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穿书后她每天都想〕〔总裁爹地惹不起〕〔丁薇记事〕〔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纪少在线撒狗粮〕〔机智萌妃嫁给傻王〕〔藏谋〕〔侧福晋不悠闲〕〔才女成长策略〕〔余生一个顾晋南〕〔只想复活师兄的她〕〔超级军工科学家〕〔福晋有喜,爷又失〕〔飞城上的倾情乐章〕〔都市最强宠婿〕〔九极战神〕〔我不想当巨星〕〔废少重生归来〕〔国医无双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傍晚的时候,最后一节课下课了,大家都开始收拾书包准备回家了,念念也快速的收拾好书包。

    她刚站起身来,就习惯性的朝易淮的位置上看了一眼,但却没有看到他。

    刚开始她还以为他出去了,就继续在教室里呆了一会儿,想着在教室里等一会儿淮宝,可是等到班上的人都走完了,她还是没看到易淮。

    念念又背上自己的书包朝着易淮的位置走去,本来她还以为他的书包应该还在课桌里面的,可是并没有,这就说明易淮一早就已经走了,而她还在这里傻傻的等。

    “你在干嘛?”

    早早收拾好书包走到门外,打算在教室外等念念的易淮实在是有些疑惑了了,本来以为女生可能收拾东西要慢一点,这样看来不止是慢一点点啊?索性他不再靠着墙壁,站直了身子从窗户外面探进个脑袋,就看见尚念正一脸忧愁的站在他的课桌面前。

    听到声音的念念吓了一跳,她连忙转过头跟趴在窗台上的易淮来了个对视,她脸刷的一下红了,尴尬的笑了笑,连忙拽紧书包跑出门外,走到易淮的旁边。

    “你在门外等我怎么不说一声呢?我还以为……”你不等我就先走了。

    易淮瞄了她一眼,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扬着,真是个笨蛋。

    “你在里面等不到,就不会来外面看看吗?”

    “我……一时没想到嘛,我还以为你生气了所以就想走了。”

    两人并排肩并着肩走在出校门的那条林荫小道上,此时路上人很少。正值秋季,道路两边的银杏叶都红了,风一吹,叶片就往下掉。

    “生什么气?”

    秋风荡起涟漪,少你的声音很是清脆,清晰动听。

    “就是…我坐前面是老师让我坐前面的,我自己是觉得坐后面也不错的。”

    易淮转过头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有些郁闷的心情突然舒畅了一点。

    “是吗?”

    “真的。”

    念念还以为他不相信,抬起头一脸认真的对他说道。

    “我没生气,因为这个就生气还不至于。”

    他双手插进裤兜,语气变得淡了一些。

    本来听到淮宝那么说,自己该放心的,但是怎么也舒服不起来,又想知道为什么会舒服不起来,但越想感觉越给自己添堵,还是别想了吧。

    “上午老师叫你去干嘛?”

    想来想去还是换个话题吧。

    “没什么,大概是因为这次考的不怎么样吧。让我请家长。”

    “请家长?就因为没考好?就这个考试?不应该啊,看你那段时间上课一直睡觉,我还担心你不能考到一班呢,我觉得你考的已经不错了。”

    “……但老师不这么觉得。”

    他也不怎么觉得,还是有点小看这个学校里那些学霸了,在他的考虑中,他一定会在一班,而且应该会进班级前三十得到可以自己选座位的机会,然而他不仅没有进前三十,还得了个五十,亏他还放弃了后面那些简单到爆的大题,不过……

    想到这里,易淮默默地偷看了一下念念的侧脸,看她开始讲着这一天的牢骚而又时不时展露的笑脸,就觉得……

    没什么是值得的,也没什么是不值得的。

    晚上吃完饭,易淮坐在沙发上,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告诉妈妈,明天要去学校见老师的事,长那么大还没请过家长,不过他也不是很担心这个问题,就是还没因为成绩的事情请过家长,反倒有些激动。

    “妈,老师让你明天去学校一趟。”

    该说的还是要说。

    “?怎么了吗?又有人欺负你了?”

    “……不是,好像是因为这次考试的事。我有那么好欺负吗?”

    他小声嘀咕一句。

    “你不是这次考进前五十了吗?干嘛要请家长呢?”

    “去不去随便你,我回房间写作业了。”

    “诶?”

