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殿下,王妃又去赚〕〔陆少,你老婆又想〕〔穿成大佬的掌心宠〕〔他似糖如蜜〕〔重生梦联网〕〔前夫又想耍花样〕〔无敌龙婿〕〔无敌上门女婿〕〔超级兵王归来〕〔高调宠婚:薄总不〕〔火与剑之歌〕〔魔幻之争〕〔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不死奥义〕〔我有异界外挂〕〔重生后我太难了〕〔神魔之上〕〔魔迹仙踪〕〔冷铁寒心剑〕〔婚婚欲醉:顾少,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就算是上了小学,念念和淮宝还是要在每周周末去上兴趣班。

    前不久,全国举办的儿童组个人钢琴大赛中,淮宝再次不费吹灰之力拔得头筹,所以自那以后最近一段时间,淮宝只需要在家里继续准备考钢琴六级的事就行了。

    这一学期又到了期末,夏烨丞最近回家的时间也晚了些,时常傍晚的时候,他才背着书包从公园那边回来。

    经过篮球场的时候,还是会看到一些大孩子在那里挥洒着汗水,看着他们打,自己也会有些手痒痒,索性在门口放了书包,也会跟着打一会,那些孩子大都长得成熟些,都是上高中的年纪,周末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就跑来打篮球了。

    夏烨丞总是很自然的加入进去,也没人会看出他今年才初一,毕竟十四岁了,那已经高出同龄人一个个头的身高让人也是赞叹不已,身板也是挺直端正的。

    念念从舞蹈教室回来的时候,天差不多也黑了,最近舞蹈工作室也有比赛要参加了,所以这几周,要参赛的她都留的很晚,进小区的时候,她正看着手里的课本。

    她似乎有点记不得明天要交的作业是什么了。

    一个捡球的契机,夏烨丞带着微喘,小跑着去追球,抬头的时候便看见穿着小裙子一脸笑眯眯的念念正站在球场的铁网外面。

    可能是走过球场的时候,念念总是习惯性的看向了里面,没想到真的看到了穿着白色体恤的正在打球的夏烨丞。

    “我妹妹来了,我不打了,你们玩吧。”

    “好,我们继续。”

    看到念念,估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奶奶也还在家里等着他回去吃饭,所以今天也就到此为止了。

    夏烨丞将球丢给还准备继续玩下去的男生们,转身提起先前放在门口的书包,走出球场。

    正值夏天,动一下就热的不得了,何况还是在球场剧烈运动,看着夏烨丞身上不停往下滴落的汗,念念看着也替哥哥难受。

    “给你纸。”

    她从舞蹈背包里面拿出一包印有卡通人物包装的纸巾递给他。那是妈妈给她买的,让她每一次出门都带上一包备用。

    看着念念那一张素净的小脸,脸颊边还微微泛红,一双眼睛明亮又好看,长长的睫毛也是扑闪扑闪,一双细又长的腿也是练舞的好苗子,夏烨丞这才回过神来,明白念念快要成为大姑娘了。

    他接过跟他显得格格不入的纸巾,抽了一张出来。剩下的又递还回去。

    “刚练舞回来吗?”

    他简单的将纸张铺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转身就去了一旁的饮料机面前。按下一罐可乐。

    “是呀,累死我了,感觉这腿都快要没了。奶茶,谢谢,嘿嘿。”

    夏烨丞顿了一下,还是给她按下了奶茶。

    “嘿,真不客气,我都还没问你呢。”

    他将那瓶阿萨姆奶茶的瓶盖拧松了些,然后再递给她。

    念念仰着一张笑的像花一样的小脸看着他,接过他手里的奶茶,打开盖子就咕噜咕噜的往嘴里倒。

    快速的将醇厚的奶茶吞下去。

    “这不是也省的你问吗?帮你省力气还不好吗?”

    仰头的动作,让念念的长发也的飘到了她的脸上,夏烨丞自然的将那根调皮的发丝拨弄下来。

    “少一天天的找理由了,作业写完了吗?”

    “还没呢,我都快忘了作业是什么了,等会儿去问淮宝。”

    “……”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很快也就走到了三号别墅楼住户的门口,也就是夏烨丞的家门口。

    “哥哥再见。”

    念念跟他挥了挥手,走过去推开的不是自家的大门,而是淮宝家的大门,动作自然像是已经习惯了似的。

    “念念。”

    在念念进门之前,夏烨丞站在那盏路灯下叫住了她,他自高而下的看着她,灯光却打在了念念头上那个樱桃发夹上面,他也正看着那个闪闪发光的发夹。

    而念念看不清他的样子,只知道哥哥长得极为好看又高高的,每次在路上被班上的同学碰到的时候,她一说这是自己的哥哥,她就倍儿有面子。

    “怎么啦?”

    下次生日你还想要什么礼物?

    “没什么……你们有什么不会做的题可以来问我。”

    “真的吗?”

