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爱妃王爷请自〕〔女法神的冒险物语〕〔殿下的团宝小青梅〕〔灵元灭世〕〔萌狐悍妻〕〔重生后正派大佬盯〕〔此生有缘我爱你〕〔我能看见状态栏〕〔遍地都是传送门〕〔至尊特工〕〔温少你老婆又作死〕〔姜小姐今天也不乖〕〔穿成亲爸死对头的〕〔空间农女种田忙〕〔不良青春期〕〔乡村透视仙医〕〔超自然事务管理局〕〔祖宗在上〕〔有系统就是任性〕〔诡秘世界之旅
尤溪文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七章 智商喂了狗了
    ()“你亲爸可能要接你去他家做客,你去么?”

    她看着反光镜,看向凌清晨眼底深处。

    她终究是个小孩子,不会隐藏情绪。

    眼里的落寞没逃过她的眼睛。

    凌瑶掐着沉稳的嗓音道,“不想去就直接拒绝,没人会逼你的。”

    熄火下车,动作流利中带着些许英气。

    凌清晨面色淡然,紧跟着凌瑶,从后座上下来。

    三个人相对而立。

    夕阳的余晖将三人的身影拉的很长。

    两道成人的影子交叠。

    影子的主人面面相觑,两人神色几乎如出一辙。

    怪异的气氛在周围盘旋。

    最先打破氛围的还是童尧。

    他举着手机,看了眼对面的凌瑶。

    欲言又止。

    “怎么了?”

    宁智宸深眸锁定女人的脸,话确实对着身旁的童尧说。

    童尧上前,“沐小姐来电。”

    闻言,女人的双眸依旧波澜不惊,牵着晨晨的手越过他。

    两个肩膀相交,宁智宸反手将女人的皓腕抓住。

    单手握手机,“有事?”

    他的声音正如他此刻的脸色般,冷淡的让谁心寒。

    不知电话里面说了什么,宁智宸脸色骤变,道了声‘知道了’就挂断电话。

    匆匆对凌瑶留下话,就连等她回话似乎都觉得浪费时间。

    “晚上我过来接你们去我那儿,明天我们去游乐场玩。”

    游乐场!

    凌清晨在听到后双眸蹭的亮了下,随即又黯淡下去。

    还是被凌瑶捕捉到。

    她沉眸,还没想好拒绝的措辞,男人转身,留给她决绝的背影。

    微风拂过,明明还没入冬,她却觉得冷如冬日的寒霜。

    僵硬了片刻,牵着凌清晨的手蓦然回到冷清的家中。

    “我让阿姨做了你最喜欢的糖醋鲤鱼,还有猪肉莲菜饺子。”

    她的女儿就是这么普通。

    别人家娇生惯养的小公举,大都喜欢山珍海味。

    每天家里备着的都是经过营养师特别搭配的营养餐。

    而晨晨,就偏偏喜欢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家常菜。

    她很欣慰。

    “谢谢妈,我先去洗漱,换好衣服后下来吃饭。”

    凌瑶若有所思点头,目光随着女孩一深一浅的脚步往上。

    她,真的变了。

    变得太多了。

    若放在一个月前,她铁定会脱下外套,随手丢在沙发上。

    手都不洗的黏在阿姨身边,趁她不被随手拈个放进嘴里。

    为此凌瑶几乎每天都以她的不良习惯说她。

    她也总是嘻嘻哈哈的带过。

    突然变得这么乖巧,她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她碰了碰鼻尖,抬脚走进她的房间。

    “晨晨,在学校的换洗衣物放到卫生间的脏衣篮里,然后下来先吃饭。”

    她侧耳,想要听听她躲在房间里面做什么。

    除了静什么都听不到。

    这才想起,当初装修房子时,她就是担心自己工作会影响到她休息,所以眼前的这扇门是有隔音的。

    夜深了,家家户户的灯随即熄灭。

    唯有路边的灯照亮寂静的路。

    夜很静,静的窗外的蛐蛐声格外明显。

    凌瑶身穿丝质睡衣,站在窗口,仰望星空。

    背影萧条。

    面容被皎洁的月光映衬的冰冷。

    没有丝毫温度,宛若月色下清冷的泉水。

    寡淡!

    她抬手,将杯中的红酒送进嘴里。

    任由干涩冰凉的液体通过喉管,凉到心里。

    思想放空了许久,等她意识归为,想抓住那个想法时,却很无力,眼睁睁的盯着它消失。

    她拉上乳白色的纱窗,转身准备上床。

    猛然间听到楼下引擎声熄灭的声音。

    不知为何,她的心跳莫名的漏跳几拍。

    似乎不敢太用力的跳动。

    她屏息,耳边响起男人离开前留下的话以及他决然的背影。

    凌瑶勾唇,眼里没有丝毫温度。

    依旧该干什么干什么。

    趿拉着拖鞋,走到床边,掀开薄被躺下。

    刚躺下,手机屏幕亮起。

    淡漠的看了眼来电显示,扣动旁边的细小摁键,手机进入震动模式。

    楼下,宁智宸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

    幽深的双眸跟身后的天空一脉相承。

    盯着手机拨出去的号码,这已经是第五通了。

    他勾起唇角,似有若无的笑意直达眼底。

    绕着院子观察了下整栋房子。

    最后在大门口站定。

    看了眼公司旗下的某款安锁,嘴唇的弧度加大。

    笑意更深,更浓。

    拿出手机,在拨通前,他发誓,这是最后一通。

    如果她不接,就不能怪他了。

    随着冰冷的声音响起,男人果断将手机扔进兜里。

    垂头深思熟虑了会儿。

    抬头时,眼里掠过一束幽光。

    他转身,绕着院子走了半圈。

    在凌瑶楼下站定。

    抬眸,竟觉得此刻的行为像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虽然现在还有三四年奔三,但终究过了做这种事的年龄。

