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有系统就是任性〕〔诡秘世界之旅〕〔渣了五个大佬后妖〕〔帝世无双〕〔超自然事务管理局〕〔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无尽海图〕〔王国血脉〕〔田言蜜语:犬系夫〕〔你如烈火烧灼〕〔变身反派萝莉〕〔小妖月橘〕〔妃常分裂:魔君宠〕〔重生后正派大佬盯〕〔绝品透视高手〕〔经年情深:苏律师〕〔沧元图〕〔生存竞技场〕〔我能看到世界属性〕〔祖宗在上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救人
    黑色的宾利车飞奔出郊外。

    嘎吱——

    宁智宸猛踩刹车,在复式别墅停下,拉手刹过于用力发出响声。

    并未惊动屋里的人。

    但别墅外都是监控,在他车停下的那刻,一人在屋里大门后严阵以待。

    宁智宸像是个迷路的人来问路,礼貌的屈指,摁下门铃。

    门后的人打开电子屏,“谁?”

    “您好,我问下玉港路怎么走?”

    玉港路,门后的人也没听过附近这片有玉港路的。

    他粗噶着嗓音,“不知道。”

    ‘啪’把电子屏关了。

    楼上,一人嘴里叼着烟嘴,闲散的看着楼下,“就说是你神经太紧张了,就问路的把你都吓到了!”

    楼下的人不服气,怼回去,“行,你是大爷,就我孙子,大爷您在这看着吧,我不奉陪了。”

    近期他们两个人都呆在这里,没有出去过一次,心里本就有郁结,还被自己同伴说怂。

    楼上的人面色陡然冷沉,“你不能出去。”

    可还是完了,楼下的同伴早已夺门而出。

    还好,门外的车在问路无果后离开,即便他出去也没人看到。

    他转身,去看卧室的女人醒来没有。

    床上的女人面色蜡黄,眼窝深陷,嘴唇偏白,头发油腻的散在枕头上。

    “你也怪可怜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莫名奇妙的绑了……啧啧,不过那女人的心真狠,竟然能想出这么个损招,你落在她手里,没光剩下骨头都算好的。”

    凌瑶隐隐约约感觉有人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她不敢睁眼,怕那人再次给她注射不明液体,让她再度昏迷过去。

    “咦,今天药效时间都过了,怎么还没醒来?”

    他绕过大半个床,在凌瑶手边停下,掀开她的眼皮。

    他手指刚触碰到她的肌肤时,凌瑶浑身猛然一哆嗦,她吓了一跳,同时也把那人吓到了。

    他暗骂了声‘NND’,找出药剂,熟练的操作针管,手指催动,透明的液体在空中划了道抛物线。

    在地上留下水渍,做好准备工作,楼下有悉悉索索的动静,他没多留意,以为是同伴去而复返。

    毕竟这片区域什么都没有,他没地方去肯定会返回来。

    看着针头上的水滴,他手指轻弹,“说真的,看你这样真不忍心下手……”

    凌瑶全身开始颤抖,像个筛子般不断的抖动。

    害怕的想要蜷缩在角落里。

    但她的身体动不了,因为长时间的不运动肌肉萎缩。

    短期内是不能动弹的。

    她嘴唇哆嗦,声音零零散散的飘在空中……

    “既然不忍心,既然知道这是犯罪,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她只是个女孩,一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女孩!”

    宁智宸的声音阴沉冷肃,双眸戾气浓重。

    那人闻声惊恐的转头,看到来人第一反应便是扔下东西跑路。

    做他们这行,逃生是必备技能。

    宁智宸在他有行动的时候就料定他会逃跑。

    箭步冲上前,一个回旋踢将对方撂倒在地,看着他嘴角缓缓留下的血丝,宁智宸面无表情的拿着他刚拿过的针管,刺进他的肌肤里。

    转身往床边走去,隐约可见他的脚步一深一浅。

    凌瑶还在害怕,面色蜡黄,眼窝凹陷,从那双混沌的双眼里,能看出她的惊恐,她的害怕。

    本就瘦弱的身体,经过这段时间,变得骨瘦嶙峋。

    宁智宸按压着胸腔,双眸赤红的看着地上已陷入昏迷的人。

    他毫无言语,打横抱起凌瑶,疾步走出别墅。

    没有什么事比凌瑶安全健康更重要。

    他只要她好好的。

    医院,凌瑶被确诊严重营养不良,身体各项机能下降,胃部紧缩,跟垂暮的老年人一般大。

    另外她的瞳孔变幻频率比正常人快,仪器检测精神方面也有些跟常人不同。

    从主治医生办公室走出,宁智宸坐在空荡的走廊里,十指插】进头发里,头埋在腿窝,身影孤寂,冷清。

    病床上,如果不是枕头上枯燥的乱发,可能不会发现这张病床上还有人。

    这是凌瑶在半个多月以来,保持清醒的第一次。

    她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闻着她以前最厌烦的消毒水,眼泪顺着眼角缓缓流淌。

    她不想闭眼,不敢闭眼。

    她怕。

    睁着眼睛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眼睛发涩发胀发疼,眼睛承受不了负荷,眼帘缓缓拉下。

