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后正派大佬盯〕〔绝品透视高手〕〔经年情深:苏律师〕〔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沧元图〕〔生存竞技场〕〔我能看到世界属性〕〔帝世无双〕〔祖宗在上〕〔我的超脑能建模〕〔绝世神皇〕〔感染者〕〔山村透视兵王〕〔妃常分裂:魔君宠〕〔爆宠萌妃:陛下你〕〔超级小神医〕〔返回2006〕〔英雄天路〕〔魔改大唐〕〔汉武挥鞭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站出指证
    “什么,你竟然敢跟我要一两银子,看老娘不现在撕了你的破嘴。”这边林溪还未开口,白老婆子恼怒的又冲了过去。

    李金凤可是刚刚见识过白老婆子的厉害,当即躲到了人群活蹦乱跳的叫嚣了起来。

    “你们林家什么玩意,要不是看你们家困难,我可不只是要这一两银子。”

    白老婆子表示不能忍受,气冲冲的一股脑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子扔了过去。

    又冲进人群里寻找李金凤不甘示弱的叫骂回去。

    “住口,还我们林家什么玩意,你又是哪里蹦出来的粑粑,这么臭,有本事你给我出来,看老娘布让你见识见识老娘的厉害。”

    林溪见白老婆子真的追了过去,立马拉住了白老婆子的衣袖安慰道:“娘,不用跟小人一般见识,小心气坏了身子。”

    听着林溪的话,白老婆子假装高兴的应了声。“诶,咱可不跟狗计较。”

    在人群中的白金凤被林溪母女气的紧咬牙,现在心里只想拿着银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得已又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催促着白老婆子拿出那一两银子。

    一旁站着的林远焦急的双手紧握拳头,他可是知道家里情况,现在家里只怕没多少银子给,若是真有,就是给了怕接下来的日子怕是难过了。

    这边白金凤紧急的催促着拿银子,不过林溪原本也准备给银子的打算直接磨灭在心里,她没想到这母女竟然这么无耻,张口就是一两。

    “好呀,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不客气。”心里想着林溪快速的朝着白笑走了过去。

    “白笑,我承认是我拿的篮子,但是我记得我虽然打了你的脸,但是并不怎么严重,你怎么忽然脸就那么严重,肿的这么红那?”林溪锐利的双眸直视着白笑询问道。

    白笑站在林溪面前,紧张的低头整理了下自己的不安的面容。

    不,不可能,这林溪怎么可能发现,她又不是大夫。

    对,对,她不会发现我得异常的,她这是想要套我的情况。我不能让她得逞,镇定镇定。

    很快,白笑仰起头手摸了摸自己红肿的脸,眼角也是一脸泪水,瞬间让不上人更加的同情简直手段和她那娘有一拼。

    白笑动了动眼角的睫毛,颤颤巍巍的身体好似只须一点风就能吹倒似的,娇嫩的面上委屈的哭诉道:“哼,你还有脸也问我为什么,这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吗?我也不多要。现在只要给我们把医药费给了,我们就走了。”

    闻言,林溪顿悟了下。“哦,想要银子呀,行,不过我这个人也不是不给,但是我也不是冤大头,何况你也欺负过我不少回,村里还是有些人见到的吧。”

    此时,林溪说的可谓是一语惊人,在场也有和李金凤不对劲的女人瞬间觉得有料,更加的不肯离开等着下文。

    “啥,老妹,这个贱女人还欺负过你?这你怎么不跟哥说呀,咱林家的姑娘,启是她能欺负的。”

