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调宠婚:薄总不〕〔养兽为妃〕〔战神为婿〕〔青梅煮酒为谁斟〕〔红妆尽染〕〔名门悍妻你惹不起〕〔都市之狂少归来〕〔画堂归〕〔我重生到复苏之前〕〔第一继承人〕〔凤家小妹〕〔魔法世界的邂逅〕〔空降女主:高冷男〕〔点击修仙app〕〔我真的是捡漏王〕〔男神从签到开始〕〔无敌从神级掠夺开〕〔御劫道〕〔女王大人饶命啊〕〔我的蛮荒部落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怎么……怎么可能?我跟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念念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为了不把正在睡觉的易淮吵醒,尽量将声音压到了最小。

    前面的女同学听她这样说,只是半信半疑的哦了一声,然后两个人又转过头小声的议论着什么,念念没有管她们,但是她却忘了她自己一开始准备休息一会儿的决定,又懵懵的打开了课本。

    刚低下头看课本的时候,她发现淮宝醒了,虽然还是趴在桌子上,不过他睁开了眼睛,而且那一双还有些惺忪的大眼睛正看着念念。

    “淮宝,你醒啦?”

    “嗯。”

    易淮嗯了一声,抬起身子,伸手揉了揉眼睛,随后便靠在了一边的墙上。

    看他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念念也没有准备再说什么,又将视线挪到自己的课本上。

    剩下的一节课,其实尚念怎么也没看下去。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班上的同学也差不多都渐渐熟悉起来,除了个别太过于内向的同学还总是自己一个人之外,有些外向的都有了自己的小团体了,而开学一个月了,大家都为之“振奋”的入学第一场考试也要来了。

    上了中学,即使念念和淮宝关系再好,也不能一直在一起,因为总会有些不方便,不管是这种青梅竹马,就连一些龙凤胎到了中学也有了自己的同性玩的好的同学,所以念念和淮宝也不例外。

    尚念倒不用担心,因为她自小人缘就好,跟班上的同学都还不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些女生不想跟她在一起玩甚至感觉她们对她有些仇视,虽然心里也是明白她们不是真正跟自己交好,但想到平时也没什么需要有同行的人也就没什么,反正她还有作为同桌的淮宝,她不去招惹她们就是。

    而淮宝也不是什么爱主动找人搭伙的主,也就开学一周后才来报道的宋粤爱一直跟着总是冷着一张脸的易淮。

    “你们入学的第一堂考试,是为了检验你们开学这一个月学的怎么样,同时它也是分班考试,其他学校都没有,就我们学校有。”

    班主任在台上严肃的说道。

    同学们听到分班考试四个字,也立马沸腾起来,他们从来没听说过啊,上一届也没有这种情况啊。

    “安静!”

    班主任不给一点讨论的时间,拍了拍桌子更加严肃的说道。

    “听我说!这是学校近期的决定,上一届不分优班差班,导致有些班级不爱学习的学生太多因此影响到了某些学习好的同学,这是近几年发生的,所以今年你们刚入学,学校就决定让你们从一开始就进行分班考试。这里是一班,一班就是最好的班,这次考试年级前五十就是这三年一班的全部学生,没有考到的,就按名次分到除一班以外的其他班级,以后都不再分班,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

    听完之后,同学们明显需要再次消化一下,但是还是得先说自己明白了,这老师实在不敢惹。

    下课之后,班上立刻议论成一片,只有念念和淮宝还一动不动的坐在自己位置上。

    尚念是不用忧愁的,因为小学的时候成绩就是班上第一名,六年级的时候也一直是年级第一,初中学科虽然跟小学的不一样,但是她认真学了。

    反观易淮,他是真的变了,小学的时候,他虽然没有太过努力,但也是班级第二年级第二,上了初中之后,在念念的眼里,他都没怎么学习过,感觉上课听了一会儿就开始睡觉,虽然作业还是会做,而且是全对,她都有些怀疑他是直接抄的答案。

    说实话,她有点担心,易淮会分不到现在这个班,但她又不能直接说出来,她害怕这样会伤到淮宝的自尊心。

    不过还好,有宋粤这个冤大头,他开学晚来一个星期,是因为他打架去了,住了一个月的院,一天不学好就跟着去混,虽说混的还不错,连些初二的看到他都喊一声粤哥,不过最让念念感到好奇的是,在外面一身刺的宋粤到了易淮面前就像是一只拔了刺的兔子。

    “唉,看来我要离开你们两个了,也不知道我会被分到哪个班。”

    下课之后,淮宝和念念前面的同学出去了,宋粤就从后门最后一个位置过来坐在了他们的前面。

    “一共多少个班?”