    她的世界也开始变得安静,无光。

    翌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病房里,宁智宸坐在床边,紧抓凌瑶的手,双眸布满血丝,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指关节的肉皮不知何时被蹭掉,留下干涸的血迹。

    那张俊脸,此刻双眸猩红,眼角微青,颧骨红肿,嘴角更是淤青大片。

    衬衫扣子被解开三粒,领带歪歪扭扭的,头发凌乱。

    英俊再无,只余颓然。

    凌瑶醒来时,病房里有位护士,穿着粉色的护士服。

    手里拿着针管,还有吊瓶。

    凌瑶惊恐的看着护士,她哽咽着大喊,“滚出去,我不要,我不要,我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了……”

    宁智宸就在床位,听到她的低吼,以及无助的哀求,全身冰冷。

    就连一呼一吸间,胸口都是钝痛。

    他默默上前,抱着她颤抖的身体,“瑶瑶乖,瑶瑶生病了,生病了就要让护士给你看病,她不会伤害你的,有我在,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瑶瑶乖,听话好不好?”

    他干燥的大掌隔着病号服,轻轻的抚摸。

    “我不要,我不要,我没病,我不要打针,我不要打针……”

    她依旧抗拒,依旧颤抖。

    “瑶瑶乖,不打针,不打针的,她不会伤害你,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了。瑶瑶乖,瑶瑶饿不饿?”

    凌瑶点头,感觉自己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没有吃过饭了。

    她频频点头,很想很想,哪怕是稀饭,她也想。

    “那你在我怀里乖乖的,我们一会就吃饭好不好?”

    她重重的点头,脸上泪水早已纵横。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宁智宸看着护士将营养液输进吊瓶里,轻手轻脚退出。

    他才松开她的肩膀,她立即像受惊的小鹿胡乱的抓住他的衣袖。

    “我打电话让人去买吃的。”

    本想着亲自去买,看着她眼底恐慌的神色,他决定留在她身边陪她。

    “瑶瑶,你长时间没有吃东西,刚开始吃,也只能吃点流食,等你身体恢复了,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好不好?”

    凌瑶点点头,依旧抓着他的衣袖。

    童尧办事速度很快,效率也高,不用老板吩咐,买了些清淡的粥,皮蛋瘦肉粥,紫菜蛋丝汤,虾仁玉米粥,小米粥,量都不多,种类却多到有七碗。

    “瑶瑶喝点小米粥吧,瘦肉粥,蛋丝汤,玉米粥你现在的身体还没办法消化……”

    宁智宸担忧的看着她。

    她乖巧的拿起汤勺,笨拙的一勺一勺舀,一碗喝下去,基本洒了少半碗。

    喝完才发现被子上洒了许多汤,被下的双腿都感受到了湿热,偷偷覰了眼宁智宸,见他没有在看自己,轻轻挪动了一下,挪离那块湿哒哒的被子。

    清冽的香味扑面而来,凌瑶看着眼前垂落的衣服,大脑怔忪的差点当机。

    “换床被子。”

    原来他都看到了啊,凌瑶羞赫的脑袋钻进被子里。

    大概前后不到两分钟,被子就换走了。

    新床被上并没有消毒水的味道,倒是有股清冽的香味,跟他身上的气味相同。

    她安然的躺在清冽的香味中,意识混混沌沌……

    凌宅内,夜莺自从昨日出门回来,脸色就极其凝重。

    在凌雨泽回来表现得跟平日无异,凌雨泽刚走,她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整个人浑身上下都笼罩着阴凝。

    不是将自己锁在书房就是在客厅盯着手机。

    早饭过后,凌雨泽去上班,夜莺目送他的车消失,才转身回到屋里。

    再次把她自己锁进书房。

    书桌后,她像是下定了决心,拿起手机。

    “凌羽喜欢宁智宸,宁智宸跟凌瑶关系匪浅,所以我把她带到郊外的别墅,那处房产是羽儿名下的,现在人被宁智宸救走了,我担心他会对我们不利。”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夜莺脸色青红交替,牙关紧咬,频频点头。

    “我知道了,我也会劝羽儿的……嗯嗯,保证以后不会跟宁智宸碰头。”

    通话结束,夜莺面色铁青,这么多年,追羽儿的人不少,但羽儿还从没说过真心喜欢哪个。

    女儿首次喜欢上一个男人……

    孽缘啊!

    夜莺匍匐在书桌上,直到书房的门被人推开。

    凌羽趿着拖鞋,走到夜莺身后,“妈,你这两天怎么了?”

    女儿关切的眼睛,夜莺看了心底憋闷的慌,想起刚才的通话内容,她咬咬牙,正色道,“羽儿,凌瑶被人救走了,为了排除危险,我们必须换手机,消灭证据,还有手机号,我会交给专人负责清理……”

    凌羽还以为什么事,心口提上的气骤然松出,“妈,多大点事啊,你吓死我了。”

    凌瑶被救出那又何妨,她已经是宁智宸的女人了,还会跑了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重生之神级豪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重生之网络争霸〕〔帝少溺宠小甜妻〕〔仙途遗祸〕〔从艺术家开始〕〔这个反派boss不好〕〔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隐婚厚爱:重生医〕〔爱与时光终年不变〕〔猫见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