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穿书后她每天都想〕〔总裁爹地惹不起〕〔丁薇记事〕〔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纪少在线撒狗粮〕〔机智萌妃嫁给傻王〕〔藏谋〕〔侧福晋不悠闲〕〔才女成长策略〕〔余生一个顾晋南〕〔只想复活师兄的她〕〔超级军工科学家〕〔福晋有喜,爷又失〕〔飞城上的倾情乐章〕〔都市最强宠婿〕〔九极战神〕〔我不想当巨星〕〔废少重生归来〕〔国医无双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放暑假了,念念没有趁机睡懒觉,还是跟平常上学周末时一样起得很早。

    那个时候的太阳不是很大,她正在院子里踮脚,练习舞步,只是每一次转身,眼神都有意无意的朝着淮宝的那个窗户望去,依然跟昨晚一样没有动静。

    跳了一会儿,她已经没什么心情跳了,索性转身就坐在了自家的秋千上,以前淮宝也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另一个秋千上,头一次感觉自己一个人坐这里还挺寂寞的。

    淮宝还没起床吗?

    一直到中午,念念进屋又出来,出来又进去,都没有看见淮宝的身影,她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肚子还在痛,也不管此时可能是因为外面的太阳已经狠毒了,所以淮宝没出来,她就觉得淮宝家里没动静。

    因为平常的时候,淮宝就要打电话给她,让她看他新搭的乐高,他总是喜欢把那些东西完成后第一个让念念看。

    “念念,去给淮宝他们送点南瓜子,外婆带来的。”

    念念正愁找不到理由去那边看看的时候,妈妈又做了神助攻,本来自己过去也不会有人多想什么,但是她却有了这样的心思了。

    “好。”

    她接过王丽手里的盘子,踩上一双粉色的拖鞋在门口换了鞋,跨过低栏杆,就站在了淮宝家门口。

    通常,每天白天时候,两家的门都是不会关上的。会夏天的时候因为开空调,所以会半掩着。

    她打开门,将小脑袋伸进去,首先看见的是楼梯,左边是有一个没有门的隔间,有一扇面对着朝阳的窗户,那时闷热的阳光照了进来,盖在了有一个台阶的隔间里面,蒲座都被烤热了,即使空调是开着的。

    那里就像外面咖啡馆里靠窗的一个点。

    右边便是客厅和厨房所在的区域,电视中正在播放着一个电影,是淮宝最喜欢的莱昂纳多演的电影。

    念念没看过也是被淮宝带着一起看的,好像是《猫鼠游戏》吧。

    所以沙发上那个露出半截黑色头发的人就是淮宝咯?

    念念在门口脱了自己的鞋,随便穿上了门口一双凉拖鞋,随后端着盘子走了进去,她抿了抿小嘴,慢慢的靠近沙发的位置。

    等她看清才发现,沙发上的淮宝睡着了,她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索性直接将盘子端去了厨房,又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感觉到念念走后,淮宝才慢慢的睁开眼睛,一点都不像睡着的样子,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里放着的电影。

    “刚刚是不是念念来了?”

    刚刚去楼上整理床褥的宣萱下楼来,朝着沙发上的淮宝问了一句。

    “嗯。”

    他单声一个嗯字,让手里拿着易谦君换洗衣物的宣萱有点疑惑了,平常念念来,他可不是这样。

    “怎么啦?吵架啦?”

    “……没有。”

    也是,从小到大,她看着这俩小孩子长大的,从来没有看见他们吵架,就连冷战都没有过。

    “怎么回事?毕业了你有些反常啊!”

    “反常是什么意思?”

    “就是跟以前有些不同。”

    “我以前是什么样?”

    “……算了算了,你自个儿看你的电视吧,我洗衣服了。”

    听着淮宝懒洋洋的那副样子,宣萱也不跟他说了,不过她的感觉可不是空穴来风,这几天淮宝不仅没有去找念念玩,最近吃的也少。

    “妈,我下午要出去。”

    “出去吧。跟念念去哪儿?”

    淮宝语塞,怎么都说她。

    “不是跟她,跟裴敢。”

    正在捣鼓洗衣机的宣萱,一听这名字,一时没想起来,裴?哦,那个裴校长的外甥,孩子们的体育老师。

    “你跟他去干嘛?发展师生情?哈哈,可以啊,小伙子。”

    电影结束,淮宝站起身来,关掉电视,随后转身准备上楼去,洗衣房就在楼梯口旁边的一个小点的房间里。

    “减肥。”

    他淡淡的说着,说完就上楼去了,

    “啊?什么?”