    “20个吧。”

    宋粤想了想。

    “那你就20班呗,这有啥不知道的。”

    易淮靠在椅子上,往后倒了倒。

    “切,好歹兄弟一场,你就不能让兄弟走的有排面一点?”

    “那19班?”

    “…这有啥不一样吗?”

    念念在一旁看着他俩说着,时常被他俩逗笑。

    “诶?易淮,你准备几班啊?”

    到了最关心的环节,念念收起了笑容,也是有些在意的看了看还在摇椅子的易淮,她也想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明明说好要一直在一个班的,可是现在的易淮对于念念来说是怎么都猜不透的。

    “想在哪个班就在哪个班。”

    “得了吧,我看你上课睡的倒是挺舒服的,你还是跟我一起去19班吧,哥还能罩着你。”

    宋粤得意的仰了仰头,冲着易淮神气地说道。

    “你才是得了吧,是准备也把我罩进医院吗?”

    “这是意外好吗?还不是那小子背后偷袭,我能住院吗?你看吧,过段时间我妈盯我盯的没那么紧了,我去给他打残废。”

    “是啊,然后把自己罩进牢里呗。”

    易淮淡淡地说道,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不仅仅是句玩笑,还是句提醒。

    “你少咒我。”

    “上课了,回你垃圾桶那里去。”

    “走了,你们别想我。”

    易淮装作嫌弃的笑了笑。

    这节课是自习课,老师专门留给学生复习的课,念念这几天都复习的差不多了,这节课也实在没有心思复习了,她还没搞明白易淮到底准备去哪个班呢。

    从上课那一刻开始,念念就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易淮,他坐在那里身子都不动一下,就象征性的翻了翻书,快速的浏览一番又换下一本书,这样消极的样子,让念念都有些生气了。

    “易淮!”

    她低声叫道,叫的不是淮宝还是易淮。

    她不知道这个人还是不是以前那个胖胖的淮宝了。

    “……嗯?”

    易淮愣了一下才回了一个嗯字。

    “你到底准备去哪个班?”

    “你想我去哪个班,我就去哪个班。”

    他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真的?”

    “假的,你要是让我去初二一班那岂不是糟糕啦。”

    原来是开玩笑的,看着易淮那一脸带着玩味的表情,尚念觉得自己真的有点生气了,明明说好了的,为什么他开始变得那么言而无信了,上次去深圳也是,这次分班也是。

    “易淮!我感觉你好像变了,但我不知道你哪里变了,我只说一次,我希望你能信守承诺,如果是因为你现在实在不想跟我一个班,那就当我没说吧,我也不强求了。”

    说完,念念就开始翻开了自己的书,她好像也没那么期待易淮回她的话了,只是后来易淮真的没有回她的话时,她又觉得有些失落。

    自那天以后,还有两天就要考试了,念念也还在观察易淮,除了相比上一次自习课看一本书的时间长了一点点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变化,她有些寒心了,看来他是真的不想跟自己一个班呀。算了,谁规定是邻居就要一个班呢?

    终于第二天就要开始考试了,一共考三天,第一天上午语文,下午政治历史,第二天上午生物,下午是数学,第三天上午是物理化学,下午是英语。

    那一天傍晚,两个人放学一起回家的时候,念念还在戴耳机听听力,她跟在易淮的后面上车,周围的声音她也听不见,但是回去的公交车还是有点挤。

    念念站着,一只手还好拉的住上面的把手,她站在那里就开始认真的听听力,然后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听力的内容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谁揪了一下,但又由于自己太过于全神贯注,所以在被触碰到第二次的时候,她也只是以为身后有人不小心碰到她了,所以只是向前面再走进了些。