    因为是女人的场合,林远也不敢出手,而且也知道自家理亏,现在一听自己妹妹这么说,瞬间炸毛,暴怒着边说随时要动手的节奏。

    白笑也急红了眼的想离开这里,毕竟在场的也有人见过她欺负林溪,生怕有人站出来指证。

    顿时一想反正事情已经说完了,至于银子让她老娘要好了。

    内心想着,白笑立马装被气急的样子不断的用手拍自己的胸口,语气停停顿顿的指向林溪。“你,你,简直血口喷人。”刚说完,白笑立马晕了过去。

    李金凤一瞅女儿的样子,匆忙的跑过来手抱住白笑着急忙慌的不停摇白笑。

    “哎哟我得宝贝闺女也。你这又是怎么了?”伤心的李金凤见女儿这样,完全失去了理智。

    回头恶狠狠的盯着林溪威胁道:“若要是我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就准备替我女儿陪葬吧。”

    听着言语白笑怕自己母亲犯傻,趁着众人没发现,不经意间手拽了拽李金凤衣袖,李金凤惊奇的回过神,这下是彻底放心了。

    还没等李金凤将白笑扶起,一盆水直接从半空而落,让李金凤母女瞬间变成了落汤鸡。

    当然这水也不仅仅是水,而是被林溪加了一点点小料。

    “啊啊啊”感受着凉凉的寒意,李金凤叫喊着立马站了起来。

    假装昏迷的白笑脸上不断的发生变化,不一会儿白笑的脸上红肿处迅速消肿平了下来,根本没有一点点的伤口,围观的人群迅速的发现了白笑脸上的变化。

    扔下木盆,林溪向众人不慌不忙的开口道:“这下,你们看到了吧,她林笑脸上根本没有伤口,一切不过是用了一种医药上的一种常见草药,而这草药的名字正是痒痒草。”

    等林溪辩论完,围观的人群又瞬间互相唠了起来。

    “痒痒草,这是什么?”其中一个妇人惊奇的开口问道。

    面对那位妇人说的,桂英疑惑的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看着刚刚林溪泼的水竟然也能迅速消肿也是不简单呀。”

    经桂英这么一提醒,众人纷纷警惕了起来,一个个争先抢后的抬头观望白笑的脸。

    正在假装昏迷的白笑,没料到林溪竟然说出了药草的名字,诧异的快速站了起来对着众人连忙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一定是林溪她搞的鬼,她这是在诬陷。”

    “对对,诬陷,一定是林溪干的好事,大家不要停林溪胡言乱语,她这是想推卸责任。”看情况不对的李金凤立马紧张的附和着自己女儿接着说了下去。

    站在一边冷漠的林溪微咪着眼睛,双手脱腮,饶有兴趣的笑着,就像看猴子戏耍一样静静的看着李金凤母女的表演。

    这下白老婆算是彻底明白了事情的结果,又见李金凤母女还不死心诬陷她的宝贝闺女,又岂能忍?

    连忙不甘示弱的上前也为林溪辩解道:“大家不要听她们胡说,原本就是她闺女没有事情,还敢诬陷我们闺女,简直是没天理呀,她家那白莲花欺负我女儿的事我还没找她们算账那。”说着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又对着梨花吩咐道:“梨花,快去把她们的破篮子拿过来。”

    一旁的梨花听到自己婆婆的吩咐,连忙“哦”了一声,赶忙回屋去拿李金凤的篮子。

    就在这时,同样夹在人群中有一个女孩身穿破衣,呆呆的站在原地,害怕的悄悄看了看李金凤母女,目光又凝聚在林溪的身上,紧紧握着自己的小手,脸上的犹豫之色更加的凝重。

    终于,女孩决定不在做缩头乌龟,立马从人群中站了起来大声的喊道“我作证,我看见白笑欺负过林溪,并且我能指出林溪胳膊上的一道疤就是白笑弄的。

    而且白笑当时弄伤林溪时自己的胳膊也不小心受伤了,没有半个月是恢复不了的,如果我没猜错现在她的胳膊里现在还绑着布条,那布条就是最好证明,并且那布条是林溪的衣服上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重生之神级豪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重生之网络争霸〕〔帝少溺宠小甜妻〕〔仙途遗祸〕〔从艺术家开始〕〔这个反派boss不好〕〔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隐婚厚爱:重生医〕〔爱与时光终年不变〕〔猫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