    洗衣机运作起来,发出的声音让宣萱并没有听清淮宝后面的说的那句话,她探出脑袋,可客厅一个人都没有。

    “诶?又跑哪儿去了。”

    下午的时候,裴敢是直接来绿林别墅区大门门口接他的,他刚好来这边办点事,索性就搭上易淮一起去健身房。

    “你怎么突然想减肥了,我劝了你六年的时间,你都不感兴趣。”

    裴敢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着望向窗外的淮宝。

    “你的坚持不懈打动了我呗。”

    淮宝依然将脑袋撑着看着窗外,车里开着空调,过了一会儿,他又自己动手将玻璃摇了上去。

    “我怎么觉得跟那小姑娘有关。”

    还真别说,大人总是一语中的,裴敢一个26岁的人了,那双眼睛还是挺会看人的,这小子自从毕业那天感觉变忧郁了。

    淮宝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跟哥说说,哥帮你分析分析。”

    “你开你的车吧,跟她没关系,就是我自己想要减肥了,我不想上了初中还跑步大喘气。”

    “行行行,你现在不想说也没关系,我总会知道的,一个月健身卡1200,给你友情价800,爽不爽?”

    “别想了,我冲着免费去的。”

    “合起来,我这六年就为了让你去我那里免费健身的是吧。”

    “我知道你喜欢我姑姑,要是我能瘦下来,你也有好处,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小子,才几岁啊,就学会谈条件了。”

    淮宝笑了笑,上一次易瑶去学校接许银川和淮宝,刚好被下班的回去的裴敢碰到,就顺便载了他们一次,那倒没什么,易瑶是院长和前妻的孩子,院长和裴校长关系很好,所以那不是裴敢第一次见到易瑶,后来也是因为易瑶嫁到了国外,裴敢也没什么印象,现在易瑶离婚回来之后,她各处走动就多了起来,经常会在同一个宴会厅碰到她,久而久之,裴敢就觉得自己是喜欢上这个坚强美丽的女人了。

    而淮宝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裴敢总是向他打听易瑶的事,问完之后还一脸猥琐的笑。

    “什么叫猥琐,你就不能换个好一点的形容词?”

    “什么样都好,你到底答不答应?”

    “成吧成吧。”

    嘴上那么吃亏的样子,其实裴敢心里还是乐开了花,他本就没准备收一个初中生的钱,说收钱也只是逗逗他,而且这小子减肥也不能运动量过大,不能太过于去练肌肉,虽然易淮现在已经一米七几,才十三岁的年纪,但是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练肌肉以后会不会不太长了也说不定了,所以减肥就每天规范一下饮食,然后跑跑步拉伸一下就行了,其他器具他要玩就给他玩,他开健身房本来就是用来玩的,也不差他那点钱。

    那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在这六年的时间里都劝他去减肥呢?

    鬼知道。

    裴敢的健身房开在市中心,在一个咖啡馆的楼上,整个健身房都被反光玻璃围了起来,中间是提供的免费的饮食区,周围都是些精良的健身仪器。

    周一到周五是上班的日子,所以相对的人就没有那么多。

    “稀客啊,今儿有空来?”

    刚刚结束完锻炼的女人有着完好的身材,她将一头长发扎成马尾,一张姣好的脸也因为汗水显得更加水润。

    “是啊,今天带儿子来参观一下。”

    “儿子!!?”

    那个女人很是震惊,长大一张嘴,将手机放了下来,看着一旁只比裴敢矮一个头的淮宝,这身高少的说十六七了吧。

    “是啊是啊,你有事你先忙,我们先走了。”

    说完,他就推着淮宝进去。

    “想让我帮你挡枪,用得着对我人格侮辱吗?”

    淮宝瞪了他一眼,便又将视线移到了那些擦的光亮的器具上。

    听淮宝这么一说,裴敢就越是有些不敢小看这小子了,这得是有多聪明呀?

    “可以呀,你怎么知道我拉你回来挡枪?还有什么叫人格侮辱?我这店里所有东西随便你玩,你还不满意?”

    满意是满意,不过有些太重的,他也不想玩,他就想减肥而已,不需要练一身看上去很油腻的肌肉。

    “我看别人长得还不错呀,刚刚结束锻炼,还准备给你打电话来着,你凭啥看不上人家。”

    没错,刚刚进来的时候,裴敢的手机响了一下,响了一下然后又没有声音了,刚好那女人放下手机,淮宝就瞥见了手机上的裴敢的名字,就是这女人打的电话,特别是看到裴敢那一脸谄媚的样子,他以前在自己爸爸妈妈身上看到过……

    “你懂什么?她不适合我,她一个月换几次男朋友,谁知道她是不是真心的,唯有感情的这种东西是不能辜负的,而且,她没有你姑姑好看。”

    “那倒也是。”

    感情这东西不能被辜负?那他这算是被辜负了吗?

