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殿下,王妃又去赚〕〔陆少,你老婆又想〕〔穿成大佬的掌心宠〕〔他似糖如蜜〕〔重生梦联网〕〔前夫又想耍花样〕〔无敌龙婿〕〔无敌上门女婿〕〔超级兵王归来〕〔高调宠婚:薄总不〕〔火与剑之歌〕〔魔幻之争〕〔回到原始社会做酋〕〔不死奥义〕〔我有异界外挂〕〔重生后我太难了〕〔神魔之上〕〔魔迹仙踪〕〔冷铁寒心剑〕〔婚婚欲醉:顾少,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那天下午时间实在来不及了,念念三点便出发去了机场,去的时候,是国际大赛的工作人员开车来接的,所以这一路去,还是有人会帮她的。

    而念念走后没多久,裴敢也把淮宝送回来了。

    “你小子答应了别人还是要做到啊。”

    “知道了。”

    淮宝从车上下来,面无表情的走进别墅区的大门,动作不紧不慢的,身后裴敢叹了口气,最后看他进去了也就开车走了。

    淮宝却时刻在注意着身后的动静,一听身后的引擎发动的声音,等了没到一分钟,他就换掉刚刚那副慵懒的样子,加速跑了起来,幸好那双腿足够长,所以他很快就跑到了家门口。

    他喘着气,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腰,他不是故意要忘的,他也不清楚念念比赛日期是哪一天,所以忙着忙着他也没问,今天一天都跟裴敢在打电玩,所以他没有注意自己的手机,最后他终于看到的时候,也是很迅速的拿起手机,结果因为太急手机又掉在地上,他又连忙捡起来才接的电话。

    念念告诉他要去深圳比赛的时候,他就想还有一个陪同的事了,但不确定念念是不是已经找到了那个代替他陪她去的人,所以他一开始只是说了句比赛加油,可是后来听妈妈说念念哭了,他就有些慌了,他从来没有让念念哭过,裴敢也说过,一定不能惹女孩子哭,所以裴敢把他送了回来。

    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念念家的门已经锁上了,铁门也打不开,淮宝还是小小的喘着气,兜里的电话也一直在响,他还是满怀期待那是念念的来电,然而那是妈妈的来电。

    “淮宝,你怎么还没回来?”

    电话里传来宣萱的声音,淮宝有些累了,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晚上的时候,许银川来了,是宣萱打电话叫来的,不仅如此,许银川还拉了个箱子来,而且宣萱还趁淮宝在楼下吃饭的时候,在楼上收拾他的箱子。

    “妈,你干嘛?你这是要把我赶出家门吗。”

    淮宝看着眼前已经收拾好的箱子,又看了看旁边站着的许银川还有他的箱子。略有些惊讶的看着宣萱,这顿饭是他的最后一顿饭?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这是银行卡,里面的钱你们俩省着点花,不要买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够你俩一个星期的开销,你去,去给我陪着念念。”

    宣萱将卡递给淮宝。

    “不是吧,婶婶,你专门把我叫来说去旅游就是为了让我们去陪尚念的?”

    许银川也一脸惊讶,他俩也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啊。这样想着,还是接过那张卡。

    “川川啊,这么说你是不想去咯?”

    “那倒也不是,刚好我也在家里呆闷了。”

    许银川转身坐在沙发上,翘着腿拿起桌子上的水果青提往嘴巴里送,嘿嘿一笑。

    “我觉得……没这个必要吧,她又不是不回来了。”

    这次说话的是淮宝,这哪儿有自己上赶着保护人家的道理。(某淮,别忘了以前的你就是上赶着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的。某淮:“……”)

    不过说完,易淮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太正确,但想要补救已经晚了,宣萱已经使出必杀技了。

    “哎,是呀,这才小学毕业就不听话了,以前那个胖胖的可爱的淮宝不见了,现在瘦下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再也不是爸爸妈妈听话的小宝宝了,长大了啊,去吧去吧,去你想做的事情去吧,爸爸妈妈的话已经不管用了,你都……”

    “好的,明天几点的飞机?”

    “八点。”

    刚刚还讪讪的装怪的宣萱此时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晚上,许银川是跟淮宝睡在一起的,虽然有专门接待客人的空房间,但是许银川说自己不是客人,就要跟他睡在一起。

    幸好大床上容下两个人也绰绰有余。

    “你有另一个房间不睡,大夏天要来跟我挤热和?”