    宣萱正准备叫住他,但又没啥要说的。

    看妈妈也没什么要说的,易淮才从沙发上站起来,这就准备朝楼上走去,其实去不去都无所谓吧,他已经在一班了,目的已经达到了,就没必要去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

    “这孩子!”

    宣萱又转过头看着他上楼,无奈的摇了摇头。

    第二天,由于宣萱要去学校,所以她就从车库里开出了她的甲壳虫,那一天早上载着念念和易淮就去了学校。

    车子在校门口停下,此时正是同学们一起进校门的时候,人群密集,其中不乏一些二年级三年级的女生正一堆站在校门口。

    那辆车停下倒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里面的人,易淮最近可是成了红人,火热程度都快赶上了作为校草的许银川了。

    比较麻烦的是,相比于一些普通的女孩子,只敢远远的观望着淮宝,而有些高年级的大哥大姐都是直接趴在门口看人的,这让易淮觉得有些烦,因为有时候他去厕所,刚从男厕所门口出来,就看见一群大姐大模样的女生在门口等着要看他,他本想不理会的走过去,结果那些女生还要上来跟他搭话。

    “学弟,有女朋友吗?”

    “真的跟她们说的一样诶,长得很帅啊。”

    “是啊,感觉某些瞬间跟校草有点像啊。”

    她们大声谈论,直接在当事人面前议论着,这让他很是困惑。

    而今天那些女生也不停的将目光扫过来,这次不仅仅是因为易淮本人,还有站在他旁边的女生,一头长发,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的念念。

    一时之间,校门口越发密集了,本来还在外面吃早饭的学生看到他们也跟着从外面走进了校门,跟他们一起走进了学校。

    念念轻叹了口气,早知道今天就让宣姨放自己在其他地点下车了。

    “没想到你们两个有这么高的人气呀。”

    “什么人气啊,闲着无聊吧。”

    念念没好气的扫了扫周围议论纷纷的女学生。

    易淮也跟着默认的点了点头。

    宣萱看着他俩那默契的小样子,偷偷的笑了笑。

    到了教学楼,念念就先自己一个人去了教室里,而易淮就先跟着宣萱去了杨老师的办公室里。

    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班上的同学已经来的差不多了,一到教室一点闲话也不讲,就开始认真的看书读英语,看到这样的教室,念念满意的笑了笑,还是火箭班里面氛围最好了,从来没有那些闲着无事的人。

    易淮和宣萱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班主任正在边吃早饭边看今天的教案,一看到有人来了,她便立刻收拾好了自己的桌子,整理好自己,就带着宣萱去了专门会家长的休息区。

    两人刚坐下,杨老师看了一眼易淮,推了推她的眼镜。

    “易淮,你不用在这儿,快回去学习,今天的课要好好预习一下。”

    “…噢”

    这样最好,他也懒得站在那里陪着,所以他转身就出了办公室。

    “您好,你是易淮的…妈妈?”

    跟平时对着学生时候的严肃不同,在对着家长的和其他人的时候,杨老师都是温和的爱笑的。

    “您好,是的。”

    宣萱温婉的对她笑了笑,点点头。

    看到这样的家长,杨淼别提多满意了,这样看上去很文雅的家长,也好跟她谈孩子的事。

    不过在看到宣萱的第一眼时,她还不确定呢,没想到一个十三岁孩子的妈妈居然看上去就像个姐姐一样,差点让她出了洋相,要是她刚刚问宣萱是不是易淮的姐姐,那岂不是存在拍马屁的嫌疑吗?

    “是这样的,这叫我让易淮叫您来了,是想跟你谈谈他这次考试的事情。”

    “是他没考好吗?”

    “你还是先看看吧。”

    杨淼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站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将易淮的卷子又一次拿了出来,递给了宣萱。

    看到杨老师递给自己卷子,宣萱大概就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了,自己儿子可能又故意甩分了。

    宣萱拿到卷子,看都没看前面一片的红勾,直接看最后一面的最后一道题,果不其然,全空着没做。

    念念这次是第一名吧。

    “易淮这孩子,我觉得很聪明,其他学生我们说聪明一方面是想鼓励他们,但是易淮是真的聪明,比一般聪明的人还要聪明,昨天我跟他聊了一下,他说他觉得没必要做卷子,反正这三年都只是为了最后那一次中考而已,但是作为学生,不管他有多聪明,如果不跟着老师走,到后面这些天份都是会被消耗的,这不是我想看到的,所以请您来了,是想了解一下你们家长的看法,如果你们觉得他这样也是可以的话,我们老师也不再强求什么,毕竟孩子是你们的。我们只能在他的人生道路为他指了指路。”

