦了不少,但还是肉肉的,身高也长高了不少,甚至有比身后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表哥都要高一点。

    “我是许银川。”

    也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又不是不清楚对于每两个星期都要来报道一次的许银川,淮宝除了无奈就没有其他感受了。

    “我又不瞎。”

    好吧经过客厅的全身镜的时候,淮宝就看见他了。

    那这就让许银川更不能接受了,在他的思想里,他俩兄弟可是关系好的很,怎么存在这样的嫌弃。

    “我可是你的bro,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

    “今天还是我生日,你也不能烦我。”

    本来就是淮宝一句玩笑话,听在许银川耳里就不对劲儿,明明一个平时要比同龄人成熟的多的小孩儿在自己弟弟面前没有一次没有吃瘪。

    那一个下午,许银川都跟在淮宝身后,就是要一个理由。

    最后还是跳完舞回来的念念救了他。

    念念所在的舞蹈工作室似乎在开分工作室,所以原工作室的孩子们都去站台去了,刚好在她生日这天。

    念念长大了,身高也高了不少,穿着白色的芭蕾舞裙的念念在一众小朋友里面都是焦点,王丽给她留着一头长发,今天给她扎了一个高马尾,小小身子现在也能看出她好看的身形,不难看出以后这也是个大美人。

    念念的好人缘自然不全是自己形象的功劳,可能还有一点爸爸妈妈得基因吧。

    刚从活动场地回来,念念连舞蹈裙都没来得及换,她从门口那辆保姆车下来,同行的还有一个舞蹈老师,她将念念在舞蹈班收到的生日礼物帮念念搬到了门口,然后跟念念打了个招呼就跟着上了车,因为车上还有其他要送的小朋友。

    “念念,明天见。”

    “尚念,生日快乐呀,拜拜。”

    “念念,明天再把礼物给你哟,再见。”

    “好的,大家拜拜。”

    车子扬长而去,念念叹了口气,站在门口看着那十几个精美包装着的礼物盒,然后走进院子里。

    “淮宝!淮宝!易淮!”

    在屋子里跟许银川斗智斗勇的淮宝其实在送念念回来的车子停在门口的时候就知道她回来了,就站在窗子前等念念叫他。

    听到念念叫自己,也不管身后这个跟屁虫了,脸上堆满笑容就出去了。

    “诶?你!”

    许银川叫了叫他,可见淮宝是不会理他的,所以他撇了撇嘴,只好也跟着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门祸害〕〔最佳赘婿〕〔我就是超级警察〕〔娱乐圈奇葩攻略〕〔我竟然是白骨精〕〔穿书后,胖喵儿在〕〔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九龙之戟震异界〕〔仙途遗祸〕〔重生九零之麻辣小〕〔这个反派boss不好〕〔虚空升级系统〕〔天道萧遥〕〔蓝色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