    许银川选择性忽略。

    “易淮,你不是喜欢尚念吗?”

    “什么是喜欢啊?”

    “你不是喜欢看电影吗?爱情电影你没看过啊?你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吗?”

    “喜欢看电影和知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有关系吗?”

    其实他这句话已经有了漏洞,但是许银川听不出来。也顺利的被淮宝带偏了主导权。

    “电影里面不是讲的很清楚吗?”

    “哪部电影?”

    “泰坦尼克号啊。”

    “说起来,小李子又有新电影要上了。”

    “真的吗?什么电影?”

    许银川瞬间兴奋起来。

    “了不起的盖茨比。”

    “是吗?你看了吗?”

    “……嗯。”

    “那你说个屁,我一个人看有什么好看的。”

    “学校不是有很多女孩追你吗?还没人陪你看?”

    淮宝翻了个身,对他打趣道,他也没开玩笑,许银川一张混血儿立体的脸蛋吃得开啊,班上几乎一半的女孩子都喜欢他,而且还不止是班上的,高年级的也有,他在学校可是校草级别的啊。

    “你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想谈恋爱,我不喜欢她们,不是,我们不是在说你吗?怎么绕到我去了?”

    “……”

    好吧,居然被他发现了,那么只有装睡了。

    “你说话啊,睡着了?”

    “……”

    “……”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那是有道理的,最后许银川也没办法了,只好也跟着闭上眼睛,没一会儿,他倒先睡着了,但是淮宝却还没有睡着,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宣萱六点就来叫他们起床,然后让他们下楼吃了早饭,然后又让易谦君开车送他们去机场。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自己出门,其实还是有点兴奋的。

    不过一上飞机,昨晚没睡好的淮宝就戴上眼罩和耳机歪头睡着了,一旁的许银川因为无聊也只好跟着睡觉,这一觉睡得比较舒服,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降落。

    一下飞机,淮宝没有立即联络念念,而是直接去了念念所在的酒店,找到宣萱早已给他们定好的房间。

    俩人一人一个箱子,拖着走上电梯,打开了那间双人间,一进去淮宝把箱子放在了一边,往床上一躺,又睡着了,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黑了。

    八点的时候,宣萱打来电话,说念念今天的私教课快要结束了,让他去接,淮宝看着眼前刚点的那盘猪肝饭,无奈的挂了电话,三口并两口就吃完了。

    “你告诉她我来了吗?”

    “我不说,你去给念念一个惊喜。”

    “……哦,知道了。”

    因为事先就知道私教课地点在哪儿,所以淮宝又跟许银川提前去了楼下等她。

    他们站在一棵树下,周围没有灯光照到他们,所以念念下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他们,但是念念一下来,易淮就看见了她,她身边还有一个男生,那个男生淮宝认识,那是她舞蹈教室里的同学。

    以前看到过。

    “不过去吗?”

    “哎,这不是有人陪着吗?我们还去干嘛?”

    许银川听他说这话,开始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淮宝,他们都说他自从小学毕业时候就变了一个人,一开始他还不相信,现在他算是信了。

    以前看到念念身边有陌生的男孩子,他可是跑的比谁都快。

    “易淮,What the hell is wrong with you?”

    (你到底怎么呢?)

    易淮只是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然后又将视线挪到念念和那个男生的身上,他们应该是去等公交了。

    一个舞蹈工作室里的应该会在同一家酒店里吧,那他也不需要每天晚上过来了吧。

    “还早呢,去电玩城看看?”

    在看到念念上车之后,淮宝转过头对许银川说道。

    “This is excellent 。”

    (这是极好的。)

    说完,两个人又到了电玩城一顿猛操作,一直玩到了十点钟才回去。

    晚上的时候,宣萱又打来电话问情况。

    “我看到有人送她,我就没上前。”

    淮宝如实说道。

    “嗯?男的女的?”

    “男的……”

    “是男的那能放心吗?易淮,你以前不是这样不省心的孩子呀。”

    “……这是她交友的权利吧,我又没资格去掺和。”

    他一句话又让宣萱语塞了,虽然她说的话也有些严肃了,但是这怎么看,也让宣萱不放心,后来她又给念念打了个电话。

    “一个人在那边方便吗?要不要让易淮过来陪你?”