    听完老师的话,宣萱觉得她没错,但是她也觉得自己的儿子也没错,真相就是这三年来就是为了最后那一场中考,若是这样,就朝着结果努力,过程虽然也很重要,但是没必要在过程上花太多没必要的时间和精力。

    可是,别看老师这样说,其实她就想让作为家长的自己去跟易淮沟通一下,她倒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怕就怕的是,易淮跟他父亲一样是头犟驴,认定了就不会改变,在一件事上固执己见。

    “老师,我很理解你的想法,易淮虽说是我们的孩子,但是他也是他自己,这条道路是他自己的,所以无论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干预,也干预不了,不管他最后的选择是什么,只要他不违法犯法,不做一个坏心的人,我想,他的选择就是成功的,我了解自己的孩子,我也不是为他说什么,只是我知道他的性格,倔强且真诚,虽然他才十三岁,但是他从小就有自己的考虑,知道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所以作为母亲,我是相信他的,然后就是作为老师您了。”

    后面的话,宣萱没在说,不过杨老师也应该懂得她的意思了。

    老师也是愣住了,教了十几年的书,还从来没有被家长说服过,这还是头一次,被家长说的跟着确信易淮能做好自己,也能不辜负自己的天份,其实换言之,她也不算是被说服了,可能从一开始她就相信了易淮,他可是不可多得的聪明人。

    老师家长的会面也就这样了了结束了,可能连老师自己都没发现,到头来自己被人家娘俩上了一课,而且还精神抖擞的。

    “那,老师,幸苦了,我就先走了。”

    “好的,慢走。”

    俩人客套了一会儿,宣萱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从杨淼办公桌路过的时候,刚好扫了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她桌子上那一本市内名人访刊。

    突然,她笑了笑,又转过头看着正目送着她的杨老师。

    “老师,他没那么年轻,他都37了。”

    宣萱留下一句让杨老师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就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

    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杨淼也还没来得及问,不过等她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的时候,她才看到自己每天,一直翻着的那一页上易谦君的访谈,页面上的男人端端正正,一身干净整洁的白色西装,有着接近一米九的身高,他喜欢戴着一副半框眼镜,透过镜片,也能看到他眼中有一丝凌厉,深邃的五官十分立体,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成功之人的气质。

    画面里的他,正坐在一把黑色的真皮沙发上,记者就给了他一张特写,与另外几个访谈不同的是,他一个人的访谈占了一张页面,在他的头旁边,就印刷着他的名字,身份和年龄。

    曾几何时,她也是一个立志做一个叱咤职场的女强人,但是职场根本就不好混,投资一笔又一笔的亏,搞得她精疲力尽,最后才不得不认清现实,家里给自己就找了一份教师的工作,这一做就是十五年。

    而易谦君,那个当年同样跟自己一样到处奔波拉投资的男人,完全不靠自己家里一分一毫就真的将当时那个小小的游戏公司立起来了,她放弃的时候三十岁,而才24岁的易谦君却做到了,即使投资少,人数少,他也撑起来了,现在他的公司也不仅仅只是做游戏了,更是多方面在阔伸,还听说这次访谈,他本人是不太愿意的,记者也是三顾茅庐都没让他感动一丝,最后还是他们去找了他的夫人,他才被劝动的。

    现在她明白为什么易淮是个难得一遇的小神童了,也明白为什么他会那么倔,会那么固执己见,认定了就不会改变了,因为他是易谦君的儿子啊,有一个能干作为商业奇才的老爹,还有一个温柔美丽有教养有见识的母亲,他易淮怎能不优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寒门祸害〕〔最佳赘婿〕〔我就是超级警察〕〔娱乐圈奇葩攻略〕〔我竟然是白骨精〕〔穿书后,胖喵儿在〕〔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你若盛开 蝴蝶自来〕〔九龙之戟震异界〕〔仙途遗祸〕〔重生九零之麻辣小〕〔这个反派boss不好〕〔虚空升级系统〕〔天道萧遥〕〔蓝色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