    无奈的苦笑。

    第一次翻女人家的墙,撬人家窗。

    若是被有心人抓到,放到网上,估计他会大火吧。

    宁智宸摇头。

    也就只有凌瑶,才会让他如此。

    慢条斯理的挽起袖子,露出结实的小臂,助跑两步,快速的抓着外面的排水管。

    三两下就蹿到了二楼。

    寂静的夜,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人发现。

    更何况有人在她家墙壁上走路的声音。

    极小的声音,她都能听到。

    竖起耳朵仔细辨听,却又什么声音都没有。

    她狐疑起床,走到晨晨的卧室,特意检查了下窗户是否关紧了。

    踢踏着拖鞋回到房间。

    反手关上房门,眼前突然被黑影罩住。

    冷冽独特的气息蹿入鼻翼下。

    她稍加一闻,便知道来人是谁。

    宁市能用得起此气味的香水的男士,极少。

    少到只有他一人。

    凌瑶飘忽不定的心瞬间冷静下来,伸出去的双手垂落在腿侧。

    她清袅的声音宛如鸿毛般,却又实实在在的讽刺。

    “呵呵!没想到百蒂集团神龙见尾不见首的宁总竟也能做出此等下作的事。

    半夜翻进单亲妈妈家里,啧啧!”

    她说着脑袋还在他手里摇了摇。

    他的手缓缓向下,另一只手桎梏她的身体。

    她想反抗也无从反抗。

    只能咬牙,恨恨的瞪着眼睛。

    身紧绷,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的手最后停留在她的小腹上。

    “怀孕的时候很辛苦吧。”

    凌瑶怔楞,不曾想他会说出这种话。

    一时间大脑有些卡壳。

    “顺产还是剖腹产?”

    从知道晨晨是他亲生女儿时,他就托人调查过。

    晨晨是在子时顺产出生的,属鼠。

    生辰八字有大富大贵之相。

    顺产,那得有多痛。

    他还没有陪在她身边。

    只要想起她挺着大肚子,即使很疼也倔强的不留一滴眼泪。

    撑着腰,拖着肚子,身旁站着的男人却是郝尘睿。

    脑海里只要想到这里,他就嫉妒的要发狂。

    顺着这种情绪深究下,内心是对她的愧疚,心疼。

    过去的日子他无法参与……

    “瑶瑶,让我陪在你跟孩子身边,好不好?让我来赎罪,好么?”

    恰时,凌瑶才闻到他口中清淡的酒味。

    不浓烈,甚至很清香。

    她蹙眉,想起先前他是因为沐暖离开的。

    先入为主的就认为他是跟沐暖喝的酒。

    眉眼间更是镀上厌恶之色。

    她嫌恶的从他怀里挣脱。

    平日里,也不见得她能挣开他的怀抱。

    醉酒后的男人力气更是无穷尽,无论怎样,她都没有挣开一分一厘。

    “跟你的未婚妻喝酒,却跑到你前任这里撒酒疯?宁智宸,你就这么没品么?你是要我小看你么?”

    她沉鹜的声音让身后的男人僵了数秒。

    大脑自主屏蔽了她的话语。

    将女人娇小的身体圈在怀里,弓背,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呼吸间都是她身上诱人的体香。

    香味涌入鼻腔,汇聚成星星点火,以迅雷之势燃烧他整个世界的草原。

    在他身前的凌瑶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体某处的变化。

    硬挺的玩意抵着她。

    二人此刻的姿势,角度……

    不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极其暧昧,危险。

    凌瑶有点方,心慌慌的。

    “宁智宸,你先把我放开。”

    软香温玉在怀,又是阔别已久的,哪里是说放就能放的。

    凌瑶气结,熟知现在她的处境,不是跟他硬碰硬的时候。

    温声细语对身后男人道,“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弄点醒酒汤喝,好不好?”

    以商量的口吻问他。

    男人却不买她的账,箍着她的双手从未松开。

    也不知道他的胳膊酸不酸。

    凌瑶气馁,身蓄满力量,汇聚在脚后跟。

    猛地抬脚,他却突然松开手,将她的身体在他怀里转了半个圈。

    她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被他强行板正身体。

    双脚交叉的幅度太大,在没人帮助下,是不会收回来的。

    凌瑶苦哈哈,这运气,不知道今晚买彩票会不会中彩。

    疼的她倒吸气,只能求助于眼前的男人。

    “我的腿!”她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眼。

    宁智宸见状,顺着她的话视线往下。

    有些不明所以,“你的腿怎么?”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在地上落下斑驳的光影。

    同时将窗格子映落在地上。

    窗柩中间的支撑柱在地上的阴影,好巧不巧的落在凌瑶双腿交叉的地方。

    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只会给人一种她鞋子穿错的错觉。

    凌瑶真想一巴掌拍他脑门上。

    什么智商情商都至高无上,纯属都是骗人的。

    t,这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么?

    “蹲下去看。”

    蹲下?

    宁智宸迷离的双眸茫然的望向她的眼底。

    “倘若我蹲下,你就会答应我的求婚么?”

    凌瑶汗颜,这两者有何关联?

    “宁智宸,你智商他妈的喂了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猎奇风水师〕〔名门掠爱:冷少的〕〔重生之神级豪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典魂师〕〔重生之网络争霸〕〔帝少溺宠小甜妻〕〔仙途遗祸〕〔从艺术家开始〕〔这个反派boss不好〕〔反穿异界的魔王大〕〔丹仙全传〕〔隐婚厚爱:重生医〕〔爱与时光终年不变〕〔猫见闻录
  sitemap