    “不……宣姨,我不想强求他,淮宝如果想过来,他会给我打电话的,可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给打电话,可能是真的忘记了吧。”

    念念坐在床上,一双眼睛看着窗子外面,夏夜总是满天繁星,再加上城市的霓光灯,很美。

    “那我让他给你打电话?”

    “宣姨啊,你别担心,我只是在这儿呆一周,六天之后我就回来了,我也需要独立一下了,我也不能一直让淮宝帮我,我身边还有一起来的朋友,他们都很照顾我的。不用担心”

    “……那好吧,你自己一个人在那边好好的照顾自己。”

    念念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宣萱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的……”

    后来,俩人又聊些其他的,聊到后来时间也差不多了,由于第二天还要去上私教课,而且这个房间是官方提供的双人间,念念就和另一个没有陪同伴侣的女同学住在一个房间里,此时那个女同学已经睡了,所以念念挂了电话,收拾了一下也就上床睡了。

    宣萱虽说让他们省着点花,但是给的钱还是挺够用的,怕是也把念念的那份算上了,没了任务,所以淮宝和许银川这一周就是在深圳玩了一圈。

    终于到了最后一天,念念的私教课也结束了,国际芭蕾舞比赛的初赛也要开始了。

    开场前十分钟,场馆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一些媒体也扛着摄像机站在每个角落里,而淮宝和许银川就坐在第三排的位置,位置是没有排的,先来先得。所以某淮有先见之明半个小时前就等在外面了,结果有些人来的更早,所以他上厕所的时候直接走了后台,队都没排。

    而许银川就没那么幸运了,硬是开场后十分钟才进来,在场内又找了淮宝半天,才看见他。

    “你可以呀,尚念的事你果然还是跑的最快。”

    “我们下午四点的飞机。”

    他没有去回应许银川的问题,还是换了个说法。

    “……”

    可是现在才上午,所以跟你下午四点的飞机有什么冲突吗?你还真当我笨呀。关心人家就直说呗,又不是不知道你关心人家,怎么年龄越大越矫情呢?

    随着主持人的报幕,比赛也正式开始了,因为没人告诉他们,所以淮宝他们也不知道念念是第几个出场,前面的几个表演的都已经看不下去了,念念还没出来。

    “她怎么还没出来?是不是不是今天啊。”

    淮宝双臂撑在椅子的把手上,没有说话,他知道念念就是今天比赛,因为他今天特地很早的就起床了,到一楼大厅吃早餐的地方等着,果然看到念念今天早上七点多就跟着一起来的同学换号了衣服在酒店门口等人来接。

    所以不会错的。

    事实证明,淮宝确实没有错,念念确实是今天比赛。

    只是她是第七个出场的。

    音响里响起旋律,念念紧接着也出场了,她穿着的是一身带着蓝色裙边的芭蕾舞服,她洁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赘余,那一头如波浪一般的长发全部束在脑后扎成一个丸子,还戴上了一个白色的礼花,她身体轻盈像个花仙子一样,体态柔美,每一个动作都做的极其优美,台下的人也跟着那音乐沉溺在她的舞蹈之中,3'5s的空中旋转也不禁让台下的人惊喜连连。

    连一向都跟她“不对盘”的许银川都有些看呆了。

    一曲毕,念念伸着天鹅颈,看着场馆上方,一只手飞舞开来,另一只手垂落下,双脚也呈舞蹈的姿势,这个优雅靓丽的少女就以这个作为结尾谢幕了。

    “咔嚓。”

    台下响起快门声,还伴着一个闪光灯,也成功的拉回了台下观众的思绪,最后一个律音落下,台下便响起了哄堂的掌声。

    念念放下手,朝着观众鞠躬,眨眼间,她似乎看到了淮宝,等她再看过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是在哪里看到的了,而她也要下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门祸害〕〔最佳赘婿〕〔我就是超级警察〕〔娱乐圈奇葩攻略〕〔我竟然是白骨精〕〔穿书后,胖喵儿在〕〔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九龙之戟震异界〕〔仙途遗祸〕〔重生九零之麻辣小〕〔这个反派boss不好〕〔虚空升级系统〕〔天道萧遥〕〔蓝色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