    不过还好,走了几步后,就感觉不到身后有人会碰到自己了,一直到好像有人摔倒在自己的脚边,念念才又些惊讶的回过神来。

    她连忙低下头,才发现有一个中年男人倒在了自己的脚边,她将耳机扯了下来,才听见车厢里变得闹哄哄的。

    “这什么人啊?初中生都不放过,都几十岁的人了,还那么下流。”

    “我看这一拳还打轻了,应该把他往死里踹。”

    “给他把手剁了,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摸。”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

    由于脚边那个呲牙咧嘴的男人还没起来,念念也不能转动身体,就想着先把他扶起来,正准备蹲下来的时候又突然被一股重力扯到了一边,等她站定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站在了易淮的身后,她微微垫了垫脚,就看到车厢里一众人都在对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指指点点的。

    然后她还发现自己这是被围观了吗?居然都看着自己,不仅如此,这些人的眼神里还带着一点同情。

    她又有些懵懵的看了看易淮,发现淮宝正一脸极度生气的样子看着地上那个男人,几度联想起来,她刷的一下,眼睛开始变得酸酸的。

    原来刚刚那不是被别人不小心碰到了,而是那人有意在猥亵自己,然后易淮就打了他。

    一时之间,羞愧感涌上心头,委屈也随之而来,她才十三岁,从来都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打不得骂不得,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这样的人,她真的快要羞愤的想要从车子里面跳出去。

    她就那样低着头,默默地掉眼泪,车子还没到站,司机停了车打开门,不用易淮出手,周围的那些人也这个一米六不到的中年男人提溜出去,然后门又缓缓地关闭。

    念念站在那里,依然低着头,伸手抓住了淮宝的衣袖,透过薄薄的夏季校服,她感受到了微微的颤抖,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淮宝的,但是现在她接受着一种同情的目光,除了淮宝没有谁能让她安心。

    越到后面,下车的人越多,而易淮依然还是靠在栏杆上,将念念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不哭不哭,没事了。”

    一般看到这样穿着校服的男男女女,大家都是有些生气的,可是今天,这些在车上的人都心知肚明,连司机从后视镜看向他们的时候,都只是赞许的微笑着。

    终于,到了终点站,也就是陆林别墅的站牌,易淮拉着念念下车,为了让她有安全感,他一直拉着她,也不去在意周围人异样的眼光,反正就是给足自己的保护。

    “等一下。”

    到了门口的时候,易淮放开她的手,准备看着她进去的时候,易淮又叫住了她。

    “怎么…怎么呢?”

    念念回头。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先去给你拿个东西。”

    说完,他快速的跑回去,又快速的跑出来,身上的书包还来不及放下来。

    念念看着他微喘的拿出那一副上一次他生日,别人送他的那一副墨镜递给她。

    她有些不明所以的接过来。

    “等一下,你戴着墨镜进去,你的眼睛已经肿的像个枣子了,还是别让丽姨他们担心,我也不会再让你遇到这种事了,快进去吧。”

    “谢谢。”

    “别说了,快进去吧。”

    两人一同进了院子里,易淮看着念念进屋,他才进屋。

    “宝宝,你大晚上戴什么墨镜呀?”

    王丽和尚文轩正坐在沙发上等着念念回来,结果看到她戴了个墨镜回家。

    “啊?这是淮宝最喜欢的墨镜,我好不容易拿来戴戴。”

    念念说出一早想好的词,关了门转身。

    “那你白天戴嘛,晚上戴着像个什么样子。”

    “哎呀,我就懒得用手拿,就戴在眼睛上,眼镜不就用来戴眼镜上的吗?”

    她说着说着,就准备朝楼上走去。

    “吃饭呀宝宝。”

    “你们先吃吧,明天就考试了,我要再看看。”

    还没等王丽他们在说什么,念念就急忙上了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门祸害〕〔最佳赘婿〕〔娱乐圈奇葩攻略〕〔我就是超级警察〕〔我竟然是白骨精〕〔穿书后,胖喵儿在〕〔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九龙之戟震异界〕〔仙途遗祸〕〔重生九零之麻辣小〕〔这个反派boss不好〕〔虚空升级系统〕〔天道萧遥〕〔蓝色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