    这一天他都戴在健身房里,倒也没有一直健身,时不时还跑去裴敢的游戏室玩跳舞机打电玩,然后又下楼吃点东西,这一天就过去了。

    不过易淮的减肥大业,可不是说着玩的,回家之后,饭也是只要吃饱就行,不再像以前一样只要还能吃就要往肚子塞,每天早上也早早起床去晨跑,晚上还会去夜跑。而这段时间,淮宝和念念一直都没正经的碰过面,两个月过去了,念念也要去参加比赛了。

    淮宝瘦了,这三家人可是花了两个星期去适应,以后不能不管吃什么第一个就叫淮宝了,他现在也开始忌口了,以前吃肉都是大口大口的,现在他都不爱吃肥肉了。

    “可以啊,以后都不能叫你小胖墩了,别说减肥下来,长得挺帅啊小伙子。”

    夏烨丞每个星期回来一次,所以视觉上的冲击更大。

    “一直都帅好吗?”

    因为这次国际芭蕾舞大赛在深圳举行,所以念念这一天就要收拾东西去深圳了,按理说她是可以带一个同行的人一起去的。

    她想了很久,决定还是遵循自己六年级时就定好的人选,她还在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舞蹈老师就告诉她,到时候可以带一个同行的人一起去,那时的她,想的就是带淮宝一起去,她也告诉了当时的淮宝,淮宝自然很开心的答应了。

    舞蹈大赛的时间是最近才定下来的,这两个月来,淮宝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连话都很少有时间说,她还没搞清楚,为什么淮宝会突然减肥,两个月的时候,胖胖的淮宝就变了。

    出发的日子是那一天的下午,她要在深圳那边呆上一个星期,因为要开学了,赛事安排的比较紧凑,初赛完了就是决赛,所以她要先去接受著名的芭蕾舞老师的指点,而那天飞机起飞是下午四点。

    “念念,你再给淮宝打个电话吧,这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天天往外跑。”

    宣萱站在院子里,她想好了,如果实在找不到淮宝,她就陪念念去,让淮宝一个人在自己煮饭吃。

    念念也听话的再次拿起手机,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尚念的心里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这还是这两个月以来,她第一次给他打电话,然而今天下午她都不知道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了,但他一直没接,不知道是不想接还是我没看见,她都快觉得小学毕业之后,他们就要变成陌生人了。

    “喂?”

    那边终于接了电话,那个声音清脆又富有磁性,他的声音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但是念念能听出来那是淮宝的声音。

    “淮宝?”

    “……嗯”

    “那个……我要去深圳比赛了。”

    剩下的她没说,她觉得就这么说,淮宝应该也能听懂了。

    “……噢,嗯……比赛加油。”

    ……

    他是不是忘了,他只是个给自己加油,加油那不是应该的吗?所以不是说好跟我一起去的吗?为什么他完全不提这事?

    念念紧紧的抓着手机,不说话,只是鼻子变得酸酸的,眼睛也酸酸的,最近一两月的她都是一个人呆在家里玩,几次想去找淮宝,他都不在家,委屈一下子全部涌上来,好久好久没看到他了,也好久好久没哭过了。

    “易淮,你怎么回事?你不是答应了念念要陪她一起去深圳参加比赛的嘛?你们不是说好了吗?你这小子,好了,念念不哭。”

    宣萱看念念哭了,也不知道淮宝到底说了些什么,就将电话拿过来。

    念念听到宣萱叫自己不哭的时候,连忙拿过电话挂掉。抓住宣姨的手臂,将头埋进宣萱的怀里。

    “宣姨,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这话换别人来说,宣萱倒是能好好的安慰她感情不能强求,但是念念是她认定的儿媳妇,说什么也不能让念念对淮宝灰心。

    “怎么可能?你们是最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他可以不要我们,都不能不要你啊。”

    “宣姨,今天我哭的事情不要告诉淮宝,我感觉他会笑话我。”

    “他敢!念念,要不我陪你去,刚好我去旅游旅游。”

    王丽和尚文轩这几天去了老家,因为王母要搬家了,她跟王父复婚了,所以两个年轻人就去帮忙。

    爸爸妈妈没有在家里,念念就一直跟着宣萱,所以陪她去的也只能是宣萱。

    “算了,宣姨,你还是留在家里给淮宝做好吃的吧,我感觉他都瘦了,瘦了好多。我同行的还要一些一个人去的舞蹈工作室的同学,你不用担心我。”

    念念说着说着,作势又要哭,宣萱心疼的把她抱在怀里,拍着小姑娘的背,叹了口气。

    这孩子,淮宝那是真的瘦下来了,连样子都变了,可是瘦下来就瘦下来,为什么连性格都变了。

    她儿子不会真的是个花心大萝卜吧。

    没事,念念,婆婆一定给你把淮宝抓过去陪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门祸害〕〔最佳赘婿〕〔我就是超级警察〕〔我竟然是白骨精〕〔娱乐圈奇葩攻略〕〔穿书后,胖喵儿在〕〔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九龙之戟震异界〕〔仙途遗祸〕〔重生九零之麻辣小〕〔这个反派boss不好〕〔虚空升级系统〕〔天道萧遥〕〔亿万宗物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