    夏烨丞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随后认真的点了点头。

    “是的,进去吧。”

    跟哥哥再次道别后,念念就进了淮宝家的大门,夏烨丞还站在外面,他其实也想着转身回家,只是在他刚想转身的时候,院子里又传来念念的声音。

    “易淮,出来挨打。”

    声音越来越小,大概是念念已经进去了,他站在那里,挠了挠额角,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无奈的摇了摇头,做完一系列这有些匪夷所思的动作之后才转身进了自己的家门。

    实验附小全体小学生期末考那天,宣萱让淮宝和念念下午考完在学校等一会儿许银川,跟他一起回家吃饭,而念念考完就去了舞蹈教室,所以考完试,就只有淮宝一个人在下面等着许银川。

    中午的时候,他还碰到了许银川,许银川还跟他打包票,说自己不会让淮宝等太久的。

    结果都过了半个小时了,二年级的学生都走的差不多了,许银川还没下来,幸好淮宝见过一次二年一班的班长,所以再看到他的时候,淮宝一眼就认出来了,索性就问了他一下。

    “请问许银川还在教室里吗。”

    小班长推了推有些厚重的眼镜,摇了摇头。

    “他好像一考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好吧,谢谢。”

    “不客气。”

    淮宝很疑惑,按理说,许银川不可能不打招呼就离开,从校门出去,也不可能不被自己碰上,所以只有一个可能,许银川还在学校里。

    凭借着自己的猜测,淮宝决定上去找他一遍,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他也要回家了。

    他先是去了一年级的教室,穿过一楼的走廊没有看到任何人,又去了每一层楼过道天桥那边,走过天桥的时候,从楼下突然掉下来一个被撕的破破烂烂的本子。那本子掉在了他面前不太远的位置。

    淮宝没想去看,走过了几步,越过那个本子,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有些迟疑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从本子掉落的方向来看,大概是从六楼天台的位置扔下来的,他觉得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转身回去又捡起了地上的那个本子。

    果不其然是许银川的。

    按道理说,许银川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天台,而六楼刚好是高年级的教室,天台是连着的,所以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没想到这种事又被他碰上了。

    真不想管…

    可如果那人不是自己的表哥的话。

    天台上,许银川被逼到了墙角,他的面前站着三个高年级的学生,他们都比许银川高了一个个头,其中一个学生手里正拿着许银川的nike书包,另一个人手里就拿着一些撕碎的作业本和课本。

    “快点把钱拿出来,我们没时间跟你耗了。”

    说话的人上前一把抓住了许银川的领子。

    “我没带。”

    他不是骗他们,今天他真的没带,换做平时,他早就给了,这些人专门找低年级的学生要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许银川更是他们的长期饭票,因为他家里有钱,所以家长给的零花钱也有很多,又因为长着一张精致的脸,这些小学生看到又觉得不舒服,就想着教训教训许银川。

    而往往被要钱的时候,许银川也是直接给了的,他不想因为这些事情浪费自己的时间,更何况今天淮宝还在下面等着,只不过今天走的太急是真的没带,还想着考完早点走,没想到刚好被他们碰到,就把他拉到了天台,还撕了他的课本和作业本。

    “嗯,确实没有。”

    另一个负责找书包的学生继续翻看着书包,又一边点头。

    “怎么可能,怎么偏偏今天没有。你在不拿出来,信不信我打你。”

    “我说了没带就是没带。”

    许银川也是很刚的,这些人如此贪得无厌,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老师,天台的门好像没关。”

    就在抓着许银川领子的那个学生的拳头快要落在许银川脸上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了声音,正准备打人的那个学生还没反应过来,身边的两个人已经跑了,他也有些慌张的看了看左右两边,情急之下,他也连忙松开许银川,向另外一边的门跑去。

    他算是他们三人当中比较聪明的一个了,仔细想想,六楼的老师此时正在办公室改卷,要锁门还早得很,只是身边两个人都跑了,他那点小思考也禁不住心里的害怕,索性就跟着跑了。

    看着他们离开,许银川松了口气,慢慢的蹲下来将自己的书包捡起来,又将散落的作业本装进书包里。

    不急不慢。

    “要我跟你妈妈说吗?”

    淮宝站在门口,将刚刚被丢下去的作业本递给他。

    “有什么好说的啊?被别人知道了那不是很丢脸。”

    “可是他们都这么过分了。而且这有什么丢脸的,正确的做法不是应该让大人们解决吗?”

    许银川接过易淮手里的作业本,最后装进书包里,他的双眼开始有些泛红,但是他不会哭。

    “不说了,谁也不说了,你也别告诉别人,尚念也不可以。”

    淮宝想了一下,看着许银川异常认真的神情,他只好答应他。

    他真的谁也没说,那一天他们从天台下楼去,坐着公交车回的家,当时在车上许银川已经恢复了烦人精的模式,不停的在淮宝耳边闹腾,不过也不能算是没有一点影响,毕竟许银川还半开玩笑的说要不要去学跆拳道。

    淮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且不说自己每周有钢琴课,吉他课,就自己这个大肚子也不适合做那项运动。

    “我开玩笑的,不过我可以自己去。”

    “……”

    直到后来,那三个小学生在初三的时候就因为找低年级要钱未果然后把人捅了,没几天就进了局子,被捅的那个人的家里也有钱,他父母便找了最好的律师,让他们三个一呆就是十几年。

    尚好的青春都被自己毁了。

    那时候,淮宝才知道为什么当时小小的许银川已经被欺负成那样也不告诉大人,也不告诉老师,跟没事人一样,他们找他要钱,他还依然给的原因。

    “我那是花钱教他们做人,既然他们爹妈只生不养,那爸爸我就花钱让他们享尽一生。”

    “……”

    淮宝一头黑线,还好自己有妈生有爹养,没找过许银川要过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门祸害〕〔最佳赘婿〕〔我就是超级警察〕〔娱乐圈奇葩攻略〕〔我竟然是白骨精〕〔穿书后,胖喵儿在〕〔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九龙之戟震异界〕〔仙途遗祸〕〔重生九零之麻辣小〕〔这个反派boss不好〕〔虚空升级系统〕〔天道萧遥〕〔蓝色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